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界圆梦收割机〕〔一胎双宝:总裁大〕〔三岁半大佬又在靠〕〔你的爱如星光〕〔一胎双宝:总裁大〕〔此情惟你独钟〕〔萌宝驾到:爹地投〕〔无敌双宝:首席大〕〔你的爱如星光〕〔被大家当成渣男怎〕〔此情惟你独钟〕〔萌宝驾到:爹地投〕〔槿秀〕〔快穿之我家宿主是〕〔嫡女萌妻御夫有道〕〔苏玖皇甫爵总统的〕〔首席总裁请矜持〕〔致富娇妻续前缘〕〔夫人又耍赖了〕〔我专杀主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十八章 我美吗?
    /

    那虚幻身影出现的瞬间,似乎连周围的温度都降了几分。

    “怨灵!”

    李慕心中一惊,从那虚影散发出的气息来看,是鬼物无疑,而且不是像张王氏那样的阴灵,她身体外面的阴气凝而不散,虽然没有李慕之前见过两次的那只恶鬼厉害,但也绝非等闲。

    韩哲看着那女鬼,冷声道:“孽障,还不快将赵永的魂交出来!”

    女鬼并未言语,吐出一口阴气,那阴气在半空中化成数条黑蛇,向韩哲迎面扑来。

    至于李慕和张山等几名捕快,她则根本未加理会。

    李慕站在一旁,并未出手。

    他虽然有克制这女鬼的手段,但都不适合在人前显露,而且他还不会禁声念咒,更不能在韩哲面前展露雷法。

    那女鬼出现的时候,李慕手腕上的佛珠只是微微发热,说明这女鬼的道行不高,韩哲足以应付。

    “雕虫小技!”

    面对向他奔袭而来的阴气黑蛇,韩哲只是冷哼一声,一股无形的波纹回荡,那数条黑蛇,竟是被直接震溃,重新化为阴气,再也无法凝聚。

    这一幕看的一众捕快精神大为振奋,李慕心中也是暗自惊讶,韩哲的这一声冷哼,周身法力波动明显,恐怕最低也是第二境凝魂修为,虽说怨灵也属鬼修第二境,但在下三境,同等境界下,妖鬼根本无法和修行之人相比,这女鬼的实力更是不如李慕遇到的那只,那黑蛇被击溃之后,她的身影都虚幻了许多。

    似乎知道不是眼前之人的对手,女鬼身形疾速后退,原地则出现了一团浓烈的黑雾,将李慕等人笼罩在里面,黑雾随着众人移动而移动,始终将他们包裹在里面,一时无法走出。

    身处黑雾之中,伸手不见五指,韩哲双手结印,沉声道:“风出艮角,地户排兵,巽方前路,呼煞猛风,急急如律令……风来!”

    他最后一句落下,众人周围忽然狂风大作,瞬息之间,黑雾便被尽数吹散。

    雾气散去之后,前方也没有了那女鬼的身影。

    韩哲一指前方,说道:“她跑不了多远,追!”

    大多数情况下,人的恐惧都来源于未知,正是因为不了解鬼物,寻常人才会对它们产生恐惧。

    在李慕的眼里,普通人闻之色变的鬼物,早已褪去了神秘的面纱。

    所谓鬼物,无非就是人死之后,三魂融合的产物,最低级的阴灵,不具备任何特殊能力,甚至不能显与人前,再厉害一些的怨灵,也只能操控阴气,使一些障眼之术。

    只要对方不是第三境的恶灵,对韩哲来说,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鬼雾散去之后,韩哲便从怀里取出一张符篆,贴在腿上,身形如风,转瞬就消失在了李慕等人的眼前。

    这是符箓派的特点之一,修为不够,符篆来凑,一张“神行符”,便能让人的速度暴增数倍。

    李慕等人,则是悠哉悠哉的走在后面。

    但凡涉及到妖鬼的案件,他们能做的,也只有跑跑腿,追追纸鹤,降妖除魔的事情,还得交给这些专业的修行者。

    张山走在李慕身旁,看了看头顶的月亮,抱怨道:“这都走到哪里了,荒郊野岭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一名捕快道:“前面才到碧水湾,我们出城不过十几里,半个多时辰就能回去。”

    碧水湾这个名字,李慕总觉得熟悉,回忆一番才想起,他曾经听老王提过,有几名渔夫来衙门报案,说是碧水湾中有水鬼作祟,难道就是刚才那女鬼?

    碧水湾位于两山之间,流经阳丘县的一条溪流,在这里改道,水流汇聚于此,形成一处面积广阔的水域,此处水流舒缓,渔产丰饶,养活了岸边数十口人家。

    民间有传说,那些投水自杀或是意外溺死的人,灵魂会徘徊在淹死的地方,受着湖水阴气的滋生,灵魂会变成水鬼。

    水鬼因水而死,会在水里耐心的等待、引诱,或者是直接强行将活人拉落水底淹死,从而充当自己的替身以求投胎轮回,而被水鬼害死的人,则会成为新的水鬼,重复这一过程……

    当然,传说只是传说,轮回之说古来有之,却从来没有人证实过,人死后成鬼,鬼再死一次,那就是真正的魂飞魄散,水鬼害人以求投胎,纯粹是小说杜撰,它们的真实目的,不过是吞人魂魄修炼,以求道行的精进而已。

    不管水鬼投胎是否确有其事,水属阴,一旦那女鬼入水,便不容易捉到了。

    李慕等人向前走了百余步,耳边便传来了潺潺的水声。

    今夜月光极亮,倾洒在水面上,将岸边映照的更加透亮。

    他们前方不远处,一团浓郁的黑雾,正向水边疾行而去。

    “孽障,哪里跑!”

    韩哲双手手印变幻,一扬手,一道金光打进黑雾,黑雾中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那女鬼的身影从黑雾中跌出,落在潭边的草地上。

    她的身体比刚才更加虚幻,挣扎了几次,都没能重新站立起来,明显濒临崩溃的边缘。

    韩哲从怀里取出一面八卦镜,对那女鬼轻轻一晃,一道虚影从女鬼的身体里分离了出去,依稀可辨是一名男子模样。

    那便是赵永的第二魂,爽灵没有自我意识,看起来浑浑噩噩。

    韩哲居高临下的看着女鬼,冷声道:“你化为鬼修不易,修行入第二境,更是难得,如今竟然为了修行,做出勾人魂魄的事情,留你在世上也是祸害,今日,我便要替天行道……”

    他取出一张符篆,离得太远,天色又暗,李慕看不清是什么符篆,猜想应该是诛鬼除妖之类。

    符箓派的各种符篆,对妖鬼都有克制作用,这女鬼已经被韩哲所伤,这道符篆打在她的身上,她只有魂飞魄散的下场。

    韩哲抖了抖手腕,那符篆立刻自燃起来,他刚要有所动作,忽然从湖面吹来了一阵微风。

    微风吹过,韩哲手中燃烧的符篆,陡然熄灭。

    与此同时,李慕手腕上的佛珠忽然金光大放,手中的青虹剑也颤动不止,发出清脆的嗡鸣。

    燃烧着的诛邪符忽然熄灭,这一幕看的韩哲微微一愣,符篆之火不是凡火,怎么会被夜风吹灭?

    “头,头儿,水,水里!”

    便在这时,一名捕快颤抖的声音响起。

    韩哲目光望向水面,看到一名白衣长发的女子,从水中缓缓走来。

    女子身着白裙,长发及腰,河水起初只是没过她的腰间,随着水面波纹的荡漾,白衣女子一步步从水中走出,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淡淡的馨香。

    随着女子的走近,一股阴风袭来,凉意刻骨,李慕手腕上的佛珠和青虹剑异动更加剧烈。

    李慕心中的警惕,已经提升到了极点,即便是第二次见到那道行提升的恶鬼时,他手腕上的佛珠也没有这么激烈的反应。

    这又是一只鬼物,而且眼前的女鬼,比那只恶鬼,还要强大得多。

    这时,白衣女子向李慕的方向看了一眼,李慕只感觉到一阵刺骨的寒意,手腕上的佛珠瞬间暗淡,手中的青虹剑也平静如初。

    女子款款走到岸边,对众人展颜一笑,柔声问道:“我美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