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爷爹爹,娘亲又〕〔宋伊人宫陌宸〕〔洪荒:我,九转金〕〔剑尊叶玄〕〔叶玄有四个女徒弟〕〔我有一座无敌城〕〔重生之千面侯爷难〕〔天地战记〕〔追大佬扒马甲的日〕〔最强废婿林子铭楚〕〔巅峰赘婿林子铭〕〔龙婿林子铭〕〔王爷王妃马甲又掉〕〔末世之我修了个仙〕〔顶峰战神〕〔女总裁的战神女婿〕〔我是首富我骄傲了〕〔莫宛溪贺煜城〕〔先婚后爱:陆少夫〕〔死对头破产之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16章 不是东西【为盟主"奋斗中孤独1"加更。】
    李慕带着那少年回到客栈,已是后半夜,店铺早已打烊,他让那少年睡在床上,自己盘膝而坐,炼化那些鬼物死后所化的魂力。

    道门第二境的修行方法,就是不断的将三魂凝练壮大,除了在每月的固定日子炼魂之外,还可以借助别人的魂力,理论上,只要魄力和魂力足够,在一个月内炼魄凝魂,也没有什么问题。

    只不过,这样催生出的境界,虚有其表,法力也是如任远一般的花架子,和同级别修行者斗法,就是自寻死路。

    李慕不打算过早的凝魂,他打算彻底将这些魂力炼化到极致,彻底化为己用之后,再为聚神做准备。

    少年坐在床上,问李慕道:“您是郡城的捕快吗”

    李慕点了点头,说道:“算是吧。”

    少年在床上躺下,很快就传来平稳的呼吸声。

    李慕低头看了看,他身上的这身衣服,在很多时候,还是能给人以安全感的。

    在大周,捕快从来都不是低贱的职业,他们拿着最低的俸禄,做着最危险的事情,时常要直面死亡,默默守护着百姓的安全。

    这便是百姓对他们信任的原因。

    李慕一开始,对于捕快的身份,其实是无所谓的。

    他最初的目的,是为了留在县衙,留在李清身边,保住他的小命。

    但看到一条本该消逝的生命,在他手中重获新生时,那种满足感,却是他说书,演戏时,从来没有过的体会。

    或许,这便是这份职业的意义所在。

    清晨,李慕推开房门的时候,李肆也从隔壁走了出来。

    他揉了揉脑袋,扶着房门,诧异道:“奇怪了,我昨天睡了那么久,怎么还是这么累……”

    李慕掏出玄度给他的瓷瓶,里面还剩下最后一颗丹药,扔给李肆。

    李肆接过之后,问道:“这是什么”

    这丹药对李慕已经没有了多大的作用,李慕随口道:“补身体的。”

    李肆从瓷瓶里倒出丹药,扔进嘴里,片刻后,惊奇的看着李慕,问道:“这东西不错,还有没有”

    “没了。”李慕挥了挥手,说道:“收拾一下,准备出发吧。”

    片刻后,李肆站在楼下,看到跟着李慕走出来的少年,奇怪道:“他是哪来的”

    李慕道:“昨天晚上捡到的,顺路送他回郡城。”

    李肆打量这少年几眼,也没有多问,上了马车之后,就坐在角落里,一脸愁容。

    距离郡城越近,他脸上的愁容就越深。

    去郡城的路上,李慕简单的问了这少年几句,得知他姓徐,单名一个浩字,家里在郡城做点儿小生意,昨天他一个人从家里溜出来,跑出城玩耍,不知不觉玩到天黑,不小心迷了路,碰巧遇到两只鬼物,便被捉了去,差点成为那恶鬼的血食。

    马车行驶了几个时辰,在午时的时候,终于抵达郡城。

    作为北郡首府,郡城仅从外面看去,便比阳丘县城气派的多,城墙高耸,城门可容两辆马车并排通行,城门口行人络绎不绝。

    车夫赶着马车驶入郡城,李慕掀开车帘,对那少年道:“郡城到了,你快点回去吧,以后不要一个人乱跑,下次再遇到那种东西,可没人救得了你。”

    少年对李慕躬身道谢,跳下马车,跑进了人流中。

    车夫拦路询问了一名行人,问出郡衙的位置,便再次启动马车。

    北郡郡城,由郡守直接管理,城内只有一个郡衙,衙门内,有郡守,郡丞,郡尉三位主官,其中郡守负责郡内所有的事务,郡丞的职责便是辅佐郡守,而郡尉,主要负责一郡的治安。

    李肆靠在马车车厢,再次悠悠的叹了口气。

    李慕道:“你上次不是说,陈姑娘是个好姑娘吗,现在又叹什么气”

    “她是个好姑娘,但我也没说我会娶她。”李肆长叹一声,说道:“我的人生规划不是这样的。”

    李慕意外道:“你还有人生规划”

    李肆瞥了他一眼,说道:“连人生规划都没有,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连李肆都有人生规划,李慕想了想,觉得他也得好好规划规划自己的人生了。

    他对自己人生的短期规划,是十分清楚的,他必须要将最后两魄凝聚出来,成为一个完整的人,弥补修行之路上最后的缺陷。

    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都被半年的期限所困,倒是没时间计划以后的人生。

    他看向李肆,问道:“你的人生规划是什么”

    李肆道:“我想再玩几年,等到三十岁的时候,就找一个老实姑娘娶了……”

    “老实姑娘哪里得罪你了”李慕呸了一口,说道:“真不是个东西!”

    李肆瞥了他一眼,嘲讽道:“你以为你比我好到哪里去”

    李慕问道:“我怎么了”

    李肆冷哼一声,说道:“你若不喜欢一个女子,便不应对她太好,否则这笔情债,这辈子也还不清,头儿,柳姑娘,那小丫鬟,还有你临走时挂念的女子,你算算你欠下多少了”

    李肆用鄙视的目光看着李慕,说道:“我与那些青楼女子,不过是逢场作戏,只进入她们的身体,从来不进入她们的生活,而你呢,对这些女子好的过分,又不主动,不拒绝,不承诺,不负责……,我们两个,到底谁不是东西”

    李肆居然认为自己连他都不如,这让李慕有些难以接受。

    他看着李肆问道:“头儿对我好,我对她好,有错吗”

    李肆道:“没错。”

    李慕又道:“柳姑娘对我也有恩,她对我好,我对她好,有错吗”

    李肆摇头道:“也没错。”

    李慕再次开口:“我当晚晚是妹妹,我对妹妹好,有错吗”

    李肆望着他,淡淡开口。

    “你想看到头儿嫁人吗”

    “你想看到柳姑娘嫁人吗”

    “你想看到你妹妹嫁人吗”

    ……

    李慕认真想了想,愧疚的看着李肆,说道:“对不起,我不是个东西。”

    李肆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我劝你珍惜眼前人,在他还能在你身边的时候,好好珍惜,不要等到失去了,才追悔莫及……”

    李慕思忖片刻,问道:“你的意思是,我当时应该向头儿表明心意”

    李肆摇了摇头,说道:“没用的,你和头儿的感情,还没有到那一步,头儿不会为了你留下,你也留不下她……”

    李慕轻叹口气,这一点,其实他比李肆更加清楚。

    他又问道:“所以你的意思是,要我珍惜柳姑娘”

    “我让你珍惜我!”李肆抓着他的胳膊,说道:“我如果出事了,谁还会管你感情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