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楚天江花瑾婷〕〔青阳市华鼎大厦门〕〔超绝圣医〕〔天降小妻霸道宠完〕〔巨富外公〕〔无敌双宝:首席大〕〔唯我独尊楚天江〕〔32392〕〔翻手为云〕〔顶级弃少〕〔林云柳志忠华鼎集〕〔我的外公是西南首〕〔穷小子逆袭高富帅〕〔叱咤风云〕〔楚天江和花瑾婷〕〔微朝〕〔超级私服〕〔左少的深情秘妻〕〔海贼王之海贼无双〕〔人中之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武侠冒险 第三百六十一章:老祖的算计
    夏云墨正在全神贯注的疗伤,精神异力却已释放出来,方圆百丈之内,一花一草,一树一木,都清澈的倒影在他的心中。

    只要稍有异常,他就会立刻醒转过来。

    可就在此时,虚空之中,有一道涟漪缓缓绽放开来。

    这一道涟漪是如此的细微,以至于就连夏云墨竟然也没有察觉到。

    接着,从涟漪中缓缓的伸出一只手来。

    这只手满是皱褶,指甲微微泛黄,血管突起,仿佛就是一个很普通老人的手,历尽沧桑。

    这只手探出的速度也很慢,而且覆盖了一层特殊气场,因此没有丁点声音释放出去。

    终于!

    这只手接近夏云墨的额头了。

    紧接着,食指的尖端微微泛光,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点在夏云墨眉心。

    哗啦!

    好似水流般的声音发出。

    夏云墨依旧在吐气,吸气,胸口微微起伏,似乎并未受到丝毫损害。

    但不知为何,他似乎个人的感觉却是完全不一样。虽然依旧不凡,却个人一种残缺的感觉,仿佛坐在这里的只是,而没有元神。

    “呼!”

    虚空之中,有人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带着无尽的疲惫和欣喜,就仿佛是完成了一件极其耗费心血的事。

    紧接着,一道光团从虚空中飘出,钻入夏云墨的眉心之中。

    “嗯,这就是夏云墨的识海么?”

    夏云墨的识海之上,浪涛滚滚,却似乎失去了灵性。

    忽的光影一闪,识海之中忽的就多出了一个人影。

    他佝偻着身子,面容苍老,不带丝毫的特殊气势,平凡到了极点。

    “这真是一具完美的身躯啊,我等了数百年,终于等到了,我超脱的契机,就在这身躯之中。”

    老者心思沉稳,并不是一个喜形于色之人。

    但数百年的等待与谋划,在此刻终于收获了果实,委实让他有些激动,情绪难以支持,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嗯,那是什么?”

    老者定睛一看,竟隐隐立着一方石碑,石碑古老沧桑,还有破损之处。

    “老祖,朕等你很久了。”

    还未等他细想,忽听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接着,武字碑上弥漫出一股庞大的气势,将老者镇住。

    与此同时,另一道人影在识海中浮现了出来。

    不是夏云墨,还是何人?

    而原本灵光尽去的识海,忽然波浪滔天,有着无边的气势。

    “不好。”

    那老者心头陡然一悚,他察觉到了这是个陷阱。

    前所未有的危机感自心头弥漫出来,正打算逃遁,那武字碑的气势却实在太强了,让他动弹不得。

    “让我送你一程,走好。”

    夏云墨飘到他面前,一拳轰出,直接将老者打爆,化作点点光芒,在识海中飘荡。

    识海中浪涛一卷,光芒就消失不见,彻底融入识海之中。

    “这似乎只是一道分魂?好一个狡猾的老太监。”

    夏云墨眉头微扬,嘴角带着一丝冷冽的笑容:“无妨,能打死你一次,就能打死你第二次,第三次。”

    山洞之中,夏云墨身躯一颤,双眸张开,元神已经回归身体。

    轰隆隆!!

    他身形骤然掠出,风驰电掣,肉眼根本难以捕捉,就连空气都被他拉出巨大的轰鸣声,那些在他两侧的树木,巨石纷纷崩碎开来。

    转眼之间,他已来到了千丈之外。

    夏云墨的身形骤然停住,极动化为极静,他抬起手臂,只是简单的一个凝势,天地间海量的气运已然灌溉在他身上。

    在这一刻,他的气势也无限的拔高,化作一尊威严霸道的帝王,手持天子剑,一切试图挡在他前面的魑魅魍魉,皆一剑斩之。

    墨二·天子令。

    轰!

    夏云墨一拳轰出,印在虚空之中。

    顿时整个虚空都颤抖起来,发出“哗啦啦”的声音,宛如水面一般,不断有涟漪浮现。甚至出现了黑色的裂缝,仿佛随时都要被撕裂一般。

    这样的拳头,放在这个世界中,已是破碎虚空的存在了。

    紧接着,一道苍老的声音哀呼一声,从虚空中挤了出来,轰然向下斜砸而出,土浪滔天,整个人在地上犁出一条长长的痕迹,足足十来丈远,方才停下来。

    夏云墨望着那一道人影,淡淡道:“老祖,起来吧,这一拳多半是打在虚空之中的,你身上最多受了一两成力道。”

    就算是宗师高手,挨上这样一拳,也逃不脱当场殒命的下场。

    但这个老头却缓缓从泥土中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叹气道:“你们这些年轻人,有一把子力气,可老祖我这老骨头不禁打啊。”

    眼前这人,除了葵花老祖,还能有谁?

    夏云墨这一拳动静极大,方圆十里地只怕都隐约能听到动静。

    还未等夏云墨、葵花老祖两人叙旧,就又有两道倩影御风而行,出现在两人的面前。

    其中一个白衣女子睁大眼睛,惊异道:“还真是引出来了幕后黑手,看来姑奶奶的苦也没有白受。”

    另一个眉心有花瓣形状,带着女王气质的女,子娥眉微蹙道:“这人本宫认识,是葵花老祖,现在葵花老祖就在你手下做事,不会是你们两人合伙骗我们吧。”

    不消说,这两人自然是巫行云和李秋水两姐妹。

    只是她们先前离去时,都受了不轻的伤,一个强行使用“北冥捆仙锁”,另一人则是甚至耗费生命本源,打出第三道“天衰神光”。

    可现在,她们虽然气息依旧有些虚弱,但却并无大碍。

    而夏云墨差不多也是这样,他原本在同一个地方,被击中两次“天衰神光”。

    那是逍遥派的无上绝学,可现在也是活蹦乱跳,除了脸色还微带苍白,衣衫上有血迹和破口外,简直看不出他先前受了伤。

    “先前葵花老祖元神要侵入我的,被我击溃,却也留下了不少记忆。”夏云墨笑道:“你们看一看,自然能分辨得出真假。”

    说罢,衣袖一挥,一道道光幕有序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光幕一,是一个穿着前朝服侍的小太监,受尽屈辱,却在一次意外中,获得了一本武功秘籍。

    第二个光幕中,是小太监成了中年太监,中年太监曾闯荡江湖,学了一身本领,重新回到宫中,很受重用。

    第三个光幕中,中年太监成了老太监,容貌与葵花老祖无异。老太监权势滔天,更自创绝学葵花宝典,武功盖世,乃是天下间最受尊崇的人物之一。

    但老太监并不满足,因为他快要到了生命大限,即使是大宗师也不可能永生不死。

    第四道光幕中,老太监在一间古墓中,寻得了活命之法,但需要龙气,需要天材地宝的滋润。

    在第五道光幕中,时间跨度非常大,几百年的时间,弹指而过。

    老太监虽然还活着,却没有破碎的希望,而且这具身躯迟早要衰老腐朽,他在百年时间中,不断布局,在为自己的心生找出路。

    第六道光幕中,老太监在一个山洞中杀死了个老者,并在观摩了片刻的八部浮雕后,消失不见。

    第七道光幕中,老太监在天山、天涯海阁各自送了一张纸条。

    第八道光幕中,老太监隐匿虚空,正在观看三位大宗师征战。

    第九道光幕,也就是最后一道光幕中,老太监面露挣扎之意,最后脸上露出决绝之色,呢喃自语:这或许是陷阱,却也是老祖我最后一次机会了,也是最好的一次机会,决不能浪费。

    葵花老祖也在看着这就到光幕,目光中露出追忆之色,呵呵笑道:“老祖我活了几百年,倒也算是足够精彩,只可惜,还是有几件憾事,无法忘怀啊。”

    然而他的话还未展开,一股阴冷的幽冥气息就已将他笼罩,娇叱之声传出:“你为什么要杀无崖子师兄!?你该死!”

    出手的是李秋水,幽冥鬼爪施展开来,阴风阵阵,四周一片鬼哭狼嚎之声,悲恸中带着无尽的幽怨。

    哗啦!!

    空气如同水流一般,哗啦作响。

    鬼爪直接抓过葵花老祖的身影,但在碰触到葵花老祖的那一刹那,他的身子却忽然变淡,泛起一阵阵涟漪。

    “怎么回事?”李秋水微微一怔,她分明感觉葵花老祖就在哪里,可一爪抓过,却只抓一团到空气。

    “年轻人,不要这么急躁,老祖和你师父坐而论道时,你还没出生呢。”

    葵花老祖屈指一弹,一抹银光激射而出,刺破层层虚空,几乎没有丝毫阻碍,便已飞到了李秋水面前。

    李秋水只觉得眉心隐隐一阵刺疼,这种刺疼并非真实存在,而是在她心灵中传来的警示。

    嗤!

    但她到底还是大宗师高手,在关键时刻,身子一偏,躲过了这致命的银光。

    但那银光中蕴含的锋锐之意,却刺破了她白皙的面颊,鲜血从一寸左右的伤口中渗出。

    “她奶奶的!!”李秋水也是个暴脾气,说罢就要再次出手,可却被巫行云拉住了:“师妹,先把伤势治好。”

    李秋水这才察觉到,那一道伤口虽然很浅,但以她大宗师的修为,竟然没有愈合,反而还有有股奇诡力量顺着伤口融入体内。

    她当即不敢怠慢,凝神治愈伤势。

    “老祖好手段。”夏云墨拍手称赞,这葵花老祖虽同样是大宗师,但在世间存活了百年,手段绝非其他大宗师能够比拟。

    “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只是打那小姑娘一个措手不及,若是有了提防,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中招。”老祖笑道。

    夏云墨看着第六道光幕:“你杀逍遥子,应该也是为了北冥神功吧。”

    “不错。”葵花老祖点了点头道,解释道:“老祖我在这数百年的时间中,不断寻求超脱之道,可惜肉身已经腐朽,很难成功。所以我自创了一门夺舍之法,只可惜太危险了一些。在别人的识海中,争夺,很难成功,还可能被磨灭元神。”

    “于是我又在寻找法门,看看能不能找到一门,能够摧毁大宗师元神的法门,最后我找到了北冥神功。只可惜,逍遥子那家伙不愿将北冥神功传给我,我就只能找他徒弟的麻烦。”

    夏云墨摸着下巴道:“我在山洞疗伤时,就感觉到一股奇异的吸力,在吸扯我的灵魂,想必这就是你从北冥神功中研究出来的法门。”

    “官家果然聪明,那是老祖我创出一门绝学,唤作“融神宝典”,脱胎与北冥神功。能吸扯并磨灭元神。只可惜,所吸纳出来的那一道元神,似乎也是你的一道分神。”葵花老祖叹息一声。

    早在的世界,夏云墨虽是借助神魔双剑,就已能化作三道分身。此前他感到那吸扯之力,索性就分出一道残魂,这才让葵花老祖上当。

    巫行云眉宇间露出思索之色,指着第九道光幕,道:“你似乎已经察觉到异样,可为什么还要上当,按理来说,你为这件事布置了这么久,应该更加小心才对。”

    葵花老祖摇了摇头道:“因为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哦?”

    “我的身躯已经接近极限,剩余的时间不多了。我所求的是超脱之道,能够打破这天地极限,破碎飞升。纵观当代大宗师,也只有官家才有这样的机会,我只能夺他的躯体,其余人都不行。”

    “难道本宫也不行?”

    巫行云不禁皱眉,这女人一向自负得很,却被另一个活了几百年的大宗师否定没有超脱之机,心中略微有些生气。

    葵花老祖道:“逍遥子倒是不凡,但你们逍遥派的四个弟子,都太过注重所谓的儿女情长。若非有不俗的武学天赋,以及逍遥子的传承,只怕就连大宗师境界也达不到。”

    巫行云咬了咬嘴唇:“那黄裳呢?”

    “黄裳太在意大宋了,纵然才情堪比逍遥子,也跳脱不出去。”葵花老祖话题一转:“好了,你们问我几个问题,官家可否为老祖我解答个疑惑吧。”

    “说。”

    “官家,你是在什么时候怀疑老祖我的。”

    ……

    ps:握草,我存的明天发,结果今天把我两张存稿都发了。

    算了,本书大概就是这个月完结吧,下个月开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秘巫之主〕〔超神机械师〕〔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只会拍烂片啊〕〔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