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少不约,隐婚甜〕〔许君不知情深浅〕〔我不想再当废物了〕〔[综]纲吉被迫咸鱼〕〔十六劫〕〔当游戏穿越进游戏〕〔剑尊叶玄叶灵〕〔灵卡世界大冒险〕〔我能加点成神〕〔超品命师〕〔陆先生,爱妻请克〕〔从变形金刚开始〕〔我真不是绝世天才〕〔龙王殿〕〔娱乐圈如此美好〕〔逆少重归〕〔蜜宠软萌小娇妻〕〔灵魂冠冕〕〔丹宫之主〕〔做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武侠冒险 第三百六十章:天衰神光
    李秋水、巫行云逍遥派的两位大宗师高手,同时向夏云墨杀来。

    夏云墨丝毫不惧,而是带着依旧带着笑意道:“你们虽是师姐妹,但平日里视对方为仇寇,这可不好。若都嫁给朕,成为朕的妃子,关系再亲近亲近,师姐妹变成真正的姐妹,指不定就能化解这一桩恩怨,一举多得,岂不妙哉。”

    在说话的时候,他的衣袖一卷,竟形成股强大气旋,宛如风墙,将他四面八方笼罩,不留丝毫缝隙。

    而首先轰向风墙的,则是巫行云的“白虹掌力”。

    大宗师的掌力,莫说开碑裂石,便是一座小山也能被轰塌。

    要是这掌力尽皆打在人身上,只怕顷刻间就化作一滩肉泥。

    嗤嗤嗤~

    掌力尽数轰击在气墙上,按理来说,应该轻易撕破气墙才对,可掌力被旋转的风力一带,方向竟不可思议的发生转变,转而轰向李秋水去了。

    不过“白虹掌力”却也并非没有作用,每一道掌力轰在气墙上,气墙都要弱上一分,只可惜百十道掌力,却未能将风墙撕破。

    反倒是掌力尽数向李秋水倾泻过去,让有些她措手不及。

    但见李秋水柳眉倒竖,面若寒霜,冷喝道:“巫行云,你脑子有病么?”幽冥鬼爪施展开来,将朝她飞来的百十道掌力一一撕碎。

    这白虹掌力虽然很难伤害到她,却在她出招关键时刻,向轰击过来,是她不得不变招,有种如鲠在喉的感觉。

    李秋水自是不明白夏云墨对于“借力打力”的精妙操控,而且大宗师的掌力也不是那么好转移的,自以为是巫行云这女人又在发疯了。

    巫行云贝齿轻咬红唇,娇喝道:“你才脑子有病,是这家伙的武功太奇怪了,类似慕容家的斗转星移。”

    “好好好,姑奶奶我暂且信你一回。”

    李秋水哼了一声,幽冥鬼爪再次施展出来,顿时响起一股鬼哭狼嚎之声,冥冥中泛起一股精神波动,向夏云墨笼罩过去,影响着他的的五感。

    “嗤嗤”之声不断作响,眨眼睛,幽冥鬼爪已然将气墙撕破大半。

    夏云墨依旧不见丝毫惊惶,他身子微震,双袖拂动,如若垂天之云。

    那一道即将被撕破的气墙,立时变得厚重起来。

    李秋水第三次幽冥鬼爪抓出,却只将气墙抓破了不到十分之一。

    忽听李秋水“哎呀”一声,她纤腰一扭,鬼爪倏然朝着赶来的巫行云抓了过去。

    巫行云未曾料到会有这番变故,猝手不及之下,右肩处的衣裳被撕开了两道口子,隐隐可见雪白的肌肤。

    “哎呀呀,师姐,想不到这人武功当真如此诡异,实在太狡猾了,连我也中招。”

    李秋水纤手捂着小嘴,做出吃惊的表情,只是无论怎么看,都有一股浮夸的意味:“师姐你没事吧,不过还好,没有受伤,就只是衣服多了几道口子而已。”

    巫行云气的娇躯直颤,一张绝美的脸蛋通红,一字字道:“李!秋!水!”

    “师姐你生气啦?”李秋水向后退了两步,两只手揉着衣襟,一幅楚楚可怜、委屈巴巴的模样。

    “人家也是不小心的,大不了我赔给你就是了,十件,一百件,到时候师姐你直接来我的天涯海阁去取就是了。”

    巫行云缺一件衣裳么?这是一件赔件衣裳的问题么?

    李秋水那里是在道歉,分明是在火上浇油。

    “好你个李秋水,我今日非得教训教训你。”

    两人本就是势如水火,巫行云也不是一个好脾气,一招“白日参辰现”,双手幻化出无数掌印,就向李秋水攻了过去。

    李秋水咯咯娇笑:“师姐,你还真小气啊,女人气多了,可是容易生皱纹的。”

    而她的出手,同样一点都不慢,以小无相功催动天山六阳掌,化解巫行云的招式。

    砰砰砰砰!

    眨眼间,两人就已闪电般攻出数十招。

    巫行云的招式充满仙气,宛如谪仙降世。李秋水同样是曼妙如飞天仙女,只是又透露出一股阴冷气息。

    两人同属逍遥派,巫行云身为二师姐,实际武功要胜过李秋水这个三师妹一筹,但差距不远,且互相交手多年,十分熟悉,一时间也难以分出胜负。

    至于原本是两人对手的夏云墨,呆站在一旁,哭笑不得。

    这两个女人,简直……简直不可理喻啊。

    你们真是来打架的么?

    而就在夏云墨心神松懈的片刻,忽然感到一股致命的威胁。

    这一股威胁十分恐怖,让他浑身汗毛直立,生出心悸之感。

    与此同时,李秋水原本是要一掌向巫行云拍去,与她斗个两败俱伤时,身子却忽然一转,素手搭在巫行云的肩膀之上,功力全部涌入巫行云的体内。

    巫行云手臂微抬,双手飞速结印,厉叱一声:“去!”

    她额头三片桃花印记微微泛光,紧接着三道神光从桃花印记中激射而出。

    神光中带着肃杀毁灭的气息,速度更是快的无与伦比。

    夏云墨完全来不及闪躲,更荒谬的生出一种无所遁形的感觉,似乎无论怎么逃,这三道呈“品字形”的神光都会将他击中。

    只能抵挡,无法躲避。

    他身形一震,“轰隆”声便有道金色虚影的大钟将他罩住。

    大钟散发出神圣的光芒,在它的表面有无数雕刻,佛祖开坛讲经、菩萨普度众生、罗汉挥刚杵降魔……

    昂!

    紧接着,一头龙气演化而成的金龙咆哮而出,牵动天地气运,牢牢的将夏云墨护住。

    最后则是夏云墨的肌肤,竟也泛着淡淡的金色,宛若世尊降世。

    轰!!

    最外层的金钟只抵挡了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就轰然破碎,湮灭与尘埃之中。

    接着神龙咆哮而出,探出龙爪,但在两个呼吸的时间,同样被这三道神光击溃。

    最后三道神光将夏云墨“金身”打破,射入心口上三寸,一蓬鲜血飞溅而出,留下三道梅花般的烙印。

    “噗!”

    夏云墨身形踉跄,半跪在地,同时一口鲜血吐出。

    他只感觉三道奇特的能量在体内乱窜,带着毁灭般的力量,似永无休止的破坏着他的“精气神”,要让他气血干涸,真气衰竭,精神萎靡。

    “赢啦!”

    啪!

    巫行云和李秋水两张绝美的面容上带着喜悦之色,互相击了下掌,抱在一起,蹭来蹭去。

    接着笑容一滞,她们又意识到对方也是个讨厌鬼,于是齐齐哼了一声,赶紧推开对方,身子一转,骄傲的扬起脑袋。

    神情动作,简直一模一样。

    “哈哈,真是个蠢蛋,竟然一下就被骗了。”

    “哼,还是得靠本座的“天衰神光”,不然的话,这小子的武功可比我们两人还要厉害一些。就算能够拿下他,也要重伤。”

    “还不是靠老娘出这个主意,不然你的“天衰神光”又怎么打的中他。”

    “……”

    两个三十四岁的女人又开始吵起来了,叽叽喳喳的,好似一群麻雀,似乎随时都用动手的倾向。

    夏云墨脸色阴沉,猛然起身,声音蕴含着无尽怒气:“两位,你们是当我不存在么?”他的伤口依旧在流血,那神光之中蕴含了某种奇特的力量,一时间根本无法磨除。

    但他的真气也在不断滋养血肉精神,一个破坏,一个修复,形成了拉锯战,但短时间内,却没有太大问题。

    “吓!”

    两女都被吓了一跳,尤其是巫行云,带着不可置信的神色:“竟然还有人中了“天衰神光”能够行动,他到底有多强。”

    李秋水立即打击道:“不一定是他有多强,而是你的“天衰神光”太弱了。”

    巫行云柳眉倒竖:“既然如此,你来挨上一法试试。”

    李秋水偏过脑袋,哼了一声:“我又不是你这样的白痴。”

    “去死好了你。”巫行云大怒,一掌拍向李秋水,掌势澎湃,如若天河倒泄。

    “还是你去死好了。”李秋水同时出手。

    但在下一刻,李秋水手掌已闪电般放在巫行云的肩膀上,而巫行云身子趁势一转,双手捏印,眉心三道桃花印记中,又是三道神光射出。

    只是这一次,夏云墨却早有准备,并未被神光中蕴含的那一股奇特的势笼罩住,以至于连逃也无法逃走。

    他身影一闪,化作浮光掠影,躲了过去。

    与此同时,夏云墨身后的土地上,“轰”的一声,泥土飞扬,被神光炸出一个坑洞。

    这坑洞并不大,看起来就算是个先天武者随手一掌也能轰击出来。

    谁也想不到,这样的攻击,竟然能够重伤大宗师级别的高手。

    “那么接下来就该我了。”

    夏云墨面容微沉,杀意滚滚而出。

    他心意一动,整个天象都为之改变,天边乌云滚滚,浓重如墨的黑云直压而来、更有一股庞大的气运,加持在他的身上。

    纵然巫行云、李秋水这两个大宗师级别的高手,也猛然感到一阵压抑,仿佛整个天地都在排斥她们一般。

    “不好。”

    李秋水、巫行云两女为之色变。

    夏云墨身为大宋的皇帝、武林盟主,他毫无疑问的是这片大地是的主宰,如今天命加身,真正认真战斗起来,简直可怕到了极致。

    下一刻,夏云墨动手了!

    他足尖一点,脚下地面顿时沉陷了下去,灰尘飞扬。

    而夏云墨的身影,也好似横空挪移一般,骤然出现在两女面前。

    左手挥出一掌,拍向巫行云。右手一拳,打向李秋水,同时与两位大宗师交手。

    一掌、一拳。

    很简单,很普通,仿佛是三岁小孩都能施展出来一半,但在两位大宗师的眼中,却妙到了巅峰,妙到了极点。

    更可怕的是,在夏云墨骤然出手的那一刹那,她们两人竟然没有征兆感应。

    大宗师的心灵征兆,能够预知危险,是战斗时的最大依仗之一。

    可夏云墨身为这片天地的主宰,在他出手对付李秋水和巫行云时,这片天地竟帮他蒙蔽了对手的感知。

    简直犯规啊。

    轰!!

    轰!!

    两道沉闷的响声几乎不分先后的发出,大片大片的泥土朝天翻飞,两道无形涟漪扩散出去,连虚空都掀起阵阵波浪。

    若是在大城市之中,仅仅是这两道余波,就会将一切毁灭。

    与此同时,巫行云和李秋水皆是踉跄的向后退了两步,心中惊骇到了极点。

    对方已然受了重伤,竟然也能打出如此至强的一击,那么他的真正实力,又该强到了什么地步?

    “我们再来过!”

    夏云墨拖出一道长长的音浪,再次向两女杀了过去,气势竟然比起刚才,还要更胜一筹。

    “来就来,你以为老娘怕你啊。”李秋水五指弯曲成爪,不进反退,身上弥漫出幽冥地域的气息。

    巫行云没有多说,只是轻轻“哼”了一声,素手一展,天地间立刻展开出一片凄美的画卷。

    天下飘雪,万里冰封,寒梅在雪地中绽放,让这白净是世界多出一抹嫣红。

    可就在此时,一只比雪还要白的手缓缓伸出,将梅花折下。

    仅仅只是一个折梅的动作,却玄奥到了极点,包含三路掌法、三路擒拿手,一共六路武功。

    可实际上这六路武功中又含蕴有剑法、刀法、鞭法、枪法、爪法、斧法等等诸般兵刃的绝招,变法繁复,叫人目不暇接。

    天山折梅手。

    三位大宗师高手开始在这片荒无人烟之地进行征战,诸般武学的奥妙在他们的手上呈现出来,令人为之疯狂。

    这三位大宗师里,有两位是出自中原最为隐秘的“逍遥派”,这一派人数虽少,但每一人,都是世上巅峰高手之一。

    可在此时,巫行云、李秋水这一对师姐妹罕见的联手,竟是处于下风,甚至嘴角淌血,还受了伤。

    当然,这并非是李秋水和巫行云太弱了。

    而是此刻的夏云墨,太强了。

    夏云墨虽受了伤,但他此刻只是需要分出一成的真气镇压伤势就行了,那伤势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

    而这里是在大宋的范围之中,与夏云墨交手的人,自然而然的会受到这方世界的排挤。

    再加上夏云墨在最近这半年内,吸收了更多的气运,以及和王重阳这些大宗师讨论,取长补短,实力早已上升不止一个层次。

    至于巫行云和李秋水,先前两发“天衰神光”对她们的消耗太大了,以至于她们现在还未恢复过来。

    她们本就不是夏云墨的对手,现在更是雪霜加霜。

    双方很快就已交手五百招,巫行云和李秋水对视一眼,目光中露出决断之意。

    北冥捆仙锁!

    李秋水面色一沉,五指在空中虚抓,一股真气化作锁链,在虚空中显现,将夏云墨的双手束缚住。

    天衰神光!

    也就在这一刹那,巫行云吐出一口鲜血,强行催动本源真气,额头的三片花瓣中再次射出神光,打在夏云墨的身上。

    “师姐,我们走。”

    李秋水根本不敢恋战,一把搂住气息萎靡的巫行云,鸟渡术施展开来,很快就消失在夏云墨的视界之中。

    夏云墨正想前去追杀,但巫行云第二次射出的天衰神光,正好打在第一次的天衰神光之上。

    一瞬间,两股神光融合在一起,猛然爆发出可怕的力量。

    夏云墨半跪在地,胸口鲜血狂喷,宛如涌泉。

    “该死!!”

    他低骂一声,也不敢在这里多待,强提一口真气,从荒原上飞速掠走,跌跌撞撞,用了一刻钟的时间,找到了个隐匿的山洞,藏身进去。

    “这两道神光太强了,不能拖延,拖延得越久,我的伤也就越是严重。”

    夏云墨盘膝而坐,全神贯注的处理伤势。

    但以同时不忘将精神异力外放,就算一般的大宗师一流,也绝无法躲过他的探查,是以他能够放心疗伤。

    时间渐渐过去,夏云墨沉浸在疗伤之中。

    突然,就在这时,虚空中泛起微微的涟漪波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只会拍烂片啊〕〔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我的一天有48小时〕〔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