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三千苏迎夏 上门〕〔凌锋〕〔云倾月慕纤尘〕〔矿海〕〔我给时空打补丁〕〔横推山河九万里〕〔十年皇后不如猪狗〕〔全世界都为我神魂〕〔重生之侯门凤女敖〕〔弈胜〕〔敖雨辛苏长离〕〔叶灵蔓〕〔无敌大佬要出世〕〔不妻而遇:双面总〕〔百无禁忌,她是第〕〔苟个富贵盈门〕〔穿书后成了大佬的〕〔叶不凡徐清婉〕〔乱舞火影之照夜卷〕〔辅炎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39章 化形
    “今天不应该下雨啊……”

    “这雨中,居然蕴含了天地之力,这又是谁引动的?”

    “奶奶个腿的,这北郡还真是卧虎藏龙,看来老夫还得多留一些时日,再观察观察……”

    老道掐指望天,喃喃自语,一名妇人道:“老色鬼,你嘀咕什么呢?”

    老道收回思绪,脸上又露出笑容,说道:“我刚才说的符箓,你们到底买不买啊,很有效的,用过的人都说好……”

    ……

    李慕走进郡衙,没多久,赵捕头便来到值房。

    “这雨下的不对劲啊……”他抹了把脸上的雨水,说道:“郡尉大人说,这几天不应该下雨的,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李慕疑道:“什么事情能影响到老天下雨?”

    赵捕头道:“多了去了,凝魂修行者就能借风布雾,聚神更是可以祈晴祷雨,每当有新的道术神通出世,也会有天地异象显现……”

    李慕心中陡然一惊,这才意识到一个问题。

    这个世界的天地,可不是他眼睛看到的天空的大地。

    修行者的道誓,就是对天地发的,若有违反,必遭天谴。

    也就是说,人在做,真的有天在看。

    刚才他还借窦娥的故事,骂这天地欺软怕硬,不分好歹,错勘贤愚枉做天什么的,这场雨,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下的吧?

    他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似乎外面开始打雷闪电,雨势最大的时候,就是他讲到窦娥发愿的时候。

    李慕立刻坚定心念,那句台词必须改改,骂一骂贪官污吏也就行了,最好不要什么事情都扯上天地。

    万一老天不满他咒骂,一道雷劈下来,他后悔也晚了。

    好在这场雨并没有下多久,李慕回到县衙,不过一刻钟,天就再次放晴,天空一碧如洗,连一朵云彩都没有,如果不是地上的水洼处还有湿痕,恐怕不会有人以为刚才下过一场雨。

    赵捕头离开值房的时候,嘱咐李慕道:“你就在这里,不要离开衙门,一会儿所有人都要随郡尉大人去参拜国庙。”

    大周每一郡,每一县,都建造有国庙,李慕在阳丘县时,也去过一次,但阳丘县的国庙,完全无法和郡城的相比。

    这是一座占地面积极大的大殿,虽然只有一层,但层高起码也有三丈,走进国庙,第一眼看到的,是三座巍峨耸立的巨大雕像,让人踏进国庙的第一步,就会产生一种顶礼膜拜的冲动。

    殿内的蒲团足足有数百只,其上整齐的跪满了北郡的百姓。

    百姓们排着队,从入口走入,参拜完之后,再从出口走出。

    李慕注意到,几乎九成以上的人们,在参拜那三座雕像的时候,都会体内都会产生一丝念力,被那三座雕像徐徐吸入体内。

    国庙和寺庙道观一样,只要人们诚心参拜,便会有念力产生,那些没有产生念力的,心中一定对朝廷,或者地方官府,有着某种不满。

    这是难免的,即便是国庙,也没有办法逼迫百姓强行信奉,从某种程度上说,产生念力的百姓比例,代表着朝廷的民心。

    一个地区的百姓,参拜国庙时,产生念力的人数占比,是考核地方官员政绩的重要指标。

    若是一个地方治安良好,百姓安居乐业,自然也会对朝廷充满信心。

    而若是一个地方的官员,为官不仁,鱼肉百姓,弄的百姓怨声载道,民不聊生,便不会有太多的念力产生。

    郡衙之人,参拜国庙,一是为了参拜,二是为了观察地方的民心。

    从现场的情况来看,只有极少数的百姓,身上没有念力产生,这也说明,百姓对于北郡官府,是十分信任的。

    李慕看着大殿中的三座雕像,问道:“这三位是什么人?”

    赵捕头看了他一眼,问道:“你以前没有来过这里吗?”

    李慕摇了摇头:“没有。”

    赵捕头诧异道:“就算没有来过,也应该见过太祖,武宗,文帝的画像吧?”

    经过赵捕头的提醒,李慕终于在脑海中搜寻到了有关这三位雕像的信息。

    太祖皇帝,是大周的开国皇帝,他打下了大周的疆土,将大周划分为三十六郡。

    武宗皇帝,在位期间,以铁血手段,扫清国内动荡,将邻国震慑的不敢进犯,武宗一朝,大周国力迅速增长,威慑四方。

    最后一位文帝,在位五十年间,励精图治,整肃朝廷,使得大周三十六郡,民心安稳,海晏河清,著名的“文帝之治”,一直影响至今。

    这三位,都是大周历史上,功勋卓著的帝王,有资格在国庙中立像,接受大周百姓的供奉。

    一名捕快望着三位帝王的圣像,忍不住心生敬仰,随后脸上又浮现出一丝不甘,低声道:“太祖,武宗,文帝,何等人杰,萧氏皇朝延续数百年,到头来却被一名外姓女子窃取……”

    “你给我闭嘴!”赵捕头狠狠的在他脑袋上抽了一下,说道:“什么话都敢说,你自己想死,也别拉上我们!”

    李慕抬头看了一眼三位圣像,心中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当今陛下,是大周立国以来,第一位女皇,这在大周某些百姓心里,无异于逆转伦理纲常,至今还是一件无法接受的事情。

    不过对李慕来说,女人做皇帝,古来不是没有,也不是一件难以接受的事情。

    他跟随郡尉大人,并不是那么诚心的拜完三位圣像,回到衙门之后,从赵捕头口中得知了新的差事。

    刚才在参拜国庙的过程中,某一个区域的百姓,身上并未有念力产生。

    郡衙调查之后,发现这些人全都来自阳县。

    他们从这些人的口中得知,阳县的几个村庄,爆发了瘟疫,阳县官府却没有任何作为,任由瘟疫蔓延,引得阳县百姓人心惶惶。

    阳县和玉县,正好是赵捕头手下管理的两县,明日一早,他要带几个人去阳县调查情况,李慕也要一同前往。

    阳县虽然距离郡城不远,但考虑到办差需要时间,明天晚上,不一定能赶回来。

    吃饭的时候,李慕将明日出差的事情告诉了柳含烟,吃过饭后,她帮李慕收拾了一个小包袱,说道:“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我帮你收拾了两件换洗的衣服,到时候,你将换下的脏衣服带回来就好,在外面一切小心。”

    李慕一点儿都不担心自己的安全,有白乙在手,除非是楚江王亲至,一般的妖鬼邪修,对他构不成太大的威胁。

    倒是他有些放心不下她们,虽然他已经教会了柳含烟雷法和御器,但她缺少对敌经验,遇到危险,未必能发挥出全部实力。

    不过,郡城之内,应该也不会发生什么事情,李慕已经嘱咐李肆留意她们,又叮嘱小白待在自己的房间,不要到处乱跑,她现在处在化形的关键时刻,体内的妖气紊乱,李慕在她的房间外面,贴满了敛息符,每天晚上,用佛门法力帮她梳理身体,才能收敛住她的妖气。

    为此,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和柳含烟双修了。

    清晨,李慕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

    昨天帮小白压制妖气到深夜,他的法力几乎耗尽,也没有修行,而是直接和衣而睡。

    李慕准备下床,右手却无意间摸到了一个光滑的身子。

    李慕的第一念头,是柳含烟昨天晚上趁他睡着,对他做了什么事情,但他低头看了看,发现他的衣服穿的好好的,和昨天睡下之前一模一样。

    他缓缓的转过头,看到了一个陌生的少女,不着寸缕的躺在他的床上。

    少女十八九岁的年纪,有着一头乌黑的秀发,容貌生的绝美,即便是闭着眼睛,全身上下,也处处都透着妩媚动人。

    李慕坐在床上,脑海瞬间空白。

    “你怎么还不起床,不是还要去阳县吗……”柳含烟走到门口,直接用法力打开房门,看到床上的一幕时,整个人愣在原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林平李静名字〕〔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