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楚天江花瑾婷〕〔青阳市华鼎大厦门〕〔超绝圣医〕〔天降小妻霸道宠完〕〔巨富外公〕〔无敌双宝:首席大〕〔唯我独尊楚天江〕〔32392〕〔翻手为云〕〔顶级弃少〕〔林云柳志忠华鼎集〕〔我的外公是西南首〕〔穷小子逆袭高富帅〕〔叱咤风云〕〔楚天江和花瑾婷〕〔微朝〕〔超级私服〕〔左少的深情秘妻〕〔海贼王之海贼无双〕〔人中之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武侠冒险 第三百五十八章:行云、秋水
    又过了五日的时间,官家再次召集群臣上朝。

    只是这一次,比起之前的散漫,整个大殿中却充满了严肃、紧张的气息,压抑至极,再也没有一人交头接耳。

    如果细数一番,更是发现文武百官似乎少了二十来人。

    “官家到。”

    太监的一声唱喏后,夏云墨在群臣惊惧、担忧、狂喜等各种复杂目光中,缓缓走向龙椅。

    咚!咚!咚!

    脚步声缓缓传出,气氛越发压抑。

    声音其实并不重,甚至可以说是轻灵,可百官耳中却是宛若泰山,每一步都似踏在他们的心头,沉重到了极点。

    官家每走一步,他们的心头跳动也就越发急促。

    辛亏这条路并不长,否则只怕有人当场就要晕厥过去。

    夏云墨终于坐在了龙椅上,百官终于松了一口气。

    待百官朝拜后,夏云墨一手撑着额头,面带微笑道:“今日早朝,似乎有些爱卿没有来,是怎么回事?”

    有一文官上前,战战兢兢道:“回禀官家,张大人是因为前些日子失足跌下粪坑,淹死了。陈大人是吃饭是不小心噎着了,一口气没喘上来,噎死了。王大人是喝水是太着急,呛死了。杨大人是……”

    二十七个官员,在短短五日时间中,以二十七种不同的方法死去,堪比大宋版“死神来了”,简直吓人。

    夏云墨叹了一生气,很是惋惜道:“真是可惜,这些爱卿都是大宋肱股之臣,天不怜朕,把他们都带走了,朕很伤心,朕很难过。”

    文武百官:……

    还能更假一些么?

    只要不是耳朵有问题,都能听得出他语气中的敷衍意味,甚至透着一丝幸灾乐祸。

    “朕今日让各位上朝,就只有一件事,变法!变法!还是?的变法。”

    夏云墨旧事重提,甚至带着粗口。

    他目光淡淡的望着下方众臣,嘴角带着一丝笑意:“你们谁不同意变法,都可以给朕说,朕是个开明的皇帝,诸位爱卿尽管畅所欲言,朕不会怪罪你们。”

    一众大臣哑口无言。

    这些日子死掉的大臣,全都是上次早朝签字画押的人。

    而剩余在签字未死的大臣,似乎隐隐也和往常有所不一样。

    就是用屁股想,也能猜到那些大臣就算不是官家吩咐人下的手,那想来也差不多了。

    的确不会怪罪,直接给暗杀了。

    官家手里何时有了这样一股力量?

    而且现在的官家,似乎和以前决然不同。

    他究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还是……

    后面那个想法太可怕了,在没有得到真正的证据前,没有人敢胡说,因为这是抄家灭族的大罪。

    除此外,还有另一个原由。

    那就是帝师黄裳没有出现。

    黄裳是大宋王朝的定海神针,是中原第一高手,没有人能在他眼皮底下伤着官家。

    同时,黄裳也是官家的老师,权利很大,如果官家做出天怒人怨的事情,帝师就会亲自出手,阻止、乃至于教训官家。

    可帝师并没有……

    莫非,帝师也同意了变法一事。

    也对,帝师本就主张变法,或许官家的变法,正对他的胃口,也有可能变法内容正是他和官家一起研讨出来的。

    文武百官心中猜测纷纷,但这一次却没有人敢站出来当“谏臣”。

    整件事太诡异了,还是先观望一番。

    而且变法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其中可操控的地方太多了。

    只要那些世家豪门联手发力,这一场变法最终也只能无疾而终。

    “王司空何在?”夏云墨坐在龙座上,虽然姿态随意,但身上却始终散发出一股帝王的威严,让文武百官不敢有丝毫的逾矩行为。

    王安石出列,躬身道:“臣在。”

    夏云墨道:“朕封你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在全国范围内推行新法。”

    王安石大声道:“臣领命。”

    接着,夏云墨又连连提拔了几个臣子,让他们帮助王安石,辅助王安石推行新法。

    当年的变法,会失败的一个重要原由就是用人不当。

    王安石的一些手下是二五仔,一些手下品性有问题,还有的纯粹太蠢了,不会活用变法。

    而夏云墨气运加身,加之大宗师的修为,对于臣子的品性一一映照,以及前些日子阴葵派对群臣调查的资料,他所提拔出的人,无一不是进取、忠心、聪慧之人。

    皇帝支持,帝师默认,还有无数锐意聪慧的能臣。

    这一场变法,许胜不许败!!

    于是,由镇国十策衍生出的一场变法,也就轰轰烈烈的展开了。

    首先响应这场变法的,不是官员,不是学子,不是富绅,而是武林盟主夏云墨。

    这位“暗皇帝”发布盟主令,号召群雄,辅助变法,凡是能在这场变法中,做出贡献之辈皆有赏,甚至可能得到盟主亲自传授绝学。

    被触动了利益的士大夫阶层开始反扑,但这是时代的洪流,绝无法阻止。

    而皇帝也心狠手辣的很,所谓“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在他眼中完全就是狗屁。

    一时间杀的人头滚滚,血流成河。

    ……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半年时间转眼便去,变法已初见成效。

    这一日里,御书房中,夏云墨正在处理奏折,他当皇帝也有经验了,寻常的问题根本难不住他。

    小魔女婠婠正在给她捏肩,这丫头半年时间进步不少,虽还不能完全替代她师父,成为阴葵派掌门,但也能当阴后的左膀右臂了。

    就连武功,也精进了不少。

    一方面是因为率领阴葵派高手,暗杀朝廷大员,在战斗中进步。二来则是偶尔听夏云墨和其他几位大宗师坐而论道,高屋建瓴,收获不可不谓不大。

    唯一可惜的是。

    天魔大·法未臻至第十八层。

    “官家,听说金轮国女王要来中原,是不是真的。”婠婠眼睛一转,娇俏中带着妩媚,动人极了。

    夏云墨点了点头:“金轮国已经稳定下来,她来拜访一下她师父,也是理所应当。”

    婠婠道:“我听说那女王是个大美人,官家你说是婠婠漂亮,还是她更漂亮。”

    夏云墨不假思索道:“当然是你师父更漂亮了。”

    婠婠轻轻锤了夏云墨一下,不满道:“你和师父奸情……”

    “嗯!?”

    “情请……情投意合,情人眼里出西施,自然是觉得她漂亮啦,我问的是我和金轮女王。”

    夏云墨摇了摇头道:“我又没见过金轮女王,我不知道。”

    婠婠不解道:“你不是她师父么?你怎么不知道?”

    夏云墨呵呵一笑道:“她师父是武林盟主夏云墨,关朕赵旭什么事?”

    婠婠:“……”

    “不过……”夏云墨一脸神秘道:“如果你能够在最近一个月将天魔大·法练到十八层,那朕就觉得你好看一些。”

    虽然说得是天魔大·法,但婠婠一下就明白了夏云墨的意思,白皙如玉的脸蛋立时飞起两抹红晕,跺了跺脚道:“师父说的果然不错,你就是个色狼。”

    夏云墨笑了笑,没有多说,接着继续批改奏折,只是忽然眉头一皱,整个宫殿内气势都是一滞。

    随着变法的效果逐渐呈现,再加上前线打了几场胜仗,甚至把一个小国都纳入明朝的版图之中,夏云墨身上凝聚的气运越来越强,一举一动都似有莫大的威势。

    婠婠低声询问道:“怎么了?”

    夏云墨揉了揉眉头道:“根据传来的消息,江南一代的富绅豪门联合起来,正在共同对抗新法。”

    若只是区区江南一代抵御新法也就罢了,但最近这半个月里,似乎整个大宋都不太平。

    有人造反,有人散布谣言,有人抵御新法,他们几乎是同时爆发,就好似背后有人指引一样。

    再加上前线之事,这半个月里,王重阳、祝玉妍、葵花老祖等高手都赶往各地,进行镇压去了。

    “看来这件事有猫腻啊。”婠婠思考了一下,旋即道:“这件事就交给我吧,快马加鞭赶去江南,或许我还能找到幕后黑手哦。”

    夏云墨笑道:“好,既然如此,这件事就交给你了。”他将奏折递给了婠婠。

    婠婠娇靥如花灿烂:“等我好消息吧。”说罢,就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夏云墨摇了摇头,这丫头……

    这时,外面的公公高声道:“官家,刘贵妃来了。”

    “刘贵妃?”夏云墨眉头微皱,他成了赵旭后,几乎就很少去后宫了,对于后宫的妃子也不怎么熟悉,依稀记得,这刘贵妃是某个当朝权贵的女儿。

    能选入后宫之中,自然容貌是上上之选,不过并不符合赵旭的审美,并非得宠的妃子,今天怎么来了。

    “让她进来吧。”

    “是。”

    不一会,一个仪态端庄,容貌绝美的妃子出现,她声音清脆道:“官家,你最近处理政务繁忙,连膳都没来得及用,臣妾有些担心,就让人煮了莲子粥,官家趁热喝了吧。”

    又是莲子粥?换一个套路可以么?

    夏云墨哭笑不得。

    依稀记得在似乎在上一章才发生过。

    夏云墨又上上下下的将这个妃子打量了一眼,点了点头,嗯,今天暖被窝的有了,

    他从来不刻意的纵情女色,但既然送上门来,也就没理由放过了。

    “放在桌子上吧。”

    夏云墨对刘贵妃招了招手。

    那刘贵妃款款上前,婀娜多姿,却突然“哎呀”一声,一个踉跄,莲子粥掉在地上,而她整个人也向夏云墨怀中摔了过去。

    作为怜香惜玉的夏云墨,自然是要张开双臂,搂住刘贵妃。

    刘贵妃顺势扑了过去,在两人极为接近的那一瞬间,刘贵妃右掌一拂,已像夏云墨胸口按了过去。招式举重若轻,潇洒如意。

    夏云墨冷哼一声,却是早有所料,真气蕴满手掌,一掌横推过去。

    轰!!

    两只手掌一经碰撞,便立时爆发出催山倒海般的力量,他们脚下坚硬的白玉般寸寸碎裂,又朝四方激射而去,激荡的劲力在大殿中横扫,空气都被吹得“哗啦啦”作响,如若风灾过境。

    一记对拼后,夏云墨身形一动不动,“刘贵妃”的身形则是向后退了三步。

    “这是天山六阳掌中的阳歌天钧?”夏云墨眉头微皱,在最近的半年时间中,他收集各家各派绝学,这一招倒是隐隐有所熟悉。

    夏云墨还未多作思考,就感到另一股大宗师的气息在飞速靠近。

    他不加多想,白皙的右手一把提起,握紧成拳,一拳对天轰去。

    庞大的气运携裹之下,这一拳将周围十数丈的空气震爆,去势汹汹!

    与此同时,轰隆一声,大殿殿顶如若遭受千万道雷霆轰击一般,蓦然坍塌下来。在烟尘飞扬间,一只莹莹如玉的修长手掌按了下来。

    轰隆隆!!

    下一刻,空间剧震,一股涟漪从拳掌的交击处绽放出来,向四面八方横扫而去。

    原本经历了夏云墨与“刘贵妃”的一掌后,这大殿就“伤痕累累”,此次又被余波扫中,整个大殿轰隆作响,感觉随时都是要倾塌一般。

    “果然有一丝北冥真气掺杂其中,是你偷走了北冥神功!”一道轻柔婉转的声音响起,旋即一条倩影缓缓出现在夏云墨的视野中。

    这女子一身白衣,苗条婀娜,缥缈若仙,当真是绝色美人,只是隐隐中又带着一丝阴冷气息,偶尔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大宋皇帝?武林盟主?”原本的刘贵妃也变了个模样,容貌娇艳,眼波盈盈,更有一股上位者的气势,威严迫人:“不管你是谁,拿了不该拿的东西,便要付出代价!”

    夏云墨眉头微皱:“你们是……天涯海阁的阁主李秋水,和天山童姥巫行云?”

    “刘贵妃”咬了咬樱唇,满面怒容道:“你为什么先喊李秋水的名字,难道不是我天山童姥巫行云的名头更大一些么?”

    白衣女子咯咯娇笑道:“那是因为他不是瞎子,他看的出我比你武功高,比你年轻美貌。”

    “刘贵妃”杀气腾腾的看着夏云墨:“哼,我还当是什么高手,原来也不过是个睁眼瞎子。”

    白衣女子娇笑道:“我倒是觉得他慧眼如炬,眼光很好。”

    夏云墨捂着额头,心头肯定了,除了巫行云和李秋水这对欢喜冤家,还能有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秘巫之主〕〔超神机械师〕〔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只会拍烂片啊〕〔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