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第一赘婿秦立楚清〕〔此情惟你独钟阮白〕〔入门赘婿〕〔霸道王爷俏医妃〕〔系统欠我五百万〕〔我的手里有块地〕〔开局选择在大唐种〕〔时绵陆薄深〕〔隐世之王〕〔捡到一个空间〕〔重生从1987年春晚〕〔灵界战雄〕〔乱中取胜〕〔娱乐超级奶爸〕〔觉醒后我惹到了病〕〔叶凡唐若雪〕〔梁医生〕〔天降小妻霸道宠〕〔我能召唤诸天神魔〕〔都市夜战魔法少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武侠冒险 第三百五十九章:猫腻,娥皇女英
    大殿摇摇欲坠,时不时有一个块砖瓦掉落下来,仿佛是在说:我要塌了哦,我要塌了哦。

    与此同时,如此强烈的动静,自然将四周禁军都吸引过来,隐隐能够听到向此赶来的脚步声。

    “好你个李秋水,如今无崖子死了,你以为还有人能护得住你么?来日老娘就去拆了你的天涯海阁。”

    “巫行云,你就是个泼妇,难怪妹妹不喜欢你,哼,一定是嫌弃你又丑又泼辣。”

    两个女人隔着四五丈的距离,柳眉倒竖,娇叱个不停。

    夏云墨无奈道:“两位,你们还要打架么?如果不打的话,麻烦去外面吵架,好么?”

    “打!”

    “打!”

    李秋水、巫行云异口同声,终于将注意力从对方身上转移过来了。

    “既然要打,那就随我来!”夏云墨足尖一点,身形化作闪电,飞掠而出。

    两女对视一眼,同时闷哼一声,接着齐齐施展轻功,翩若飞仙,跟随夏云墨而去。

    他们三人,无论是谁,也不愿再皇宫中斗。

    对于夏云墨而言,他现在是大宋皇帝,而皇宫也是他的所有物。

    要是三个大宗师真的全力交手,不留丝毫余地,那么整个皇宫只怕都会变成一片废墟。

    而他们若是使用轻功挪移,战斗范围大上一些的话,汴京城的百姓可就要惨了,血流成河,尸堆如山也并无不可能。

    至于巫行云与李秋水,她们先前分别与夏云墨交了一次手,明白对方单论的修为都超过自己。

    想要生擒下对方,只怕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若加上京城中的宗师高手相助,那么她们反而有危险了。

    故而,三人都选择远离汴京。

    在夏云墨三人飞走的七八个呼吸后,一众禁军赶往大殿,却见官家望着殿顶的透明窟窿,神情凝重。

    哗啦啦!

    禁军跪倒一片,神情略带惶恐道:“微臣救驾来迟,请官家责罚。”

    “无妨!”

    “赵旭”挥了挥手,道:“刚刚的确是有刺客,想要暗杀朕,而且还是大宗师高手,所幸朕并无大碍。”

    众人微微松了一口气,听官家的话,并不打算追究他们的责任。

    毕竟以大宗师之威,他们也不过是枉送性命罢了。

    同时也暗自吃惊,官家身边竟还有其他的大宗师高手?果然深不可测啊。

    “那些人为了阻止朕的变法,今日就请大宗师杀了朕,那明日是不是就要造反,后天就要投靠蒙古!”

    “赵旭”原本平淡的声音中,突然变得沉闷起来,满是怒气,一张脸亦是阴云密布:“他们以为朕会怕了么?朕不会,朕要还天下一个太平盛世,朕要所有的百姓都能安居乐意,朕要扫平域外诸国。”

    一众禁军不由得瑟瑟发抖,他们听到了令人惊悚的真相。

    也对,除了那些世家豪门,又有谁请得到大宗师高手刺杀官家。

    同时也不由得热血沸腾,官家一代明君,必然名垂青史,千古传诵。

    “这个国家不需要那些腐朽的、肮脏的世家豪门,他们阻挡了朕的去路,阻了天下百姓的路,朕要把他们连根拔起,朕要将他们碾为尘埃。”官家低声嘶吼着,声音极具感染力。

    稍微聪明点的禁军,从官家的话里嗅出了不一样的气息。

    以前官家还不算“师出有名”,就对那些世家贵豪门就没有留过手。

    如今有了理由,只怕就要杀的昏天黑地了。

    “你们下去吧,朕要一个人静一静。”

    “赵旭”挥了挥手道。

    “官家,可宫殿……”一个禁军头目忍不住提醒,这宫殿看起来就像是随时都要垮掉的样子。

    要是官家躲过了刺杀,结果最后被砸死了,那就滑天下之大稽了。

    “下去吧!”

    “赵旭”的声音再次传出,充满威严,绝不容人反抗。

    “是。”

    一众禁军也是无法,只能纷纷退了出去。

    只是在他们离去的那一刹那,却没有发现,“官家”的身影泛起阵阵涟漪,转瞬就消失不见。

    ……

    “呼!”夏云墨轻吐一口气,将精神异力收回,如此远距离的操控一具幻身,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他御风而行,四周景物飞速向后掠去,同时向后面的两女望了望。

    这巫行云、李秋水两女同样是御空飞行,所用的法门,若果没有猜错,应该是逍遥派独门绝技“鸟渡术”。

    “乘天地之正,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气。”

    不过这两个女人倒也真是有意思,即使是现在,也在比来比去,看谁的速度更快,看谁的动作更优美。

    小半个时辰后,三人来到了一座荒无人烟的平原之上。

    “两位,在开打之前,可否说一说,为何要追杀夏某?”夏云墨笑道。

    这两人绝非穷凶极恶之辈,各自管理一方势力,虽是大宗师一流,但很少过问江湖世事,醉心于自己的儿女情长之中,格局很小。

    就如巫行云,无意中还做过不少善事。

    灵鹫宫的许多女弟子,一些是她收养的孤儿,一些受尽欺凌,无着无落的可怜女子。

    而她手下所谓的三十六洞,七十二岛,也多是绿林人物,平日里对他们多有约束,减少他们作恶。

    不过所谓的洞主、岛主可怜一些,稍不听话,就要受生死符折磨。

    她们并非简单的善或恶能够区分,只是和大部分的大宗师一样,都是凭本心做事,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若非如此,夏云墨早就连同王重阳等人,踏平天涯海阁和天山了。

    虽现在情况是两女要对他出手,不过夏云墨却并没有丝毫的紧张,反而还打起算盘,看看能不能收服两人,为自己效力。

    就算不能,也要从她们得到逍遥派的绝学。

    李秋水“哼”了一声,美眸里满是杀意,就连语气也变得冰冷:“你为窃取“八部浮雕”,夺得本门绝学北冥神功,杀了我师兄无崖子,你说本座该不该杀你。”

    “嚯嚯嚯,无崖子死的好,谁让她生前不让我和师妹见面,若不是她,师妹指不定还陪在我身边,也不至于现在下落无踪,生死不知。”

    巫行云先是面露笑容,紧接着神色一凛道:“你错就错在不该偷学北冥神功,此乃逍遥派绝学,偷学者死!”

    逍遥派一共有四位师兄姐妹,关系十分复杂。

    大师兄逍遥子,二师姐巫行云,三师妹李秋水,四师妹李沧海。

    其中,李秋水与李沧海是双胞胎姐妹。

    大师兄逍遥子和四师妹情投意合,二师姐巫行云喜欢四师妹李沧海,三师妹李秋水又喜欢大师兄逍遥子,巫行云和李秋水又是宿敌。

    夏云墨将他们四位师兄妹的关系在脑海内理了一遍,不禁感叹:贵圈真乱

    同时解释不忘道:“八部浮雕的确在我手中,我也的确学了北冥神功。不过当初我赶往擂鼓山时,无崖子已经死了。”

    巫行云和李秋水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你骗人。”

    夏云墨耸了耸肩道:“反正我学了北冥神功你们要杀我,那么我承不承认是我杀得逍遥子,又有何区别?狡辩根本没有意义。”

    两女眉头一皱,倒是不禁有些同意夏云墨的说法。

    夏云墨又道:“你们如何知道是我杀了逍遥子,又如何知道我就是当朝皇帝?”

    李秋水手一扬,一道白光向夏云墨飞来。

    夏云墨伸手一抓,却是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武林盟主夏云墨谋害了逍遥子,夺走北冥神功,并化身当朝皇帝赵旭。

    “我也有这张纸条。”巫行云莹莹如玉的手掌摊开,同样是一张相同的纸条。

    原来,在数日前,这两个女人都收到了这张纸条。

    她们虽不知这纸条是谁送出的,但能潜入她们的寝宫之中,并不被发现,定然是个高手,不会大费周章的开玩笑。

    于是,她们就各自谴人调查了一番。

    夏云墨的确曾出现在擂鼓山附近。

    当初在少室山,夏云墨对付庄聚贤时,似乎是使出过类似北冥神功的功夫。

    同时还打探到,的确在民间有传言,夏云墨暗杀了皇帝,自己坐上皇位,所以最近才会像是完全变了个人一样,不顾一切的变法。

    两女将信将疑的前往汴京,在途中巧遇,一言不和,大打出手。

    后得知对方也是去汴京寻找夏云墨,于是就有了合作之意。

    毕竟据说汴京有好几位大宗师高手,而夏云墨本身也是大宗师,两人唯有合作才可能达成目的。

    可没有想到,等她们到了汴京后,就发现大宗师就只剩下夏云墨一人。

    于是,她们两个胆子就大起来了。

    巫行云遛入皇宫中,打晕了个贵妃,就去试探夏云墨究竟是否会北冥神功。

    如果此事当真,那么两人就一起动手,擒下夏云墨,先用秘法探出八部浮雕所在,最后再杀了他,祭奠师兄无崖子。

    只是她们唯一没猜到的是,夏云墨比她们想象中强大的太多,两人只怕就算联手,也一时难以拿下对方。

    于是就有了眼前的一幕。

    夏云墨摊了摊手道:“看样子是有人在暗中谋算我,不如我们好好谈一谈,此事大有蹊跷。”

    李秋水哼了一声道:“或许并非你谋算的无崖子师兄,但你的确修行过北冥神功。”

    巫行云亦道:“不错,若你先交出八部浮雕,废掉北冥功力,再大喊三声巫行云天下第一,或许还可以谈。”

    李秋水瞪了巫行云一眼,转过头看向夏云墨:“喊了三声巫行云天下第一,然后还要再喊十声李秋水是天下容貌最美,武功最高的女人,这样我们才可以谈。”

    巫行云立刻道:“一百声李秋水是蠢猪。”

    李秋水暗咬银牙:“一千声巫行云是废物。”

    “……”

    你们到底是在争什么??

    夏云墨捂着额头,叹息一声道:“好了,别吵了,八部浮雕就在我手中,可以交给你们,但废掉北冥功力却不可能。”

    两女互相等着对方,几乎同时开口道。

    “先解决了他再说。”

    “好。”

    简直默契的一塌糊涂。

    李秋水气机释放开来,满头青丝飞扬,带着股阴冷气息,似是出没与幽冥之河的魅鬼,红唇微启:“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谈得了。”

    巫行云洁白的长裙飘扬,容貌绝美,有着冰冷的威严,如若女皇,她冰冷的道:“北冥神功,不容外人染指。”

    夏云墨却一副混不在意的模样,他摸了摸下巴,又放肆的打量着李秋水和巫行云,嘴角扬起一抹恶趣味的笑容。

    “其实还有一个法子,可以化解我们三人的恩怨。”

    “什么?”

    夏云墨笑道:“我既是武林门主,又是九五之尊,还是大宗师高手,身份可谓是贵不可言。你们两位也是绝色美人,手下有一方势力,与我正好是天作之合,不如你们嫁给我,娥皇女英,共侍一夫,这样我就不算外人了。”

    这是混合世界,李秋水和巫行云不过三四十岁,对于武者来说,正是风华正茂之时,而且她们本身就是绝色之姿。

    “混账,找死!”

    两女本身就是大宗师高手,手下又各自掌握一大势力,平日可谓是呼风唤雨,尊贵至极,何时听过这等言语。

    当即两女便向夏云墨杀了过来。

    李秋水纤细五指,弯曲成爪,爪势一经展开,宛若幽冥地域降临尘世,修罗恶鬼在人间肆掠。

    这样的武功,已经如同夏云墨的“墨三·永世沉沦”一样,涉及到了精神层面。

    莫说直面这凄风厉雨般的爪势,只是旁观,便会觉得精神受到污染一般,让人精神失常,乃至癫狂。

    此乃逍遥派禁忌武学,幽冥鬼爪!!

    这一门武功十分危险,会影响修行者的心性,乃至于变成杀人魔头。也是因此,当初无崖子还重斥过李秋水,认为她心术不正。

    至于巫行云,她衣袖中探出

    百十道掌力同时轰出,掌力如若白虹,且曲折腾挪,转折如意,竟能在半空之中不断变化方位,至个个地方向夏云墨发起攻击。

    白虹掌力!!

    同样是逍遥派绝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秘巫之主〕〔超神机械师〕〔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只会拍烂片啊〕〔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