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陛下每天都在套路〕〔一世狼王〕〔我老婆是女学霸〕〔重生修正系统〕〔神级大反派〕〔荒诞推演游戏〕〔第九特区〕〔受尽白眼岳风〕〔紫玉公司岳风柳萱〕〔万界之全能至尊〕〔神级狂婿岳风〕〔文明的救赎〕〔超凡强人秦浩林冰〕〔柳萱岳风〕〔神级狂婿岳风柳萱〕〔窝囊女婿三年被瞧〕〔上门赘婿岳风柳萱〕〔全球神祇之东方神〕〔电影诸天之漫游〕〔好孕连连:总裁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二十章 异象
    李慕张了张嘴,感觉这女鬼在骂他,又没有证据。

    他手印都结好了,她忽然又变的客气,弄得他不上不下,说不出来的难受。

    最终李慕还是偷偷撤掉了手印,毕竟,伸手不打笑脸鬼,最重要的是,能释放出连韩哲都抵挡不了的幻境,眼前女鬼的实力,很有可能已经达到了第三境,甚至是第四境,就算是有九字真言,李慕也不是她的对手。

    他四下里看了看,见张山李肆和韩哲等人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但都只是昏迷,应该没什么大碍,也不知道这白衣女鬼阻拦他们办案,到底是为了什么。

    “妾身苏禾……,不知公子怎么称呼?”

    “李慕。”

    ……

    这女鬼看起来好像是个讲道理的,互相介绍之后,李慕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几人,试探问道:“苏姑娘可不可以放过我的这些同僚?”

    名为苏禾的女鬼笑了笑,说道:“妾身在这碧水湾二十年,从未害人性命,他们只是昏迷而已,明日便可苏醒。”

    李慕心中顿时了然,二十年道行的女鬼,韩哲不是她的对手也很正常。

    虽说妖物精怪之类的修行,要比人类艰难的多,但鬼物又与妖精不同,它们本就是人的灵魂转化而成,在修行上,有妖物精怪,甚至是人类都比不上的优势。

    她们之中有极少数,甚至在刚刚转为灵体的时候,就能比拟中三境的修行者。

    李慕看着她,又问道:“不知姑娘为何阻拦我们除掉这只勾人魂魄的怨鬼?”

    苏禾叹了口气,轻声道:“公子只知她勾魂之果,却不知她夺魂之因。”

    李慕楞了一下:“难道这其中还有隐情?”

    他刚才就觉得那女鬼有些奇怪,她的身上,虽然有鬼物的阴气,但却并不给人凶煞的感觉,而勾人魂魄修炼的鬼物,往往都煞气冲天。

    苏禾看了看身影虚幻至极,濒临崩溃的女鬼,问道:“公子可知她是什么人?”

    李慕摇了摇头。

    苏禾语出惊人:“她是赵永的未婚妻子。”

    “赵永的未婚妻子,不是郡丞之女……”李慕惊讶的开口,随后就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眉头一皱,感觉事情并不简单。

    苏禾幽幽道:“她叫林婉,和赵永从小便有婚约在身,本来两人明年便要成婚,直到几个月前,赵永被郡丞看中……”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和李慕猜测的一般无二。

    大周只有三十六郡,一郡之中,以郡守为尊,郡守之下,便是郡丞,如果能和郡丞牵上关系,前途自然一片光明。

    赵永得郡丞看中,奈何自己已有婚约,赵家在阳丘县,也算是有头有脸的家族,为娶郡丞之女,背弃婚约,不仅落人口实,还可能将好不容易得来的晋升之路堵死。

    于是他选择一不做二不休,借口约林婉出游,将她淹死在了碧水湾中,尸身埋在岸边。

    林婉父母早亡,家中仅她一人,她死之后,婚约之事自然再也无人提起。

    苏禾为濒临消散的林婉度过一丝阴气,说道:“那日我见岸边怨气冲天,久久不散,便在她魂魄消散之前,凝聚了她的三魂,又助她修行,传她术法,让她复仇,只是她修行太浅,只捉来了赵永一魂……”

    为了前途,亲手杀害自己的未婚妻子,这根本不是人能干出来的事情。

    李慕看着漂浮在一旁的赵永之魂,强行忍住了一道雷法劈死他的念头。

    深吸口气之后,他的情绪逐渐平静。

    这毕竟只是苏禾的一面之词,不能全信,李慕想了想,说道:“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我会禀明衙门,还她一个公道。”

    李慕七魄尽失,想要凝聚第一魄尸狗,少不了要获取别人的感激。

    无论是助人助鬼还是助妖,都是获取感激之喜的途径。

    但他这么做,倒也不是为了收获林婉的感激,更多的是对赵永禽兽行径的不忿。

    作为捕快,为民伸冤,除暴安良,也是他的分内之事。

    苏禾看着他,问道:“为什么要帮她?”

    李慕想了想,说道:“为了正义。”

    苏禾看着他的眼睛,许久才叹了口气,说道:“这世上,如公子一般的人已经不多了,可惜,林婉却看不到那那禽兽的结局了……”

    李慕诧异道:“为何?”

    苏禾看着越发虚幻的女鬼,说道:“她的道行,是被我强行提上去的,根基本就不稳,刚才又被那人重伤,最多一刻钟,便会彻底消散。”

    李慕皱眉问道:“连你也救不了她吗?”

    苏禾摇头道:“我修的是鬼道,伤人容易,救人难,她根基已毁,除非有佛门高人,为她诵经普度,修复根基,否则无力回天。”

    她伸出一只手掌,掌心处浮现出一团幽火,对林婉道:“既然你看不到赵永伏法,我便先焚了他的一魂,这样就算他侥幸苟活,也注定痴傻一生,亦算他的报应……”

    “且慢!”

    李慕及时的制止了她,说道:“赵永已经和郡丞之女定下婚约,他的案子,县令大人十分重视,若是苏姑娘灭掉他的这一魄,便等于直接向县衙宣战,向朝廷宣战,朝廷高手无数,一旦追查,不管你道行多深,都难逃追责……”

    祖州本就是妖鬼和人类共存的地方,朝廷对于这些异类的态度,是你不犯我,我不犯你,而一旦这些妖鬼危害百姓安全,朝廷便会立刻派人铲除,作为捕快,李慕很清楚她这么做的结局。

    苏禾却浑然不惧,冷笑道:“那就让他们来!”

    这似乎也是一个强硬的女鬼,李慕闻言一阵头痛,只能转移话题道:“我们还是先想办法,救救林姑娘吧。”

    苏禾摇了摇头,说道:“除非你具备佛门法力,懂佛家法经,能现普度佛光,否则救不了她。”

    这几天,李慕仔细研究过修行之事,也增长了不少知识。

    佛门和道门法术神通,虽然都具有莫大的威能,但修行方式不同,法力本质上也是不同的。

    道家法术,穷天地之变化,玄奇诡异,修至高深处,能驱鬼通神,极尽造化之能事。

    而佛门神通,虽变化不足,但可刚可柔,刚能驱鬼,柔可度鬼,只需颂念法经,便有佛光出现,至于是驱鬼还是度鬼,全在诵经者一念之间。

    总体而言,佛道两家,各有所短,各有所长。

    李慕走的虽然是道门的修行路子,但那和尚送给他的佛珠中,却蕴含佛门法力,只需借用一点,便能施展佛门神通。

    最大的问题是他不懂佛门法经,就算是能借用一点佛门法力,也是枉然。

    李慕转念一想,法经就是佛经,既然《道德经》可以代替《道经》,其他的佛门经典,也未必不能代替法经,他思忖片刻,说道:“要不,让我试试吧……”

    苏禾惊讶道:“你懂佛法?”

    李慕道:“不懂,但可以试试。”

    李慕虽然看过不少佛经,但没有了那张符篆,《金刚经》《般若经》等经书,他是一句也回忆不起来了,唯一记得的,只有《心经》。

    之所以记得《心经》,是因为此经不仅是佛教流传最广的经典之一,而且短小精悍,长有长的优点,短也有短的好处。

    正是因为《心经》极短,全篇只有两百余字,很容易就能背下来,很多非佛教徒都能随口背几句“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打定主意之后,李慕将那串佛珠拿在手里,将其中的一丝法力导引进自己体内,然后盘膝坐下,闭眼凝神,低声念道:“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黑夜中,碧水湾畔,只有李慕悠悠的诵经声。

    忽然间,苏禾面色大变,猛地挥了挥衣袖,卷起林婉之魂,退后数丈。

    她远远的看着李慕,面露震惊。

    此刻,盘膝坐在草地上的李慕,身后逐渐浮现出一个金色的光轮。

    深夜,北郡各处的寺庙之中,无数正在佛殿念经的和尚猛地抬起了头。

    只见他们头顶的金身佛像,忽然佛光大盛,将整座佛殿映照的宛如白昼。

    ……

    念完一遍《心经》,依旧没有察觉到什么异象,李慕心下有些失望,睁开眼睛时,忽然被一道强光刺的睁不开眼,不由大惊道:“什么东西这么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大周仙吏〕〔我真没想重生啊〕〔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在港综成为传说〕〔麻衣神婿〕〔北玄门〕〔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