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淘气萌娃妈咪太痴〕〔反派的荣耀〕〔有灵游戏〕〔开局绿胖锤爆斗罗〕〔我不是神豪〕〔百里绯月长孙无极〕〔穿越之圣女王妃云〕〔从港综位面开始〕〔隐婿杨旭〕〔我真是太阴险了〕〔至尊神婿叶昊〕〔我真不想改造世界〕〔淘气萌宝妈妈太痴〕〔我不好哄的〕〔嫁个王爷做悍妻〕〔黑暗无名英雄剑〕〔赵八两周婷〕〔绝品强婿〕〔嚣张宝宝的首席爹〕〔温情总裁的心头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91章 通缉
    ,大周仙吏!

    如果说尚书令周靖所言,还有一点点借机打压皇族旧党的可能,那么中书令的话,则将这小之又小的可能,彻底消除。

    尚书令乃百官之首,中书令的地位仅在尚书令之后,又和崔明无冤无仇,两人怎么可能同时欺瞒陛下,欺瞒群臣?

    刚才还在为崔明说话的吏部侍郎,登时面色苍白,汗如雨下,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高声道:“陛下明鉴,臣对天发誓,臣也是受崔明蒙蔽,不知道他勾结魔宗……”

    此时,朝堂之上,已经没有人理会吏部侍郎了。

    他到底知不知情,或者是不是魔宗卧底,朝廷一定会追查到底,不仅是他,任何与崔明关系密切的人,朝廷都会彻查。

    魔宗臭名昭著,他们祸害百姓,意图颠覆朝廷,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姑息魔宗之人。

    当年的九江郡守,也算是朝廷一方大员,却因为“勾结魔宗”的罪名,一家百余口人被诛杀,连魂魄都未能存世。

    崔明一案,涉及魔宗,事关重大。

    勾结魔宗,等同叛国。

    女皇当即下旨,命刑部和大理寺即刻控制云阳公主府一干人等,任何与崔明关系密切之人,不管是朝中官员,还是神都权贵,无一例外,都要受到严格审讯。

    散朝之后,一众朝臣都面色肃然的离开,李慕走出大殿之后,并未离宫,而是向上阳宫走去。

    散朝之前,他收到了上官离的传音,女皇要见他。

    李慕这次回北郡,是带着任务,需要面见女皇述职。

    来到上阳宫后,他将此行发生的事情,包括遇到幻姬刺杀,抓到她又让她逃脱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女皇。

    刑部和大理寺的速度很快,李慕刚刚说完,刑部尚书和大理寺卿便在上阳宫外求见。

    女皇宣召之后,刑部尚书和大理寺卿走进大殿,刑部尚书面色严肃,说道:“启奏陛下,一日之前,崔明和云阳公主前往神龙苑游玩,至今未归,臣与大理寺卿前往神龙苑,发现只有云阳公主一人在房中昏睡,崔明不知所踪……”

    上官离闻言,面色微变,说道:“不可能,内卫一直在盯着崔明,他一直没有离开神龙苑……”

    李慕对此并不意外,以崔明的修为,要想悄无声息的离开,有无数种方法,很显然,崔明得到消息的速度,远超李慕赶路的速度,他和魔宗之间,极有可能是以某种法器或者秘术联络。

    女皇闭目掐指,片刻后,双目缓缓睁开,威严说道:“他往北方去了,传令三十六郡,云阳公主驸马崔明,勾结魔宗,构陷朝廷命官,一经发现,立刻缉拿,死活不论……”

    “臣遵旨。”

    李慕深刻的意识到,即时通讯有多么重要,他看向女皇,问道:“陛下,有没有什么法器,能做到千里之外,瞬时传音的,当时臣身上若是有这种法器,便不会给崔明逃脱的机会。”

    女皇想了想,伸出手,手心处出现一物。

    那是一只白色的,像是海螺壳之类的东西。

    那海螺壳缓缓的飘到李慕身前,被他握在手中。

    女皇道:“若有急事,你用法力催动此螺,对其说话,朕便能听到你的声音。”

    李慕美滋滋的收下此宝,又问道:“陛下,有没有那种瞬间能将人传送到千里之外的东西,能不能给臣一个,那幻姬若不是有此宝物,根本不可能从臣收下逃脱……”

    刑部尚书和大理寺卿闻言,多看了李慕两眼。

    女皇瞥了他一眼,说道:“传送符需要超脱以上的强者,耗费大量的时间的精力,才能制作成功,朕也没有。”

    李慕有些可惜,想了想,又道:“陛下,那造化丹您还有没有,上次您赏赐给臣的那一枚,臣用掉了……”

    “没了!”

    女皇挥了挥衣袖,李慕便被一道粗暴的力量卷到了门外。

    没了就没了,也不至于这么粗暴的赶他走,李慕整理了一下衣服,缓步向宫外走去。

    崔明跑了,但跑得了初一,跑不了十五。

    他的所作所为,已经触及到了朝廷的底线,就算他跑到天涯海角,也躲不过朝廷的追杀,他在神都生活了十多年,留下了无数痕迹,通过他残留之物,推算到他的位置,并非难事。

    回到家中之后,李慕将那两只女鬼放出来,苏禾还在沉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来,让她们在家里给小白做个伴,做些打扫打扫宅子之类的活也好。

    在家里养两只听话的鬼物,比请多少丫鬟下人都省事。

    在家里没有停留多久,李慕便走出门,向刑部走去。

    刚才离宫之时,他接到女皇的传音,让他前往刑部,调查当年九江郡守的案子。

    崔明是魔宗卧底,已经得到了证实,从那树妖的记忆中,也得知当年九江郡的惨案,是崔明联合魔宗构陷,所谓的调查,只是督促刑部,为九江郡守翻案。

    去往刑部的路上,李慕的心情有些沉重。

    就算是现在替九江郡守翻案,又有什么用处,九江郡守全族,主仆百余条人命,早在十几年前,就身死魂消,就算是今日朝廷还他们清白,他们也不可能看到了。

    云阳公主的驸马是魔宗之人,这一次,整个萧氏及其旧党,恐怕都会手忙脚乱一阵。

    神都的百姓,大都震惊于崔明是魔宗的卧底,以及八卦萧氏皇族的丑闻,却很少有人谈及枉死的九江郡守,及其一家百余口人。

    李慕来到刑部,和刑部郎中说明来意。

    九江郡守一家冤死,在朝堂上已经有了定论,李慕又是奉女皇的口谕,刑部自然不敢怠慢,将所有的官吏都动员起来,寻找十余年前,九江郡守一案的卷宗。

    这些卷宗,将被推翻重写,九江郡守的冤屈,也将被洗刷。

    虽然这已经和他本人,没有什么关系了,而因为勾结魔宗是株连九族之大罪,他的亲人,后代,也死在了十几年前的事件中。

    刑部郎中将旧的虚假卷宗,一一销毁,叹道:“十几年了,九江郡守终于得到了公道。”

    周仲背着手,淡淡道:“迟来的公道,不算公道,从他死的那一天起,他就永远得不到公道了。”

    说完这句,他就再也没有开口。

    刑部郎中思考着他的话,只觉得侍郎大人和李慕都一言不发,气氛格外沉闷,主动转移话题道:“大人,汉阳郡天河县的一位县丞,前些日子,离奇死在家中,他的死法,和丹阳郡安义县的县令死法相似,像是同一人所为,虽然两郡相隔千里,两件案子看似毫无关系。但下官调查后发现,安义县令和天河县丞,十多年前,都曾在吏部为官……”

    周仲平静道:“将此案的卷宗,送到本官的衙房中,本官会派人去查,你不用管了。”

    刑部郎中点头道:“下官这就去拿。”

    李慕站在刑部院中,看着存放卷宗的一座座衙房,说道:“这其中,不知还有多少冤案。”

    周仲淡淡道:“这些卷宗中,每一卷,都代表着几位亡魂,他们或许有冤枉的,但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有九江郡守这般运气,他们的冤屈,将持续千年万年,直到天地湮灭……”

    周仲说的,李慕又何尝不知,事件冤案何其之多,其中极少一部分,能沉冤得雪,绝大多数冤案,都将被埋没在历史的天河,直至宇宙毁灭。

    古今亦是如此。

    片刻后,李慕离开刑部,周仲走回衙房。

    他看了一眼桌案上的一份卷宗,那份卷宗飘然而起,一团火光骤然出现,将那份卷宗吞没,很快的,虚空中便空无一物,连灰烬都不曾剩下。

    深夜。

    李慕躺在床上,辗转难以入眠。

    一百多条人命,朝廷只需说一句,这是魔宗构陷造成的冤案,就能轻飘飘的揭过,宛如十多年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这让他心里有些堵得慌。

    片刻后,他拿出那只海螺,用法力催动之后,小声问道:“陛下,睡了吗?”

    长乐宫。

    子时已过,周妩躺在锦榻之上,却没有丝毫睡意。

    这座宫殿,对她来说,无异于一个囚笼,这座囚笼,隔绝了亲情,友情,爱情,以及任何人类该有的情感。

    即便是白天,皇宫中人来人往,朝臣站满紫薇店,她也时常感到孤独。

    每当夜晚,这种孤独便会被无限放大。

    四周没有任何声音,仿佛整个世界,除了她以外,就只剩下死寂。

    某一刻,这死寂中,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陛下,睡了吗?”

    这道声音并不大,但却为这死寂的世界,带来了无尽的生气。

    周妩清了清嗓子,让自己的声音变的威严,问道:“何事?”

    李慕没想到女皇居然没有睡,缓缓说道:“臣以为,朝廷应该将九江郡守所受之冤屈,布告天下,这样才能还他的清白……”

    周妩想了想,说道:“朕明日会下诏,再令工部,在九江郡为其立碑建庙,为后人缅怀铭记。”

    女皇比他想的还要多,李慕感慨道:“陛下英明。”

    周妩问道:“还有什么事?”

    李慕想了想,说道:“陛下,这可以传音的海螺有没有多的,臣的未婚妻在北郡,和臣相隔千里,见面不便,臣想给她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天官赐福〕〔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来〕〔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