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锦乡里〕〔赵旭〕〔总裁求取名妻太惹〕〔玩家凶猛〕〔罪妻来袭:总裁很〕〔我的小人国〕〔凌依然易瑾离〕〔赘婿出山〕〔李航〕〔漫游在影视世界〕〔开局重生宇智波鼬〕〔娱乐超级奶爸〕〔飞越泡沫时代〕〔重生浪潮之巅〕〔神秘大佬的心尖宠〕〔夏乔司御北〕〔陆凡龙门龙魂〕〔靳总蜜宠小甜妻〕〔夏乔司御北〕〔丑女逆袭:神秘大佬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十五章 真言之威
    对于李慕邀请她一起吃饭的事情,少女没有丝毫犹豫的便同意了。

    小姐要保持身材,今天又是她一个人在外面吃饭,她刚才已经在墙头眼馋很久了,自然无法拒绝美食的诱惑。

    虽然小姐说过,越是好看的男人就越会骗人,但他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骗子,而且是唯一一个会请她吃饭的邻居,也不知道小姐为什么不喜欢他……

    李慕一边烤肉,一边和她聊天。

    “晚晚,你今年多大了?”

    “十六。”

    “家是哪里的?”

    “忘记了。”

    “你什么时候开始跟着你家小姐?”

    “五岁。”

    ……

    十六岁的少女,只比李慕小两岁,看起来有些呆萌,基本是李慕问一句,她答一句,眼睛一眨不眨,始终盯着盯着石板的烤肉。

    李慕和她闲聊两句,增进感情,拉近距离之后,才说道:“晚晚,你先吃,一会儿如果我出了什么事情,能不能麻烦你去县衙找李清姑娘过来……”

    这才是李慕让她过来的真正目的,毕竟他的实验是有风险的,万一出了岔子,身边没有人看着,无论他出了什么事情,都不会有人知道。

    少女抬头看着他,疑惑道:“会出什么事情?”

    “吐血啊晕倒之类的……”李慕解释道:“你今天不是看到了,我的身体不太好,我担心一会儿又晕倒了……”

    “哦……”

    少女点了点头,又开始专注于眼前的美食,李慕走到石桌旁,翻开那本李清给他的入门书籍,翻到记载手印的那一页。

    神通和道术,都需要通过手印和掌决来施展,其中神通的手印更加繁琐,往往要两个以上的手印排列组合,而大道至简,道术一般都是单手印,且道术手印只有三十六个,最多试三十六次便能有结果。

    否则,若是三十六个手印不知个数的排列组合,那将会是一个无比庞大的天文数字,李慕一个一个的试,这辈子都别想试出来……

    李慕看了看第一个手印,深吸口气,右手五指平伸,指尖向上,无名指和中指弯曲向掌心位置,轻声念道:“天地无极,乾坤借法;法由心生,生生不息……”

    周围没有出现任何异象,李慕也没有感觉到哪里不适。

    他继续尝试下一个,片刻后,摇了摇头,说道:“还是不对……”

    接连试了十余个,都没有什么反应,李慕再次换了一个名为“北斗印”的手印,低声道:“天地无极,乾坤借法;法由心生,生生不息……”

    轰!

    虚空中突然涌现的强大力量,让他整个人一震,面色瞬间苍白无血,身体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少女正在专心的吃着烤肉,听到身后的异响,转头望了望,俏脸一变,匆忙将嘴里的食物咽下去,大声喊道:“小姐,不好了,李公子又晕过去了!”

    柳含烟匆匆的从隔壁跑过来,看了看躺在地上人事不知的李慕,顾不得询问自己的丫鬟为什么会在这里,连忙道:“晚晚,快去请大夫过来……”

    “不用!”

    李慕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说道:“我没事,千万别请大夫……”

    请一次大夫已经让他负债十两了,再多请几次,把他卖给柳含烟都还不清。

    柳含烟看着他,惊疑道:“你真没事?”

    李慕摆了摆手,说道:“没事,一点小毛病……”

    “晕倒也是小毛病?”

    “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柳含烟打量了他许久,忽然问道:“你难道患有某种重疾吗?”

    李慕本来想否认,却忽然从柳含烟的身上感受到一种独特的情绪,他将法力运转到眼部,看到她的身上散发出淡淡的白光。

    七情七色,红色是喜,灰色是怒,青色为惧,无色为爱,黑色为恶,黄色为欲,而白色,代表的是哀情。

    悲伤,悲痛,悼念,怜悯,都能产生哀情------难道柳含烟以为他身患绝症,对他产生了怜悯之情?

    雀阴生于哀情,身为一个男人,七魄之中,李慕可以不要尸狗,不要吞贼,但绝对不能不要雀阴。

    他打消了否认的念头,及时的将那一丝哀情导引过来,在柳含烟的注视下,轻叹口气,缓缓低下头,说道:“还是被你看出来了……”

    柳含烟嘴唇颤了颤,难以置信:“你,你真的……”

    李慕点了点头,然后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平静的说道:“我最多只有半年可活了。”

    “怎么可能!”柳含烟面色微变,说道:“可是大夫明明说你脉搏沉稳,身体健康……”

    “一个身体健康的人会一天晕倒两次吗?”李慕自嘲的笑笑,说道:“其实我早上不是贪睡,只是病痛让我夜不能寐,每天接近黎明的时候才能睡着,所以也会起的晚一些……”

    借着这个机会,他还向柳含烟解释了他早上起不来的事情。

    柳含烟想起昨天早上的事情,脸上浮现出自责之色,说道:“对不起啊,我昨天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李慕不在意的说道:“人固有一死,我早就想开了,既然我们不能改变,就只能选择接受,尽力过好接下来的每一天,不过你放心,在我死之前,欠你的十两银子,我一定会还你……”

    柳含烟张了张嘴,最终低下头,内疚的说道:“其实我是让大夫用那些名贵药材的,那十两银子,你不用还了……”

    “以后如果有什么困难,可以过来找我,我会尽量帮你的。”不等李慕开口,柳含烟便站起身,对李慕行了一礼之后,拉着还不愿回去的小丫鬟匆匆离开。

    李慕看着她愧疚离开的样子,心中暗自叹了口气。

    曾经的他也是诚实守信的五好青年,却被这该死的命运逼成了用身患绝症的理由来博取女人同情的无耻渣男……

    感叹归感叹,该博的同情还要博。

    毕竟,哀情要比喜悦和愤怒更加难以获得,要想凝聚雀阴之魄,重振男儿本色,离不开拥有恻隐之心的女邻居。

    柳含烟主仆离开之后,李慕关上院门,收拾心情,双手重新结成北斗印,却没有再开口。

    他刚才已经证明,除了《道德经》之外,另一个世界道教的《太一拔罪斩妖护身咒》,结合北斗印,也能引发天地共鸣,但他目前法力太过低微,强行施展,必遭反噬。

    如果刚才不是他见机不对,立刻撤了手印,恐怕又会是吐血昏迷的下场。

    法力的增长没有捷径可走,即便是他的修炼速度,比一般修行者要快上一些,但要能承受这些真言的反噬,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思忖片刻之后,他还是决定继续实验,这么多真言和神咒,一定有他现阶段能够驾驭的。

    李慕搜寻着记忆,喃喃道:“接下来要试哪一个呢,要不试试九字真言?”

    三日时间,一晃而过。

    白云山,符箓派,主峰。

    嗡!

    一道沉闷的钟声响起,盘膝坐在古钟周围的数道人影,猛地抬起头。

    “又来了,又来了!”

    “这是道钟第几次鸣响了,老夫过去几十年,听过道钟鸣响的次数,都没有这三天多!”

    “十八次,这三天里,道钟整整响了十八次!”

    “这破钟该不会是坏了吧,不可能有这么多的新道术同时问世,一定是道钟坏了……”

    古钟旁的众人满眼血丝,这三日来,他们的精神极度紧绷,所有的心绪,都被面前的道钟牵动。

    这三天里,他们见到了修行数十年都没有见过的场景。

    道页颤抖,道钟自鸣不止,三天的时间里,以往三年都不会鸣响的道钟,整整响了十八次,受钟声影响,符箓派山门的天地灵气一片混乱,弟子们也个个惶恐心惊,自符箓派立派以来,也没有经历过如此异象……

    如果不是道钟坏了,那便是有通天修为的大能者,在这三天里,不断的创造道经上没有的新道术……

    这又怎么可能!

    嗡……

    就在众人惊慌不定中,他们面前的道钟,再次发出嗡鸣……

    ……

    月色皎洁,李慕盘膝坐在院子正中,五心向天,继续炼化从柳含烟那里吸收的怒情和哀情。

    这三天里,他都没有听到柳含烟早上在院子里练嗓子,在得知李慕身患重病,即将不久于人世之后,柳含烟对李慕的态度大变,甚至还让小丫鬟给他送了两次糕点果脯。

    这样一来,李慕倒也不好再惹怒她收割怒情,等到炼化了前两天吸收的情绪之后,还得另想他法。

    时间已至子时,月光如水,隔壁的柳含烟主仆早已睡下,李慕周围也是一片静谧。

    某一刻,盘腿坐在院中的李慕忽然睁开了眼睛。

    自炼化了张王氏的喜悦之情后,他的感知就敏锐了许多,更何况,此刻,他手上的佛珠正在散发出微弱的光芒,身侧的青虹剑也在嗡鸣不已。

    他的目光望向门口,只见月色之下,一团浓重如墨的黑雾,从门缝中飞快的钻进来,在院子里凝聚成一道身影。

    黑雾凝成的身影翻滚不定,发出了怨恨至极的声音。

    “三天了,你知道这三天我是怎么过的吗!”

    “那该死的和尚,让我听他念了三天的经!”

    “三天啊,我听了整整三天,你知道那是什么感受吗?”

    “幸亏我的道行又有所突破,趁那和尚不注意逃了出来……”

    “要不是你,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今夜你的魂魄我吞定了,那和尚救不了你,那串破珠子更救不了你!”

    ……

    那黑雾中发出几声尖啸之后,便向着李慕奔涌而来,从它散发出的气息来看,似乎比前几天还要强大。

    李慕手中的佛珠忽然金光大方,身旁的青虹剑颤动的更加激烈,看着袭来的黑雾,李慕并未起身,只是做了一个动作。

    他盘膝未动,双手十指紧扣,食指伸出相接。

    与此同时,口中轻吐一声,“临!”

    轰!

    话音落下,院内的夜幕陡然变成白日,一道耀目的雷霆瞬息降下,将黑雾正前方的一小块地面,劈出了一个焦黑的土坑。

    李慕睁开眼睛,看着碎裂的青砖,郁闷道:“艹,又打偏了……”

    汹涌袭来的黑雾静止在半空,一瞬间的寂静后,里面便传来颤抖的声音,“对不起,刚才认错人了,小鬼这就告退,不打扰您的修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第一战神杨风〕〔北玄门〕〔世子很凶〕〔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