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至尊毒妃:邪王的盛宠娇妃 第2255章 梨同离,我不欢喜
    福生大概不知道,原本只是一个弃儿,生下来就该死去的他,因为这样的际遇,他的一生将发生怎样的翻天变化!

    苏璃看着母亲抱福生离开,一边走一边逗福生笑的模样,微微抿唇,暗卫们也是眉开眼笑的,任务总算是告了一段落,苏璃转头与她们道。

    “放你们一个月的假,出去走一走吧,顺道打探打探江湖上的事情,瀞王府与江湖一向关系密切,我想瀞王不会断掉江湖这一支厉害的助力的。”

    “有必要的时候,拉拢江湖上的人,并且在收到我的命令后,告诉武林盟主,付瑶的真实死因。”

    之前因为付瑶的事情,瀞王担心江湖会起反作用,所以一直按捺着没有动静,但是瀞王的人似乎又开始往江湖上走了。

    “多谢姐。”

    暗卫们齐齐施礼,苏璃吩咐她们每人去领一千两银子,多出去看看,有什么想吃的就吃,想买的就买,另外也给她们准备了一些非常漂亮的衣裳首饰,如此一来,她们倒像是出去走亲戚的大家闺秀了。

    回到厢房的时候,徐妈妈端着茶点进来,揍苏长情的暗卫也回来了,把苏长怀揍得鼻青脸肿的,这会估计他爹娘都认不出他来。

    苏璃笑笑,退肿消淤都要一阵时间,苏长情可以消停消停,凌兮颜一边要照顾苏长情,一边要照顾苏玥,准备成亲,这样一来,康郡主那边也会平安一些。

    不过,

    为了让她更安全一些,她早早的就让大夫过去看了,并且告诉了康郡主和大家,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个女儿。

    康郡主怀的,也确实是一个女儿!

    康郡主听着这信儿,不知道为何,倒是松了一口气,如果是一个儿子,她真担心,这孩子活不下来,或者,她们母子,都活不下来了。

    “郑国公那里怎么样了?”

    已经给了他一些线索,想必他也开始知道,是苏长情在杀他留在各处的子女,如今应该气得要发疯。

    “郑国公已经知道是苏长情在杀人了,气得病了四天,他已经派人监视苏长情了,而且正在想办法和苏长情见面,应该是要谈这件事情的。”

    苏璃微微抬眸,看着窗外的美景,不远处,雪白的梨花开得娇艳无比,特别好看,流影在树下舞剑,就像是一幅流动的美景,苏璃看着,微微抿唇,她喜欢看花树下有人舞剑的模样。

    很有生气!

    平常有外人的时候,流影不会出现在她的院子,没有外人的时候,流影基本都在她的周围,对她寸步不离!

    嘴里总是怼着她,心里却一心一意的护着,苏璃浅笑,想着,也许明日,她让人摆了香案,和流影结拜成兄弟吧。

    “是不是该让苏丞相知道一下了呢?”

    苏府最近的心思越来越多,甚至觉得自己是京中最大的官家,如今都不拿正眼看别人了。

    苏丞相知道望月哥哥回不去,就会把目光重新放在苏长情的身上。

    所以,

    这时候曝出苏长情的身份,刚刚好!

    “流影,郑国公与苏长情见面的时候,把苏丞相也引过去。”

    流影一剑刺进树杆里,枝头上的枝叶纷纷坠落,苏璃心疼的看了一眼去年年尾才移栽进来的梨树。

    “你看着些,这梨花开起来,也是十分美丽的。”

    流影走过去抽出自己的长剑,一剑砍向梨树,一颗上好的梨花树被他应声砍倒,苏璃趴在窗台上,指着他怒骂了起来。

    “流影,你是不是翅膀硬了,不听我的话了?你是不是想要离开我了?”

    流影淡淡的抬眸,俊脸上露出一丝深沉,满树的梨花在他的剑下,瞬间玉陨,可他却并不觉得可惜,反而驳道。

    “梨同离,种在主院做什么呢?”

    苏璃一怔。

    眼神落在那开满了雪白梨花的枝头上,伸手捶了一下自己的胸口。

    怒火要上升了,想要杀人,怎么办?

    就算要砍,也等着把花开完了再移出去栽着不行吗?

    离什么离,和谁离!!

    都是她的人,还能跑到哪里去?

    这颗梨树可是她废了好些心思才寻来的,燕云只有五颗,只这颗梨树结出来的果子,十分清甜可口,苏璃痛心的指着梨树的根。

    “移到后面的果园里去,可别再让这个人霍霍了,这树杆好生栽培还是能再活下来的。”

    “是。”

    丫鬟们忙出去喊厮们进来把梨树移出去,流影收了剑,指了指梨树所在的地方。

    “这儿可以放一张桌子,偶尔喝喝茶。”

    “不放。”

    苏璃拿眼神瞪他,流影挑了一下眉,不放就不放,他自己放还不行吗?

    这样练完剑之后,他可以坐下来,喝杯茶,然后听着丫鬟们在门前叽叽喳喳,一起守护她。

    他知道苏璃的紫藤术恢复了,但是武功却是没有,被废掉的身体,哪有那么容易全部就恢复。

    越是接近于成亲,他的心里就越是不安,总觉得会出什么事情……

    这两日,他都没有好好歇息,总是七上八下,感觉背后生风,好像真的要出事了。

    苏璃关了窗户,气呼呼的靠在软垫上,木香笑眯眯的端着茶水过来,侍候她用了一些水,俏着一双眉眼问她。

    “姐,真不给流影放张桌子吗?我看他最近总是守着主院,大概是担心姐,有他守在外面,姐歇息都安心一些的。”

    苏璃红唇微微抿了抿,没有话,木香看着这闹便扭的两个人,一边替她按揉一边接着话。

    “其实流影得有道理呀,梨同离,种在窗前确实是不大好的嘛。”

    “可是它已经开花了,就不能等到花谢了再移走?”

    木香听着姐的怒语,又轻轻的推开窗户,看着站在那里没动的修长身影。

    “他只是觉得,梨花开得越多,代表的离就越多,所以看不顺眼。”

    苏璃转头朝着那道青色的身影望去,一动不动,就像是雕塑似的,苏璃微微蹙眉,她觉得流影最近沉默了好多,好像有心事。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至尊毒妃:邪王的盛宠娇妃》,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