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医仙战神〕〔狂战飞昂〕〔那时青春太狂放〕〔绿茶女王[快穿]〕〔我强我嚣张〕〔最强傻婿吴百岁夏〕〔仙帝大道〕〔海岛小农场〕〔我想做幕后黑手〕〔是心跳说谎〕〔港乐时代〕〔他是人间妄想〕〔莲花十七巷之长情〕〔远古种田小娘子〕〔苏伟峰〕〔村里来了盗墓贼〕〔斗灵神州〕〔盛婚蜜爱:霸宠鲜〕〔电影系统逍遥游〕〔福婿临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110章 源头【8000字求月票!】
    李慕和李清第三个去的地方,是张家村。

    张家村的村民还记得两人,担忧的问李慕,是不是又有僵尸跑出来害人了,李慕安抚好村民,来到了员外府。

    张老员外和张员外都已经化成飞灰,员外府主事的,是张员外的儿子,张小员外。

    员外府,李慕问张小员外道:“你的祖父是怎么去世的”

    张小员外道:“祖父年事已高,是寿终老死的。”

    李慕继续问道:“他之前身体可硬朗”

    张小员外摇了摇头,说道:“祖父年迈,虽然没有什么重疾,也不怎么硬朗。”

    张老员外年过古稀,如果没有踏入修行,极少有普通人会活到这个年纪,就算是去世,也是喜丧,想来张员外也不会请仵作一验他爹是怎么死的。

    张老员外的身体早就变成了僵尸,又被韩哲搞成了灰,李慕有心想查,也无从查起。

    他又问道:“你的父亲,张员外张大富,曾经修行过道法”

    张小员外点了点头,说道:“父亲年轻的时候,跟白鹿观的道长修行过两年,最后因为受不了修行的寂寞,放不下家里的产业,才下山回家,那道长还说可惜了父亲的资质,说他是金什么……”

    “金行之体。”

    “对对对,就是金行之体。”

    李慕叹了口气,又问道:“张老员外的墓穴,是请的那位风水先生”

    张员外的案子,归根结底,在那位风水先生,恐怕张老员外的尸体,不仅被葬在了养尸地,还被人祭炼过,才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变成跳僵。

    结合周县的僵尸之祸,不难想象,背后的那名洞玄邪修,必定善于炼尸。

    张小员外摇了摇头,说道:“不是请的,是那位风水先生上门,说免费给我们算,父亲一听不要钱,就答应了……”

    “那位风水先生长什么样子”

    “白发白须,仙风道骨的……”

    李慕并没有再多问,洞玄修士,已经可以修习变化神通,身体变化,或男或女,或大或小,通过外貌,无法问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他干脆的说道:“带我们去你爷爷的墓穴。”

    从张家村出来,李慕几乎可以确定,张家的风水先生,和任远的师父,陈家村的算命先生,追杀过李慕的黑袍人,就算不是同一人,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张老员外的墓穴,韩哲已经看过,李慕要再看一次。

    上一次,他什么也不懂,这段时间,为了配合张县令宣传文明丧葬,他恶补了不少风水知识,就算是不干捕快,出去也能当个风水先生,给人算算墓穴,宅址,混口饭吃。

    张老员外的墓穴,在张家村前面的山上。

    山腰,一片较为舒缓的平地上,墓坑已经被填平,依稀可以看出一些原貌。

    李慕看了看墓穴走向,又看了看不远处的一座山,摇头道:“白虎过堂……”

    李清问道:“什么白虎过堂”

    李慕指了指地上的墓坑痕迹,说道:“这座墓坑,棺材下去之后,首尾朝向,正好是正北和正南,墓穴西边的山脉,穿过墓穴,向东南延伸,这就是“白虎过堂”。”

    “风水界有句话,叫白虎过堂,家破人亡。”李慕解继续解释:“建造房屋,要避免这种风水格局,墓穴也一样,选择墓穴有十不向,一不向流水直去,二不向万丈高山,三不向岛怪石,四不向白虎过堂,张老员外的棺材正好对着正南方向,形成了白虎过堂之势,这是大凶之墓……”

    即便是修行之人,也不可能精通所有领域,李清对于墓穴风水,只是有些基础的了解。

    她讶异的看了李慕一眼,问道:“你什么时候学的这些”

    李慕道:“前几天无聊,看了几本风水学的书。”

    他指着脚下光秃秃的地面,摇头道:“张员外那两年,到底学了些什么,此地寸草不生,是明显不过的阴煞之地,又故意让棺材南北朝向,形成白虎过堂,张老员外的尸体,不变僵尸才奇怪……”

    李清道:“所以,那风水先生,就是幕后之人”

    李慕点头道:“恐怕这风水先生,为他女童算命之人,和任远的师父,是同一个人。”

    “你是说那黑袍人”李清回忆起那件事情,说道:“可它不是已经被斩杀了吗”

    李慕轻吐口气,说道:“恐怕未必……”

    上次在任府,李慕已经问过任掌柜,关于那黑袍人的事情,保险起见,李慕还是去了一次,得到的线索,和上次一般无二。

    任远是在一次外出游玩中,认识的那名黑袍人。

    黑袍人一眼就看出他是木行之体,并将任远收为弟子,指导他修行。

    李慕之前猜测,那黑袍人应该是看中了任远的魂魄,想要等他修为有成后,再杀了任远,抽魂取魄。

    现在看来,那黑袍人想要任远的魂魄不假,但过程,却和李慕想的不一样。

    他根本没想过自己动手,而是将任远培养成邪修,借官府的力量,得到任远的魂魄。

    这样一来,任远的死,便是正常事件,没有人会怀疑,这背后还有人在操控。

    唯一让李慕不理解的是,任远一案,黑袍人完全可以不出现,他已经达到了他的目的,为何还要露面,冒着身份暴露的风险,追杀李慕

    这与他的一直以来的谨慎不符,一定有什么更深层次的原因。

    这个念头在李慕的脑海中划过的瞬间,他的身体便微微一颤,额头有冷汗瞬间冒出。

    李慕的身上,有很多的秘密,但他最大的秘密,是他来自另一个世界。

    这个秘密,一直以来,都被李慕深深的埋在心里,连李清都不知道。

    这个世界的李慕,已经死了,现在他身体里的,是一个全新的灵魂。

    除了李慕自己,这个世界上,有且仅有一人,知道这个秘密。

    那便是杀死李慕的凶手。

    李慕终于明白,那黑袍人对他,为何一直没有杀意。

    他在试探。

    以他谨慎的性子,看到被他抽魂夺魄的纯阳之体,死而复生,一定会想要弄清楚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换做李慕是那幕后之人,恐怕也不会心安。

    一想到背后有一双眼睛,无时无刻不在注视着自己,李慕便觉得不寒而栗。

    一位洞玄境的邪修,这个世间的顶尖存在,是如此的谨慎,有耐心,花了近半年的时间,布下这样一个局,这是何等的恐怖

    他实在是想不通,忍不住道:“头儿,你说他这是何必呢,一位洞玄强者,用得着这么小心吗”

    李清望向远方,说道:“对于我们来说,洞玄境界,非常强大,但在上三境的强者眼里,他们和我们一样弱小,无论是朝廷,还是佛门道门,都有上三境的存在,遇到他们,就算是洞玄邪修,也会身死道消……”

    她看着李慕,继续说道:“我曾经告诉过你,半年之前,便有一名洞玄邪修,在佛道两宗的联手之下,魂飞魄散。”

    李慕想起了金山寺的老方丈,莫非,他就是被那邪修打伤的

    他深吸口气,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按理来说,李慕发现的太晚,不管是阴阳五行的魂魄,还是大量普通人的魂力魄力,那邪修都已经得到了,以他那谨小慎微的性格,应该会跑到一个地方,偷偷炼化晋级,绝对不会再回来。

    也就是说,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了,阳丘县不会再有危险。

    但李慕死而复生的事情,那幕后之人比李慕还要清楚,如果他真的晋级成功,成为上三境高手,恐怕还是会回来找他。

    一个洞玄,就已经是李慕仰望都望不到的存在了,第七境超脱------这是一件想一想都让他绝望的事情。

    张县令给李慕和李清三天的时间调查,两人只用了三个时辰。

    这几件案子的侦办,李慕和李清都有参与其中,这次重查,只是确认一些他们之前没有在意过的细节。

    七件案子,七位死者。

    从表面上看,这七桩案子,没有任何联系,也都已经结案。

    除李慕之外,其余六人,或病死夭折,或因牵扯到人命被依律处斩,或死于找不到疑点的意外,如果不是《神异录》,如果不是李慕碰巧发现了他们都是特殊体质,这几件已经了结的案子,会一直封存在衙门,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死互有联系,也没有人知道,震动了整个北郡的周县僵尸之乱,不是天灾,而是**。

    那幕后黑手,可以在悄无声息中,完成这一切。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于名。

    县衙内,张县令坐在堂上,忍不住拍了拍桌子,怒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

    他想了想,说道:“此案事关重大,本官要立刻写一封密信,禀报郡守大人。”

    张县令站起身,又看向李清,说道:“清姑娘也要告知符箓派,请他们派高手下山增援,如果这些事情的背后,真的是洞玄邪修在操控,恐怕仅凭北郡官府的力量,无法平息……”

    李清点了点头,说道:“我这就去告诉马师叔。”

    张县令走出门外,又走进来,气冲冲的说道:“别忘了,明天一早,让人把陈家村那个老不死的抓到衙门,那该死的愚妇,气死本官了!”

    “另外,让附近的算命先生,风水先生,三天之内,都来县衙报道,以后他们谁要再敢胡说乱算,本官割了他们的舌头!”

    ……

    天色已晚,马师叔还站在衙门的院子里,等着户房的结果。

    他这次下山,是带着招收弟子的任务而来,符箓派祖庭,虽然也是祖洲赫赫有名的宗门,但培养一位聚神弟子,也并不容易。

    这次在周县,直接折损了两位,尤其是吴长老的孙儿,让他们这一脉损失惨重。

    于是他们只好派人下山,从北郡郡守那里讨了一道命令,在北郡招收一些天赋高的弟子,弥补一下损失。

    只可惜,好不容易发现了一位纯阴之体,还给夭折了,要是他早来几个月,也不至于浪费了这么一个好苗子。

    一想到那夭折的纯阴女童,他的心就开始隐隐作痛。

    李清走到院子里,说道:“马师叔,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马师叔摸了摸自己的光头,精神一振,问道:“是不是又发现好苗子了”

    李清摇头道:“这件事情牵扯重大,恐怕要麻烦你回一趟祖庭……”

    片刻后,马师叔身体一个哆嗦,颤声道:“洞,洞玄巅峰,你开玩笑的吧!”

    李清道:“我们已经调查过了,这几个月,阳丘县的确有阴阳五行之体死亡,而这些案子背后,也有蹊跷,包括周县的僵尸之祸,应该也是那邪修为了收集普通百姓的魂魄,故意制造出来的。”

    “遭了遭了……”

    马师叔面色大变,扶着廊柱,说道:“那飞僵果然有问题,吴长老刚刚回了一趟祖庭,请首座出手,除灭那飞僵,如果那邪修是洞玄巅峰,他们岂不是有危险”

    “不行不行……”

    他暂时顾不上招收弟子的事情了,说道:“你留在这里,我得马上回山,出大事了,出大事了啊!”

    话音刚落,他从怀里一摸,取出一个巴掌大小的法器。

    马师叔将那法器抛向空中,打出一道法决,那法器立刻膨胀变大,变成一只小船的样子。

    他身体一跃,便跳到了那飞舟上。

    夜色下,飞舟化作一道流光,转眼便消失在天际。

    李慕站在院中,看着马师叔乘着飞舟,消失在夜空中,心中稍安。

    符箓派祖庭,是祖洲最大的几个宗门之一,修的是正道法门,不会容忍这样的邪修,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作乱。

    最好是符箓派能出动上三境高手,以雷霆手段,将那邪修直接镇杀,让他带着李慕的秘密,一起下黄泉。

    马师叔走后,张县令也在第一时间,发出了求援的密信。

    李慕离开了衙门,一个人向家的方向走去。

    这几个月来,他的背后,一直有一双眼睛在窥视,走在黑夜里,李慕本应害怕,但真实的心情,却无比平静。

    不说洞玄巅峰,哪怕是普通洞玄,或是造化修士,对他来说,也没有什么区别。

    真要遇到了,他根本跑不掉。

    这样想来,似乎也没什么好怕的了。

    他只是觉得人心太过可怕,李慕活了两辈子,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存在。

    明明修为已经站在巅峰,却还是小心的过分,煞费苦心的布下这么一个局,差一点就瞒过了所有人。

    李慕走到门口,隔壁的房门打开,柳含烟从里面走出来,担忧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李慕看了看她,问道:“你怎么还没睡”

    柳含烟瞥了他一眼,说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我能睡得着吗”

    晚晚已经睡下了,柳含烟显然没有吃东西,李慕一整天也没怎么吃,到厨房给两个人各下了一碗面,柳含烟拿起筷子,问道:“洞玄境,很厉害吗”

    她看过不少修行的书,知道洞玄境界很厉害,但到底有多厉害,却不怎么有概念。

    李慕点了点头,说道:“非常厉害。”

    道门修行,炼魄,凝魂,聚神,神通,造化,洞玄。

    洞玄是中三境的最后一境,担山禁水,分身变化,懂五行遁术,能使江河断流,他们知晓天道运行的规律,掐指一算便可以洞察天机,已是世人眼中的神仙之流。

    仅仅用“厉害”两个字,根本不足以形容他们。

    李慕看着柳含烟,说道:“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他已经得到了纯阴之体的魂魄,不会再来找你的。”

    柳含烟瞪了他一眼,说道:“我是担心你,你的魂,不是还没有被他勾去吗”

    李慕笑了笑,说道:“或许他已经找到了另一个纯阳之体呢。”

    柳含烟和李清担心的一样,他们都以为,那邪修还没有得到纯阳之体的魂魄,但其实,纯阳的魂魄,是他第一个得到的。

    张员外,任远等人,各有各的死法,那人是费了一番心思的。

    唯独对李慕,简单粗暴。

    如果不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灵魂占据了李慕的身体重生,恐怕他的死因,会是因公殉职,衙门查看他生辰八字的时候,或许会发现他是纯阳之体,进而加大调查的力度,最后抓到一位被推出来当掩饰的妖物或是鬼物,草草结案。

    根据那邪修的作案风格,李慕觉得他一开始很有可能就是这么打算的。

    本该死去的人又活了过来,恐怕他也吓得不轻。

    “吓死你个孙子!”

    李慕在心中恶趣味的想到。

    洞玄巅峰的邪修,吹口气都能吹死李慕,集整个北郡之力,恐怕也难以铲除,他只能寄希望于符箓派的援兵能够给力一些,千万别让那人再回来找他……

    柳含烟想了想,说道:“要不你跑吧,离开阳丘县,离开北郡,这样那邪修就找不到你了。”

    李慕摇了摇头,如果那邪修真正盯上了他,除非他跑到符箓派祖庭,或者心宗祖庭这样的地方,否则,还是躲不过。

    洞玄境修士,有一手神通,叫做取月,又叫玄光术。

    施展此术时,会在墙壁,或是虚空中,出现一个圆月状的光影,通过这光影,可以看到施术者本人想看到的人或物。

    就像是一个全方位无死角的摄像头,无论李慕跑到哪里,都无法躲避。

    “会有办法的。”多想无益,李慕舒了口气,说道:“你先去休息吧,或许,他不会再回来了。”

    李慕不太相信那邪修不会回来,只是安慰柳含烟而已。

    第二日一早,李慕惯例的来到衙门。

    为了避免引起恐慌,张县令没有公开那件事情,衙门里一如往常。

    韩哲今天换了一身衣服,将头发梳的很整齐,还修剪了鬓角,看起来人模狗样的。

    李清在看书,张山在值房摇骰子自娱自乐,李肆晚上太过操劳,趴在桌子上补觉。

    李慕和李清打了招呼,走进另一座值房的时候,意外的发现,老王已经回来了,正靠在值房的椅子上打盹。

    值房内,老王靠着椅背,脖子后仰,显然处在似睡非睡之间,椅子的两只前腿翘起,整张椅子都在轻微摇晃。

    某一刻,那椅子失去了平衡,老王连人带椅的,向后倒去。

    李慕及时的扶住了椅背,他这把老骨头才不至于散架。

    老王被惊醒,看到李慕时,抹了把嘴角的口水,说道:“李慕啊,好久不见……”

    李慕将椅子摆好,问道:“这半个多月,你去哪里探亲了”

    “就隔壁县。”老王走到墙角的架子旁,打了把水洗脸,说道:“年轻时候认识的一个老伙计走了,我去吊唁吊唁……”

    李慕坐在椅子上,说道:“节哀。”

    “节什么哀啊……”老王咧嘴笑了笑,说道:“他都活到六十了,该受的罪受了,该享的福也都想了,有什么哀的。”

    他坐回自己的位置,继续说道:“早晚我也得有这么一天,还得你们帮我料理后事,到那时候,你可得帮我看着张山一点儿,别让他在棺材上给我偷工减料,你们要是敢卷一个草席就把我埋了,我做鬼也缠着你们……”

    李慕摆了摆手,说道:“你的身体,想死还得两年,到时候等到赚到钱了,给你买金丝楠木的棺材……”

    老王连忙道:“可说好了,不许反悔……”

    “放心吧,我们什么关系……”

    不就是一口金丝楠木的棺材,李慕要是把心思放在赚钱上,不出两年,他就能变的和柳含烟一样多才多亿,一口金丝楠木棺材,洒洒水的事情。

    预定好他的金丝楠木棺材之后,问他问题也心安理得了。

    李慕将椅子搬到他对面,说道:“你了解洞玄境吗”

    “连爬都没学会,就想着飞了”老王瞥了他一眼,说道:“你还是老老实实,脚踏实地,先炼魄,再凝魂,少打听不该打听的,一旦坏了心境,你的修行之路就毁了……”

    李慕道:“我只是好奇问问,话说,洞玄修行者的玄光术,是不是想看什么就能看什么”

    老王看着他,问道:“你小子想什么呢,是不是想偷看年轻姑娘洗澡”

    李慕摇头道:“我没有,就是问问,你到底知不知道”

    “玄光术当然不是想看什么就能看什么。”老王瞥了瞥嘴,说道:“所谓玄光术,其实就是把一个地方的样子,照到另一个地方,首先要距离够近,玄光术才有用,其次,还得算,算不到别人的位置,也玄不出来个什么东西,最后,玄光术对造化境以上的修行者没有用,因为他们可以感受到有没有人窥探他们,很轻松就能破了他们的玄光术,所以,这就是一个鸡肋神通,除非你用它来偷看隔壁的姑娘洗澡……”

    李慕没想到偷看柳含烟洗澡,他只是想多了解一些关于洞玄的事情。

    他想了想,又问道:“据说洞玄掐指一算,就能算尽天机,是不是真的”

    “这倒不假,但也没那么玄乎。”老王啧了啧嘴,说道:“天机这东西,虚无缥缈,谁敢说自己能算尽天机……”

    老王这张嘴,别的本事没有,解压倒是有一套。

    听他这么一说,李慕顿时觉得,洞玄好像也没有那么可怕了。

    他还想再多了解了解,张山从外面走进来,说道:“李慕,外面有个和尚找你。”

    李慕想起来,他还约了玄度给老方丈疗伤,只好将心头的另一些疑惑压下,走出老王的房间。

    玄度站在院子里,对李慕施了一礼,说道:“李施主,又要麻烦你了。”

    李慕微微一笑,说道:“不麻烦,我们走吧。”

    两人刚刚走到衙门之外,远处的天空,忽而出现几道流光,那流光转瞬而至,落到县衙门口,显现出其中的几道人影。

    光影中有三人,其中一人,正是李慕见过的马师叔。

    此时,他正恭敬的站在另外两人的后面。

    其余二人中,一人是一名中年男子,身穿道袍,背着一把巨剑,眼角的几道皱纹,说明他的年纪,应该比看起来的还要更大一些。

    另外一人,是一名美妇,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的样子,手持一把拂尘。

    这两人站在那里,身上没有任何的法力波动,在李慕眼中,与常人无异。

    玄度双手合十,对那中年男子行了一礼,说道:“小僧玄度,见过玄真子道长。”

    中年男子问道:“金山寺的玄度”

    玄度点了点头:“正是小僧。”

    中年男子看着他,问道:“普济大师可好”

    玄度道:“劳道长挂念,方丈身体很好。”

    中年男子脸上浮现出一丝遗憾之色,说道:“上次一别,便不曾再见,普济大师被那千幻上人伤了根基,一身道行尽毁,本以为那邪修已经魂飞魄散,身死道消,却没想到,还是被他分魂逃脱了……”

    “什么”玄度面色一变,问道:“千幻上人还没有死”

    中年男子叹了口气,说道:“不仅没有死,还被他集齐了阴阳五行的魂魄,以及大量的生人魂力,恐怕他现在已经恢复了道行,比上一次更加难缠……”

    “消息可曾属实”玄度依然一脸不信,说道:“那次围剿他的高手那么多,佛门道门,各有一位第六境高人,又有十余第五境修行者,他怎么可能逃脱”

    “那千幻上人,是魔宗十大长老之一,道法通玄,最擅长的,就是分魂之术,上次被他逃出了一缕分魂,隐忍在这里,一手策划了周县的僵尸之祸,得到了大量的生人魂魄,而他已经聚齐了阴阳五行的魂魄,只需利用阵法炼化,就能恢复到往日巅峰。”

    中年男子看着玄度,说道:“此次,有一名符箓派弟子身亡,掌教真人亲自卜了一卦,确定他是死于千幻上人之手。”

    符箓派祖庭掌教,是上三境的大能,他的卜卦,不可能出错。

    “阿弥陀佛。”玄度念了一声佛号,面露悲悯,说道:“犯下如此罪孽,此獠不除,天理难容……”

    李清和韩哲从衙门里走出来,看到这中年男子时,立刻躬身行礼。

    “见过玄真子首座。”

    “见过首座!”

    ……

    李慕没想到,这看起来平平无奇的中年男子,竟然是符箓派首座之一。

    符箓派祖庭,有七脉,共有七名首座,每一位都是洞玄强者。

    玄真子对他们微微点头示意,看着那中年美妇,说道:“这位是玄宗的妙尘道长。”

    两人行礼道:“见过妙尘道长。”

    李慕多打量了这美妇两眼,玄宗和符箓派一样,都是道门六宗之一,虽然不怎么精通符箓,但道法神通的玄妙,是其余五宗加起来都比不了的。

    玄真子看着韩哲,说道:“带我们去见阳丘县令。”

    韩哲虽然不明所以,还是第一时间听话的走到门口,说道:“首座请,妙尘道长请。”

    玄度也随着两人走进了县衙,李慕暂时不用去金山寺,看着身旁的李清,问道:“头儿,你听过千幻上人没有”

    李清点了点头,说道:“你还记不记得,我和你说过,几个月前,一位洞玄境的邪修,被佛道两派的高手,联手绞杀,千幻上人,就是那名洞玄邪修。”

    李慕面露恍然之色,喃喃道:“原来是他……”

    在他第一次询问李清,修行有没有捷径的时候,她便是用那洞玄邪修给李慕举的例子,险些让李慕断绝了走捷径的念头。

    打伤金山寺方丈的是他,杀死李慕的是他,为纯阴女婴算命的是他,张王氏,赵永,任远,张员外,吴波的案件背后,无一不有他的身影。

    周县的僵尸,也是他在操控。

    他是张家村的风水师,是陈家村的算命先生,也是教任远修行的黑袍人。

    他做这些事情的目的,是为了疗伤。

    半年之前,针对千幻上人的那一场围剿,才是这一切的源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大周仙吏〕〔我真没想重生啊〕〔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在港综成为传说〕〔麻衣神婿〕〔北玄门〕〔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