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总裁老婆(一〕〔莫宛溪〕〔钑龙〕〔全能签到〕〔洪荒之鲲鹏绝不让〕〔许你一世安和〕〔倾世医妃太嚣张〕〔猎魂修罗〕〔豪门私宠:总裁先〕〔极品透视医仙〕〔宠你从拥抱开始〕〔我的外卖送万界〕〔天穹之下〕〔网游之横行天下〕〔林清菡〕〔王者至尊〕〔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赵旭〕〔富婿奶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32章 井下鬼语
    柳含烟是李慕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吻过的女人。

    苏禾是鬼,不能算是人。

    而且当时李慕性命危急,差点就被千幻上人的魂力撑死了,也处在昏迷之中,根本没有心思去想一些有的没的。

    想起苏禾,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出关,收到李慕寄给她的两只女鬼没有。

    柳含烟敏锐的察觉到了一些东西,问李慕道:“你想什么呢”

    李慕连忙回了回神,说道:“你刚才亲的太快了,我还没有准备,要不要再来一次……”

    “做梦去吧。”

    柳含烟红着脸匆匆离开,李慕心里松了口气。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也吃不了柳含烟,她能主动吻李慕,已经是两人之间关系的一大进步,李慕得寸进尺,反而会起到反效果。

    一切顺其自然,总有一天,两个人都能完完全全的把自己交给对方。

    去青楼的事情,被柳含烟抓了个现行也好,以后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进出春风阁,不用担心柳含烟生气。

    白天只看出了此青楼在利用某种器皿,吸收嫖客的阳气,晚上李慕再临春风阁,依旧是叫了一名女子弹琴,自己在床上睡觉。

    那女子见李慕熟睡,琴声逐渐由疾到缓,逐渐停止。

    她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熟睡的李慕,捧起香炉,离开房间。

    她走的时候,并未察觉,一个只有她小拇指大小的纸人,粘在她的鞋底,被她带了出去。

    关门声响起,躺在床上,早已进入熟睡的李慕,眼睛缓缓睁开。

    纸人是符箓派的一种秘术,原本只有符箓派弟子才能制作,李慕从千幻上人的记忆中找到了制作纸人的方法。

    通过符箓之法制造出的纸人,可以代替主人做一些事情,也可以用来探查危险的地方,用处十分广泛。

    借助那纸人,他可以听到此女周围的声音。

    他的耳中,除了平缓的脚步声之外,时而传来一阵阵男女的呻吟,随着那女子走下楼,来到后院,李慕的耳朵才清净下来。

    春风阁,后院。

    女子捧着香炉,来到一口古井前。

    春风阁老鸨守在井口,女子缓缓走过去,将香炉递给她。

    老鸨接过香炉,说道:“你在这里守着,不要让外人过来。”

    女子恭敬的点了点头,站在井口。

    老鸨抱着香炉,左右看了看,见院中无人,竟是直接跳入了井中。

    李慕躺在房间的床上,不知道那女子的周围发生了什么,老鸨的声音消失之后,就再也没有声音传来了。

    借助纸人,能听到的范围有限,而李慕距离此女又太远,耳识无法发挥作用。

    他想了想,从床上下来,绕到后门,一闪身进了后院,捂着肚子,四处乱跑。

    那女子发现了他,惊慌道:“公子,你怎么下来了……”

    李慕脸色通红,说道:“茅房,茅房在哪里……”

    那女子一指角落,说道:“茅房在那里……”

    李慕三步并作两步,跑进院子角落一个临时搭建的茅房,那女子看了茅房一眼,又看了看井口,将一只木桶缓缓放下去。

    李慕关上茅房的门,默念清心诀,排除一切干扰,终于用耳识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些声音。

    这声音从地底传来,李慕想起院子里的那口枯井,心中笃定,此井一定有问题。

    “鬼将,末位,献祭,阳气……”

    从地底传来的声音十分微弱,李慕只能听个大概,担心待久了会被发现,影响之后的计划,他听了片刻,便走出茅房,留下一两银子之后,离开了春风阁。

    片刻后,春风阁后院,女子将那只木桶提上来,老鸨的身体从井中缓缓飘出。

    他看了看那女子,问道:“没有人靠近这里吧”

    女子摇了摇头。

    老鸨脸上的紧张之色消除,摇曳着身体离开。

    女子也随之离开,脚底的纸人,随着她的走动,逐渐风干成灰,消失不见。

    半月时间,一晃而过。

    这半个月来,春风阁一切正常,唯一和以往不太一样的是,每天都有一名年轻公子来这里,点上一个姑娘,只听曲睡觉,不做男女爱做的事情。

    一开始,众人还有些奇怪,时间久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来这里的客人,很多都有些奇奇怪怪的癖好。

    有人对女子的脚情有独钟,有人喜欢被姑娘们拿着鞭子抽打,还有人喜欢穿姑娘们的贴身衣服,和他们相比,那位年轻公子的癖好,根本不算什么。

    阳丘县衙。

    李慕披着斗篷,从后门进入,来到值房。

    这半个月来,他每日去春风阁,暗中探查到了一些信息,同时也积累到了不少的欲情。

    春风阁的那些风尘女子,几乎被他吸了个遍。

    他在值房中坐了一会儿,没多久,赵捕头就从外面走进来,他走到李慕身前,问道:“查的怎么样了”

    李慕点头道:“经过我半个多月的暗中打探,发现春风阁背后,的确是楚江王手下的一名鬼将在操控,她的藏身之地,就在春风阁后院的井中。”

    赵捕头道:“鬼气藏于井,难怪从外面看不出任何异常。”

    李慕继续说道:“春风阁的老鸨和妓子,应该早就被她蛊惑了心智,为她所用,暗中为她吸收客人的阳气,供她修行。”

    妖鬼不仅能够吃人,蛊惑人心,更是他们擅长的,被他们蛊惑的人,会彻底沦为他们的奴隶,生不出半点二心。

    赵捕头问道:“此鬼为何会冒险在郡城作乱,查到原因了没有”

    “查到了。”李慕点头道:“楚江王手下的十八鬼将,并不是固定不变的,他手下的其他鬼卒,只要实力足够,随时可以取代他们的位置,不仅如此,楚江王还为那十八鬼将,设立了一个残酷的规矩。”

    赵捕头疑道:“什么规矩”

    李慕继续说道:“在一定的时间内,没有晋级魂境的末位鬼将,会被当成是祭品,抹去灵智,献祭出自己的魂体,春风阁后院,那井下的女鬼,实力是恶灵巅峰,差一点就能晋入魂境,她吸收这些人的阳气,就是为了晋级,成功晋级魂境,她就免去了献祭之忧……”

    恶灵巅峰的鬼将,实力虽然在楚江王手下的十八鬼将中排名靠后,但也不是最后。

    造成那女鬼如此紧张的罪魁祸首,其实是李慕。

    他没有杀那只鬼将之前,那只鬼将在十八鬼将中排名末位,他杀了那鬼将之后,那女鬼便成了最后一位,她如果不努力,就只有被抹去灵智,成为别人的养分。

    能想出这样的方法来激励手下的员工,这楚江王,倒也是个鬼才。

    赵捕头问道:“有没有查到关于楚江王的秘密”

    “没有。”李慕摇了摇头,说道:“若楚江王真的有秘密,恐怕也不是这只十八线鬼将能知道的。”

    “这倒也是。”赵捕头点了点头,说道:“你先继续探查,一有消息,立刻回县衙汇报。”

    李慕面露难色。

    赵捕头问道:“有什么难处吗”

    李慕道:“那春风阁的消费实在太贵,前前后后,已经花了十几两银子,我也不能一直这么垫付,要不衙门先预支一些……”

    赵捕头诧异道:“不是说你傍上了一位有钱女子,住的大宅子,穿的衣服也是上等布料……”

    李慕愣了一下,怒道:“是谁走漏……,是谁传的谣言!”

    赵捕头笑了笑,说道:“我也只是听说而已,这些银子,衙门是应该垫付,我一会儿去库房给你支取。”

    赵捕头离开值房,很快又回来,交给李慕三十两银子,说道:“这三十两你先拿着,不够了再来衙门支取。”

    李慕收下银子,心道今天可以奢侈一把,一次点两个姑娘,一个弹琴,一个吹箫,来一个琴萧合鸣,反正有衙门报销,超预算了也可以再申请。

    赵捕头说完,又取出一物,递给李慕,说道:“恶灵巅峰的女鬼,实力不可小觑,万一事情有变,你怕是要和她正面冲突,这法宝你收着,用完了再还回来。”

    李慕低头打量,他手上的东西,看着像一根柔软的树枝,轻若无物,他看向赵捕头,问道:“这是什么”

    赵捕头解释道:“此物名为打魂鞭,是由千年柳枝制成,能对魂体元神造成很大的伤害,一鞭下去,寻常阴灵怨灵,会直接魂死灵散,哪怕是恶灵,捱上一鞭,也不好受,只要你用此鞭拖住那女鬼片刻,及时传信,衙门的援手会立刻赶到。”

    李慕眼中精光直冒,此鞭对魂体的克制,比他的白乙剑还强,用完了之后,得想个办法,看看能不能将其搞到手,送给晚晚防身也不错。

    赵捕头看到了他眼里的光,轻咳一声,说道:“这是衙门的东西,只是暂借给你,用完了要还的。”

    李慕笑了笑,说道:“懂的,懂的……”

    他将打魂鞭收起来,想了想,又问道:“衙门的东西,如果在办差的过程中,坏了或者丢了,需要赔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