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退役兵王沈七夜林〕〔黎琦娇女〕〔总裁,夫人她虐渣〕〔神秀之主〕〔抗战最牛山寨〕〔霍三爷,宠妻请克〕〔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极品透视民工〕〔天下第一〕〔嗣子荣华路〕〔赘婿归来〕〔玄阳仙尊〕〔医武神婿〕〔十方圣主〕〔茅草垛里的风筝〕〔吾乃仙宗一炮台〕〔重回九零之完美人〕〔麻烦都让让我要滚〕〔秦羽方媛媛〕〔绝世医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八章 阴灵求助
    “大人,求您帮帮民妇吧,只有您能帮民妇了!”

    妇人脸上露出焦急之色,想要抓住李慕的手臂,双手却从他的身体一穿而过,李慕见状打了一个寒战,想都没想的向李清消失的方向追去。

    知道这个世界有妖鬼,和自己遇到完全是两回事,李慕自己还麻烦缠身,不认为他能帮鬼什么忙,一口气跑了好远,他鼓起勇气回头一望,发现远处的闹市街头,那妇人已经不见了。

    远远的看到李慕跑过来,李清走到他身边,问道:“怎么了?”

    看到李清时,李慕莫名心安,却还是心有余悸道:“头儿,我刚才看到鬼了!”

    李清目光一凝,问道:“在哪里?”

    “就在那里!”李慕指了指远处,说道:“刚才还在的,现在不知道去哪里了。”

    李清目光望向他所指的方向,说道:“她还在那里。”

    “什么?”李慕大吃一惊,“我怎么看不到了!”

    李清道:“将法力运行到眼睛。”

    李慕这才想起,刚才他看到那妇人的时候,法力似乎正好运行到眼睛,他再次导引法力运行到眼部,果然又看到了那名妇人。

    她像刚才一样,不断的试图阻拦路人,却只能从他们的身体中穿过,即便如此,他还是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

    李清看了他一眼,说道:“不用害怕,她只是最低级的阴灵,应该是刚刚死去不久,不能伤人,也不能显现于人前。”

    李慕顿时放下了心,解释道:“我没有害怕,只是,只是有点突然……”

    李清低头看了看她的手腕,李慕立刻放开了手,转移话题道:“头儿,人死后都会变成阴灵吗?”

    李清摇了摇头,说道:“并不是所有人死后都会变成阴灵,若是自然老死或是病死,三魂缓慢的被肉体拖累,没有力量再凝聚成为阴灵,除非是她生前有莫大的执念未平,或是心愿未了,才有一丝成为阴灵的机会。”

    李慕想了想,问道:“她刚才在求我帮忙,难道是有心愿未了?”

    李清向那妇人的方向走去,说道:“过去问问就知道了。”

    对方毕竟不是人,李慕虽然心里还是有着一丝天然的恐惧,但还是跟在了李清身后。

    那妇人见他再次走近,无声的跪在地上,哀求道:“大人,求求您帮帮民妇,民妇下辈子做牛做马,也会报答大人的大恩大德!”

    有李清在身边,李慕心中安定了不少,站在远处,看着那妇人问道:“你要我帮你什么?”

    妇人连忙磕了几个头,说道:“求大人救救民妇的孩子……”

    ……

    阳丘县城,城北,一处破败的民居。

    床上的荆裙妇人已经没了气息,几个月大的婴儿躺在她尚有一丝体温的怀抱中睡的香甜。

    李慕站在床前,转头看了看李清,问道:“头儿,她还有救吗?”

    “她和你不一样。”李清摇了摇头,说道:“她已经死了,她的三魂,也只是靠着一股执念在支撑,当这股执念散去之时,就是她消散的时候。”

    一道虚幻的身影站在床头,用怜爱的目光看着熟睡中的婴儿,她伸出手,想要摸一摸婴儿的脸,手掌却穿过了他的身体。

    李慕看着这一幕,在心里叹息口气。

    这一家孤儿寡母,母亲意外故去,在没有人发现的情况下,孩子也活不了多久。

    这就是她焦急的阻拦路人,寻求李慕帮忙的原因。

    面对她的阴灵,李慕心底已经没有了一丝恐惧,看向那虚幻的身影,问道:“你的丈夫呢?”

    妇人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想来她的丈夫应该也不在了,李慕又问道:“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那妇人道:“公公婆婆半年前去世了,家里只有民妇和小儿,民女有位兄长,名叫王东,家住城西王家村,烦请大人将消息带给他,民妇感激不尽……”

    李慕点了点头,说道:“我会帮你把消息带到的,你还有什么心愿未了吗?”

    妇人摇了摇头,说道:“民妇牵挂的,只有尚在襁褓中的小儿,现在已经可以安心的去了……”

    她说话的时候,身影越发的虚幻。

    李慕叹息一声,“一路走好……”

    “民妇张王氏,感谢大人大恩大德,大人的恩情,民妇来世再报……”

    妇人最后对他施了一礼,目光深情的望向床上的婴儿,身影彻底的消失的天地之间。

    一丝红芒,从她消失的地方凭空出现,涌入了李慕的体内。

    李慕精神一震,再次感受到了喜悦的情绪,来自这妇人的喜悦之情,要远超李慕之前收集到的所有喜悦之和!

    李清站在他身旁,似乎也察觉到了一丝异样,缓缓说道:“这是她的感恩之喜,源自一个母亲对于孩子的爱护,就算她身死,也不能放下这种执念,你完成了她的心愿,她赠予你感恩之喜,已经报答你了……”

    李慕看着床上的母子,叹了口气,说道:“我去通知她的兄长……”

    王东是一个看上去很淳朴的汉子,听闻妹妹的死讯之后,悲伤不已,李慕将那婴儿交给了他,便离开了那里。

    本以为鬼魂之类是很可怕的东西,没想到他第一次见识到,居然是这样的情形。

    现实中的鬼魂,和他想象的,似乎有点不太一样。

    李慕问一旁的李清道:“头儿,阴灵和鬼魂不怕阳光吗?”

    李清道:“谁说它们怕阳光了?”

    “我从书上看到的……”

    “荒谬之言,不足为信。”

    李慕没有纠结这个问题,回想了一番今天的事情,又问道:“头儿,你刚才说张王氏是最低级的阴灵,难道鬼也有等级?”

    “当然。”李清看着他,提醒说道:“你不要以为鬼物都是你今天见到的那样,如果你遇到的不是阴灵,而是怨灵,或是恶灵,今天你不一定有命在,怨灵已经可以使用阴气攻击,恶灵更是能够凝聚实体,法力低微的修行中人也未必是它们的对手……”

    李慕暗暗记在心中,以后遇到妖鬼之物,还是有多远躲多远的好。

    李清提醒他一番之后,又道:“不过妖鬼也不全是害人的邪魅,其中不乏有良善者,你无法分辨它们对你是否有恶意,平日里遇见,敬而远之便是。”

    就算她不提醒,李慕也要对这些东西敬而远之,怎奈何他总是无意中遇上,张王氏的阴灵,还有那只会说话的狐狸……

    这时,李清又道:“我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找到了收集七情的方法,今日正是月望,每月月朔,月望,月晦之夕,乃是炼化七魄的最好时机,我现在教你制魄的口诀,从今夜开始,你便可以尝试凝魄……”

    李慕心中一喜,忙道:“谢谢头儿……”

    是夜,子时。

    李慕盘膝坐于床上,五心向天,一边引导法力运转,一般低声喃喃:“素气九回,制魄邪奸,天兽守门,娇女执关,七魄和柔,与我相安,不得妄动,看察形源……”

    他的身体之中,红光微微隐现,最终彻底的融于肉体,消失不见。

    ……

    清晨,李慕睡得正香,耳边却忽然传来一阵歌声,几次三番,就算是用被子蒙着头也无济于事。

    昨天修炼到后半夜,才刚刚睡下不久,即便是那女子的歌声婉转空灵,悦耳怡人,在李慕耳中,也和噪音无异。

    他从床上爬起来,迷迷糊糊的走到院子里,对墙那边喊道:“大早上的,鬼叫什么,还让不让人好好睡觉了!”

    说完,他愣了一下,瞬间清醒过来。

    自从丢失了七魄,肉体失去了警觉之后,他每天早上都是睡到大中午,外面即便是再吵闹,他也毫无察觉,今天还是第一次被人吵醒!

    岂不是说,他的第一魄已经在逐渐凝聚了?

    没等李慕高兴,墙外便传来一道羞怒的声音,“都什么时辰了,还在睡,你是猪吗!”

    ……

    感谢弹壳,雪儿,封七月,唐凝凝的盟主打赏,秋去东来风惋惜,社会dj胖,自酌自饮自逍遥,记忆式、空白的万赏,盟主会在上架以后加更,还有很多书友的打赏不能一一列举,在这里一并感谢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天官赐福〕〔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来〕〔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