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宁染南辰读天才双〕〔女主宁染男主南辰〕〔南辰〕〔宁染南辰〕〔林辛言宗景灏_〕〔蚀骨前妻太难追林〕〔总裁诱妻成瘾〕〔总裁诱妻成瘾一见〕〔自律的我简直无敌〕〔你是我的风景〕〔穿成小可怜后我被〕〔仙武大帝〕〔重生之宠妾要上天〕〔宗景灏林辛言〕〔农门小厨娘:夫君〕〔重回七零:老公大〕〔我可以点化诸天〕〔嫡女贵嫁〕〔超强狂婿〕〔玄清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六章 一线生机
    李慕卧室的床上。

    李清站在床前,缓缓说道:“七魄生于七情之中,喜、怒、哀、惧、爱、恶、欲,这七情与生俱来,是七魄诞生的根基,雀阴之魄,生于“哀”情,我不能教给你门派的秘术,但可以教你基础的导引之法,等你学会了练气吐纳,拥有了法力之后,就可以炼化七情,慢慢凝聚七魄……”

    李慕正身坐在床上,以五心向天的姿势,面对李清盘坐。

    “引气从鼻入腹,足则停止,感到气闷时,再从口中细细吐出……”

    李清伸出手指,触碰在李慕的眉心,那一刻,李慕只觉得有一股暖流从眉心涌进身体,在周身不断的游走,这种舒服的感觉,让他有些心猿意马。

    李清沉声说道:“集中注意,紧守心神,试着用意念去引导这一丝法力……”

    事关自己的性命,李慕急忙抛开杂念,按照李清所说的呼吸方法,全神贯注的去引导体内的那一丝气流,在他的体内不断游走。

    一刻钟之后,面色略有苍白的李清,收回了抵住李慕额头的手指,说道:“我已经留了一丝法力在你的体内,以后你要勤加引导,修行不能有半点懈怠,只有这样,你才有一线生机……”

    看着虚弱的李清,李慕抿了抿嘴唇,说道:“头儿,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

    李清摆了摆手,说道:“我走了,你好好修炼,虽然我已经教给你炼化七情的方法,但如何收集七情,我也帮不了你……”

    李清正要离去,李慕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道:“头儿,等一下……”

    李清回过头,问道:“还有什么事情?”

    李慕从床上下来,不好意思道:“我忘记自己把攒下的俸禄放在哪里了,头儿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想起以前的事情?”

    李清想了想,问道:“有黄纸和朱砂吗?”

    ……

    李清已经离开了,李慕拿着一张黄色的纸符,细细的端详。

    家里没有黄纸和朱砂,李慕特地花了几十文钱在外面买了一些回来。

    李清在说这两样的东西的时候,李慕就知道她是要书符。

    道门是一个宽泛的范围,其中的流派各不相同,有的门派善于炼丹,有的门派善于书符,还有的门派精于阵法,从前几两次的经历来看,李清似乎对于符箓很精通。

    李慕将这张符箓贴在额头,霎时间便感觉一阵凉意涌入,让他的脑海前所未有的清明。

    他只是略一回想,便有无数的记忆片段从脑海中一一闪过。

    他看到两天之前,自己起床洗漱之后,坐在院子里发呆。

    他看到一个月前,自己身穿青色捕快服,和张山李肆一起在街头巡逻。

    更早一些时候,他看到另一个自己,将一个用布包裹着的东西,藏在了米缸之下。

    ……

    厨房,李慕费力的挪开米缸,撬开一块青砖,从青砖下取出一个布包,打开之后,看到里面一堆散碎银子,少说也有四五两之多。

    这几天李慕一直好奇,一个没有女朋友的单身捕快,除了吃饭之外,根本没有其他多余花钱的地方,怎么可能没有一点积蓄,原来他是把钱藏在了这里。

    有了这些银子,他便不用每日白粥咸菜,还能还清张山李肆的欠款。

    美滋滋的收好银子,李慕尝试着回忆身死的那个晚上,脑海中逐渐有画面浮现。

    那是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他像往常一样,巡逻完之后,准备回家睡觉,走到某条街巷时,一处漆黑的街巷中,忽然传来异动……

    “什么人在里面!”

    作为一名捕快,在责任心的趋势下,他抽出佩刀,慢慢走近了暗巷……

    记忆到这里便没有了。

    李慕揉了揉眉心,看来捕快李慕的死,应该就是他走进暗巷之后发生的事情。

    他不仅死了,三魂离体,七魄也反常的消散,很容易让人怀疑是不是撞到了什么妖邪。

    这个世界,修行之人炼化天地灵气修炼,也有部分邪魔妖鬼,专做摄人魂魄的事情,在这里,不该好奇的事情不要好奇,不该凑的热闹,最好不要凑。

    这张符箓的效用,可以持续整整十二个时辰,只用来找银子太浪费了,李慕匆匆走进书房,取来纸笔,在另一世的记忆中搜寻一番之后,开始落笔。

    “予姊丈之祖宋公,讳焘。一日病卧,见吏人持牒,牵白颠马来,云:“请赴试……”

    存了抄书赚钱的想法之后,他就一直惦记这件事情,本来需要自己重新编写的内容,有了这张符箓之后,则变的十分简单。

    妖鬼精怪,神仙志异类型的小说,李慕看过不少,其中最经典的,当属《聊斋》。

    这个世界各种类型的志怪小说层出不穷,彼此间竞争不小,李慕倒也没想着依靠抄书发家致富,只是底层小吏的俸禄实在微薄,在律法允许的范围之内,能多赚一些是一些。

    写了一个时辰,李慕揉了揉酸涩的手腕,将额头上的符箓摘下来。

    这种符箓并不是一次性的,在它上面的灵气耗尽之前,还可以再使用几次。

    李慕将书稿整理了一下,放在一边。

    和赚钱相比,修行对他更重要。

    李清说七魄生于七情之中,要想重新凝聚七魄,就要先炼化七情,不仅如此,这七情,还必须和他自己有关……

    七情者,喜、怒、哀、惧、爱、恶、欲,也就是说,需要有人对他或因他产生这七种感情,他才有重新凝聚七魄的希望。

    难怪李清说这条路十分艰难,一个人可以让很多人讨厌,让很多人惧怕,但要获得许多人的爱,甚至是欲,这谈何容易?

    除非他靠这张长得还算俊俏的脸……,不行,出卖肉体这种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做的。

    将心中的重重烦忧压下,李慕盘腿而坐,调整呼吸,开始练习李清交给他的导引之术。

    导引之术,便是练气吐纳之法,是最基础的修行法门,能引诸如灵气,阴气,怨气等天地间各种能量入体,想要炼化七情,也离不开此术。

    他刚刚引导李清留在他体内的法力在周身游走一圈,外面便传来敲门声。

    李慕从床上下来,走到院门前,打开大门。

    张山站在门外,说道:“头儿说你生病了,我来看看你,你没事吧?”

    “没事。”李慕挥了挥手,然后又道:“你来的正好,我在家里找到了一些银子,早上找你借的钱可以还你了。”

    张山愣了一下,早上刚刚借出去的银子,他原以为李慕要好几个月才能还清,谁知道惊喜来的这么突然……

    李慕也愣了。

    就在刚才,就在他说要还张山银子的时候,张山整个人,在李慕眼里,忽然散发出微弱的红光。

    七情七色,“喜”为红色。

    那是喜悦的情绪!

    张山的喜悦,来源于李慕,也只有李慕能够看到。

    这正是他需要的七情之一!

    回过神之后,李慕立刻展开导引之术,随后,他便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被牵引着,进入了他的身体。

    只是这东西太过微弱,进入李慕身体之后,他并没有特别明显的感受。

    这也说明,他想要凝聚第一魄,需要炼化的喜悦之情,是多么的庞大……

    张山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李慕,李慕正打算取出银子,脑海中忽然划过一道亮光,说道:“那些银子有足足五两,可是我刚才出门不小心,又弄丢了……”

    “啊!”张山闻言,大失所望。

    李慕又看着他,话音一转,“幸运的是,有一个孩子捡到了银子……”

    张山拍了拍胸口,长舒口气,嘴角又露出笑容。

    李慕又感受到了那种喜悦,牵引着它们进入体内,他看着张山一眼,又道:“但他捡的不是我的银子……”

    “……”

    “后来才发现是我出门忘记带了……”

    “还好,还好,后来呢?”

    “后来我就醒了,发现这只是一场梦。”

    “梦!”

    “然后我去梦里的地方找,果然找到五两银子……”

    ……

    尸狗作为第一魄,主警觉,从喜悦的情绪中诞生,吸收了大量的喜悦之情,李慕已经感受到身体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他正要再次开口,张山急忙摆了摆手,他面色苍白,扶着墙,有气无力的开口。

    “银子的事情一会儿再说,先让我进去歇会,我感觉头有点儿晕,身体好像被掏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