刚刚更新: 〔遇见花开遇见你〕〔狂龙归来〕〔传奇神婿叶昊〕〔帝国大叔暖心宠〕〔我有五个大佬爸爸〕〔异世厨妃〕〔入赘三年叶昊活得〕〔凤浅轩辕彻〕〔农家娘子好种田〕〔方羽〕〔团宠千金她福运绵〕〔最强练气师〕〔有种姻缘甜如蜜〕〔举国随我攻入神魔〕〔盛唐陌刀王〕〔我能召唤诸天神魔〕〔超绝圣医〕〔和大小姐无法一起〕〔万千世界许愿系统〕〔战国改革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武侠冒险 第三百五十七章:变法、婠婠、祝玉妍
    四日前,地龙翻滚,汴京动荡,百姓惶恐,是以连续数日是都在后宫宠幸妃子的官家,终于召集群臣,上朝了。

    大庆殿上,文武百官列队站好,一边聊天,一边等待皇帝的銮舆,气氛轻松愉悦。

    “官家到。”太监唱了一声诺,在一众簇拥之下,皇帝“赵旭”缓缓走了出来。

    文武百官立时变得肃静起来,心头暗自诧异,官家对于朝堂之事可并不在乎,往往即使上朝,也是等到日上三竿后,方才缓缓到来,今天倒是准时了。

    夏云墨身穿龙袍,头戴皇冠,从容的踏上御阶,清脆的脚步声在大殿之中回响。

    他走到龙座前,一挥袍袖,转过身子,坐在龙座上。

    轰!

    在这一刻,他感觉冥冥中的气运似乎又加持了一部分在自己身上。

    夏云墨坐在龙椅上,目光微垂,注视文武百官,却感觉仿佛成了一尊神明,俯瞰众生。

    百官拜见之后,夏云墨缓缓开口:“王司空何在?”

    一众文臣武将暗自惊讶,今日不是讨论地龙翻身的事情么?找王司空干甚?

    一年龄老迈,双鬓斑白,但目光却依旧深邃而锋锐的文官出列:“臣在。”

    夏云墨凝重道:“朕与重启变法,王司空壮志仍在?”

    文武百官惊异莫名,而那文官却已不自觉的微微挺了挺背脊,神情激动,仍旧大声道了一句:“臣在!臣原为官家,愿为大宋,愿为变法,肝脑涂地,粉身碎骨。”

    与第一个“臣在”相比,第二个“臣在”,却是掷地有声,中气十足,更蕴含着一股大决心,大毅力。

    “官家,不可。”

    “官家,此事尚要议论。”

    “官家,当年已经证明,变法不可行。”

    “官家,臣有本奏……”

    “……”

    便在此时,一个又一个的文臣走了出来,竟皆不同意变法。

    “无妨,这并非当年的变法。”夏云墨挥了挥手,一排手捧卷轴的太监向文武百官走去:“这是朕将王司空的变法,与朕多年的想法结合后的新变法,各位爱卿都看一看吧。”

    不消说,这自然就是镇国十策。

    一众臣子这才松了一口气。

    王司空的目光却微微黯淡起来。

    就说官家怎么突然变了性子,原来是玩性又起了,这种事陪他玩一玩也无妨,只要不像当初变法那样,动了大家利益,指不定还能从中捞钱。

    而等众人接过卷轴,展开后就纷纷变色。

    这上面的变法,十条变法,八条都是割世家豪门的肉啊。

    太尖锐了,太锋利了。

    当初王司空与官家的变法相比,简直就是小孩过家家一般。

    王司空,便是大名鼎鼎的王安石。

    当初仁宗皇帝认命王安石为参知政事,大刀阔斧的改革,进行了一系列即使是后世千百年也为之震惊的变法。

    包括青苗法、募役法、方田均税法……

    只可惜,这些变法最终还是失败了。

    变法失败的原因很多,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损坏了太多太多当权者的利益,以及改革派二五仔也很多。

    当然,由于王安石的个人局限,变法中,也有许多不切实际之处。

    当无可否认,这一场变法对大宋这个国家是有很大益处的。

    “官家,还望三思。”

    “管家,还望三思。”

    “管家,还望三思。”

    一个又一个的复读机站了出来,他们面上带着正气,一脸坚毅,仿佛夏云墨是个刚愎自用的昏君,而他们就将是公正不阿,以身殉道的谏臣。

    “哦,这么看来,大家都不同意。”夏云墨以手撑头,打了个哈欠,很没有帝王的威仪。

    有文官正要劝谏官家注意礼仪,礼不可废。夏云墨眼皮一抬,那文官立刻就宛如一座大山压下,汗如雨下,浑身动弹不得。

    紧接着,一股庞大的威严感弥漫在整个宫殿之中,所有文武大臣都不由得心头一跳。

    官家,何时有了这等威严了?

    但劝谏官家三思的一众文臣武将,却没有一个后退。

    他们跻身朝廷,每个人背后都有不小的势力,都代表这一个又一个的利益。

    为了利益,哪怕死人,他们也不会后退半步。

    更何况,此次文武百官一齐反对,难道官家还能把所有人都推出去砍了么?

    “你们啊,还真喜欢和朕作对,真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做一件事,你们却偏偏要反对,何必呢?”

    夏云墨叹息一声。

    百官沉默,强大的压迫感下,他们瑟瑟发抖,竟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夏云墨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坐着,又挥了挥手,又有小太监走下去,他手里捧着笔墨纸砚。

    “谁要是不同意,便在上面上面签字再按个手印吧,若果人数超过二十个,朕会重新考虑的。”

    这很不符合朝廷的规矩,但在夏云墨的强大气势下,竟然文武百官都默认同意了。

    整个大殿十分安静,众人默默签字画押,不多时,夏云墨手里就多了一张有三十个名字的单子。

    “好了,退朝吧!”

    夏云墨起身,大步离开了皇宫,只留下一众窃窃私语的文臣武将。

    ……

    绛云殿中,夏云墨手里拿着名单,默默思索。

    就在这时,两根纤白的手指,轻轻按着他的额头,轻揉着,为他减缓疲劳:“怎么了,头疼了么?都给你说了,太激进了。”

    不知何时,在夏云墨的身后出现了一个衣饰素淡,前凸后翘,头结高髻的绝色美人。

    “嘻嘻,依婠婠看,公子才没有头疼呢?师父你先前不是没有瞧见,公子可威风了。”一个精致如画,俏皮如山间精灵般的女子走入了宫殿里,笑容甜美可人。

    若仔细瞧去,这一大一小两个美人儿,竟还有几分相似,恍若姐妹。

    正是阴葵派的两师徒,祝玉妍和婠婠。

    祝玉妍伸出手指,掐了掐婠婠的脸蛋,柳眉倒竖:“你这丫头,都说了要叫官家,要是让人听见了,可就露馅了。”

    “疼疼疼疼疼,师父,婠婠知道啦。”婠婠娇呼连连,等祝玉妍松开了手指,她又用手揉了揉吹弹可破的脸蛋,娇嗔道:“师父,不要掐脸蛋,要是脸蛋掐大了,就不好看了。”

    祝玉妍好笑道:“不掐脸蛋掐哪里?”

    婠婠挺了挺背脊,那一团挺拔也越发显眼,只是与师父相比,实在还差的太远:“要不然,师父你掐这里吧。”

    祝玉妍白皙的脸蛋微微泛红,再次伸手掐住了婠婠的脸蛋:“疯丫头,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啊。”

    “我都是跟公……官家学的,都是他把婠婠带坏的,你去掐他好了。”

    “哼,我有打不赢他,还是掐你好了。”

    “疼疼疼。”

    师徒两闹了一阵,总算安歇下来,婠婠两只眼睛泛着泪花,素手揉着被掐红的脸蛋,狠狠的瞪了祝玉妍一眼,等祝玉妍望过来时,又吓得赶紧把目光移开。

    “官家,婠婠感觉你上朝的时候,好有威严,不过有时候又太随意了,完全不像是个皇帝。”

    婠婠转移目标,笑嘻嘻的找夏云墨搭话,抱着他的手臂,摇来摇去。

    两人相处了较长的一段时间,倒是十分随意。

    夏云墨还未回答,祝玉妍便笑道道:“婠婠,你认为帝王是什么样?”

    婠婠扳着手指头数道:“有唯我独尊的,有霸道威严的,有怀柔仁慈的,反正有很多,但没有一个是官家那样,嗯,有点玩世不恭,和官家平时差不多,反正不像个皇帝。”

    祝玉妍笑道:“你所说的看似很符合帝王的形象,也很有威仪。可终究不过是改变自己,去迎合别人。若将他们这层皮像打破,内里或许便是懦弱不堪,虚伪造作。官家不同,他所有的一切,都是自身力量所带来的,所以他可以无拘无束,不必为任何人的眼光而改变。这朝堂不过是他的一盘棋,不满意掀翻了重新再下便是了。”

    “不错。”夏云墨点了点头,笑道:“我还以为玉妍你是个蠢蠢的女人,却没想到也能看的透彻。”

    “哼。”祝玉妍撅了噘朱唇,按在夏云墨头上的纤细手指微微用力,娇嗔薄怒:“我可是阴葵派的宗主,魔门八大高手之首,怎么就蠢蠢的女人了。”

    实际上,她也并未真正生气。夏云墨用的是“蠢蠢”的来形容,而不是蠢笨,听起来还带着点小女孩的可爱。

    对于她这种成熟女子,夸她年轻,的确很容易让她们心花怒放。

    如若夏云墨能够读心,此时定然是目瞪口呆的。

    女人的心思实在是有点难猜。

    “你先前说我是因为群臣反对头疼,实际上我只是觉得好笑罢了。”

    夏云墨笑道:“现在我是皇帝,他们是臣子,他们不听话,杀了换一批就是了。你要相信,大宋王朝很大,能人辈出,想要找人顶替那些尸位素餐的臣子,实在太容易不过了。”

    祝玉妍微微一怔:“你打算通通杀掉他们?”她虽然将朝廷比喻成棋盘,却不想夏云墨真会打翻棋盘。

    “先给个警告吧,若再不听,那就送他们去侍候真正的大宋皇帝。”夏云墨淡淡说道。

    “可这样只怕会惹得世家豪门联手对抗新政。”

    “那就把他们也抹平。”

    夏云墨目光幽幽,平淡的声音里却充满了杀伐之意:“既已准备大刀阔斧的改革,那么那些守旧的、腐朽的,就统统剔除掉,注入新的鲜血。这是时代的洪流,挡者皆死。”

    祝玉妍痴痴的望着眼前这个男子。

    真是很有魅力啊,这才是一代帝王,看似随意,却霸道威严,不可一世。

    “阴葵派正适合这项任务,便交给你们师徒把。”

    夏云墨将名单递给祝玉妍,又道:“在名单上有几人的名字被我勾了圈子,这几人算是忠心为国,只是思想太过保守了一些,你随便让人做做思想工作,不行的话,就解决了吧。”

    他身负龙气,与整个大宋王朝的气运息息相关,再加上冠绝天下的精神秘法,当他坐在金銮殿时,心有明镜。

    忠心为国也罢,尸位素餐也罢,假意奉承也罢,都能清晰的映照出来。

    他愿意给那些忠心为国的人多一次选择,当他们若是太过迂腐,那么夏云墨也只能把他们统统碾成粉末了。

    “好,就交给我们阴葵派吧。”祝玉妍接过名单,拉着婠婠的手一起出去了。

    但没过一会,祝玉妍又袅袅婷婷的走到宫殿之中,玉手托着张木盘,木盘上则是一碗粥,她笑盈盈道:“从昨晚开始,你就没有休息过,更是滴水未站,我去御膳房寻了碗莲子粥过来,先吃点吧。”

    夏云墨哭笑不得:“我如今已恢复大宗师修为,虽不至于还不至于餐风饮露,但便是饿上十天半月,也不是大不了的事。”

    祝玉妍没好气道:“知道啦,你是大宗师高手,你了不得。”

    “又在发小脾气了。”夏云墨拍了拍她的翘臀,手感极好:“名单上的事你交给婠婠了?”

    “小流氓。”祝玉妍白皙的脸颊微红,把夏云墨的手打开,一边舀了一勺,檀口微启,将热气吹散,送到夏云墨嘴边。一边解释道。

    “婠婠的天赋比我还出众一些,是下一任阴葵派掌门人,也是时候该锻炼一下她了。”

    夏云墨张口把莲子粥吃下,笑道:“也对,那丫头当初跟着我的时候,就惫懒的很,有时候还喜欢胡闹,是该好好磨练一下了。”

    说罢,又嫌阴后一勺一勺舀的太慢,一把夺过瓷碗,三口并作两口喝完,放下碗来:“粥的味道倒是不错,可惜少了点。”

    祝玉妍掩口一笑:“我再去让御膳房给你准备一些。”

    “不急,粥吃了,就该赏玉了。”

    “赏玉?”

    “美人如玉。”

    说罢,伸手一拉,祝玉妍一个踉跄,芳香扑面,也跌入他怀里。

    不多时,便传来阵阵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夏云墨身体彻底成长开来,当初在当半月山的时候就已把祝玉妍给“吃了”,现在算是奸·情正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秘巫之主〕〔超神机械师〕〔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只会拍烂片啊〕〔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