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他宠妻有术〕〔夏知星薄夜寒〕〔大佬宠妻不腻夏知〕〔落蛮宇文啸〕〔林清菡〕〔洋港社区〕〔返回1998〕〔刷点外挂〕〔浴火弃少〕〔夏乔司御北〕〔林阳〕〔神秘大佬的心尖宠〕〔穆少甜宠小新娘〕〔温言穆霆琛〕〔司五爷夏乔〕〔错爱成瘾:穆少,〕〔夏乔邵庭之〕〔丑女逆袭:神秘大佬〕〔夏乔司御北〕〔丑女逆袭:神秘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34章 过稿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云烟阁。

    李慕坐在雅间的客位之上,书铺掌柜一脸谄媚的奉上茶水,客气道:“公子请喝茶。”

    李慕抿了一口茶水,茶香清冽,满口回甘,显然是上等的好茶,和这里的茶相比,老王在衙门请他喝的茶和开水煮草没有什么区别。

    中年掌柜站起身,先是对他鞠了一躬,说道:“刚才是小人有眼无珠,险些令明珠蒙尘,还请公子不要怪罪。”

    云烟阁是李慕来的最后一间书铺,本来也是被直接拒稿,但不知怎么的,就在李慕准备离开时,这掌柜又追出来,态度和刚才截然相反。

    难道是他终于发现了《聊斋》的价值,又准备和他商谈合作了?

    掌柜的满脸堆笑,解释道:“公子的书,小人刚才看过了,简直是字字珠玑,感人肺腑,发人深省,不知公子有没有兴趣和我们云烟阁合作?”

    除了这家书铺,别家不是指导李慕怎么写书,就是建议他直接切了,李慕根本别无选择。

    他直接问出了最在意的话题,“酬劳是怎么算的?”

    掌柜的解释道:“万字一卷,每卷二钱到一两银子不等,刊印之后,除去刊印、人工费用,所得利润,四六分账,公子拿其中四成,此外,公子也可以选择直接卖给我们,价格是十两银子一卷,刊印风险由书铺承担,但此后利润,也尽归书铺所有,当然,公子还可以先卖一卷,后续再另做决定,我们为您提供多种选择……”

    投稿之前,李慕就详细了解过这一行的行情。

    云烟阁掌柜给他开出的价格,不可谓不高,十两银子一卷的价格,只有曾经写出过畅销作品的名家才能拿到,像他这样刚入行,没有代表作品的萌新,辛辛苦苦写上一万字,也就赚个几钱银子。

    莫非,这掌柜真的具有一双慧眼,看出了《聊斋》一定会大卖?

    李慕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卖出一卷试试水。

    直接分成有风险,如果印出一卷之后,销量不佳,或许会被书铺直接腰斩,那时候,他只能拿到二钱到一两银子,连书符的材料钱都不够。

    但如果直接以十两银子一卷的价格全卖了,万一书火了,他又会亏很多。

    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卖出一卷,观望观望,经过市场检验之后,再做后续决定。

    考虑清楚之后,李慕看着云烟阁掌柜,说道:“那便先卖出一卷吧。”

    掌柜的点了点头,说道:“小人这就去拟契约……”

    聊斋第一卷卖了十两银子,其实已经大大的出乎了李慕的预料,那掌柜是个识货之人,其他几家书铺,不是问他要主线大纲,就是直接让他切……

    这十两银子,李慕打算先还给柳含烟,亲兄弟尚且明算账,人情可以日后慢慢还,银子还是早点还清的好。

    签订好了契约,李慕怀里揣着十两银子,打算先回去做饭。

    柳含烟将晚晚托付给了她,既然答应了她,便要言而有信。

    云烟阁,李慕离开之后,那掌柜缓步走到楼上,敲了敲里间的房门,说道:“姑娘,都安排好了,给了他最高的价格……”

    透过窗户,可以看到房间内有一道曼妙的身影,那女子站在窗前,看着下方街道上的身影,说道:“以后他有什么要求,尽量满足,至于稿子,他什么想交便什么时候交,不要去催他。”

    “知道了。”掌柜的叹了口气,忍不住道:“可是这样,我们会亏不少啊……”

    女子不容置疑道:“就按照我说的做吧。”

    中年掌柜只能无奈应允。

    毕竟,他也只是一个干活的,而这整间书铺都属于她,别说给那穷书生优待,只要她愿意,就算是将店铺送给他也行。

    只是,让他想不通的是,若是姑娘看过那书生写的文章也就算了,可她连看都没看,便让自己追他回来,给他最好的优待……,难道,姑娘看上的,其实是那书生的人?

    仔细想想,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毕竟对方的文章虽然写的一般,但模样的确俊俏,万一姑娘相中了他……

    掌柜的心中暗自告诉自己,以后对那位一定要客气一点,否则日后他在姑娘身边吹吹枕头风,他怕是得卷铺盖回家……

    李慕今天运气不错,仅聊斋第一卷就卖了十两银子,就算是之后的市场反响不好,他也可以抄些别的。

    他先是回了一趟家,然后和晚晚出门,买了一些菜,又买了一条鱼,一只鸡,这才回了家。

    柳含烟白天要忙店铺的事情,下午才会回来,李慕发了一笔小财,打算晚上做一顿好的,以感谢这些天来,她对自己的照顾。

    中午李慕和晚晚简单的煮了点面条,李慕吃了一碗,晚晚吃了三碗。

    小丫鬟食量这么大,其实也称不上苗条,鹅蛋脸圆乎乎的,胖的恰到好处,即便如此,也足够柳含烟羡慕了。

    她是长时间的节食,才有如今的身材比例,一旦放开了吃,身材恐怕就难以维持。

    这也是她对驻颜符如此执着的原因,昨天给晚晚书符的时候,还剩下不少材料,李慕回到房间,将朱砂和成墨,翻开那本书籍,找到驻颜符的那一页,心中默念清心诀。

    昨天书符的过程中,李慕找到了清心诀的又一妙用。

    除了能帮助他清心寡欲,抵御幻境诱惑之外,当他默念清心诀,处于绝对的贤者时间时,精神会无比的集中,很难被外物分心。

    这种精神极度集中的状态,在记忆文字,符文时,近乎能做到过目不忘。

    李慕看着驻颜符的符文,将其一笔一划,一点一线的记载脑子里,闭目许久之后,再睁开眼睛,提笔在纸上飞快的书写,盏茶的功夫之后,他手上便多了一张蕴含法力的符箓。

    昨天他画“定神符”,用了整整一个时辰,失败了无数次,今天画“驻颜符”时,只失败了三次,时间主要节省在学习和熟悉符文的阶段。

    脑海中各种道家真言法咒妙用无穷,以后还得慢慢摸索。

    吃完饭,晚晚主动的收拾碗筷,李慕则直接回了衙门。

    下午天气闷热,他们一般会待在值房,李慕继续看那本修行入门书籍,李清有任务不在衙门,张山去老王的值房雪耻,日夜颠倒的李肆则惯例性的趴在桌上打瞌睡。

    这本书上记载的,只是些浅显的修行基础,更加高深的法术神通,在各大宗门被奉为秘典,不是那么容易接触到的。

    不过,以他现在的微末道行,也只能施展一些浅显的法术,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凝魄保命。

    下衙之后,李慕本来想邀请张山和李肆一起回家吃饭,李肆以有事要干拒绝了,张山则是要回家陪老婆,李慕只好一个人回去。

    他一边走,一边考虑修行的事情。

    如今第一魄已经凝成,应经可以为凝聚第二魄做准备,而第二魄到底凝聚哪一个,李慕心中早就已经有了决定。

    苏禾说者无心,李慕听者有意,“坐怀不乱”这四个字,他以后不想从任何人口中听到。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被这样的话形容,是最大的耻辱。

    只是雀阴诞生于哀情之中,让别人感激自己容易,但怎么让多数人对他产生悲伤,悲痛,悼念,怜悯的情绪?

    总不能一直在柳含烟面前装可怜,以前不熟的时候,李慕还可以吸一吸她,现在两个人这么熟了,李慕反倒有些不好下手。

    快要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李慕一抬头,便看到有一道熟悉的身影站在门口,望着衙门的方向,翘首以盼。

    看着柳含烟远远的对他招手,李慕的一颗心竟然有些触动。

    如果每天下衙,都能有这样一名女子做好饭菜等他回家,那么在外面苦点累点,也就不算什么了。

    只可惜,像她这样的女子,分分钟几十两银子上下,注定不会扮演小妻子的角色。

    李慕走到门口,柳含烟看着他走来,微笑道:“饭菜已经做好了,快进来吃饭吧……”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在港综成为传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第一战神杨风〕〔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