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烈焰燃情帝少的重〕〔[综]颠倒世界〕〔我靠做梦撩巨星〕〔从一人一摩托开始〕〔盛世红妆倾天下〕〔从现代飞升以后林〕〔林清婉易寒〕〔夫人每天都打脸〕〔逍遥战神〕〔我体内有亿万神剑〕〔江湖奇功录〕〔最强妖孽特种兵王〕〔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夫人每天都打脸〕〔偏执薄爷又来偷心〕〔唐初露陆寒时〕〔创造沙盘世界〕〔吞噬世界之龙〕〔邪君的第一宠妃〕〔校草殿下太妖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7章 爱欲之法
    李肆远远的对张山招了招手,说道:“老张,过来,有个忙需要你帮一下。”

    张山抬头看了一眼,说道:“我忙着呢,没空!”

    李肆从怀里取出一枚铜钱,捏着在他眼前晃了晃。

    张山不屑的一笑:“一文钱就想收买我”

    李肆又取出一文。

    张山一把从他手里夺回铜钱,放进自己怀里,说道:“什么忙”

    街头,李清正在巡视,张山忽然从后面追过来,扶着额头,说道:“头儿,我感觉头有点发晕,我好像病了……”

    李清取出一张符箓递给他,说道:“化成一碗符水,一般的风寒发热,喝了就好了。”

    “谢谢头儿。”张山拿着符箓,跑到后面的一处街角,看着李肆,疑惑道:“你就是为了骗符箓啊,你直接去找头儿要,头儿也会给的。”

    李慕看着李肆,问道:“这能说明什么,上次我生病,头儿也给了我一张符箓。”

    李肆道:“你再去试试。”

    李慕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走出街角,李清远远的看到他,却并没有理他。

    李慕主动走过去,说道:“头儿,我好像生病了,感觉头有点晕,身体很不舒服……”

    李清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又抓着他的手,用法力探查一遍,皱眉道:“不烫啊,身体也没有什么问题……”

    远处,张山怔怔看着将李慕摸来摸去的李清,又看了看自己手里轻飘飘的符箓,吃惊道:“果然不一样!”

    片刻后,李慕表情恍惚的走到街角,李肆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说道:“一个月。”

    李慕还是有些不解,问道:“你是说,头儿真的喜欢我”

    李肆道:“或许只是有一点好感,喜不喜欢还有待测试,但头儿对你和对我们,的确不一样,总之,你输了。”

    李慕脸上露出思忖之色,喃喃道:“头儿为什么会喜欢我”

    李肆淡淡问道:“喜欢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不需要吗”

    “需要吗”

    “不需要吗”

    ……

    要说谁更懂女人,十个李慕也比不上李肆,他说李清有可能喜欢他,那就是真的有可能。

    李慕心里先假定有这个可能,再仔细想想,一开始李清对他,还和张山李肆没有太大区别,后来在得知他是纯阳之体后,她对李慕就越来越好……

    她到底是对自己有好感,还是在馋他的身体

    李慕看过不少书,懂得知识不少,却不懂女人的心思。

    柳含烟是打定主意单身一辈子了,阴阳双修的可能已经无限接近于零,如果和已经聚神的李清在一起,李慕的七魄很快就会圆满,怎么看,她都是李慕的最佳选择。

    如果她真的对李慕有好感,只要接下来的日子里,再多培养培养感情,两个人很有可能修成正果。

    不过,以她的性格,将修行看的无比重要,也不一定会理会男女之情。

    而且,两个人如果在一起,恐怕李慕娇妻美妾大宅子的梦想,就要泡汤了。

    李肆看了他一眼,说道:“有了头儿还想沾花惹草,你是嫌自己命长吗”

    李慕不由震惊:“这你也能看的出来”

    李肆道:“我了解女人,也了解男人。”

    李肆到底是有两把刷子的,居然能看出他心里所想,这些李慕就算是用天眼通也看不出来。

    不过,李清对他到底存着什么心思,李慕也不能确定,他还是打算侧面观察观察。

    他重新走到街上,追上李清,问道:“头儿,今天中午要不要去我家吃饭”

    “不用了。”李清这次直接拒绝,问道:“你身体好些了吗”

    李慕摇头道:“已经没事了,可能是还有三魄没有凝聚的原因。”

    走在李清身边,李慕脑海灵光一闪,忽然想到一个测试李清到底对他有没有好感的方法。

    他看向李清,忽然道:“头儿,我想到凝聚最后两魄的办法了。”

    李清眉头暗挑,问道:“你想怎么收集“爱情”和“欲情””

    李慕道:“我在书上看到,有些修行者,会直接散掉后面三魄,然后去到处玩弄女子的感情……”

    眼看着李清的眉头皱了起来,李慕连忙解释道:“我当然不会用这种方法,玩弄女孩子感情的人渣,简直比李肆还可恶。”

    李清的黛眉又舒展开来。

    李慕趁机道:“但我可以多娶几位娘子,从自己娘子身上获取最后两种情绪,又不触犯律法,也不存在什么道德问题,这总行了吧……”

    “哎,头儿,你别走啊……”

    ……

    李清好像真的生气了,自从李慕告诉她他想多娶几个老婆之后,她已经三天没有和李慕说话了。

    她甚至连值房都没有进来过,一个人在老王曾经的值房,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李清这个样子,让李慕心里有点慌,心想要不要主动去道歉算了,忽然有脚步声从门口传来,随后他便又闻到了久违的幽香。

    李清将一本书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翻开一页,说道:“爱分大爱小爱,欲也不是只有**,你凝聚后两魄,还有别的办法。”

    李慕站起来,赔笑道:“那天我只是开个玩笑。”

    李清平静道:“我没有和你开玩笑。”

    见她好像是认真的,李慕立刻也认真起来,仔细的这一页的内容。

    这本有关修行的偏门书籍上,记载的居然是丧失七魄的人,如何重新凝聚七魄的方法。

    原来李清这三天,就是在帮李慕找这些。

    这让李慕心生感动的同时,也后悔不已,三天前,真的不应该为了试探,而故意和她开那种玩笑。

    他先将别的心思收起来,认真研读这本书。

    七情之中,爱之一情,并不单单的指男女之间的情爱,李慕之前的理解,有些狭隘。

    除了男女之爱外,还有母爱,父爱,手足之爱等,李慕没有父母,也没有兄弟姐妹,这些爱之情绪,自然也无从获取。

    但以上这些,都是小爱,还有一种爱,被称为大爱。

    小爱无痕,大爱无疆,这种大爱,指的是对众生的仁爱。

    爱众生,自然也会被众生所爱,这是不同于情爱,父母之爱,手足之爱的另一种爱。

    李慕怎么看,怎么觉得这所谓的“大爱”,与佛家功德,道家念力,非常相似,功德与念力,是通过行善救人,或是收纳信徒,从人心中获取的一种力量。

    不止道门佛门,就算是国家,也需要这种力量。

    大周在每一个郡,每一个县,都建造有国庙,供百姓参拜,并将国庙的繁荣与冷清,与国运的兴盛与衰落紧密联系在一起。

    这种现象,其实可以从两种不同的角度解释。

    功德与念力,都是真实存在的神秘的力量,不管是佛门还是道门的强者,都可以通过直接吸收念力来修行,对于朝廷和皇室,也是一样的道理。

    更多的念力,需要更多的百姓,真心实意的参拜道观,佛殿,或是国庙,才能产生。

    所以无论是道门,还是佛门,都会积极入世,通过稳定地方,来收拢民心,获得他们的信仰之力。

    朝廷也必须维持各郡的长治久安,让百姓过上安居乐业的日子,才能让他们真心实意的参拜国庙。

    换一种角度来看,若是各郡长治久安,百姓安居乐业,自然不会有太多人去行奸恶之事,更别提造反作乱,大周整个体系持续且稳定的运转,又何尝不是国运兴隆的表现

    李慕需要的,就是获得百姓的这种信仰,也就是大爱。

    但要获得百姓的信仰,显然比娶几个老婆难多了,还不如……,李慕抬头看了看李清,最终还是没敢将心里话说出来。

    “爱”情有了替代之道,至于“欲”情,也并非至于**。

    六欲和六根六识相似,分别是见欲,听欲,香欲,味欲,触欲,意欲,**其实和意欲差不多,若是没有,也可以用其他五欲代替。

    见欲,是指贪图美色奇物,如果有人贪图李慕的美色,他便可以吸收对方的见欲。

    听欲,指的是贪图美音赞言。

    香欲,味欲,是香味和口腹之欲,李慕总不能让人吃了自己。

    触欲,顾名思义,是除男女之事以外的**之欲,柳含烟总是喜欢摸他的身体,便是触欲的体现。

    只可惜,李慕从她的身上,吸收不到爱情,这也是李慕确定她不喜欢自己的原因。

    李清看着他,淡淡的说道:“最后两种情绪,有很多的收集方法,你也不必勉强自己,一定要娶数位妻子。”

    李慕其实并不觉得勉强,反而还有些期待,但看到李清的表情,还是轻咳一声,说道:“我现在只想修行,不想考虑那么多的男女之事……”

    现在的李慕,还不到十九,的确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

    尽早的炼化那些恶情,再凝聚一魄,然后继续炼化千幻上人残留在他的体内的魂力,早日将三魂聚为元神,迈向中三境,才是眼下他应该做的。

    只有晋入神通境界,他才能开始学习那些玄奇诡异的神通法术,真正算是踏入修行的大门。

    值房外的院子里,忽然传来一阵动静,李慕走到值房外面,看到几名身穿制服的人,站在县衙的院子中间。

    他们身上的公服,和李慕他们的公服略有差异,更加的精致,也更加气派。

    为首的一名男子昂着头,大声问道:“阳丘县令何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第一战神杨风〕〔北玄门〕〔世子很凶〕〔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