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让地府重临人间〕〔顾漓〕〔盛宠名门佳妻喻色〕〔韩三千苏迎夏〕〔我穿成了昏君大反〕〔一世龙皇〕〔龙都兵王〕〔医鸣惊人:残王独〕〔超级军工科学家〕〔北国谍影〕〔重生之狂暴火法〕〔我真没想入赘〕〔逆流一九九零〕〔985高材生穿越成懦〕〔史上最强皇太子〕〔孟伯昭〕〔重生之我是楚国太〕〔楚墨降雪〕〔恰逢好婚〕〔楚墨重生为太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三十一章 凝魄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今日是赵永被处决的日子,考虑到砍头的场面应该很血腥,李慕并没有去看。柳含烟和晚晚似乎去看热闹了,晚晚回来的时候,小脸煞白煞白的,看到李慕在涮鸭血吃,罕见的没有凑上来,捂着嘴转身就跑柳含烟的脸色比她好上一些,只是用略带异样的眼神看着李慕。她走到李慕身旁,问道:“我听那些捕快说,是你接下那个案子,设计让赵永伏法,还林姑娘公道的?”李慕摇头道:“是我的两位同僚,我只是出了一点小力。”这是他的心里话,事实也正是如此,林婉的案子,是他接下的,但是没有张山和李肆的帮忙,赵永绝对不可能这么快伏法。柳含烟以前只知道李慕是捕快,却不知道,他是一名如此有血性的捕快,赵家攀上郡丞之后,在阳丘县无人敢惹,连县令都要敬其三分,一名小小的捕快,竟然将赵家公子送上了法场,这需要何等的胆气?这不禁让她对李慕刮目相看。她站在院子里,似乎有些想不通,问道:“你难道不怕赵家,不怕郡丞吗?”在柳含烟面前要维持将死之人的人设,李慕一脸无畏的说道:“为什么要怕,反正我也没多长时间好活了,在我死之前,能多杀几个禽兽败类,多为百姓做点好事,也不枉在这世上活一遭”“李慕,快出来,县令大人奖励了我们两个月的俸禄”柳含烟面露钦佩时,张山满面笑容的从外面走进来,看到院内的陌生女子,愣了愣,问道:“这位是”“这位是柳姑娘,我的邻居。”李慕回了一句,目光看似望着张山,实则看的是张山身后的林婉。她并没有在人前显露,张山和柳含烟都看不到她。“我先回去了”见李慕家中来了陌生人,柳含烟便打算离开,临走时,又想起了什么,说道:“我认识一位老大夫,专治疑难杂症,要不要请他帮你看看,或许他会有办法”张山闻言,打量着李慕,惊讶道:“李慕,你生病了,生了什么病,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柳含烟愣了一下,随后便回头望着李慕。虽然李慕上次晕倒吐血,是她亲眼看到的,但除了那两次之外,他平日看上去和常人并无异常,张山的话,又唤起了她心中的怀疑。李慕的心思根本不在张山和柳含烟身上,甚至没听清楚他们说了什么。他的所有注意力,都在林婉那里。“赵永已经伏法,谢谢恩公还林婉公道”林婉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对李慕叩首三次。而此时,在李慕眼中,她的身上,忽而涌现出耀眼夺目的红光。不管是人还是妖鬼,实力越是强大,情绪之力便越是强大。李慕立刻展开导引之术,只一瞬间,便感觉身体被什么东西填满,而林婉的感激之喜,还在源源不断的涌入。如果说他的身体是一方池塘,张山的喜悦之情如同瓢水,阴灵张王氏的情绪之力,便像是涓涓细流,而林婉的情绪之力,宛如黄河决堤李慕想要停止导引,却发现自己根本停不下来。噗他直接喷出一口鲜血,昏死过去。李慕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他躺在自家的床上,柳含烟一脸担忧的站在床前,张山在房间里走来走去,隐匿在角落里的林婉最先发现他清醒,脸上迅速浮现出喜色。李慕支撑着身体想要坐起来,柳含烟看到,急忙扶起他,问道:“你没事吧?”她的表情有担忧也有愧疚,担忧他的身体,愧疚则是因为刚才她还在怀疑他会不会是在装病李慕摇摇头,说道:“没事,早就晕习惯了。”张山面色复杂的走过来,问道:“你,你真的只有半年”李慕道:“运气好的话,也可能死不了。”“头儿知道吗?”“知道。”张山张了张嘴,最终低下头,说道:“头儿一定会有办法的”张山和柳含烟的身上,此刻都有浓浓的哀情,但李慕却并没有吸收,只是笑了笑,说道:“你们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休息一会儿。”张山和柳含烟离开之后,林婉才从角落里走过来,喃喃道:“恩公,您的身体”李慕笑了笑,说道:“没事。”鬼物属于灵体,对灵魂非常敏感,而七魄归属肉身,它们看不出他身体的问题,只是本能的觉得他比七魄惧在的人容易靠近。到现在李慕也没有想通,那只恶鬼,是怎么看出他七魄尽失的?暂时想不通的事情他便不再去想,重新看向林婉,问道:“赵永已死,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去幽都吗?”林婉点了点头,说道:“那里才是我应该去的地方。”李慕点了点头,说道:“去吧。”“来世做牛做马,再报答您的恩情”林婉最后对他叩首三次,身影虚幻至消失。林婉离开之后,整个房间,变的无比寂静。李慕盘膝坐在床上,五心向天,能够感受到体内汹涌澎湃的喜悦之情。他脸上浮现出一丝激动,闭上眼睛,一边引导法力运转,一般低声喃喃:“素气九回,制魄邪奸,天兽守门,娇女执关,七魄和柔,与我相安,不得妄动,看察形源”片刻之后,他的眼睛猛然睁开,开口道:“尸狗,凝!”“凝”字落下,他体内的无数红光,尽数隐没于之中,与此同时,李慕只觉得身体之中似乎多了什么东西,又似乎什么都没有。但他体内的法力,却在刚才那一瞬间,有了数倍的增长。这说明他第一魄已凝,尸狗的作用是警觉,可以让他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察觉到接近的危险。不仅如此,凝魄时体内增长的法力,也能让他可以施展以前无法施展的道术,李慕想了想,单手掐了一个印决,轻声开口。“天地无极,乾坤借法法由心生,生生不息”太一拔罪斩妖护身咒李慕仍然无法掌控,强行施展,肯定还会遭到反噬。说起那些他暂时还不能掌握的道法,大多数情况下,即便手势正确,李慕也需要念完一句或者数句,才会有所感应,唯独道德经,他连一个字都念不出来。似乎是有什么东西能看穿他心中所想,配合手印,单独颂念一个“道”字,并无异象发生,但若是李慕心中想着“道可道”,再次尝试时,立刻就会受到反噬,简直邪门到了极点。李慕暂时还不敢尝试这个,再次掐诀,低声道:“兵。”锵!他的耳边,忽然传来一道清脆的剑鸣。与此同时,李慕放在桌上的青虹剑忽然出鞘,悬浮在空中,剑身嗡鸣不已,李慕心念一动,此剑在空中挽了一个剑花,后又随李慕的意念,忽前忽后,忽左忽右李慕一伸手,便将它握在手中。九字真言,第一字为雷法,第二字的作用,竟是御器。道门有一个名为“招来迩去”的神通,顾名思义,此神通可以隔空控物,需要凝魂境才能施展。而凭空操控飞剑法宝,更是只有第三境以上的修行者才能掌握。第二字真言的存在,直接帮李慕抹平了这一境界的鸿沟。美中不足的是,以他如今的境界,操控起法宝来,十分消耗法力,只刚才片刻的功夫,他便感觉体内的法力被尽数抽空,脑袋也有些发晕,李慕顺势躺在床上,很快便沉沉睡去。某一刻,睡梦中的李慕陡然惊醒,从床上一跃而起,将趁他熟睡,偷偷靠近他的一道身影擒住,按在床上,这一切全凭本能,擒住那人之后,李慕才感觉到手感不对。他一只手握住的地方柔软滑腻,另一只手按着的地方浑圆挺翘,李慕定睛一看,才发现被他按在床上的,竟然是柳含烟李慕吓了一跳,连忙解释道:“对不起,我还以为是有人偷袭”柳含烟以一个屈辱的姿势被他反制在床上,挣扎了两下没有挣脱,生气道:“还不快放手,你弄疼我了!”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在港综成为传说〕〔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