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兵王之王杨辰〕〔龙游天下〕〔童渺渺慕煜城〕〔白夜南宫媚〕〔无敌疯狂兑换系统〕〔楚天玄钟轻嫣〕〔末世灵战〕〔大佬你亲妈又黑化〕〔神王丹道〕〔仙武大帝〕〔我这无处安放的魅〕〔二婚必须嫁太子〕〔雷小闪逃生记〕〔都市极品仙尊〕〔陈惜雯余远恒〕〔婚浅情深:天才萌〕〔修仙界小透明〕〔等四季也等你〕〔宋医生,谈个恋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98章 联手钓鱼【为盟主“小土豆不带泥吖”加更】
    紫薇殿,李慕躲在柱子后面,恨不得撕烂周仲的嘴。

    他元阳还在,不仅不觉得丢人,甚至还有些骄傲。

    如果不是他元阳还在,这次的案子,能这么快解释清楚吗?

    但骄傲归骄傲,骄傲和这件事情被弄得全世界都知道,是两码事。

    该死的周仲,他也是一个几十年的老光棍,有什么资格说自己?

    被张春这么一闹之后,朝堂上的秩序有些混乱。

    倒是有不少人知道,李慕昨日入了刑部天牢,后来又从里面出来了,但他们却只知结果,不知过程。

    还有人在猜测,是不是陛下暗中授意刑部,若是如此,李慕是否失宠,便要重新判定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件案子,也真是绝了。

    纵然再多的人讨厌李慕,他们也不得不承认,他长的不输崔明,是神都一等一的美男子,他若是愿意,恐怕会有无数女子倒贴上去,夜夜做好几次新郎,但事实是,这样一个人,却是一个雏儿。

    就连陷害他的人,也必定没有想到这一点,否则他根本不会以强暴罪陷害李慕。

    今日的早朝,很快结束,让人意外的是,关于李慕被陷害一事,陛下一句话也没有说。

    这就坐实了一个猜测。

    那个人,真的失宠了。

    下朝之后,李慕又去长乐宫求见女皇,但依然被拒绝,一个人出了宫。

    这一切,都被长乐宫门口的一个宫女看在眼里。

    位于皇宫之内的官衙,如中书门下尚书三省官员,也看到了李慕落寞离宫的背影。

    这个消息,以极快的速度,传遍了南北两苑的各个府邸。

    朱家。

    朱奇趴在床上,他早上被限制修为,打了十杖,刚刚服下疗伤的丹药,听闻此事之后,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咬牙道:“李慕,你给本官等着!”

    随后,房间内就传来一声惨叫,以及重物跌落在床的声音。

    吴府。

    一把年纪的太常寺丞,虽然有神通修为,但施杖之时,修为被限,生生以一把老骨头挨了十杖,此刻也趴在床上,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一名中年男子道:“千真万确,他被陷害,女皇都没有做声,这一次,他应该真的是失宠了……”

    太常寺丞阴沉道:“等过两日老夫好了,就是那李慕的死期!”

    魏府。

    魏腾在院子里一瘸一拐的踱着步子,他服了丹药,又用了符箓,身上的伤已经好了许多,听闻散朝之后发生的事情,心中痛快无比。

    这将是他最后一次在李慕手中吃亏了,只要陛下不再护着他,以旧党的势力,李慕将任由他们揉捏。

    礼部侍郎府中。

    一名妇人恨恨道:“上一次没有成功,这一次,我要让她死无全尸!”

    李慕失宠的消息,在官员权贵之间,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李府门前,张春一脸担忧的敲响了大门。

    这一次,他是真的慌了。

    李慕被诬陷,陛下无动于衷,散朝之后,他去求见陛下,也被拒而归,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的多。

    五进的大宅子他不想了,丫鬟下人成群,他也不想了,作为朋友,他必须提醒李慕,早日离开神都,离这里越来越远,再也不要回来。

    而他自己,也要考虑辞官的事情了。

    张春敲了敲院门,院门刚刚打开,他就闻到了一阵香味。

    是他熟悉的,火锅的香味。

    李慕站在门口,问道:“老张,你怎么来了?”

    张春正要开口,忽然在院子里的火炉旁看到了一道身影,那是一名美貌的女子,正将锅里的一块豆腐夹到碗里。

    看清那女子面容的一瞬,张春的脑袋便是“嗡”的一下。

    关于李慕失宠的消息,外面传的沸沸扬扬,谁能想到,女皇拒绝了李慕的求见,却在半个时辰之后,在李家和他一起吃火锅?

    这件事情,说出去恐怕都没有人敢信。

    反应过来之后,他立刻看向李慕,说道:“没事,我就是来告诉你一声,有空一起吃个饭……”

    李慕道:“我们正在吃,要不要进来一起吃点?”

    张春连连摆手,说道:“今天不行,改日吧,我娘子还在家里等我,告辞……”

    他干脆的转身离开,却并未回府,而是来到神都的一处牙行,对一名牙人说道:“给我查一查,神都还有哪些空置的院子,五进以下的不考虑,只要五进以上的……”

    刑部。

    刑部郎中给周仲汇报完一些部内事情之后,忍不住问道:“大人,李大人真的失宠了吗?”

    周仲淡淡道:“此事,恐怕只有陛下知道。”

    刑部郎中摇了摇头,说道:“可惜了啊……”

    说完他才发现自己有些失言,抬头看了一眼,发现侍郎大人似乎没有听到,才放下了心。

    周仲站起身,走出刑部,刑部郎中急忙追出去,问道:“大人去哪里,下官还有些事情没有汇报……”

    周仲向后挥了挥手,说道:“明日再说吧,本官今日和朋友约好了,去城外钓鱼……”

    礼部。

    一名官员走进一座衙房,对衙房内一人道:“刘郎中,明日侍郎大人要弹劾李慕,我们要不要也跟着递折子?”

    那人抬眼看了看他,问道:“侍郎大人弹劾,我们凑什么热闹?”

    那名官员道:“侍郎大人有这个意思,你刚来礼部,不得巴结巴结侍郎大人,反正那李慕失宠了,弹劾他也不怕陛下怪罪,可能陛下就等着有人弹劾他呢……”

    那人摆了摆手,说道:“要去你去,我不去……”

    这名礼部员外郎无奈的离开,礼部本来只有一位郎中,后来为了科举,朝廷又增补了一位,但这位新来的刘郎中,似乎不懂官场之道,朱郎中是偏向于旧党的,但在平日里,也不敢太过忤逆侍郎大人,他刚来礼部不久,就不听侍郎大人的话,以后可没有好日子过了。

    礼部员外郎离开之后,刘郎中撇了撇嘴,说道:“弹劾个屁,一群傻鱼……”

    寿王府。

    寿王喜欢听戏,府中除了搭建有戏台之外,还养有不止一个戏班。

    今日,他似乎格外的有兴致,连听了几折后,对台上的戏子们摆了摆手,说道:“今天不听崔驸马了,给本王唱一个太祖钓鱼……”

    周家。

    周府用膳之时,周雄吃了几口,放下筷子,看向上首处的周靖,说道:“大哥,这一次,那李慕在劫难逃,要不要叫四弟出关,他若是看到这一幕,应该会很高兴……”

    “在劫难逃?”周靖看了他一眼,问道:“怎么个在劫难逃?”

    周雄道:“李慕已经失了圣宠,据我所知,这一次,不管是我们的人,还是旧党的人,都想彻底的解决李慕,四弟恨他入骨,总得让他亲眼看看。”

    周靖放下筷子,说道:“动动你的脑子想想,以妩儿的性子,哪怕不是她的近臣,朝中任何一位官员,被人用这种卑劣的方法污蔑陷害,她会什么事情都不做,会不让刑部和大理寺去查?”

    周雄愣了一下,愕然道:“这……”

    周靖道:“我自己的女儿,我怎么会不了解她,如果不是真的生气了,她不会这么做的,下一次的早朝,恐怕会很热闹……”

    周雄面色一变,说道:“这可怎么办,陷害李慕的事情,很显然是弟妹指使她家大姑爷做的,礼部侍郎危矣,必须提醒他,科举在即,他不能出事……”

    “晚了。”

    周靖道:“上次的处儿的事情,周家没有按她的意思,她现在恨你我入骨,连周家都不回了,也听不进你说的话,上次她若是陷害李慕成功,也倒罢了,一旦失败,礼部侍郎便保不住了,你现在提醒,已经晚了……”

    周雄愣在原地,喃喃道:“这难道又是那李慕的阴谋?”

    周靖没有否认,说道:“恐怕就连他上一次失宠,也是他和妩儿估计放出来的假消息。”

    周雄沉着脸道:“陛下以前是何等的天真单纯,现在怎么也变成了这样,她想不出来这种办法,那李慕狡猾如狐,一定是他教坏了陛下……”

    他想了想,问道:“要不要提醒其他人?”

    “不用。”周靖摇头道:“若是连这么简单的钓鱼之计都看不出来,要他们也没有什么用,趁早让出位置,让有能力的人接替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在港综成为传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麻衣神婿〕〔第一战神杨风〕〔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