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仙侠天骄〕〔奏静温乔舜辰〕〔大道玄途〕〔上门女婿林炎〕〔辅炎汉〕〔开局鹰爪铁布衫〕〔林炎柳幕妍〕〔盖世医婿林炎〕〔神医狂婿林炎〕〔盖世医圣林炎〕〔风水师秘记〕〔仗剑走江湖〕〔左道江湖〕〔守卫者之星际狂飙〕〔王者荣耀之最强路〕〔天才相师〕〔农家弃女〕〔重生之宠妾要上天〕〔厉凌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95章 女皇的无助【万字大章,感谢盟主“翁城丰哥”】
    澄清误会的前提是,李慕知道误会是什么。

    他明明什么做,却被如此对待,任谁心里都会憋着一股气。

    张春苦口婆心的劝道:“这件事情的后果很严重啊,你想想,你在神都得罪了这么多人,一旦失去了陛下的庇护,有多少人会忍不住对你动手……”

    他话音落下,李府门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李慕走到门口,看到两名刑部捕快站在外面。

    一名捕快看着李慕,有些忐忑的说道:“李大人,有件案子牵扯到您,请您配合我们办案,随我们到刑部一趟。”

    张春面露惊色,问道:“这么快就有人动手了吗?”

    李慕失宠的消息刚刚传出去不久,刑部就有了动作,看来有些人对他的恨,当真是到了多一刻都不愿意忍受的地步。

    为了避免小白担心,李慕告诉她,让她乖乖在家里等他,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要出门,然后将那只海螺交给小白,若是家中有变,她也能瞬间联系上女皇。

    做完这一切,他再次走到门口,对两名刑部捕快道:“走吧。”

    去往刑部的路上,李慕问那名捕快道:“本官牵扯到什么案子?”

    那捕快摇头道:“这个小吏不方便透露,大人到了刑部就知道了。”

    他和李慕说话时,依旧保持着小心谨慎,圣心难测,谁知道李慕是不是真的失宠,万一过两天他又受宠了,得罪他的人,岂不是要倒大霉?

    “李捕头,这是去哪里啊?”

    “咦,这是去刑部的方向,李捕头又去刑部闹事吗?”

    “快快快,跟着李捕头,隔了这么久,终于又有热闹看了……”

    ……

    李慕每次前往刑部,都有百姓浩浩荡荡的跟随,只不过这一次,不是他带着人犯去刑部,而是他自己遇到了官司。

    刑部。

    刑部郎中焦灼的在院内踱着步子,这个案子他根本不想接,他好不容易才和李慕搞好了关系,不想前功尽弃。

    但那女子敲响了刑部的鸣冤鼓,百姓都在外面看着,他也不能不接。

    片刻后,他走到侍郎衙,躬身看着坐在桌后的周仲,说道:“侍郎大人,此案牵扯到李大人,下官担心错判,要不,此案还是由侍郎大人主审?”

    周仲站起身,说道:“也好。”

    李慕来到刑部,走进公堂,看到周仲坐在上方,公堂之上,还跪着一名女子。

    女子大约二十岁出头,头发凌乱,面色惊惧,看到李慕时,身体更是向后躲了躲,目光变的极为惊骇。

    这女子,李慕是第一次见,但她对自己,却似十分畏惧。

    周仲居高临下的看着李慕,问道:“有件案子,牵扯到李御史,本官现在问你几个问题,希望你能如实回答。”

    李慕平静道:“周侍郎问吧。”

    周仲道:“昨夜子时,你在哪里?”

    李慕道:“在家中休息。”

    昨天晚上,他一直在等女皇入梦,很晚才睡。

    周仲问道:“可有人证?”

    子时小白已经在她房间睡着了,李慕摇头道:“没有。”

    周仲道:“堂下所跪之人,是永和坊的一位女子,她今日来刑部报案,说是昨夜子时,在家中遭人强暴,据她所说,强暴她的人,就是李御史你,对此,你有什么话说?”

    李慕看了那女子一眼,说道:“本官昨夜一直在家中,并未出门,更不可能去永和坊侵犯她,这位姑娘为何要诬告本官?”

    周仲看着李慕,说道:“李大人若是问心无愧,可否让本官摄魂一查?”

    搜魂与摄魂不同,搜魂之下,人的记忆会被随意翻看,没有任何秘密,摄魂只是针对特定的事情询问,官府查案时用的最多。

    摄魂对李慕是没有用的,清心诀能时刻保持本心宁静,别说是周仲,就算是女皇,也不可能通过摄魂,来探听李慕内心的秘密。

    他直接对周仲说道:“周侍郎的摄魂,对本官无用,不用再耗费法力,而且,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对被告之人进行搜魂,也不合律法,状告之人,应当拿出证据,而不是让被告之人证明自己无罪。”

    周仲思索片刻,点了点头,再次看向那女子,问道:“许氏,你说李御史昨夜侵犯了你,可有证据?”

    许氏抬起头,说道:“小女子亲眼所见,亲身经历,就是证据。”

    周仲看着她,说道:“李大人是朝廷命官,既然你要状告他,可愿接受本官的搜魂,若是你有半句假话,本官将严惩不贷……”

    许氏没有任何犹豫,说道:“民女愿意。”

    周仲走下来,将手掌按在她的头顶,那女子的目光逐渐变的恍惚。

    片刻后,周仲一挥手,公堂之上,众人的眼前,出现了一幅幅画面。

    这些画面虽是静态,但将每一幅串联起来,却不难看出,昨夜子时,发生了什么。

    那画面十分清晰,显然是一名黑衣蒙面男子,闯入这女子的家中,对她实施了侵犯,这女子在关键时刻,扯掉了黑衣人的脸上的黑布,那黑布之下,赫然就是李慕的脸!

    周仲看着李慕,问道:“李御史,你还有什么话说?”

    李慕并没有解释什么,只是说道:“本官相信,刑部会还本官一个清白。”

    周仲道:“这件案子,虽然还不能定论,但李大人你具有重大嫌疑,恐怕不能让你轻易离开刑部了,来人,暂时将李慕收押,待本官查清此案之后,再行审理……”

    两名捕快走上前,说道:“李大人,请吧。”

    公堂之上,刑部郎中脸上露出难以置信之色,说道:“这不可能啊,我见过李捕头身边那个姑娘,长得比这女子漂亮千倍万倍,李捕头怎么可能舍近求远……”

    一名捕快道:“这也不一定啊,家花哪有野花香,有些人,说不定就好这么一口……”

    刑部郎中看着李慕淡然离去的背影,脸上露出思忖之色,即便是朝中重臣,遇到这种案子,也很少有这么淡定的,他几乎可以确定,李慕如此淡然,一定是有什么目的。

    周仲走出公堂,正要回到衙房,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暴喝。

    “站住!”

    张春气愤的指着周仲,说道:“你就这么草率的抓了一位朝廷命官,一个凡人女子的记忆,能说明什么?”

    周仲淡淡问道:“侵犯那女子之人,和李御史长得一模一样,这还不能说明什么吗?”

    “这能说明什么?”张春冷哼道:“若是本官变成你周侍郎的样子,去做奸做恶,难道罪名也要怪在你的头上?”

    周仲问道:“张大人的意思难道是,有一名第六境的强者,化作李御史的样子,去侵犯女子,嫁祸于他?张大人若是有第六境修为,且有心嫁祸,宗正寺以此为理由抓本官下狱,在真相大白之前,本官也无话可说。”

    张春道:“变化之法,未必需要第六境神通,变化符,假形丹,同样能使身体变化,易容换面。”

    周仲问道:“会有人用天阶符箓和天阶丹药,来嫁祸李御史吗?”

    张春冷冷道:“李大人一心为民,将神都权贵官员得罪了个干净,神都想要害他的人不计其数,这个可能性很大……”

    周仲点了点头,说道:“不排除有这个可能,但真相到底如何,还要刑部调查之后才知道……”

    张春拂袖离开,此时,刑部之外,围观的百姓还在议论。

    “李捕头进去这么久,怎么还没有出来?”

    “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哎,有人出来了……”

    ……

    一名刑部的捕快从里面走出来,对众人挥了挥手,说道:“都围在这里干什么,散了,散了……”

    有百姓上前问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李捕头怎么还没有出来?”

    “李捕头?”那捕快不屑的一笑,说道:“实话告诉你们,李捕头这次,怕是出不来了……”

    “什么?”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李捕头为什么出不来?”

    “你把话说清楚,不然我们今天就不走了!”

    眼见群情越来越激愤,担心事情闹大,大人会问责于他,那捕快连忙道:“你们的李捕头,牵扯到一件强暴女子的案子,已经被押入刑部大牢,都别围在这里,散了散了……”

    他的话音落下,围观百姓愣了一下,便爆发出一阵更大的骚乱。

    “放你妈的狗屁!”

    “竟然侮辱李捕头!”

    “李捕头不是这样的人,一定是你们刑部想要诬陷李捕头!”

    “狗官,李捕头这么好的人,你们也要栽赃诬陷!”

    “大家跟我一起喊,放人,放人!”

    “放人!”

    “放了李捕头!”

    ……

    刑部之内,听到外面震耳欲聋的喊声,刑部郎中捕头叹道:“若是哪一天,神都百姓也能这么对本官,本官这么多年的官,就当的值了啊……”

    刑部的一名老吏叹道:“那背后之人,好算计啊,本来此事还无人知晓,这么一闹,很快就会神都皆知,到时候,一定会有一部分人相信,毁誉容易积誉难,这是欲杀人,先诛心啊……”

    北苑,某处深宅之内,有房间传来持续的对话声,声音在传到门外时,似乎被什么东西阻挡吸收,彻底消弭。

    “那女子没什么问题吗?”

    “她不会有问题,我让人以假形丹,化作李慕的样子,在那女子看来,强暴她的就是李慕,哪怕是刑部对她搜魂,看到的,也是李慕。”

    “若是刑部对李慕搜魂呢?”

    “他是修行者,可以对记忆做手脚,刑部就算搜了他的魂,得到的结果,也不足以作为依据,而那女子是凡人,她的记忆,更加可信……”

    “但还是会有破绽……”

    “这不重要,有没有破绽,取决于李慕还得不得宠,若是陛下不再护着他,随便一个理由,也能送他去死……”

    短暂的沉默后,房间内传来一道咬牙切齿的声音:“他一定要死!”

    ……

    刑部之外。

    百姓们喊了一会儿,见刑部始终没有回应,逐渐的,也都沉默了下来。

    李捕头为百姓做事的时候,可谓是无所畏惧,无论对方是官员还是权贵,甚至是高高在上的书院,他都能还百姓一个公道。

    但当他身陷刑部,百姓想为他讨回公道时,才发现,除了站在刑部门口,无力的喊上几声,他们什么都做不了。

    “李捕头不可能是这样的人!”

    “一定是有人在栽赃陷害他,他为了百姓,得罪了太多人,这些人怎么可能容得下他?”

    “我听说,李捕头在陛下那里失宠了,或许那些人正是因为这个,才对李捕头动手的。”

    “可是李捕头为什么会失宠啊,他一直在为百姓做事,为陛下做事……”

    ……

    百姓们脸上的表情,从无奈变成担忧,这时,人群中,忽然有一人道:“知人知面不知心,或许,那李慕以前都是装出来的,这才是他的本性,要不然刑部怎么可能抓他?”

    那人话音刚落,就被人抓住了衣领,生生从人群中拽了出来。

    一名壮硕的汉子,将他提了起来,怒视着他,大声道:“你是什么东西,也敢这么说李捕头?”

    “李捕头痛揍那些纨绔恶棍,为百姓废除代罪银法的时候,你在哪里?”

    “李捕头雷劈恶少周处,为那可怜的一家人做主的时候,你在哪里?”

    “李捕头斗三大书院,为神都无数受害女子喊冤的时候,你又在哪里?”

    “现在李捕头被人陷害,你却跳出来了,你说,你是不是陷害李捕头之人请来的托儿,你诋毁李捕头,有什么用意……”

    ……

    那人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周围百姓心中的愤慨的怒意,终于找到了宣泄口。

    过去的三个月,李慕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整个神都,没有任何人有资格非议他。

    虽然身在大周神都,但他们却一直被黑暗笼罩。

    直到李慕的出现,才为百姓带来了一道光亮。

    李慕在神都百姓心中,光芒万丈,比他更耀目的,只有天上的太阳。

    此刻他被人诬陷,还有人落井下石,趁机挑拨,彻底激怒了本就愤怒的众人,瞬时间,众人你一拳,我一脚,刚才诋毁李慕之人,立刻被埋没在在拳脚中。

    若不是刑部的捕快见势不对,出来阻拦,恐怕李慕的事情还没结束,刑部门前,就要多一桩惨案。

    因为众人刚才在刑部门前的大闹,这件原本只限于刑部的案件,很快便传了出去。

    这几个月来,和李慕有关的事情,每一次都在神都的风口浪尖,有关他的案子,传播速度,自然极快。

    神都百姓听闻,心中自是担忧,但他们又做不了什么,只能默默在刑部门口游行,借此来表达自己的抗议。

    而南苑北苑,某些高门深宅之内,却是有很多和百姓截然不同的声音。

    “呵呵,姓李的,你也有今天?”

    “欺负老夫孙儿的时候,你应该不会想到,自己也会有今天吧?”

    “以前是有陛下护着你,这次没有了陛下,本官倒要看看,你会怎么死?”

    “本官还没有来得及出手,就被别人抢了先,不知道是什么人这么恨他,难道是周家?”

    ……

    神都之官员权贵,不管是新党旧党,在过去的三个月,和李慕结怨的,不在少数,听闻李慕入狱的消息,众人无不拍手称快。

    他们甚至已经不能满足,仅从别人口中听到李慕的惨事,有不少人亲自来到刑部,想要亲眼看一看,这无疑会让他们更加高兴。

    面对想要探视李慕的官员以及权贵,刑部郎中又犯了难。

    探监自是可以,但刑部有规定,探监不是什么人都能探的,对于探监之人的身份,以及探监的时间,都有规定。

    非案犯的亲人,朋友,原则上是不能探监的,但此刻来刑部这些人,一位一位,不是官员,就是权贵,他也不能全都得罪。

    他走到侍郎衙,请示周仲道:“侍郎大人,外面这些人都想探监,要不要拒绝他们?”

    “不用。”周仲摆了摆手,说道:“他们想探,就让他们探吧,不过每次探监,最多两个人,时间不能超过半刻钟。”

    侍郎大人已经开口,刑部郎中也不再说什么,点了点头,说道:“下官这就去安排。”

    刑部大牢。

    一间整洁的牢房内。

    李慕站在牢房中间,他是第一次来刑部大牢,比起县衙和郡衙,刑部的天牢,更加干净,整洁,牢房中也没有异味,周仲难得的给他安排了一个位置好的牢房,其内干净的一尘不染,李慕本来想自己用法术打扫一番,后来发现没有必要。

    他没有戴枷锁,没有被限制法力,真要离开的话,刑部牢房无法困住他。

    但他并不着急离开,他想知道,到底是谁这么迫不及待,舍得用天阶的符箓和丹药,就是为了陷害他。

    外面传来脚步声,有两人出现在牢房之外。

    其中一人,是李慕见过的,户部员外郎魏腾,另一人李慕不认识,那人站在牢房门外,主动的自我介绍道:“李大人或许不认识本官,本官自我介绍一下,本官礼部郎中朱奇,朱聪是本官的儿子。”

    李慕已经发现,此人和朱聪长得有些相似,瞥了二人一眼,问道:“你们来干什么?”

    朱奇道:“惊闻李大人入狱,本官想着来看看。”

    魏腾也紧跟着开口,说道:“李大人可是国家栋梁,陛下宠臣,怎么会做出那种下作的事情,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本官一定不会帮你,哈哈哈……”

    魏腾看着牢房中的李慕,笑的很开心。

    他对李慕的怨恨,还要在朱奇之上。

    因为李慕,他失去了侄儿,他唯一的弟弟,失去了儿子,从此一蹶不振,和他断绝来往,而他的儿子魏鹏,也因为那件事情,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

    自魏斌被处决以后,魏鹏就再也没有迈出过魏府大门,整日抱着一本厚厚的《大周律》,走路看,吃饭看,就连方便时都在看,即便是睡觉,也会将其枕在脑后。

    儿子的异常,魏腾看在眼里,痛在心上,将这一切,都怪罪在李慕身上。

    魏腾和朱奇笑的很开心,李慕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说道:“滚。”

    魏腾面色一沉,厉声道:“也不看看这是哪里,不看看你自己的处境,现在的你,有什么资格对我们嚣张?”

    朱奇冷笑道:“本官倒要看看,你还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这时,一名狱卒走进来,对两人道:“两位大人,探监的时间到了。”

    两人再次用嘲讽的眼神看了李慕一眼,转身离开。

    李慕目送二人离开,摇了摇头,低声道:“不是……”

    在背后陷害他的人,不是他们。

    很快的,便又有一人,从外面走进来。

    这是一名老者,头发花白,脸上皱纹交错,刚刚走进牢房,便看着李慕,说道:“李大人,你认识老夫吗?”

    李慕瞥了他一眼,问道:“你哪位?”

    老者冷哼一声,说道:“老夫太常寺丞,两个月前,你殴打老夫的孙儿三次,打断了他五根肋骨,你居然不知道老夫是谁?”

    李慕道:“太常寺丞老糊涂了吗,我打的是你孙儿,又不是你,我为什么要认识你?”

    太常寺丞伸手指着他,颤声道:“你你你,你太狂妄了……”

    李慕冷冷道:“本官这么狂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是第一天知道吗?”

    太常寺丞本来是来嘲讽李慕的,没想到,李慕没嘲讽到,反而将他自己气到了,他指着李慕,胡须直哆嗦,怒道:“你你你,老夫等着看,你过几天还能不能这么狂!”

    这句话说完,他就恼怒的拂袖而去。

    李慕看着太常寺丞离开的背影,摇头道:“也不是……”

    礼部郎中,户部员外郎,太常寺丞,虽然是最早来对他冷嘲热讽的,但很显然,他们都不是推动此事的幕后黑手。

    站在牢房里,李慕悠悠的叹了口气。

    平时他不会在意,只有这种时候,他才能最深刻的体会到,他在神都的仇家,居然这么多,多到连谁是幕后黑手,他都怀疑不过来……

    门口再次有声音传来,李慕的目光也随之望过去。

    神都这些他的仇人,倒也实在,似乎是生怕来得晚了,李慕出狱,竟然一个接一个的,来刑部组团观光。

    这一次来的两人,都是女子,而且年纪不小,一人的身材看起来颇有风韵,是名三十岁左右的少妇,另一人,年纪更大,连风韵都没有了。

    两人并未靠近,只是远远的看了李慕一眼,就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

    那少妇身旁的妇人,看向李慕的目光中,带着刻骨的仇恨,李慕从她的身上,感受到了浓浓的怨气,以及恶情。

    她对李慕的厌恶,比刚才那三位加起来,还要多。

    李慕目光闪了闪,有所察觉,看向那名狱卒,说道:“你,过来!”

    门口的狱卒快速跑过来,忐忑问道:“你,你想干什么?”

    李慕看了他一眼,问道:“刚才进来的那两个女人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林平李静名字〕〔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