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李朝万古一逆贼〕〔仙道长青〕〔狗头大军师〕〔剑域神王〕〔千秋不死人〕〔娇妻狠大牌:别闹〕〔大虞天行〕〔战神杨辰〕〔汉承天予杨辰秦惜〕〔都市战神殿〕〔不败战神杨辰秦惜〕〔不败战神秦惜杨辰〕〔秦惜杨辰〕〔不败神婿〕〔不败神婿〕〔不败神婿〕〔退役战神杨辰秦惜〕〔冷面战神又撩又甜〕〔末世之有一家便利〕〔抗日之铁血战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二十四章 托付
    不知道是出于愧疚还是可怜,每天早上让小丫鬟来送早饭,已经是柳含烟每日例行的公事之一。

    听到身旁传来脚步,少女站起身,揉了揉眼睛,惊喜道:“李公子,你回来了……”

    李慕拎起台阶上的食盒,问道:“早饭又买多了?”

    小丫鬟呆萌的点了点头。

    李慕笑了笑,说道:“进来一起吃吧。”

    李慕已经习惯了每天和她一起吃早饭,吃完了一屉包子,一碗粥,他已经七分饱了,看了意犹未尽的小丫鬟,问道:“没吃饱?”

    晚晚揉了揉肚子,微微摇头。

    小丫鬟的饭量比自己的还大,这是李慕早就意识到的事情,他收拾好食盒,摇头走进了厨房。

    五钱猪油,一勺酱油,一勺精盐,一勺葱花,加入滚烫的开水,水开下面条,煮熟捞出,放入碗中,碗里再卧一个荷包蛋,一碗简单的阳春面就做好了。

    李慕将面端到外面,放在她的面前,说道:“吃吧。”

    看着她一碗面下肚,又将碗底的汤喝了个精光,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李慕甚至在想,要不要告诉柳含烟,让她以后不要再送早饭过来了。

    早餐的事情,本来他去街上,几文钱买几个包子就能解决,现在却要亲自下厨,不是搭上一碗阳春面,就是搭上一碗蛋炒饭,要知道鸡蛋并不便宜,是李慕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给自己补充营养的……

    小丫鬟吃干净一抹嘴,拎起食盒,说道:“李公子,我回去了……”

    “走吧走吧……”

    李慕挥了挥手,等她离开之后,关上院门,准备回去补觉。

    昨天张山他们倒是清闲,李慕却忙活了大半夜,为了救林婉,身体透支严重,也不知道多久才能补回来。

    另一边院子,柳含烟看着小丫鬟嘴角残留的油渍,在她额头上点了点,说道:“说了多少次了,送完饭就回来,别总是在人家那里蹭吃蹭喝……”

    小丫鬟低着头,小声道:“李公子煮的面可好吃了……”

    柳含烟恨铁不成钢道:“你除了吃,还知道什么……”

    少女望着自己的脚尖,捏着衣角,一言不发。

    柳含烟看着她这幅样子,心中再大的气也消了,只能无奈的说道:“那你也不能每天都吃别人的啊,人家一个月俸禄也不多,全都被你吃了……”

    少女想了想,说道:“那我把我攒的银子给他……”

    柳含烟道:“那不是你给你攒的嫁妆吗?”

    少女低声道:“嫁妆以后可以再攒……”

    “行了行了,算你赢了……”柳含烟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走出宅子,敲响了隔壁的院门。

    李慕刚刚睡下,就听到了外面的敲门声。

    这些天来,他吸收了不少喜悦之情,灵觉比普通人高出不少,等到第一魄彻底凝成,五感不知道会敏锐成什么样。

    他下了床,穿过院子,打开院门,看到站在门口的柳含烟时,诧异道:“柳姑娘,有事吗?”

    柳含烟看着李慕“虚弱”的样子,心中又多了几分同情,随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有件事情,想拜托李公子。”

    “什么事?”

    李慕顿时来了精神,他正愁没有机会报答她照顾的机会,她拜托的正是时候。

    柳含烟说道:“是这样的,我白天要忙铺子的事情,晚晚一个人在家,她自己不会下厨,能不能让她在你这里吃饭,我可以付你银子……”

    李慕还以为是什么事情,闻言想都没想的说道:“银子就不用了,我以后会多做一个……,几个人的饭菜……”

    “不行不行。”柳含烟的态度很坚决,说道:“晚晚一个人能吃很多东西,我每月给你十两银子,就当是她的饭钱……”

    有钱人的生活李慕果然体会不到,他每个月才赚五百文,一文钱都要省着花,她们一个月的饭钱就是十两。

    十五六岁的少女,就算是再能吃,一个月也吃不了十两银子,这显然又是柳含烟在可怜他。

    知道的以为她是在可怜自己,不知道的还以为李慕被她包养了。

    李慕虽然穷,但是穷的有尊严,他拒绝了柳含烟十两银子的提议,说道:“一两银子就够了,如果花不完的话,我再退给你。”

    他倒也没有装大方全部拒绝,晚晚的饭量有多大,李慕比谁都清楚,以他五百文一个月的俸禄,还真养不起她。

    柳含烟感激道:“谢谢李公子,如果不够的话,你再开口就是。”

    留晚晚在这里吃饭,不过是添一双筷子的事情,再说柳含烟也没想白嫖,李慕倒也不损失什么,全当报答她的恩情。

    送走柳含烟,李慕重新关上院门,回到房中,还没躺下,外面再次传来敲门声。

    李慕打开院门,疑惑道:“柳姑娘,还有什么事情吗?”

    张山站在门外,诧异问道:“什么柳姑娘?”

    “没什么,一个邻居……”

    李慕解释了一句,目光望向张山时,先是一愣,随后便惊讶道:“你脸怎么了?”

    不过是小半个时辰没见,张山的脸,比刚才整整大了一圈,左边脸颊上还有几道血印子,看上去凄惨无比。

    “别提了……”

    说到此事,张山便不再追问柳含烟的事情,叹了口气,说道:“我昨天晚上不是没回家吗,早上回去的时候,我家婆娘问起,我就说了昨天晚上的事情,说我们几个遇到了妖邪,中了妖法,昏迷过去,在山里过了一夜,早上才醒来……”

    李慕问道:“她不信?”

    张山道:“她让我证明。”

    李慕道:“怎么证明?”

    张山叹气道:“她让我证明我昨天晚上不是和李肆去青楼鬼混……”

    李慕用怜悯的目光看着张山,他终于明白张山脸上的血印是怎么来的了,昨天晚上他沉沦在幻境中,和十几个幻想出来的小姐姐玩多人运动,损失了大量的精元,这一个月内,一滴都别想挤出来……

    张山看着李慕,期待道:“你得和我去我家一趟,现在只有你能证明我的清白了……”

    李慕本来是想补觉的,无奈只能改变计划。

    无论如何,一席之恩不能忘,李慕也同样不能忘记,在他最穷困潦倒的时候,是张山李肆借给他钱度日。

    他关上院门,无奈道:“走吧……”

    一刻钟之后,县城内的一座普通宅院,李慕看着院子里的妇人,解释道:“嫂子这次真的是冤枉他了,昨天我们几个外出查案,遇到了厉害的鬼物,中了鬼术,好不容易才捡回性命,他怎么可能再去青楼鬼混?”

    妇人显然比较相信李慕说的话,却还是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张山,问道:“那你下面是怎么回事?”

    李慕轻咳一声,解释道:“他被那女鬼吸干了阳气,这一个月内,都不能再行夫妻之事……”

    眼看着妇人的脸色缓和,张山长舒了口气,说道:“我说了多少遍,说我没有和李肆鬼混,你还不信……”

    妇人瞪了他一眼,恶狠狠道:“李肆不是个好东西,看看人家李慕,同样是姓李的,这差距怎么这么大,你以后给我离李肆远一点……”

    解决了张山的麻烦,李慕打算出城调查林婉的事情,刚刚走到门口,却被张山拽住了胳膊。

    张山看着他,紧张问道:“你去哪里?”

    李慕道:“有个案子要查。”

    张山急忙道:“我和你一起去。”

    李慕摇头道:“你还是好好在家休养吧。”

    林婉的案子,牵扯到赵家,牵扯到郡丞,李慕之所以调查,不仅仅是为了贯彻心中的正义,更是为了他的身家性命,张山则没有任何受到牵扯的理由。

    张山咬着牙,压低声音说道:“你不知道,这事还没有结束,你一走,她一会儿又要我证明,我真的证明不了,一滴都证明不了……”

    李慕无奈开口:“我真的有个案子要查。”

    张山坚定道:“我和你一起去。”

    “这个案子很危险,你跟着我,很可能会丢掉性命。”李慕认真的看着他,说道:“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留在家里和你娘子好好解释,第二……”

    “第二,我选第二!”

    李慕话音刚落,张山便立刻开口,斩钉截铁,毫不犹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在港综成为传说〕〔我在玄幻世界冒充〕〔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麻衣神婿〕〔第一战神杨风〕〔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