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他宠妻有术〕〔夏知星薄夜寒〕〔大佬宠妻不腻夏知〕〔落蛮宇文啸〕〔林清菡〕〔洋港社区〕〔返回1998〕〔刷点外挂〕〔浴火弃少〕〔夏乔司御北〕〔林阳〕〔神秘大佬的心尖宠〕〔穆少甜宠小新娘〕〔温言穆霆琛〕〔司五爷夏乔〕〔错爱成瘾:穆少,〕〔夏乔邵庭之〕〔丑女逆袭:神秘大佬〕〔夏乔司御北〕〔丑女逆袭:神秘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42章 鼠妖
    救死扶伤的神医,是一只妖物,这并不是一件会让李慕感到奇怪的事情。

    他对于妖鬼,没有什么偏见。

    无论是小白,那条小蛇,还是李慕遇到过的牛精,虎妖,都是妖物,但他们都没有做什么害人的事情。

    但偏偏,这解决了鼠疫的神医,是一只鼠妖。

    这便有些耐人寻味了。

    那神医已经走远,林越忽然说道:“我觉得,这神医有问题。”

    赵捕头愣了一下,问道:“有什么问题”

    林越看着那口大锅,说道:“我看了那锅里的药材,全都是一些清热解毒的,如果这些药材能治疗鼠疫,曾经发生过的那些大疫,就不会死那么多人了。”

    赵捕头诧异道:“你的意思是说,这些百姓其实没有被治好”

    林越摇了摇头,说道:“我看过这些百姓,他们的确已经痊愈,但他们能够痊愈,不是因为这一锅药草,而是因为别的原因……,不管怎么样,那神医绝对没有看起来这么简单。”

    李慕想了想,也开口道:“我也觉得,我们应该再观察观察,就算那神医没有什么问题,但万一瘟疫复发,恐怕又得再来一次。”

    “说的也是。”赵捕头点头道:“今天大家都辛苦了,尤其是李慕,我们先去县城住下,再等待几日看看……”

    到了阳县县城,赵捕头找了一家客栈,为他们几间客房。

    包括赵捕头在内,所有人都是两人一间,李慕一个人单独一间,这是为了让他好好休息,万一疫情复发,还要靠他治病救人。

    “太微玄宫,幽黄始青,内炼三魂,胎光安宁……”是夜,李慕盘膝坐在床上,口中念动凝魂法决。

    今日乃是初三夜,是最适合凝魂的时机。

    子时刚过,李慕睁开眼睛,一道幽影从他的身体内飘出。

    他心念一动,那道影子又飘回了体内。

    今夜之前,他的法力虽然堪比凝魂,但直到刚才,他才炼化了胎光之魂,使其变的更加凝聚,可以自由出入身体。

    而他体内的法力,随着第一魂的炼化,也跨越了一个台阶。

    法力的大幅增长,他觉得自己可以尝试施展第三字真言了。

    李慕单手摆出一个手印,默默念动“斗”字真言。

    周围没有什么异象发生,李慕却敏锐的感觉到,他的身体,似乎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他拿起白乙,下意识的挽了一个剑花,以前学过的那些剑招,忽然在脑海中再次浮现,圆融的连接在一起,李慕身体不受控制的挥剑,行云流水般,将那些剑招一一串起……

    此刻,李慕心中莫名的出现了一个念头。

    就算是和李清对剑,他也有把握取胜。

    “斗”字诀的威力虽然不外显,但却将李慕的战斗本能和意识,提升到了一个极限。

    李慕从来没有听过说,有什么神通或者道法能做到这一点,对于后面的六字真言,更加期待。

    只不过,他早就发现,九字真言越往后越难施展,下一字,或许要等到他聚神之后才能掌握。

    他之所以能在今夜炼化第一魄,大部分是白天吸收那些功德念力的原因,这让李慕不由的想起那只鼠妖。

    对于妖物来说,这种力量,同样有助于修行。

    那只鼠妖妖气清纯,不曾吃过人类血食,身上没有丝毫怨煞之气,也不曾沾染过人命,但若是这鼠疫本就是他散布出来,再化身神医,自导自演一出好戏,用来吸取百姓魄力,即便是没有闹出人命,也触犯了大周律法,不被官府所容。

    当然,这只是李慕的猜测,那神医到底有没有问题,还有待观察。

    出门在外,没有柳含烟双修,也不能撸小白,忙了一天,身心俱疲,李慕也没有继续打坐,和衣入睡。

    第二日,被赵捕头遣回郡衙禀报的那名捕快去而复返,身边还多了两人。

    此二人是郡衙六名捕头其中之二,一位姓钱,一位姓孙。

    鼠疫不是闹着玩的,每次爆发,都会有无数的百姓死亡,郡尉大人显然十分重视,郡衙六位捕头,已经来了三位。

    赵捕头从楼上下来,对二人道:“你们来的正好,阳县的事情有些蹊跷,我怀疑这瘟疫背后没有那么简单……”

    片刻后,钱捕头眉头皱起,问道:“你的意思是,有人制造了这场瘟疫”

    赵捕头点了点头,说道:“那神医形迹可疑,值得留意,而且,这鼠疫出现已有几日,却没有一位百姓死亡,你见过哪次爆发鼠疫,没有百姓死亡的”

    孙捕头捋了捋下巴的短须,说道:“这么说来,是有些蹊跷,这两日,先盯紧那神医的行踪,看看他还会做什么事情……”

    接下来的两日,阳县境内,又有三个村子的百姓感染了鼠疫。

    虽然李慕等人之前做好了隔离,最大程度的防止了鼠疫的传播,但考虑到患者会有潜伏期,或许在他们到来之前,别的村子就已经有了病菌携带者。

    巧合的是,每当一个村子瘟疫爆发,那名神医就会出现,救治村中百姓之后,便会前往下一个村子。

    他沿着官道直线行进,鼠疫也直线爆发,一路爆发,被他一路治愈。

    如果这个时候,众人还没有发现这其中的异常,也就枉为捕快了。

    瘟疫的爆发,一般是以发源地为中心,向着四周蔓延的,不可能出现这种直线爆发的情况。

    而且,鼠疫的死亡率极高,这些天来,阳丘县十余个村子感染,却无一人死亡,这更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毫无疑问,这鼠疫的源头,就是那名神医。

    他散布了这场鼠疫,又一路救治百姓,为的,便是从百姓身上吸收功德念力,来帮助自己修行。

    李慕不得不感叹,人外有人,妖外有妖。

    用这种方法修行,不仅不用杀人,还能落得一个好名声,比那些只知道杀人抽魂取魄的邪修,不知道高明了多少。

    可惜的是,这种方法,也是歪门邪道。

    赵捕头道:“看来,要彻底平息这场瘟疫,还是得抓住那名神医。”

    李慕本来想提醒他们,对方是一名第四境的妖物,但仔细一想,连赵捕头都没能看出来,他若开口,另外两人信与不信不说,他自己也不好解释。

    他想了想,只能道:“此人能悄无声息的散步瘟疫,想来道行不浅,还是小心为上。”

    赵捕头微笑道:“放心吧,我们三人联手,就算是神通也能一战,那人总不能是造化强者吧”

    既然赵捕头这么说,李慕便没有好担心的了。

    一刻钟后,赵钱孙三位捕头,李慕,林越,以及另外一名凝聚了三魂的老吏,离开客栈,出城而去。

    阳县,徐家村。

    “感谢神医救命之恩。”

    “神医慢走!”

    ……

    徐家村的瘟疫刚刚平息,村民们跪在地上,目送着一名穿着灰衣的中年男子远去。

    中年男子背着药箱,离开徐家村,走进一处林中,身体晃了晃,扶着树才不至于摔倒。

    盘膝打坐了一会儿,他的气色好了一些,在林中寻觅片刻,终于被他寻到了几株药草。

    他走到那几株药草前,挽起衣袖,只见手腕上整齐的排列了十几道划痕,有的已经结疤,有的还是新伤。

    他没有在意那些疤痕,用指甲在手腕上又划出一道新的伤口,鲜血顺着伤口留下来,滴在那药草上,很快就被药草吸收。

    他将药草连根拔起,掸去泥土后,收在药箱中。

    然后,他走出树林,沿着官道,又来到另一处村子。

    这村子也有鼠疫爆发,已经病倒了二十几人,有人站在村口张望,看到他时,惊喜道:“是神医,神医来了,我们有救了!”

    中年男子走进村子,从药箱中取出几株药草,又写下一个方子,交给村正,说道:“按照这个药方抓药,再加入这几株药草,煮成一锅,喝了就能痊愈。”

    “谢神医,我这就让人去抓药!”

    中年男子在村子里待了半日,直到村民们喝完药痊愈之后,才在村民的感谢声中,离开村子。

    村民们聚在村口,跪在地上,目送他离去,没有人发现,数百只老鼠,从村子里的各个角落钻出,离开了村子。

    远离村落的山谷,鼠群在这里重新聚集在一起,围在中年男子身边。

    中年男子吸了口气,一丝丝黑气从鼠群中逸出,被他吸进体内,他对鼠群挥了挥手,说道:“散了吧……”

    鼠群“吱吱”了一阵,在他身旁转了几圈,四散离开山谷。

    中年男子感受到体内充足的念力,目中浮现出浓浓的希冀,喃喃道:“应该够了。”

    便在这时,一道白色的光芒,忽然出现在他的脸上。

    他面色瞬间警惕,猛地望向山谷后方。

    几道身影从山谷后走出来,赵捕头手拿一面铜镜,铜镜照着中年男子,却浮现出一只人身鼠首的妖物,赵捕头看向那中年男子,说道:“原来是只鼠妖,自己散布瘟疫,自己装作神医,愚弄百姓,吸取念力,你挺会玩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在港综成为传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第一战神杨风〕〔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