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锦乡里〕〔赵旭〕〔总裁求取名妻太惹〕〔玩家凶猛〕〔罪妻来袭:总裁很〕〔我的小人国〕〔凌依然易瑾离〕〔赘婿出山〕〔李航〕〔漫游在影视世界〕〔开局重生宇智波鼬〕〔娱乐超级奶爸〕〔飞越泡沫时代〕〔重生浪潮之巅〕〔神秘大佬的心尖宠〕〔夏乔司御北〕〔陆凡龙门龙魂〕〔靳总蜜宠小甜妻〕〔夏乔司御北〕〔丑女逆袭:神秘大佬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50章 别再联系
    ,大周仙吏!

    王武等两名捕快押着魏斌,在神都百姓的注视下,一路来到神都衙。

    李慕前后衙都找遍了,还是没有找到张春。

    他问孙副捕头道:“张大人呢?”

    孙副捕头道:“好像是有事出门了。”

    神都令不在,李慕也没有审案的权力,不知道张春什么时候回来,李慕想了想,对王武等人道:“去刑部。”

    大周三十六郡,包括神都在内,所有的刑事案件,都归刑部管,刑部甚至有权干预地方审案。

    这件案子,本来就有些烫手,扔给刑部正好。

    不管是不是官差,是不是大周百姓,只要在大周境内生活,看到有人行不法之事,都有权力将他扭送到官府,包括神都衙和刑部。

    如果刑部不接,作为御史的李慕,下一次早朝上,就又有事情干了。

    刑部。

    刑部郎中刚刚歇了没多久,一名捕快就敲门走进来,苦着脸道:“大人,那李慕又来了!”

    刑部郎中的脑袋,当时便是“嗡”的一声。

    他抓着自己的头发,烦恼道:“本官不是已经告诉他了吗,他怎么又来了,没有这样欺负人的……”

    那捕快道:“他抓了一个书院的学生。”

    刑部郎中觉得脑袋又大了几分,正要打算从后门开溜,李慕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

    他脸上露出悲愤之色,说道:“李大人,我们不是说好了,把人抓去你们神都衙吗?”

    李慕看着他,叹了口气,说道:“杨大人糊涂啊,看在我们往日的交情上,我才给你这次机会,你自己不要,可就不能怪我了。”

    他们两人往日有个狗屁的交情,刑部郎中心里暗骂一句,却还是问道:“李大人,这怎么说?”

    李慕道:“根据此案的受害人所说,案情发生的第一时间,他就来你们刑部告状了,但你们刑部不仅不受理,用证据不足的借口打发了他,事后还威胁他们一家,说是他们再告,就让他们死无全尸……”

    刑部郎中连忙道:“威胁的事情,绝对不是刑部做的,刑部从来不做这种事情……”

    “谁信呢?”李慕用无比可惜的目光看着他,说道:“这件案子,已经引起了百姓的广泛关注,人们只会以为,这一切都是你们刑部做的,这件事闹到最后,越来越大,后果也越来越严重,杨大人觉得你逃得了干系吗?”

    “到时候,你猜被刑部推出来顶罪的,是尚书大人,侍郎大人,还是杨大人你呢?”

    “看在杨大人帮过我的份上,我才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杨大人若是不要,我这就将人带回神都衙。”

    ……

    “且慢!”

    在李慕的循循善诱之下,刑部郎中已经明白过来,连忙开口。

    李慕彻底的点醒了他,这件案子一旦闹大,刑部最后肯定是要被追责的,刑部郎中这个位置,不大不小,背锅刚刚好,如果不做点什么弥补,他屁股下面的位置多半是保不住了,或许还要面临牢狱之灾。

    他对李慕抱了抱拳,说道:“多谢李大人提醒,杨某谨记李大人的恩情……”

    “不客气。”李慕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便早些开堂吧。”

    刑部郎中走出衙房,正好看到周仲从对面走出来,他忐忑的问道:“周大人,书院的学生犯案,要不您亲自来审?”

    周仲挥了挥手,说道:“你审吧,本官在一旁听审就行。”

    他的目光从李慕身上一扫而过,然后波澜不惊的离开。

    刑部前院内传来一阵骚乱,户部员外郎,魏斌之父,以及魏鹏,刚刚从神都衙赶来刑部。

    户部员外郎看到刑部郎中,立刻道:“杨大人,留步!”

    刑部郎中转过头,问道:“魏大人,你怎么来了?”

    户部员外郎叹了口气,说道:“魏斌,是本官的亲侄儿……”

    刑部郎中脸上露出意外之色,随后便摇头道:“如果魏大人是来为魏斌说情的,那么很抱歉,此案备受关注,本官也不能徇私……”

    户部员外郎摇头道:“当然不是,魏斌有罪,本官只是想在一旁旁听。”

    刑部郎中点了点头,说道:“可以,不过魏大人身份特殊,只能在公堂之外。”

    户部员外郎抱了抱拳,说道:“多谢杨大人。”

    随后他又道:“我们可不可以和魏斌说几句话?”

    刑部郎中面露犹豫,说道:“这个……”

    便在这时,远处的周仲开口道:“不要超过半刻钟。”

    户部员外郎面露感激,说道:“多谢周大人!”

    三人走到魏斌身边,魏斌脸色苍白,惊慌道:“大伯,父亲,救我啊!”

    户部员外郎面露怒色,说道:“混账东西,我送你进书院,不是让你强暴女子的,现在知道害怕了,当初作恶的时候怎么不知道……”

    魏斌之父忙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斌儿,从现在开始,你记住你大哥说的每一句话,一会儿公堂上,你就按照你大哥所说的,这样你受的刑罚才会最轻……”

    魏斌连连点头,说道:“我一定不乱说话……”

    魏鹏看着他,问道:“这件事情真的是你做的?”

    魏斌点了点头,说道:“是我……”

    魏鹏又问道:“过程中有没有使用暴力?”

    魏斌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我们是把她迷晕了之后,才开始的……”

    魏鹏愣了一下,问道:“你们?”

    魏斌道:“当时做这件事情的,不止我一个。”

    魏鹏想了想,说道:“有了……,一会儿不管大人问什么,只要是你做的,你就直接承认,坦白认罪的话,可以争取减刑,之后你再将当时和你一同犯案的所有人都供出来,这算是戴罪立功,很有可能将刑期减轻到三年以下……”

    ……

    片刻后,刑部郎中走上前,问道:“说完了吗?”

    户部员外郎道:“说完了,有劳杨大人了。”

    刑部郎中走到公堂上,请示过刑部侍郎之后,沉声道:“升堂!”

    魏斌被带到公堂上,刑部郎中坐在上方,李慕和刑部侍郎,分别坐在他下方的左右两边,作为听审。

    刑部郎中拍了拍惊堂木,说道:“来人,传许氏女子上堂!”

    李慕抬起头,说道:“杨大人,许氏女子,被魏斌玷污,身心受创,怕见生人,不适合上堂,直接审问魏斌足以。”

    刑部郎中想了想,点头道:“李大人考虑周到。”

    他再次拍响惊堂木,看向魏斌,问道:“魏斌,你可知罪?”

    “学生知罪!”魏斌直接跪下,竹筒倒豆子一般说道:“三个月前,二月初六的晚上,学生将许瑶骗到客栈迷晕,对她实施了侵犯……”

    刑部郎中愣了一下,没想到魏斌供认的这么快,他都什么都没有问呢,魏斌就全都招供了。

    很快他就回过神来,说道:“既然你认罪,那么根据《大周律》第二卷第三十六条,强暴女子,处以三年以上,十年以下的徒刑,那女子因你强暴,身心受创,本官现在判你七年徒刑……”

    “大人且慢!”

    魏鹏站在公堂外,大声开口道:“魏斌虽然有罪,但他并未通过暴力或者胁迫手段,且认罪态度积极,主动供认罪行,依照律法,大人应当酌情予以轻判……”

    刑部郎中皱眉道:“本官判案,还用你来教吗,再敢打扰本官判断,以扰乱公堂论处。”

    这时,刑部侍郎周仲淡淡道:“魏斌虽然是犯人,但也有为自己辩护的权力,魏鹏,你还有什么为魏斌辩护的,上公堂来说。”

    户部员外郎看着刑部侍郎,面露感激之色,推了魏鹏一把,说道:“还不上去。”

    魏鹏走到公堂上,抬头说道:“除了强暴之外,魏斌的行为,没有造成其他严重后果,按照律例,应该轻判。”

    刑部郎中看了周仲一眼,见他没什么表示,心里也有些摸不准,又看了看李慕,见他也是面色平静,最终决定依律办事。

    他既不偏袒魏斌,也不故意加重他的刑罚,依律办事,总没有人能谴责他吧?

    刑部郎中清了清嗓子,看向魏鹏,说道:“你说的有道理,鉴于魏斌主动供认罪行,本官酌情轻判,判处你徒刑五年……”

    堂外,户部员外郎和魏斌之父松了口气,这时,魏鹏又趁热打铁道:“大人且慢,此案还有隐情,魏斌刚才已经供认,那晚强暴许家女子的,除了他之外,还有百川书院的江哲,纪云,宋州,叶从,依照大周律,主犯检举揭发同案犯,是为重大立功,可以减轻或免除处罚,强暴之罪虽然不能免除,但可减轻三年以上……”

    刑部郎中闻言,愣在了那里。

    这魏鹏对于律法,似乎很是熟悉,可他难道不知道,强暴和**的区别吗?

    强暴女子,一般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徒刑。

    **女子,行为及其恶劣,主犯死刑起步,不得减刑。

    这条律法,是五年之前,周侍郎修改加入的,难道魏鹏看的,是五年之前,未经修订过的《大周律》?

    李慕离开椅子,走到公堂之上,在魏鹏有些惊惧的目光中,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听我一句劝,以后没什么重要的事情,还是别再和你二叔家联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第一战神杨风〕〔北玄门〕〔世子很凶〕〔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