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医妃〕〔宴先生缠得要命〕〔大唐杨国舅〕〔最强兵王归来〕〔开局签到九个小仙〕〔网游:每十小时创〕〔旧日学霸〕〔大师兄又败了〕〔寒门贵子〕〔穿成黑化男主的白〕〔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山海洗剑录〕〔开局十连抽横推一〕〔偏执王爷的圣手医〕〔我在大唐是传奇〕〔上门女婿叶辰〕〔白清灵端王妃〕〔皇兄万岁〕〔乘风少年〕〔吴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70章 陈世美
    张春才来神都多久,短短两个月内,就从神都尉升任神都令,本来就已经是匪夷所思的速度。

    宗正寺丞的位置,怎么都轮不到他兼任。

    可李慕的态度也很明显,这个位置不给张春,科举之事,他便再也不管了。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可六人却毫无办法,因为他有威胁的资格。

    这件事情,中书省六位中书舍人,少了谁都行,唯独不能少了李慕,即便是被威胁,也只能咬咬牙认了。

    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宗正寺丞而已,和科举大事相比,不值一提。

    半个时辰之后,李慕离开中书省。

    崔明在侍郎衙踱着步子,喃喃道:“宗正寺,又是宗正寺,为何每次都是宗正寺,此人到底想干什么?”

    李慕离了中书省,没有回衙,也没有回家,而是来到了妙音坊。

    “姐夫,你好久没来了。”

    “我刚学了一首新曲子,一会儿弹给姐夫听吧。”

    “姐夫的那个小跟班呢,今天怎么没来?”

    ……

    妙音坊后院,音音和小七十六等女子围着李慕,叽叽喳喳的说着,李慕只能道:“最近公务繁忙,有时间再来看你们。”

    他将音音叫到一边,问道:“你在神都有没有能说的上话的戏楼?”

    音音疑惑道:“姐夫问这个做什么,你要听戏吗,坊主手里就有一座戏楼,平日里生意也还算可以……”

    李慕道:“把你们坊主叫出来。”

    音音虽然不知道李慕想要做什么,还是听话的将妙音坊的坊主叫来。

    妙音坊坊主是一名中年女子,一看到李慕,脸上就堆满了笑容,小跑着迎上来,说道:“哎呀,李大人,今天这是刮了什么风,竟然把您给吹来了……”

    以前的妙音坊,只是神都一家普通乐坊,神都像这样的乐坊还有数十家,坊内的乐师,遇到有权有势的客人,时而会被欺负。

    自从江哲被斩之后,这样的事情,就一次都没有发生过。

    这一切,自然都是因为李慕的原因。

    妙音坊坊主早就吩咐下去,以后只要是李捕头来这里,乐坊分文不取,还要给他安排最好的位置,在神都,能有这样一位靠山,她以后就可以安心的赚钱了。

    李慕开门见山的问道:“听说坊主在神都,还有一家戏楼?”

    中年女子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说道:“李捕头喜欢听戏吗,我这就给您安排,您尽管开口,想听什么,我都给您安排的妥妥的……”

    李慕解释道:“我不是为了听戏,而是有件事情,想拜托坊主。”

    ……

    梨花楼位于神都如意坊,是坊中一座小有名气的戏楼,神都的风雅人士,最喜欢流连戏楼乐坊等地。

    虽然演戏的戏子,身份低微,经常被人们所轻视,但戏剧在神都权贵眼中,却是高雅的艺术,有不少权贵家中,便养着乐师戏子,以便随时听他们唱曲舞乐,尤其以女眷为最。

    神都一些贵妇人,本身就擅长此道,据说,西宫之中,先帝的一位妃子,当时便是神都名伶,后被先帝看中,麻雀飞上枝头做了凤凰……

    先帝在时,十分喜欢戏剧,时常召集群臣,一同观看宫伶表演,神都的戏曲文化,便是那个时候兴起的,至今也没有衰落。

    “抛妻弃子,还要对妻儿赶尽杀绝,这种禽兽,简直枉为人啊……”

    “也就是戏文中有这样的故事,现实之中,哪有这般绝情之人?”

    “现实往往比戏文更加可怕,不过最后那负心之辈,被天打雷劈的场面,也太痛快了……”

    ……

    几名客人从梨花楼走出,还在讨论着此楼前几日刚刚推出的一出新戏。

    这出戏名为,讲的是一个负心男子,为了傍上公主,享受荣华富贵,抛弃结发妻子和亲生骨肉,甚至不惜杀人灭口,最终被清官审判,引来天罚,将他劈死的故事。

    此剧剧情曲折离奇,故事环环相扣,反转众多,结局大快人心,一经推出,便迅速在神都传开,已经有不少戏楼嗅到商机,从梨花楼高价买来剧本,准备效仿……

    茶楼和勾栏的说书人,则比他们更快一步,将戏文编成故事,绘声绘色的演绎,用来揽客。

    神都街头,也有路人边走边哼着戏文中的台词,神都好久没有出过这种好戏,一经推出,便在百姓间,有了很高的传唱度。

    中书省。

    一名主事坐在衙房内,一边整理已经制定好的科举之策,一边哼哼道:“状告当朝驸马郎,欺君王,藐皇上,杀妻灭子良心丧……”

    这是他昨日休沐时,携妻子在神都一家戏楼中听到的新戏,其中的台词十分经典,他听了一遍就记住了。

    哼着哼着,他忽然感觉到脊背有些发凉,整个人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

    他回过头,看到左侍郎崔明站在他背后,面沉如水。

    这名主事吓了一跳,立刻站起身,恭敬道:“侍郎大人!”

    崔明冷着脸,问道:“你刚才在说什么?”

    那主事忐忑的说道:“是几句戏文,下官随便唱的……”

    崔明冷冷道:“你再唱一遍。”

    那主事愕然一瞬之后,老实唱道:“状告当朝驸马郎,欺君王,藐皇上,杀妻灭子良心丧……”

    眼看着侍郎大人的脸色越来越黑,他终于意识到了什么,面色一白,连忙解释道:“侍郎大人不要误会,这杀妻灭子的驸马,是戏文中的驸马,绝对不是说您!”

    崔明脸色更难看,问道:“这是神都哪家戏楼的戏?”

    那主事道:“叫,几乎所有的戏楼都在唱,据说昨天还传到了宫里,西宫的几位娘娘,特地叫了一个戏班,进宫表演……”

    他话音落下,一名宫女敲了敲门,走进来,说道:“驸马,娘娘们召了一个班子,稍候要在西宫听戏,公主殿下也进宫了,让奴婢过来请您……”

    崔明问道:“听什么戏?”

    那宫女道:“叫,宫外已经传唱遍了。”

    崔明沉着脸,说道:“回去告诉公主,就说本官这里还有要务,脱不开身,就不过去了……”

    ……

    “杀妻灭子良心丧,逼死韩琪在庙堂,将状纸押至在了爷的大堂上,咬定了牙关你为哪桩……”

    李慕哼着戏文,来到神都衙。

    是他拜托妙音坊坊主帮忙推广的,经典就是经典,一经推出,便火遍神都,这还要感谢先帝,如果不是他喜好戏曲,曾经大力扶持神都的文艺行业,也不会有今日这种戏曲大为流行的风气。

    异世版的铡美案,只是对他即将要做的事情的一个预热,真正的重头戏,还在后面。

    吏部的动作并不快,足足过了半个月,张春才收到吏部的委任状。

    今日起,他除了是神都令之外,还多了另一个身份,宗正寺丞。

    神都衙内,李慕看着张春,认真问道:“老张,你可想好了,这一次,你会得罪云阳公主,得罪皇族,得罪旧党,得罪很多很多人……”

    张春目光坚定,说道:“不用再说,本官与那崔明,不共戴天!”

    李慕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去吧……”

    张春道:“我还有一个问题。”

    李慕问道:“什么问题?”

    张春看着他,问道:“最近怎么没有听说陛下召见你?”

    说起这件事情,李慕就有些尴尬,自从上次女皇闯入他的梦境,看到了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之后,两人就再也没有见过。

    无论是现实还是梦中。

    他们距离最近的时候,就是上朝的时候,中间也还隔着一道帘子。

    李慕道:“我和陛下,有一些误会。”

    “误会?”张春面色一白,紧张道:“什么误会?”

    李慕摇了摇头,说道:“这个不方便告诉你。”

    “不方便?”张春想了想,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作为中年男人,他很清楚,什么事情,最能影响男女之间的感情。

    某方面若是不和谐,其他方面,也很难和谐。

    他看着李慕,忍痛说道:“我的那一坛药酒,就在我房间桌子下面,你回去的时候带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在港综成为传说〕〔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