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基因大时代〕〔我姐姐实在太宠我〕〔林阳苏颜_〕〔时空斗甲行〕〔诛天剑殇〕〔秦时明月之人宗门〕〔从斗罗开始当宇宙〕〔进化从一只鱼开始〕〔洪荒之我想当人皇〕〔我老婆是书香闺秀〕〔我的母老虎〕〔亿万总裁宠妻成瘾〕〔白汐〕〔薄情少爷的替嫁新〕〔龙王医婿〕〔天王殿〕〔开局一座玉门关〕〔岳风柳如嫣〕〔我的投资时代〕〔隋末之万钧之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89章 相见
    ,大周仙吏!

    北郡。

    玉县。

    无名荒山。

    此山古来就没有名字,山脚下几个村子的百姓,以在此山中打柴捕猎为生,三日之前,一夜之间,此山山腰往上,忽然起了一片浓雾,雾中白茫茫一片,走进雾中之后,难以视物,伸手不见五指。

    百姓走进浓雾之后,没过多久,又会从雾中走出,宛如鬼打墙一般。

    县衙的修行者进入,结局也和普通百姓一般无二。

    很显然,这雾中布置了阵法,外人无法闯入。

    一般而言,遇到这种情况,都是此山被高人占据,好在雾中的强者,只是占据了山头,并没有伤害百姓,玉县官府不敢惊扰雾中之人,只能将这里的情况上报到郡衙,等待郡衙处理。

    此山关乎山脚下百姓的生计,山下数百户百姓,也在关心着雾气中的情形。

    三日来,这雾气一直平静,但在半个时辰前,却忽然开始剧烈波动起来,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使得一众百姓心中惴惴不安。

    山腰,雾气之内。

    十余道黑影,正在用各种鬼术和法宝,围攻一道阵法。

    阵法之内,是两名女子,两女虽然衣着不同,但无论是样貌还是身材,都一模一样,宛如孪生姐妹一般。

    无论如何仔细的辨认,都分不出她们身上的区别。

    唯一不同的是,两人的气质。

    其中一人,面容虽然苍白,但眉宇间尽显柔和,另外一人,则是面若寒霜,身上没有任何生气。

    那面色柔和的女子,似乎受了重伤,身体介于虚幻和真实之间,像是下一刻就会消散。

    另一位面色极冷的白衣女子,身上的气息也很萎靡,显然受伤不轻。

    那十余道黑影,身上鬼气森森,明显都是鬼物,正在用尽各种方法,攻击眼前的阵法,这阵法在他们的攻击下,摇摇欲坠,距离攻破不远。

    “想不到,这次还有这种收获。”

    “没有调查出楚江王殿下的死因,但却发现了一位受了重伤的幽魂,不亏不亏……”

    “如果能吸收了她的魂力,我们距离幽魂境,也能更进一步。”

    “还有一只飞僵,抓回去卖给尸宗,肯定能换回不少好东西,到时候大家平分……”

    ……

    十余只鬼物互相交流一番,攻击的速度更快,这并不强大的阵法,很快就要坚持不住。

    阵法之内,苏禾的气息已经极度衰弱,她望向另一个自己,说道:“我的魂体快要消散了,趁着还没有彻底消散,你吞了我吧,吞噬我之后,你才有机会从他们手中逃出去,为我们报仇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那女尸看了她一眼,冷冰冰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目光望向阵法外的十余道黑影,两只森白的獠牙探出嘴角,十指的指甲,也伸长了一寸。

    轰!

    一阵气浪向周围扩散而出,这阵法在十余只鬼物的全力攻击之下,终于支离破碎。

    十余只鬼物等这一刻已经等了许久,阵法攻破的瞬间,便立刻一拥而上。

    那女尸速度极快,所到之处,掀起残影,十根手指的指甲泛出阵阵寒光,撕裂空气,她守在苏禾身边,这十余只鬼物,一时无法接近。

    为首的一只鬼物见此,立刻道:“先擒住这女尸。”

    其余的鬼物,放弃了接近苏禾,开始联手向她发出攻击。

    飞尸的身体犹如铜墙铁壁,坚硬异常,他们手中的鬼兵,并不能对她的身体造成多大的伤害,但若是被这女尸的指甲抓到,他们的魂体却会受损。

    十余只鬼物配合默契,很快就转攻为困,手中的鬼兵,化成了黑气缭绕的鬼链,这鬼链宛如有生命一般,在空中游走不定,很快就缚住了女尸的手脚,纵然她力大无穷,也不能以一当十,立刻就被牵制住了行动。

    鬼物的首领用尽全力牵制女尸,对身边另一只鬼物道:“先去杀了那幽魂,她受了重伤,无法反抗,取了她的魂力,再对付这飞尸……”

    那第四境的凶魂领命,走到苏禾身边,脸上露出激动之色。

    这可是第五境的幽魂啊,圣君手下十殿阎罗,也不过是幽魂而已,这样的一位强者,他们平日里见了,须得顶礼膜拜,哪里敢和他们动手,更别说亲手杀死一位……

    他发出一声狞笑,举起手中的鬼叉,对着苏禾,狠狠的刺了下去。

    轰!

    一道紫色的雷霆,在他的头顶,直接炸响。

    雷霆所过之处,白色的雾气消失不见,这雷霆落在他的头上,他没有任何反抗之力,身体消散,化为精纯的魂力。

    其余鬼物见此,心中大骇。

    然而,没等他们从惊骇中回过神,他们的头顶,也出现了紫色的雷霆。

    这些鬼物,大部分都是第三境的恶灵,只有几只第四境凶魂,在第五境强者才能施展的紫霄神雷之下,连反抗的念头都没有升起,就被直接抹去。

    唯有那鬼物首领,体内有什么东西闪了闪,生生的扛过了这一道雷霆,只是身上的气息有所衰弱。

    雾气中雷蛇乱舞的时候,他就被吓破了鬼胆,紫霄神雷,是道门造化强者的独门手段,那是和他们的主子,十殿阎罗一般强大的存在。

    他放弃了那女尸,毫不犹豫的想要逃跑,但就在他转身的那一瞬,一道青色的剑影,从他的胸口穿过,他的身体定在原地,化作黑雾消散。

    雾气翻滚,一道人影从翻滚不定的雾气中走出,青玄剑重新飞回他的手中。

    这些鬼物被诛杀之后,那女尸就恢复了行动,她望向那人影的方向,双臂抬起,身体化作残影,却在中途显现出身形。

    她记得此人。

    在她还被困在水底的祭坛时,见过他不止一次。

    李慕一眼就看到了苏禾,她的身体虚幻至极,似乎随时都会消散,李慕顾不得那女尸,身体瞬息出现在苏禾身边,将她扶起。

    苏禾看着他,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说道:“你来了啊。”

    李慕抱着她,说道:“你先别说话。”

    他默念《心经》,身体发出耀目的金光,那女尸伸手遮挡,被金光逼退数步。

    这一次,从李慕身体中发出的,无往不利的金光,却没有融入苏禾的身体,而是从她的体内穿过。

    李慕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

    这种情况,他曾经遇到过一次。

    几个月前,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白的姥姥,在她怀里死去。

    苏禾和小白的姥姥一样,她们的魂体,已经遭受到了不可逆转的损伤。

    苏禾看着李慕,有些遗憾的说道:“我本来想等你回来,和你一起吃火锅呢……”

    李慕道:“火锅日后有的是机会吃,救你要紧。”

    “我没有救了。”苏禾对李慕笑了笑,说道:“不要难过,二十年前,我就应该死了,也不算吃亏……”

    李慕瞥了她一眼,说道:“你别说话了,我先救你。”

    他心念一动,手上出现了一个玉瓶。

    正是女皇赏赐给他那枚造化丹。

    只要她灵魂的还没有彻底散去,这枚造化丹,就能将她救回来。

    李慕正要让她服下此丹,却发现她的体内,魂力正在快速流失,低头看去,苏禾已经闭上了眼睛。

    他心中暗道不好,这种情况下,她根本无法化开药力。

    造化丹是罕世珍宝,为了避免误服浪费,需要主动的用法力炼化,只要一丝法力,就能激发出其中的药力,可现在苏禾,已经没办法再动用一丝法力了。

    李慕来不及多想,当机立断,将造化丹送入了自己的口中。

    然后他俯下身,吻住了苏禾的唇。

    李慕用一丝法力化开丹药,然后将药力尽数度进苏禾体内。

    时间仿佛有一瞬的静止,苏禾的体内,散发出一种奇异的气息,刚才她流失的魂力,开始迅速的回归她的身体,不仅如此,被李慕斩杀的那些鬼物,还残留在此地的魂力,也被她吸入体内。

    苏禾依旧没有醒来,这是因为她受伤太重,险些魂飞灵散,造化丹的药力,会缓慢修复她的魂体,这需要一个过程。

    李慕怀中,苏禾的魂体已经重新凝实,造化丹,果然不负造化之名。

    他长舒了口气,抬头望天,真诚的说道:“赞美陛下……”

    若是没有女皇赏赐的造化丹,今日,他恐怕就要失去苏禾,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在自己的怀里,这将是他一辈子的遗憾。

    回到神都之后,他决定对女皇再好一点,否则他心里都过意不去。

    察觉到身边另一道气息,李慕才想起了那女尸还在这里,目光望了过去。

    那和苏禾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尸,此刻也正在看着李慕。

    她的面色平静,什么表情也没有,看了苏禾一眼之后,一言不发,转身消失在浓雾中。

    李慕并未阻拦,对于这女尸和苏禾的关系,他有些疑惑。

    按理说,她们两人,是天生的敌人,一个拥有灵魂,一个拥有肉身,必然都想吞噬对方,来获得自身圆满,但很显然,如果不是那女尸的保护,苏禾恐怕早就命丧那些鬼物之手。

    难道那尸体自主诞生的灵智,也知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道理?

    或许是她认为,她们同根同源,不想自相残杀,不管因为什么原因,她保护了苏禾,也改变了李慕对她的态度。

    若非如此,为了让她以后不威胁到苏禾,李慕会斩草除根,抹去她的灵智。

    李慕望着那女尸消失的方向,说道:“我今日放你离开,希望你以后修行正道之法,不要为祸人间,否则,我会亲手除掉你……”

    低阶的僵尸,依靠本能行事,吸人精血修行。

    飞尸已有灵智,能吸月华,阴气,灵气等力量修行,无须再吸食人血。

    她是灵气孕育而生,身上没有肮脏污秽的尸气,与那些从秽气中诞生的僵尸不同,以人精血修行,对她反而不利,她自己比李慕更清楚这一点。

    女尸离去之后,施展呼风之术,将此山上的白雾吹散,然后抱起苏禾,隐匿身形后,御风离开。

    山脚之下,百姓抬头望去,看到弥漫数日的雾气散去,忍不住高兴的狂呼。

    “雾散了,这鬼雾终于散了!”

    “终于可以上山砍柴打猎了!”

    “还是不要着急,先汇报衙门,看看他们怎么说……”

    人群中,一名妇人怀里抱着的幼童望着天上,说道:“娘,我看到有人在天上飞……”

    妇人抬头看了看,天上什么都没有,她看了看怀里的幼童,一脸担忧的看着身旁的丈夫,说道:“孩儿他爹,等到家里那几张皮子卖出去,还是带小宝去看看大夫吧……”

    ……

    李慕抱着苏禾,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先去找了青牛精。

    白妖王的那只冰棺,有滋养元神的作用,李慕从青牛精手中接来,将苏禾的身体放入其中,这能够帮助她早日苏醒。

    李慕将冰棺放入壶天空间,至于那只树妖,被李慕定住之后,用捆仙锁捆了起来,扔在一边。

    做完这一切,他对青牛精道:“白大哥若是回来,麻烦牛兄告诉他一声,这冰棺我借来用一段日子,用完了就还他。”

    青牛精摆了摆手,说道:“你救了大嫂,这冰棺对大哥就没有什么用了,你尽管拿去用吧。”

    白妖王还真是富有,壶天戒指一送就是两个,这冰棺,也是难得的法宝,都说龙族是世界上最富有的种族,恐怕此言一点儿都不虚。

    他娶了一条龙,就等于娶了一座宝藏。

    不过李慕并不羡慕他,毕竟,他也有女皇这座宝藏,一条龙而已,再富有,能富有过一国女皇吗?

    苏禾已经无恙,李慕终于放下了心。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尽快回到神都,将树妖交给女皇,让她处置崔明。

    此事一点儿都不能耽搁,幻姬跑了,她很有可能是崔明派来的,若是她给崔明提前通风报信,让崔明跑了,他这些日子所作的努力,岂不是就白费了。

    不过,内卫的人,一直在盯着崔明,不太可能让他跑掉。

    李慕回到县城,打算送柳含烟回白云山后,就立刻启程回神都。

    走在街上,他听到街头的百姓在议论一事。

    “听说县衙抓到了两只恶鬼,真的假的?”

    “真的,我亲眼看到的,是两只女鬼,长得还挺漂亮,年纪看着也不大,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害人的事情……”

    “我们阳丘县是越来越不太平了,最近这半年,什么妖啊鬼啊僵尸的,不知道祸害了多少人……”

    ……

    李慕本来已经走过了县衙,但听到他们说衙门抓的是两只年纪不大的女鬼,又转身走了回去。

    碧水湾被毁之后,他送给苏禾作伴的那两只女鬼,也不知去向,不会真的这么巧吧?

    他来到县衙,找到周捕头,问道:“听说县衙抓了两只女鬼,那两只女鬼害人了吗?”

    周捕头摇了摇头,说道:“这倒没有,不过,那两只怨灵,在碧水湾附近徘徊,县令大人怀疑,她们有什么害人的目的,正打算盘问呢……”

    听说有两只女鬼在碧水湾附近徘徊,李慕就知道应该是那只女鬼了。

    他看着周捕头,说道:“可不可以让我看看那两只女鬼?”

    周捕头犹豫了一瞬,说道:“你跟我来吧。”

    按理说,李慕已经不是县衙的捕快,没有资格进入县衙大牢,但两人往日的情分还在,周捕头还是破例了一次。

    县衙大牢。

    一大一小两只女鬼,被两只锁链锁着,禁锢了力量,小女鬼缩在墙角,瑟瑟发抖道:“姐姐,我们会不会被杀掉啊……”

    大女鬼也不确定,却还是安慰她说道:“放心吧,我们又没有做什么坏事,他们没有理由杀我们……”

    外面的狱卒哂笑一声,说道:“大人杀你们两只小鬼,还要什么理由,大人初来乍到,还没有什么建树,处置了你们两个害人的恶鬼,正好能冲冲政绩……”

    小女鬼辩解道:“我们没有害人!”

    狱卒瞥了瞥嘴:“谁在乎呢?”

    小女鬼惊慌道:“完了完了,我们真的要再死一次了,苏姐姐快来救我们啊……”

    大女鬼脸上露出担忧之色,说道:“苏姐姐不知道怎么样了,那树妖太厉害了,希望她不会有事。”

    县衙大牢的门被打开,周捕头和李慕走出来。

    李慕一眼就看到了被关在牢里,一大一小的两只女鬼。

    他摇了摇头,无奈的对周捕头道:“我认识她们,她们虽然是鬼物,但却从来没有做什么害人的事情,能不能放了他们?”

    “这个……”周捕头脸上露出为难之色,最终点了点头,说道:“我去问问大人。”

    李慕笑了笑,说道:“麻烦周捕头了。”

    周捕头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李慕向两只女鬼走去,两鬼看到李慕,愣了一下之后,脸上便露出惊喜之色,小女鬼抓着大牢的栅栏,激动道:“公子,你是来救我们的吗……”

    大女鬼则是担忧的说道:“公子,苏姐姐遇到了危险,有一只树妖……”

    李慕笑了笑,说道:“放心吧,我已经见到了她了,她没事的。”

    牢房内,两只女鬼终于放下了心,县衙院子里,周捕头却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张大人离开之后,新的阳丘县令,前些日子才到。

    这位大人,是神都来的,来到县衙的时候,还带了几名心腹,作为老捕头的他,则是被冷落了下来,最近更是有被取代的趋势。

    他在这位县令大人面前,实在是说不上什么话。

    但李慕又是他的朋友,他也不好拒绝李慕。

    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走到后衙,敲了敲后堂的门,站在外面,说道:“大人,属下有要事禀报。”

    许久,堂内才传来一道淡淡的声音:“进来。”

    周捕头走进去,坐在椅子上的一名官员问道:“什么重要的事情?”

    周捕头立刻道:“启禀大人,县衙今日抓回来的那两只女鬼,并未害人,是不是放了比较好?”

    那官员抬眼看着他,问道:“周捕头,你是在教本官做事吗?”

    周捕头立刻道:“属下不敢。”

    那官员冷哼一声,说道:“那两只女鬼今日没有害人,你能保证她们以前没有害人,以后不会害人吗,本官身为阳丘县令,为了百姓的安危,要防微杜渐,扼杀一切可能存在的危险,作为捕头,你居然为两只恶鬼求情,本官觉得,你这个捕头,应该换人了……”

    周捕头硬着头皮道:“大人,属下以前有一位同僚,他叫李慕,几个月前,也在县衙当差,他与那两只女鬼有旧,可以保证,她们以前没有害人……”

    阳丘县令面色渐冷,他根本不在乎那两只女鬼有没有害过人,他刚来阳丘县,若是不杀几只妖鬼祭天,又怎么树立起父母官的威信,这姓周的,他早就看不顺眼了,想要将自己的心腹安排在那个位置,却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这次正好借口换掉他。

    他冷哼一声,说道:“县衙的捕快怎么了,县衙的捕快说的就能,就能……”

    他说着说着,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问道:“你说那捕快叫什么名字?”

    周捕头道:“李慕。”

    阳丘县令吞了口口水,问道:“他现在在哪里当差?”

    周捕头道:“在神都,好像是哪个官衙的捕头……”

    确认这个李慕,就是他知道的李慕后,阳丘县令身体颤了颤,惊慌说道:“快,快带我去见他!”

    县衙大牢。

    阳丘县令看到一道熟悉身影,三步并作两步,飞快的走过去,一脸笑容的说道:“李大人,什么风把您吹来了,你来之前说一声,下官一定亲自出门相迎……”

    周捕头跟在他的身后,愣愣的看着这一幕,一时难以回神。

    李慕看着眼前的陌生人,问道:“我们认识?”

    阳丘县令急忙道:“您不认识下官,但是下官认识您,下官之前是刑部主事,刚刚来阳丘县几天,前些日子在刑部,下过见过李大人……”

    前些日子,李慕是没少去刑部,不过却不记得,刑部有这样一位主事。

    阳丘县令说完,就指着牢房的大门,生气的说道:“还不快把这两位姑娘放出来,县衙的捕头是怎么做事的,怎么能不分青红皂白的就乱抓好鬼,本官平时是怎么教你们的,不管是抓人抓鬼还是抓妖,都要讲证据,你们一个个的,都把本官的话当耳旁风……”

    他生气的训斥了一通,看向李慕时,脸上又露出笑容,愧疚道:“李大人,都是下官御下不严,才抓了您的朋友,请李大人千万,千万,千万不要怪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在港综成为传说〕〔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