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宁染南辰读天才双〕〔女主宁染男主南辰〕〔南辰〕〔宁染南辰〕〔林辛言宗景灏_〕〔蚀骨前妻太难追林〕〔总裁诱妻成瘾〕〔总裁诱妻成瘾一见〕〔自律的我简直无敌〕〔你是我的风景〕〔穿成小可怜后我被〕〔仙武大帝〕〔重生之宠妾要上天〕〔宗景灏林辛言〕〔农门小厨娘:夫君〕〔重回七零:老公大〕〔我可以点化诸天〕〔嫡女贵嫁〕〔超强狂婿〕〔玄清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三章 爱信不信
    阳丘县,正是午时,城内各户人家都升起了炊烟。

    逼仄的厨房之内,李慕蹲在灶前,望着膛内跳动的火焰,习惯性的发起呆来。

    来到这里已经三天了,三天之前,他拿着借来的二十文钱,上街买了一些米,二两咸菜,度过了过去的三天。

    在这三天里,他陆续得到了另外的一些记忆,也对自己身处的这个世界,有了更加直观和清楚的认知。

    这赫然是一个在语言文字,民风民俗,甚至宗教信仰都和古代华夏有着一脉传承的世界。

    这里也有道家,也有佛门,虽然和李慕所了解的佛道历史有所区别,但这两教的思想教义,却并无差异。

    这是一个他既熟悉又陌生的世界。

    经过了三天的平静,李慕勉强接受了目前的处境。

    接受他的灵魂来到这个奇异的世界,以新的身份,开启新的人生。

    毕竟,和久病在床以及死亡相比,拥有一个健康的体魄,能够像正常人一样活着,就是他最大的幸福。

    这三天里,李慕想了很多,接受这段新的人生之后,他首先需要考虑的,是自己的未来。

    做一个捕快,庸碌的过完这一生,显然不是他想要的,这是对于他第二次生命的极大浪费。

    更何况,在这个世界,捕快这个职业,虽然也算的上是吃皇粮的公务员,但危险系数也要远大于李慕的认知。

    这里妖鬼横行,在一件案子里,他需要面对的犯人,并不一定是人。

    虽然李慕到现在也没有想起来他的前身是怎么死的,但不用脑子想也知道,肯定不会是正常事件。

    李慕的梦想,是成为呼风唤雨,吞云吐雾的修行之人,这是他儿时的梦想,也是现在的。

    这个神奇的世界,将他曾经不切实际的梦想变成了可能。

    只不过,对于如何踏入修行世界,他还没有任何头绪,以前的李慕,也没有接触过这些。

    虽然不想做一辈子的捕快,但至少目前,他还需要老老实实的干好本职工作,一来这是他唯一的收入来源,二来,县衙里明显有修行者,这是目前李慕唯一的能够接触到这一领域的机会。

    “咳!”

    李慕捂嘴咳了几声,心中不免有些担忧,他好像有点感冒了,这在后世并不是什么大病,但在这里,可能会要了他的命。

    不仅如此,这三天里,李慕发现,或许是因为死而复生的原因,他如今的这具身体,似乎还出了一些别的方面的问题。

    他想去找大夫看看,但现在的他身无分文,前两天借张山和李肆的二十文钱,全部买了粮食,再不发月俸,他明天就断粮了。

    心中刚刚升起这个想法,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

    李慕走过去,打开院门,门外站着的不是张山和李肆,而是一名女子。

    女子身材高挑,黛眉星眸,样貌清丽出众,只是面容有些清冷,一袭青衣,表情平静的站在门外。

    周国境内,虽然是人族聚居之所,但也时常有妖鬼作祟,普通人对付不了这些邪物,因此各大衙门之中,都有修行之人常驻。

    他们或由朝廷委派,或是各大修行宗门弟子入世历练,李慕对这女子的了解不多,只知道她名叫李清,是一名修行者,也是他的顶头上司。

    李慕,张山,李肆,是李清的直属手下。

    见院门打开,李清将一个沉甸甸的布袋递给李慕,说道:“这是你两个月的月俸,其中一个月是对你的补偿。”

    李慕这种级别的捕快,每月的月俸是五百文,两个月就是一千文,还给张山李肆七十文,还剩下很多,节省一点的话,很长时间都不用担心断粮的问题了。

    李慕接过钱袋,客气道:“谢谢头儿……咳!”

    李清多看了他一眼,问道:“你生病了?”

    李慕点点头,说道:“应该是受了一些风寒,一会儿就去抓药。”

    李清从腰间取出一张叠起来的纸符,递给他,说道:“化成符水,喝了就能痊愈。”

    李慕接过纸符之后,她就头也不回的离开。

    李慕目送她远去,这位女上司,虽然态度冷淡了点,但对下属是实实在在的关心,他拿着纸符,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好多遍,也没有看出什么门道。

    最后,李慕找来一碗水,将纸符点燃,扔进水里,然后将符水一饮而尽。

    他只觉得一股暖流,沿着喉咙,扩散到身体的各个角落,他一个激灵之后,立刻就感觉到身体轻松了不少。

    “这么神奇……”李慕忍不住开口,心中啧啧称奇。

    如果他也有这种本事,以后岂不是百病不侵?

    不知道修仙能不能辟谷,如果可以的话,连饭钱都可以直接省了……

    修行者用不用吃饭李慕不知道,但他自己一顿不吃都会饿,二十文钱买了一点米,整整喝了三天的白粥,如今腰包稍微鼓起来一点,自然要好好改善改善伙食。

    今天的午饭李慕不打算在家里做,阳丘县城虽然不大,但却是交通要道,城里酒楼不少,李慕挑了离家最近的一个小酒楼,点了一壶茶水,几个小菜。

    酒楼饭菜的味道虽然比不上后世的各种美食,但也比白粥和医院的营养餐好多了,吃过饭,李慕来到一处医馆。

    这几天,他的身体出现了一些症状,不仅失眠多梦,还时而胸闷气短,精神恍惚,喝了那一碗符水之后,这些症状虽然有所减轻,但却没有彻底消失,他还是打算找大夫看看。

    片刻后,医馆之内,发须皆白的老者收回搭在李慕手腕上的手指,说道:“公子的脉搏有力,不像染病,公子身上到底哪里不舒服?”

    李慕想了想,说道:“近日夜不能寐,偶尔有胸闷的感觉,精神难以集中,时常走神……”

    老者思忖片刻之后,提笔写下了一个药方,说道:“老夫暂且为公子开一个清心安神的方子,公子且服上几服,再观后效……”

    他身体的症状并不怎么严重,只是有过上一世的经历之后,让李慕对于身体极为在乎,这具身体毕竟也死过一次了,死而复生,谁知道有没有留下什么暗疾。

    发了一千文的工钱,改善了一顿伙食,抓了几服药,还剩整整八百文。

    抓完药,他便离开了医馆,准备去买些粮食蔬菜,路过一处偏僻街角的时候,脚步不由的停下。

    只见街角的某处地面铺了一块白布,白布上画着一个八卦图案,墙角还竖着一张旗帜,上书“神机妙算”四个大字。

    李慕的脚步渐缓,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

    白布后方,一个穿着破烂道袍,花白胡子的老道,正将一张白纸放在火上烤,而随着白纸的慢慢移动,那白纸之上,逐渐的显现出字迹。

    “神迹,神迹啊!”在他身前的一名男子忍不住惊呼出声。

    然后他便跪倒在地,将一锭银子放在白布上,大声道:“小人成婚十年,尚无子嗣,还请老神仙帮我生个儿子……”

    老道士从怀里掏出一枚黄符递给他,说道:“回家之后,将此符烧了,溶入一碗清水,喝下符水,老夫保你明年就能抱儿子……”

    中年男人又是一番叩首,拿着那黄符,欢天喜地的离去。

    这一幕让李慕看的感慨不已,那锭银子少说也有十两,这年头,还真不缺人傻钱多的冤大头。

    哪天自己如果实在混不下去了,也在街头摆这么一个摊子,随便展示一手“白纸生字”“手探油锅”之类的“法术”,可比当捕快来钱快多了。

    人各有道,李慕也没想着拆穿他,正准备离去时,老道抬头看了他一眼,忽然开口:“公子,请留步。”

    李慕停下脚步,问道:“道长有事?”

    老道抚了抚自己花白的胡须,说道:“不是贫道有事,是公子有事。”

    这是江湖骗子的惯用伎俩,很显然,这老道已经将主意打在了他的身上。

    李慕饱含深意的看了他一眼,问道:“难道道长你看出我印堂发黑,不日必有血光之灾?”

    “你以为老夫是那些江湖骗子吗?”老道不屑的扯了扯嘴角,说道:“老夫虽然看不出你近日有没有血光之灾,但却看出你七魄尽失,若无意外,定活不过半年……”

    “我呸!”

    李慕忍不住啐了他一口,他比那些江湖骗子更加可恨,江湖骗子只是咒人有血光之灾,这老家伙居然咒他死……

    老道瞥了他一眼,“你不信?”

    “我信你个鬼!”

    “爱信不信!”

    老道摇了摇头,将地上的白布叠起来,放在怀里,又扛起那写着“神机妙算”的旗子,显然是打算离开了。

    他从李慕身边走过,走了几步,脚步又一顿,回过头,淡淡的说道:“罢了罢了,老道再提醒你一句,你三魂虽在,七魄尽失,若无机缘,半年之内,必定命丧黄泉……”

    “老夫从不占人便宜,但也从不吃亏,今日点拨你一句,为你带来一线生机,收你八百文不过分吧?”

    李慕下意识的摸向腰间的钱袋,却摸了一个空,他抬起头,发现自己的钱袋出现在了那老道的手里。

    不仅咒自己死,还想顺走他的全部身家,李慕大怒道:“老家伙,还……”

    他话未说完,便戛然而止。

    砰……

    那老道的身影,在他的注视下,化作一道轻烟,消失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