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家妈咪是巨星宁〕〔万亿资产〕〔现在我想做个好人〕〔澳洲风云1876〕〔我本狂婿〕〔女总裁的贴身强兵〕〔农园医锦〕〔能穿越的我该怎么〕〔重回2003〕〔我外婆是武则天〕〔当代华佗〕〔喜时归〕〔侧福晋娇养日常〕〔重生六零我成了反〕〔名侦探修炼手册〕〔我靠科技种田兴家〕〔52345348〕〔我从来都不主动〕〔农门小厨娘:夫君〕〔大唐妖怪图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27章 大小
    之后的几天,柳含烟白天忙店铺的开张事宜,晚上便来李慕的房间双修。

    从刚来郡城时的每天两个时辰,到后来,她干脆一整晚都待在李慕房中,天亮才回去。

    她修行的时间比李慕还短,现在却已经凝聚了四魄,只比李慕少一魄,这其中有一部分是因为纯阴之体,另一部分,是因为两人的双修。

    清晨,李慕睁开眼睛,盘膝坐在她对面的柳含烟,长长的睫毛颤动,眼睛也很快睁开。

    两人盘膝对坐,双手置于身前,紧紧相握。

    一开始双修时,他们还是两掌相对,后来柳含烟觉得举着双手太累,便提议李慕换一个姿势。

    两人尝试过很多姿势,最终还是觉得这一种最省力。

    李慕察觉到柳含烟身上的微妙变化,诧异道:“你炼化第五魄了”

    柳含烟稍有得意,说道:“我现在和你一样了。”

    李慕心中暗叹,她是完全的纯阴之体,正常情况下,修行速度本来就要比李慕快上一些。

    再加上她七魄惧在,又有李慕为她收集的魄力,进境可谓一日千里。

    眼下,他自己欲情和爱情的圆满遥遥无期,柳含烟必定会比他更早的炼化七魄。

    不过,就目前而言,同样是炼化了五魄,两人的法力却相差甚远,真的动起手来,李慕让她一只手,也能在很短的时间内,让她躺在地上求饶。

    他舒展了一下身体,说道:“今天你回家早一些,我教你一式道术。”

    “道术”柳含烟吃惊道:“不是说道术不能传外人吗”

    “那些正道宗门的道术不能外传,我的道术,不是来自他们。”李慕解释了一句,又道:“再说了,你又不是外人。”

    柳含烟心头微甜,又鬼使神差的问道:“除了我,你还教给谁了”

    李慕愣了一下,然后飞快的下床,说道:“快迟到了,我先去衙门……”

    柳含烟看着他的身影飞快消失,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她心头浮现出一道女子的身影,叹了口气,心头微酸。

    然后她才感受到了一股更深的酸意。

    柳含烟转头望向门口,看到晚晚站在那里,手上拿着李慕洗漱用的东西,小脸上的表情很复杂。

    柳含烟心中没来由一慌,立刻解释道:“我们只是修行……”

    晚晚走进来,说道:“我知道,小姐也是喜欢公子的。”

    “瞎说,我怎么会喜欢他……”

    “小姐放心,我不会生气的。”晚晚走到床边,小声说道:“如果没有小姐,我早就饿死了,我的命是小姐救的,我的东西就是小姐的东西……”

    柳含烟揉了揉她的脑袋,无奈道:“你怎么这么傻……”

    晚晚小脸上露出娇憨的笑容,“我想和小姐,和公子,永远在一起。”

    柳含烟叹了口气,说道:“你呀,一定是以前蹭吃蹭喝,被他灌了**药……”

    晚晚嘟着嘴道:“那小姐一定也喝了,公子才刚刚离开,你就追到了这里,小姐比我还急呢。”

    “小丫头,你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我有大小的,小姐是大,我是小……”

    ……

    李慕连早饭都没有吃,就溜出了家门。

    连李清这样淡薄的女子,都会因为李慕传清心诀给柳含烟而生气,若是他告诉柳含烟,“临”字诀他先传的李清而不是她,恐怕她今天晚上就不会上李慕的床了。

    他随便在街上买了两只包子,垫了垫肚子之后,来到衙门。

    因为入职考核优秀,李慕平日里不用辛苦的巡街,那间值房,大部分时间都是李慕一个人的。

    他本打算再梳理梳理千幻上人的记忆,走进值房之后,发现赵捕头也在。

    “赵捕头早。”李慕走进值房,和他打了一个招呼。

    赵捕头走过来,说道:“不早,我是专门等你的。”

    李慕问道:“又有什么差事吗”

    赵捕头点了点头,说道:“本来这件差事我打算安排别人去调查,但正好你来郡衙了,我想,还是你去最适合。”

    李慕问道:“什么差事”

    赵捕头道:“还记得你曾经问过我楚江王的事情吧”

    李慕刚刚才斩杀了楚江王手下的一名鬼将,而楚江王背后的幽冥圣君,和千幻上人同为魔宗十大长老,他怎么可能忘记。

    李慕试探问道:“难道这件差事,和楚江王有关”

    赵捕头笑了笑,说道:“放心,不是让你去抓楚江王,只是想让你去调查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可能涉及到楚江王手下的一名鬼将。”

    如果只是鬼将还好,以李慕如今的修为,遇到第四境的鬼物,就算不敌,也能全身而退。

    赵捕头以为他还有顾虑,又道:“你放心,这件差事并没有多大的危险,如果不是郡尉大人想查清楚,楚江王背后有没有什么阴谋,早就亲自动手了,以你的实力,应该能轻松应付。”

    李慕道:“到底是什么差事,还请赵捕头说的仔细一点。”

    赵捕头点点头,说道:“我们需要你去调查一座青楼,那处青楼,有可能和楚江王手下的一名鬼将有关,斩杀那名鬼将很容易,但郡尉大人想通过那名鬼将,查出楚江王的秘密。”

    李慕疑惑道:“楚江王会有什么秘密”

    赵捕头舒了口气,说道:“幽冥圣君手下,有十殿阎罗,楚江王在十殿阎罗中,实力排行第二,道行已臻至第五境巅峰,他离开魂宗,来到偏远的北郡,一定有什么目的……”

    李慕还是疑惑:“衙门里修为比我高的同僚,大有人在,为什么会选择我”

    赵捕头看着他,说道:“第一,衙门中的其他人,都是熟面孔,容易暴露,你们十人刚来衙门,连衙门里的同僚都不太熟,更何况是外人。”

    “第二,办这件差事的人,需要有极强的定力,要能抵抗住美色的诱惑,时刻保持头脑清醒,也要有临危不惧的胆气。”

    李慕想了想,说道:“这件事情,其实李肆比我适合。”

    赵捕头叹了口气,说道:“我也想过李肆,他没有修为,更不会引起怀疑,但正是因为没有修为,若有意外发生,他也保护不了自己,他若是出事,郡丞大人那里怪罪下来,谁也担待不起……”

    他看向李慕,说道:“你不一样,虽然只有凝魂修为,但却能斗化形妖物,从凝丹妖物手中逃脱,办这件差事,再适合不过了。”

    李慕面露犹豫,如果只是一个鬼将还好,但那楚江王,可是第五境鬼修,比苏禾还要强大,属于目前李慕开挂也打不过的对手。

    赵捕头补充说道:“那青楼就在郡城里面,最多有一位第四境的鬼将,甚至不到第四境,完成差事之后,你可以获得一笔丰厚的奖赏。”

    李慕想了想,问道:“有多丰厚”

    赵捕头道:“你可以选择灵玉三十块,还可以选择与之价值相当的法宝,符箓等……”

    三十块灵玉,抵得上他差不多半年的导引修行,李慕面色一正,说道:“奖不奖赏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为民除害……”

    他很快又想起一事,问赵捕头道:“如果诛杀了楚江王手下的鬼将,衙门有没有赏赐”

    赵捕头道:“楚江王手下十八鬼将,消灭任何一位,都能得到重赏,且鬼将的实力越强,赏赐越丰厚。”

    他说完才意识到什么,看向李慕,问道:“你杀了楚江王手下的鬼将”

    这个时候,李慕也不用再掩饰,说道:“徐掌柜的儿子,便是被楚江王手下的一名鬼将抓去的,被我顺手斩灭了。”

    赵捕头愣了一下,问道:“所以,你那时候才问我楚江王的事情”

    李慕点了点头。

    赵捕头讶异的看着他,说道:“我带你去见郡尉大人。”

    李慕在郡衙也有几日的时间,但却从来没有见过郡守和郡丞,他们都有自己的府邸,没有大事,不会来郡衙,郡尉倒是常住郡衙,却也从来没有露过面。

    赵捕头领着李慕,来到一处宽敞的堂内。

    李慕站在门口,还没有踏进去,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味。

    几个酒坛被随意的扔在地上,东倒西歪,一名男子瘫坐在椅子上,手里还拿着一个酒坛,仰头灌酒。

    赵捕头摇了摇头,走上前,说道:“大人,属下有事禀报。”

    他低声说了几句,那男子忽然睁开眼睛,眼中醉意尽去,目光直勾勾的看着李慕,问道:“你杀了楚江王手下的鬼将”

    李慕点了点头,说道:“碰巧而已。”

    男子大手一挥,李慕面前的虚空中,顿时浮现出不少鬼影,那男子问道:“哪一只”

    李慕一眼就认出他斩杀的那只恶鬼,指着那些鬼影中的最后一位,说道:“是他。”

    “没错了。”男子看了李慕一眼,对赵捕头道:“带他去玄字房,任选一件东西。”

    李慕走出去时,疑惑的看着赵捕头,问道:“那鬼将的死,郡尉大人知道,难道……”

    赵捕头笑了笑,说道:“你以为楚江王在北郡这么久,大人们会没有防范吗”

    李慕愕然道:“难道楚江王手下,有我们的卧底”

    赵捕头并没有再多说,带领李慕来到一处阁楼,径直上了二楼,说道:“这是玄字房,这里面的符箓,法宝,你可以任选一件,或者将其折算成是灵玉。”

    李慕目光望去,看到这房间中,摆放着一排排的木架。

    第一排的木架,整齐的摆放着数十种符箓。

    第二排木架,则是各种法宝,有铜镜,玉簪,短剑,长剑等。

    第三排木架上,摆满了灵玉。

    赵捕头走到第一排木架中间,指着一张符箓,说道:“我建议你选这张引雷符,这张符箓,可以诛杀第四境以下的妖鬼邪修,关键时刻,可以保命……”

    李慕微微一笑,目光在这些符箓上扫过。

    雷符对他来说,完全是鸡肋符咒,威力没有“临”字决强大,还是一次性消耗品。

    他本来想选灵玉,路过摆放着各种法宝的木架时,脚步忽然一顿。

    他的目光扫过铜镜,各种兵器,最终停留在一根玉簪上。

    这玉簪十分朴素,通体白玉,没有一丝杂色,簪子顶部嵌着一朵珠花,看着就只是一根普通的白钰簪子。

    李慕站在这架子前,思忖片刻,说道:“我要这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