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退役兵王沈七夜林〕〔黎琦娇女〕〔总裁,夫人她虐渣〕〔神秀之主〕〔抗战最牛山寨〕〔霍三爷,宠妻请克〕〔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极品透视民工〕〔天下第一〕〔嗣子荣华路〕〔赘婿归来〕〔玄阳仙尊〕〔医武神婿〕〔十方圣主〕〔茅草垛里的风筝〕〔吾乃仙宗一炮台〕〔重回九零之完美人〕〔麻烦都让让我要滚〕〔秦羽方媛媛〕〔绝世医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47章 大胆猜想
    ,大周仙吏!

    张春忽然觉得,自己无意中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女皇登基已经三年,却从来没有透露过,以后会将皇位传给谁。

    萧氏,周氏,一个是大周原皇族,一个是女皇的母族,按照所有人的猜测,女皇退位之后,要么萧氏重新掌权,要么周氏取而代之,朝中官员以萧氏和周家为首,结党抗争,认为皇位不出其二……

    却唯独没有想过,女皇会有其他的打算。

    陛下为什么要将皇位传给萧氏,对于女皇来说,萧氏是外姓,与她没有任何血缘,而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已经不是周家人,将皇位传给周氏,对她又有什么好处?

    周氏之人,与她的血缘会越来越浅,谁知道以后会如何评价她?

    与其将皇位传给外人,她为什么不自己生一个?

    自己的子女继承皇位,不比周氏萧氏这种外人好得多?

    有着这个大胆的假设之后,张春便开始了严密的推测。

    陛下想要将皇位传给她的子女,最大的阻碍是什么,萧氏,周氏,都不足为惧,陛下本身是超脱强者,第七境超脱啊,这是十洲大地上,最强大的存在。

    那传说中的第八境,第九境,只存在于传说中,第七境就是当世巅峰,陛下若是一意孤行,萧氏、周氏,谁能阻挡?

    唯一能牵制陛下的,就是书院。

    书院不仅有超脱强者,朝中的官员,也都出自书院,难以被陛下收服,所以,陛下才要削弱书院在朝中的地位,才有她想削减书院入仕名额一事……

    将这些事情一一联系起来,张春知道,他已经发现了真相。

    最后一个问题在于,陛下没有子嗣,虽然以前贵为太子妃,皇后,但据说前太子喜好男风,与陛下只是表面夫妻。

    登基之后,陛下也没有建立后宫,她想要和谁生孩子?

    张春的目光,不由的望向一旁的李慕。

    想到陛下对李慕的爱呼,对李慕无微不至的圣宠,连他都看不下去,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李慕,就是未来的皇后!

    李慕和张春走出皇宫,这一路上,张春都没有说话,李慕以为他真的被吓到了,正要回头,张春忽然满脸堆笑的看着他,问道:“皇,啊不,李慕啊,说良心话,你觉得本官对你怎么样?”

    李慕随后道:“还行吧……”

    “什么叫还行!”张春面露不满之色,说道:“当初在阳丘县,本官没少照顾你,你来了神都,给本官惹了多少麻烦,本官有抱怨过一句吗?”

    李慕道:“你每次都抱怨。”

    “这不重要!”张春挥了挥手,说道:“你闯下大祸,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有哪一次不是本官在背后给你擦屁股,你摸着良心说,本官对你不好吗?”

    李慕摸着自己的良心,仔细想了想,说道:“大人对我挺好的。”

    这倒也是实话,若是换做其他的上官,李慕第一次给他惹上麻烦时,恐怕就被推出去顶罪了。

    张春脸上终于露出笑容,说道:“你以后要是发达了,可不要忘记本官的好啊……”

    李慕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我不会忘记的……”

    张春长舒了口气,喃喃道:“本官能不能换更大的宅子,能不能有八个婢女伺候,可就全靠你了。”

    李慕愣了一下,问道:“什么?”

    张春摆了摆手,说道:“没什么,这个日后再说,日后再说……”

    和李慕分别之后,张春没有回都衙,而是直接回了家。

    张夫人正在院子里修剪花草,看到他走进来,疑惑道:“你今天不上衙?”

    张春道:“今天早朝拖了半个时辰,眼看着午饭的时间就到了,吃过了再回衙门。”

    张夫人放下剪刀,说道:“站了一早上肯定累了,你回房休息一会儿,我去做饭。”

    张春挽起袖子,说道:“我去帮你。”

    张夫人摇头道:“你还是歇着吧,厨房那么小,站不下两个人。”

    张春握着她的手,说道:“让夫人受苦了,为夫保证,以后一定给你换一个大宅子,至少五进,厨房也要大的,站下十个人都不拥挤的那种……”

    张夫人拍了拍他的手,说道:“这么大的宅子,已经够住了,朝中多少官员,连自己的房子都没有……”

    张春笑了笑,说道:“总之,夫人就等着看吧,总有一天,为夫会让你住上更大的宅子,以后做饭打扫这些活,都有丫鬟下人做,你就舒舒服服的被她们伺候吧……”

    “好好好,我等着这一天。”张夫人无奈的摇了摇头,又道:“先不说这个,依依的事情,你有什么打算?”

    张春问道:“依依有什么事情?”

    张夫人道:“依依明年就二十了,还没找到夫家,你不着急我着急,我像她这么大的时候,都怀上她了……”

    张春摇头道:“急什么,以前上门提亲的,我一个都看不上,到了神都,人家又看不上我们……”

    张夫人道:“我看你手下那个李慕就不错,人长得俊俏,又……”

    “嘘……”她话未说完,就被张春捂住了嘴。

    张春瞪大眼睛,惊恐的看着她,说道:“收起你这个大胆的想法,这件事情,以后不许再提,想也不能想……”

    ……

    今日的早朝比往日迟了半个多时辰,散朝之时,已经接近午时,许多官员和张春一样,离宫之后,并未回衙,而是选择直接回家。

    朝中大部分官员,在神都没有自己的住宅,都居住在官署之中,一日两餐,也在官署凑合。

    也有一部分官员,就住在距离皇宫不远的北苑,午膳可以在家中享用。

    吏部侍郎回到家,面色阴沉的将自己关在书房,家中仆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听到书房中传来瓷器碎裂的声音,猜测自家大人应该是在早朝上受了气,也不敢靠近,只敢远远的看着。

    刑部郎中回到家中,将儿子叫到身前,严肃的叮嘱道:“以后给我机灵一点儿,不要再去招惹那李慕,否则老子把你的腿打断,让你后半辈子老实的待在家里……”

    杨修连连摇头,说道:“孩儿不敢了,连周处都死在他手里,孩儿也怕他用天雷劈我。”

    说完,他才壮着胆子问道:“那李慕是不是又做什么大事了?”

    刑部郎中道:“岂止是大事,满朝官员,被他骂的和孙子一样,却没有一个人敢还嘴,这种不要命的人,以后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朝中官员聚集的北苑之中,向来清幽,在这一个午时,却从各个官员的府邸,传来声声怒骂。

    “该死的,朝中这么多官员,就他是清流吗?”

    “为了得到女皇的圣宠,连脸都不要了!”

    “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

    北苑,各大官邸的仆从下人,隐隐从自家大人暴怒的话语中,得知了一些事情,私下议论时,也忍不住惊叹。

    他们在神都生活这么久,在官宅做事,对于朝政之事,时常耳闻,也未曾听闻此等奇事。

    神都,某处酒楼。

    大厅之中,两名客人一边吃饭,一边聊天。

    “听说了吗,今日朝堂上,发生了一件大事。”

    “朝堂上发生的事情,你一个卖菜的怎么会知道?”

    “我是从一个大官家里的下人口中听说的,他们刚刚出来采办,我顺便在他们那里听了几句,这事儿你听了,绝对要被吓到……”

    “别卖关子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快点说!”

    “嘿嘿,我听他们说,有人今天在早朝上,把各大官衙,甚至是书院都骂了个遍,他骂书院学生和教习品性不端,指着吏部侍郎的鼻子骂他包庇亲属,骂六部九寺的官员教子无方,骂书院出身的百官,结党营私……”

    “怎么会有人这么大胆,他脑袋不想要了吗?”

    “还真有人这么大胆,李捕头连天都骂,更别说朝堂上那些人了,这么痛快的事情,可惜我们没有亲耳听到……”

    “原来是李捕头,那就不奇怪了……”

    听着两人的聊天,他们附近的客人,也都忍不住放慢了夹菜的速度,目露惊愕。

    初次听说这种事情,所有人都以为是捕风捉影的谣言,但当他们离开酒楼,发现神都还有不少人都在传这件事情的时候,即便是一开始坚决不信的人,也不由信了几分。

    虽然只是通过别人的口中听闻此事,但每每幻想到今日早朝之上的景象时,也有无数人难以抑制心中澎湃的热血。

    官员子弟仗势欺人,欺压百姓,为所欲为,百姓敢怒不敢言。

    书院学子犯下重罪,书院包庇,将他无罪释放,百姓只能在心里抱怨。

    朝中官员结党营私,争权夺势,朝堂乌烟瘴气,神都民不聊生,百姓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他们不是没有话说,只是他们不敢,也没有说话的资格。

    如今,终于出现了一个人,有资格,也愿意为他们说话,这让神都百姓,仿佛看到了曙光。

    李慕,就是神都之光。

    李府。

    李慕正在给小白喂招,忽而抬头望向外面。

    他从远处的街道上,感受到了强大无比的念力气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天官赐福〕〔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来〕〔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