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羽方媛媛〕〔绝世医妃〕〔天医战神秦羽夏晓〕〔九转霸神诀〕〔天骄邪少〕〔情深万里只宠你〕〔此刻,举国随我攻〕〔神医狂妃:王爷,〕〔娶一送二,厉总的〕〔梦佳〕〔长生至尊〕〔王者归来〕〔长生王者平放〕〔长生王者〕〔末世来的桃花仙〕〔梅府有女初成妃〕〔我是王富贵〕〔绝世战神〕〔最强女婿〕〔我要莽穿娱乐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63章 誓不为人!
    跟着梅大人去上阳宫见女皇的路上,李慕问梅大人道:“梅姐姐和崔侍郎有过节?”

    梅大人回头看了他一眼,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李慕道:“我听你和他说话的语气,好像不怎么喜欢他。”

    梅大人叮嘱他道:“崔明和云阳公主夫妇,都不是什么好人,是旧党的重要人物,你平日离他们远一点。”

    听到这一番话,李慕对梅大人的好感,又上升了两个台阶。

    果然,作为梅卫统领,女皇最信任的亲信之一,她的眼光,不是那种庸俗的女人能比的。

    上阳宫前,梅大人回头道:“陛下应该在后殿,李慕和我进殿等候,小白就在这里,千万不要乱跑。”

    小白放开李慕的手,乖巧的点了点头,殿内忽有一道声音传来。

    “都进来吧。”

    得到女皇的许可,梅大人道:“那就都进去吧。”

    三人走到大殿,女皇从殿后走出来,小白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眼前这位传说中的女子,梅大人在一旁,小声提醒她道:“不可直视陛下。”

    小白立刻低下头。

    女皇对于小白无意的冒犯并不介意,直接问李慕道:“科举之事,和中书省的官员讨论的怎么样了?”

    李慕道:“过几日应该就能出结果。”

    女皇道:“务必在一个月内,制定出完善的政策,朕已下令三十六郡,尽快推举出地方的人才,三个月后,与书院学子,一同参与科举。”

    从制定政策到彻底落实,三个月的时间,略显仓促,但若是准备充分,也未尝不可。

    反倒可以表现出陛下的雷厉风行,以及改掉旧制的决心。

    科举的核心,不过是几场选拔人才的考试,去掉一些繁琐的礼仪,精简流程,三个月的时间,已经很充足了。

    李慕抱拳道:“臣遵旨。”

    女皇这才问道:“你有何事见朕?”

    李慕问道:“臣想请问陛下,隐形匿踪的法术,有没有什么速成的技巧?”

    中三境神通的难度,超乎李慕想象的难,一些没有宗门的修行者,只能通过自己慢慢领悟。

    女皇也是李慕重要的修行资源,她不仅是上三境强者,而且天赋极佳,有关修行的问题,应该都能给李慕解答。

    女皇看了李慕一眼,问道:“你来见朕,就是为了问这个?”

    李慕点了点头。

    沉默了片刻,女皇徐徐说道:“隐形匿踪之术,关键在于忘我,你若能领悟忘我之境,很快就能学会此神通。”

    “忘我?”

    李慕在学习此术的时候,曾经试过用清心诀让自己平静下来,这个时候的他,头脑冷静,思维清晰,不受外物所扰,用来书符破障,无往不利。

    但在学习隐形神通时,清心诀却没有效用。

    经女皇指导,李慕才意识到,原来他一开始,就弄反了方向。

    如果隐形术的关键在忘我,那么他越是冷静,思维越是清晰,就越无法掌握此术。

    李慕闭上眼睛,排除一切杂念,尝试着放空自己,完全凭借本能的变幻手印,瞬息之后,他的身影,在原地凭空消失。

    几个呼吸后,李慕的身体再次显现。

    只不过这一次,是他自己取消了隐匿。

    此法术他学了数日,毫无进展,女皇一语就点醒了他,由此可见,在修行时,有一位良师指导,是多么的重要。

    李慕抱拳躬身,说道:“谢陛下指点。”

    女皇问道:“还有事吗?”

    李慕道:“没了。”

    走出上阳宫,梅大人看着李慕,问道:“你请见陛下,就是为了问这个?”

    李慕道:“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我许久。”

    梅大人道:“修行的问题,你也可以问我,因为这种事情去打扰陛下,你真是胆大包天……”

    李慕立志要成为女皇的贴身小棉袄,自然要利用一切机会,接近女皇,培养和她的感情,只要见面的次数足够多,还怕混不到脸熟?

    而且,女皇的修为,比梅大人可是高了整整两境,这两境中,还横跨了一个大境界,如果要在两人中选一个请教修行问题,不用脑子也知道怎么选。

    梅大人敏锐的察觉到一些东西,问道:“臭小子,你是不是觉得我的修为远不如陛下,教不了你?”

    李慕连连摆手:“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梅大人道:“你敢发道誓吗?”

    李慕抬头看了看,飞快的牵起小白的手,说道:“时候不早了,我们快回去吧,再晚一点,市场上的菜就不新鲜了……”

    拉着小白跑出几步,李慕才回头道:“梅姐姐,有空的话来家里吃饭……”

    在这神都,李慕能够信任的人不多,梅大人算是其中一个。

    她从北郡护送李慕到神都,对他颇多照顾,李慕没什么能报答她的,只能请她吃一顿家常便饭,聊表心意。

    这代表他的心里真正认可她。

    虽然李慕曾经向柳含烟保证,来到神都之后,不沾花惹草,但明日黄花,怎么都不在柳含烟警惕的花花草草之列。

    出了宫门,时间尚早。

    李慕和小白先来到东市,买了一些花卉种子,家里有前后两个花园,李慕一直没有打理,既然小白喜欢,干脆将里面都种上花,等到柳含烟和晚晚回来。也能为家里多一些点缀。

    “李慕,你也来逛街?”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李慕回过头,看到张春就在他身后不远的一处花店门口。

    他的身旁还有两人,都是女子,一位是三十余岁的妇人,另一位是一名身材清瘦的女子,李慕都不陌生。

    带着小白逛街也能遇到熟人,李慕牵着小白走上前,笑道:“张大人,张夫人,依依姑娘,真巧。”

    那妇人笑道:“是李捕头啊,这位姑娘是李夫人吗,生的真漂亮……”

    张春心里咯噔一下,瞪了妇人一眼,说道:“这不是李夫人,别乱说。”

    看到李慕,花店的老板走出来,从旁拿了一包花种,说道:“原来你们是李捕头的朋友,早说啊,这包花种,送你们了……”

    张春手里拿着刚才没舍得买的珍惜花种,想到他堂堂神都令,在神都他的辖区,居然要靠手下捕头的面子占便宜,心里便有些酸溜溜的……

    小白和张夫人母女进店挑花种了,李慕和张春在外面等着。

    李慕想到崔明,问张春道:“老张,如果有一个人,为了攀附上位,杀死自己的妻子,抛尸荒野,又陷害妻子的家族,使得妻族十余口人枉死,我们应该怎么办?”

    “此等禽肉不如的畜生,自当……”张春愤然的说了一句,话未说完,忽然醒转,看向李慕,警惕的问道:“你说的人是谁?”

    李慕道:“崔明。”

    “崔明是谁?”张春脸上露出疑惑之色,问道:“不会是九姓崔氏吧?”

    李慕摇头道:“不是。”

    “不是就好。”张春挺起胸膛,说道:“只要不是九姓之一的崔氏,管他是书院子弟,还是朝中官员权贵,谁敢做出这种畜生行径,本官都给他办了!”

    “大人果然高节!”李慕对他拱了拱手,说道:“此人就是中书左侍郎崔明,云阳公主驸马,二十多年前……”

    张春愣了一下,然后掏了掏耳朵,对店铺内的张夫人道:“夫人,看完了没有,时候不早,我们该回家了……”

    李慕愕然道:“老张你……”

    “我就知道!”张春指着李慕,气愤道:“只要你开口,肯定没有什么好事,那可是中书左侍郎啊,正四品大员,还是皇亲国戚,杀人都不用偿命的,你是不是太高看了本官了,不管是神都衙,还是刑部,御史台,大理寺,连审这种案子的资格都没有……”

    李慕无奈道:“我知道神都衙办不了他,这不是想让你为我出出主意吗。”

    张春飞快的摇头:“出不了,这个真出不了……”

    这一次,李慕没有再劝张春。

    崔明一案,和以往所有的案子都不一样。

    以前他们审的,不过是一些官员子弟,书院学生,本身没有官职,一旦有官职加身,神都衙就没有资格审理了,四品以上的官员,以及皇亲国戚,就连刑部等衙门都没有审理的资格,这些人,才是大周真正的享受特权的上位者。

    李慕没有再开口,张春脸色变幻不定,似乎是在纠结。

    他看了一眼在花店中和掌柜讲价的妻子女儿,最终叹了口气,表情恢复了平静。

    此时,街道之上,却传来一阵骚动。

    “是崔大人……”

    “驸马爷来了……”

    “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这辈子如果能嫁给驸马爷这样的男人,不,只要能和他春风一度,我就死而无憾了……”

    “你看看你的样子,还敢说这种话,不要侮辱我们驸马爷……”

    ……

    李慕转过头,目光望向骚乱的源头,看到了一道他在中书省见过的身影。

    崔明没有乘车,也没有坐轿,就这样信步走在街上,身前身后,有无数人拥簇。

    街上的女子们,年轻一些的表现还好,二十多三十多岁的妇人,看他的眼神,格外狂热,让李慕想到了后世那些疯狂的粉丝。

    李慕有时候走在街上,也能引起这样的骚乱,只不过簇拥他的,大多是男人。

    那是他押着罪犯,去神都衙或者去刑部的时候。

    张春脸上露出不屑之色,语气酸涩的说道:“一群以貌取人的愚妇,想不到神都的女子,竟然如此的不检点……”

    李慕道:“此人就是崔明。”

    “呸!”张春啐了一口,说道:“果然如此,本官一眼就看出来,他是一个禽兽!”

    张夫人从花店走出来,脸色还有晕红,喃喃问道:“刚才走过去的人是谁啊……”

    张春道:“夫人也看出来了吧,此人……”

    张夫人脸色红晕未消,说道:“也不知道是哪个女人的了便宜,竟然能嫁给他……”

    张春看着夫人红润的脸色,怔立当场。

    张夫人看着崔明的方向,直到他的身影消失,才收回视线,看到张春时,叹了口气,说道:“你的胡须也该修一修了,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邋遢……”

    三女继续逛下一间店铺,张春胡须抖动,气道:“凭什么,那崔明也留着胡须!”

    李慕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可他留胡须,比你好看……”

    张春脸色一沉,厉声道:“太过分了!”

    以两人的关系,这么说的确有些过分,李慕立刻道:“抱歉,我不该这么说。”

    “我不是说你!”张春面色肃然,说道:“杀死妻子,陷害妻族,这种人渣败类,禽兽不如的东西,死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都不够,本官身为神都令,岂能看着这种败类在神都逍遥,不将他绳之以法,本官誓不为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天官赐福〕〔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来〕〔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