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仙侠天骄〕〔奏静温乔舜辰〕〔大道玄途〕〔上门女婿林炎〕〔辅炎汉〕〔开局鹰爪铁布衫〕〔林炎柳幕妍〕〔盖世医婿林炎〕〔神医狂婿林炎〕〔盖世医圣林炎〕〔风水师秘记〕〔仗剑走江湖〕〔左道江湖〕〔守卫者之星际狂飙〕〔王者荣耀之最强路〕〔天才相师〕〔农家弃女〕〔重生之宠妾要上天〕〔厉凌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4章 小白
    . ,最快更新大周仙吏最新章节!

    庭院之内。

    柳含烟和晚晚站在李慕身后,看着身前不远处的小狐狸,面有惧色。

    小狐狸低着头,像是犯了错一样,时而抬起头,可怜兮兮的看着李慕。

    这幅可怜样子,让李慕连责怪的话都说不出来。

    “行了行了……”李慕将手臂从她们胸口抽出来,摆了摆手,说道:“这位是柳含烟柳姑娘,这位是晚晚,你先认识一下,以后在她们面前,就不用憋着了。”

    李慕又指着小狐狸,对柳含烟介绍道,“这是……”

    他愣了一下,想起来还没有问它的名字,又重新看向小狐狸,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白。”

    “这是小白,一只小狐狸,我以前从猎人手里救下了它,它是来报恩的。”

    柳含烟对妖物的印象,仅仅存在于和戏文里,和那些动不动就吃人的妖物精怪相比,这只小狐狸,似乎也没有那么可怕。

    更何况,有李慕在这里,她刚才的那一丝恐惧,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有些好奇的问道:“它要怎么报恩啊?”

    李慕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小狐狸立刻道:“我可以帮恩公捶腿,打扫屋子,还能暖床!”

    晚晚脸上露出呆愣愣的表情,也不害怕了,不满道:“你做这些,那我做什么啊……”

    虽然这是一只狐狸,但却是一只母狐狸,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李慕对柳含烟解释道:“有恩必报是它们一族的传统,如果不让它报恩,她以后的修行会出现问题……”

    李慕每天对她都视而不见,柳含烟自然不会怀疑李慕对一只母狐狸有什么想法,看着这只可爱的小狐狸,好奇最终战胜了对妖物的恐惧,蹲下身子,轻声问道:“小白,除了说话,你还会什么啊……”

    小狐狸有些自卑的低下头,她只是一只刚刚塑胎的小妖,除了学人类说话,还什么法术都不会。

    不过很快它就重拾信心,吸了吸鼻子,抬起头说道:“现在我还不会什么,等我化形以后,我会好好报答恩公的!”

    “化形,化成人形吗……”柳含烟低头看了看小狐狸,又看了看李慕,问道:“你想怎么报答?”

    小狐狸认真的说道:“如果恩公不嫌弃,我可以以身相许……”

    李慕看着柳含烟饱含深意的眼神,会意她的意思,解释道:“这不是我教它的…………”

    小狐狸也点了点头,说道:“这不是别人教我的,这是我从《聊斋》里看到的。”

    李慕不想再说什么了,摆了摆手,说道:“你们聊,我去做饭……”

    千幻上人已死,最大的威胁已除,李慕也终于可以恢复正常生活。

    小狐狸虽然是来报恩的,但李慕也把它当客人看,问道:“你平时都吃什么?”

    小狐狸道:“吃山里的野果,姥姥有时候找到药材,就拿来城里卖,卖的钱会给我们买烧鸡。”

    李慕想了想,狐狸好像是杂食动物,没有什么讲究的,吃饭的时候,找了一个干净的碗,盛了些饭菜,又塞进去一只鸡腿,放在地上。

    吃完饭,柳含烟和晚晚帮他洗完碗筷离开,李慕对小狐狸道:“我要出去一趟,你就在家里,不要乱跑。”

    小狐狸连连点头:“恩公放心,我会好好看家的。”

    李慕走出去,关上院门,小狐狸在院子里跑了几圈,还在回味刚才那饭菜的味道。

    片刻后,它跑到院子的角落,用嘴叼起一把扫帚,费力的打扫起院子。

    打扫完院子,她又找到一片抹布,打湿之后,将房间里的桌椅柜子,擦的干干净净,打扫到李慕的书房时,它看着满满一书架的书籍,眼睛里面都在放光,呆呆道:“恩公家里,好多书啊……”

    走到书架前,羡慕了一会儿,它才跳上椅子,又爬上书桌,认真的用手中的抹布擦拭桌面。

    桌上有几张还没有写完的手稿,它正准备用爪子托起来,擦拭下面,动作却忽然一顿,看着手稿上的内容,喃喃道:“《聊斋》,好像还没有出到这一卷……”

    ……

    李慕离开家门,一直走出城。

    金山寺普济方丈的伤,大概再治疗一次,就能彻底痊愈。

    李慕自己体内还有伤,他本来想休息休息的,但想到他治疗方丈的时候,玄度每次都将全身法力输给自己,借用他的法力,恢复起来会更快更方便。

    金山寺,玄度站在寺门口,微笑道:“贫僧已经等候李施主多时了。”

    李慕笑了笑,说道:“抱歉,衙门里有些事情耽搁了。”

    “无妨。”

    玄度说了一句,随后便皱起眉头,问道:“李施主受了伤?”

    李慕道:“一点小伤,不碍事。”

    玄度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瓶,递给李慕,说道:“这瓶中有几粒贫僧从丹鼎派求来的灵药,能增进法力,对于治疗伤势也有奇效,李施主收下吧。”

    丹鼎派和符箓派一样,都是道门六宗之一。

    符箓派擅长以符箓杀敌,丹鼎派则精于炼丹,他们的丹药,用途广泛,能增进法力,能治病疗伤,也能当做武器,用来对敌。

    李慕没有和玄度客气,接过瓷瓶之后,从里面倒进一颗,扔进嘴里。

    丹药入口即化,精纯的药力,瞬间便融入他的身体,李慕敏锐的察觉到,他体内的法力都增长了一丝。

    而他的伤势,虽然没有彻底痊愈,但也好的差不多了。

    那一招的反噬,还是太过强烈。

    千幻上人的那道分魂为李慕承受住了绝大部分的反噬之力,剩下的一小部分,还是让李慕受了不轻的伤。

    以后不到万不得已,性命危急的关头,还是不能乱用此术。

    这种自曝式的攻击,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一个不慎,他就得和敌人同归于尽。

    余下的伤势,李慕自己就能恢复,不再浪费丹药,他将小瓶收起来,这丹药对他的作用不大,但用在柳含烟和晚晚身上,却正好合适。

    金山寺方丈的气色,比以前好了很多,他本身是第五境巅峰的佛门高僧,除符箓派祖庭的高手之外,在北郡罕有敌手,可惜遇到了千幻上人。

    他是为了铲除邪修而受伤,见多了为了修行而沦入邪道的修行者,对比之下,老方丈更让人尊敬。

    三人盘膝而坐,玄度将手放在李慕的背上,李慕抵住方丈的后心,陌生颂念心经,从禅房之外,都能看到淡淡的白光。

    佛殿内,对于正在隐隐发光的佛像,不仅金山寺的和尚,就连殿中的香客,都已经习惯。

    这些天来,这几尊佛像,天天都在闪光。

    这直接导致近日来金山寺上香的香客,比以往暴增数倍,捐出的香油钱,更是比平时多出了不知多少。

    禅房之内,李慕缓缓的收回了手,气色比刚才好多了。

    刚才在给方丈疗伤的时候,李慕自己也吃了一点小小的回扣,借用玄度浑厚的法力,将他自己的伤也治好了。

    “阿弥陀佛……”

    方丈站起身,对李慕施了一个佛礼,说道:“这些日子来,多谢李施主了。”

    李慕微微一笑,说道:“方丈大师客气,千幻上人作恶多端,我也险些遭他毒手,大师剿杀他,是为民除害,和大师相比,我做的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方丈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慈善的看着李慕,说道:“老衲根基被毁,若无李施主出手相救,不仅修为难以恢复,连寿元也不会剩下几年,如此大恩,金山寺来日必报。”

    李慕道:“玄度大师对我有两次搭救之恩,全当是我在偿还他的恩情。”

    “玄度是玄度,老衲是老衲……”方丈忽然握着李慕的手腕,说道:“老衲观李施主佛道双修,就再助你一臂之力吧……”

    他话音落下,李慕只觉得一股比玄度精纯了数倍的法力,从手腕涌入他的身体。

    这道法力,浑厚且强大,李慕的身体,却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

    相反,他还感觉暖洋洋的,十分舒服。

    一丝丝黑色的物质,逐渐从李慕的体内排出了体表。

    李慕已经知道,这些是他肉体中的杂质,上次玄度曾经帮李慕淬体过一次,想不到这次还是能排出这么多。

    方丈放开手,说道:“李施主七魄还差两魄,此次淬体,能让你的肉身不再被这失去的两魄拖累。”

    道门炼魄是为了肉身,佛门则是直接修的肉身,李慕能够感受到身体中的强大力量,连因为缺失两魄而产生的不适感都消失了。

    他心下一喜,对方丈道:“多谢方丈大师。”

    方丈笑道:“要谢的应该是老衲。”

    淬体固然好,但是每一次,李慕的衣服都会被弄脏,从金山寺离开的时候,他又换上了一身僧袍。

    家门口,柳含烟疑惑的看着李慕,问道:“你怎么又穿成这样?”

    李慕耸了耸肩,说道:“公服弄脏了。”

    柳含烟捏着鼻子,从他手里接过脏衣服,看到李慕的手时,将衣服扔在一边,一把抓住李慕的手,惊讶道:“你的皮肤怎么又变好了……”

    “不对!”她抬头看着李慕,说道:“每次你这么打扮的时候,肌肤都会变好,你到底偷偷干了什么,快点老实交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林平李静名字〕〔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