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顶峰战神〕〔女总裁的战神女婿〕〔我是首富我骄傲了〕〔莫宛溪贺煜城〕〔先婚后爱:陆少夫〕〔死对头破产之后〕〔拼搏年代〕〔一胎俩宝,老婆大〕〔燃情总裁太坏了〕〔穿书八零成了五个〕〔战神下山〕〔少夫人她命中带煞〕〔戏鬼神〕〔我在火影创造克苏〕〔我靠种田养活陛下〕〔修星者〕〔一品医宋〕〔重生娇妻震惊全球〕〔抗日之铁血战魂〕〔冷面战神又撩又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39章 佛道兼修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玄度收了那恶鬼,赠予李慕经书,见李慕不愿皈依,也不勉强,如上次一般,潇洒的转身离去。

    李慕拿着佛经,想起苏禾刚才提醒他的眼神,疑惑道:“这经书难道有什么玄妙?”

    苏禾看了一眼玄度离开的方向,说道:“佛门弟子初入修行之时,便是以某一本法经为基础,日夜颂念,如果我没有猜错,那和尚想要以此来测试你的慧根。”

    李慕疑道:“慧根?”

    “这只是那些和尚糊弄愚人的说法。”苏禾淡淡说道:“所谓慧根,便是你修行佛法的天赋,颂念法经,便类似于道门的导引,道法天赋卓越者,导引数次,便能引气成功,基础法经也是一样,佛法天赋卓绝者,只念数遍,便会有佛光异象,天赋一般者,则需数日,没有天赋者,念了也是白念……”

    苏禾用古怪的眼神看着李慕,说道:“你只念了一句,便有佛光出现,显然是有极高的修行佛法的天赋,却偏偏修行了道法……”

    李慕自己都不信他有什么佛法天赋,大概率还是因为《心经》的原因。

    不过这并不是他关心的,李慕看向苏禾,问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题:“佛法和道法可以同时修炼吗?”

    “自然可以。”苏禾道:“若是别家的修行方式,或许不行,但道家修丹田,佛门修肉身,两者并不冲突,只是修行不易,仅修一途,便已经很难了,极少有人佛道兼修,你也不要太贪心。”

    倒不是李慕贪心,只是佛道两家,各有所长,各有所短,若是两家兼修,便能取长补短,与人斗法时,自保的底牌也会多一些。

    如果李慕只修道法,或是只修佛法,在刚才和那蜥蜴精的斗法中,根本撑不到苏禾赶来。

    他也并不一定要将佛法修到高深的地步,只要身具一点儿佛门法力,他就能发挥心经的部分威力,在遇到妖鬼阴邪时,可攻可守,双重保障。

    佛门的入门修行,比道门要简单一些。

    一个只需颂念法经,另一个,则要辛苦炼魄,但这并不代表佛门的修行便比道门简单。

    道家下三境,炼魄、凝魂、聚神,是为后来的修行打基础,佛门入门修行简单,却难在后面的修心,先易后难的特点,正适合李慕,毕竟,他原本走的就是修道的路子,并没有想着将佛门法力也修到很高深的地步。

    将道书和佛经收好,李慕和苏禾告别,沿着官道向县城走去。

    碧水湾距离县城不近也不远,李慕正常走路,大概要小半个时辰,如果他会画神行符,便能大大节省赶路的时间。

    可惜他懂得的符箓只有寥寥几个,以如今的低微法力,能画出来的更少,神行符需要凝魂境修为才能刻画,目前李慕根本无法做到。

    和这蜥蜴精的斗法,算是给了李慕当头一棒。

    以前的他修为微末,仗着自己会一手雷法,克制妖鬼阴邪,就目中无鬼,也不将妖物放在眼里,导致的结果就是,如果没有苏禾出现,他的身体,早就被那蜥蜴精当做血食,连灵魂都会被吞噬。

    这次的凶险经历提醒李慕,目前的他,就是一个刚刚踏入修行界的菜鸟,在没有绝对的实力之前,一定要苟住……

    回到家中之后,李慕将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全都抛到脑后,一心思考凝魄的事情。

    他已经凝聚了第一魄尸狗,第二个要凝的,是第三魄雀阴。

    雀阴生于哀情,悲伤,悲痛,悼念,怜悯,都属于哀情,他该如何让别人对他产生这些的情绪?

    从理论上说,写书是调动大多数人情绪最简单的途径,读者代入之后,会根据剧情走向,或喜或怒,或哀或悲,且越火,读者越多,情绪之力便越庞大,但想通过这条路凝魄,却难以走通。

    李慕吸收某个人的情绪,需要和对方面对面,超过一定的距离,导引之术便无用了。

    虽然此路不通,但思路大抵是对的,李慕顺着这个思路,很快便想到了一个方法。

    很快的,李慕便来到了云烟阁门口。

    云烟阁是一家连锁店铺,经营的不仅仅是卖书的生意。

    确切的说,它是一个品牌,旗下有书铺,乐坊,戏楼,茶楼,书铺临着茶楼,茶楼对面是乐坊,乐坊旁边又是戏楼,四间铺子,都叫云烟阁。

    书铺大火的话本,会有茶楼的说书人再进行演绎,由乐坊编曲配乐,在戏楼改编成戏剧作品,这让李慕不得不佩服云烟阁的掌柜。

    这种超前的泛娱乐理念,在这个世界并不多见,此等卓有远见的人,日后有机会可以认识认识。

    李慕踏进书铺,正在柜台里面算账的中年掌柜抬头瞧了一眼,立刻跑出来,殷切的问道:“公子,您怎么来了,《聊斋》还在刻板,要过些日子才能刊印上市……”

    李慕摇头道:“我不是为了此事。”

    掌柜道:“公子还有何事,尽管吩咐……”

    掌柜的态度让李慕有些奇怪,据他调查,书铺对于旗下作者的态度,可算不得多么友好,毕竟那些穷书生,三天两头的拖稿断更,各大书铺的掌柜恨不得将刀架在他们的头上逼他们写稿,很少有这么友善的。

    不过别人态度好,李慕也不会犯贱的不舒服,笑道:“的确有件事情想拜托掌柜。”

    毕竟是姑娘看中的男人,不得怠慢,中年掌柜连忙道:“公子但说无妨。”

    李慕问道:“不知道隔壁的茶楼缺不缺说书人……”

    掌柜问道:“公子想说书?”

    李慕点头道:“我想试试。”

    说书和写,有着一定的相似之处,虽然说书人的听众,仅仅局限于茶馆的一方之地,但与他们的距离,也只有一帘之隔,李慕可以方便的导引他们的情绪。

    掌柜听了李慕的要求,立刻道:“马上给您安排。”

    李慕就算是再迟钝,此刻也意识到什么地方不对了,从上次开始,这掌柜对他的态度就好的过分,出书给予他特别的了,现在更是有求必应,不知道的还以为李慕才是掌柜……

    他看着这掌柜,问道:“掌柜的,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掌柜的心中咯噔一下,赔笑道:“怎么可能……”

    他说话的时候,眼神飘忽,神色紧张,反倒是让李慕笃定了怀疑,问道:“你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我……”

    掌柜的吞吞吐吐,不敢抬头看他。

    “行了,黄掌柜,你下去吧。”

    这时,一道李慕听着熟悉的声音,忽然从阁楼上方传来。

    柳含烟从楼上走下来,看着李慕,说道:“有什么问题问我就行,不要为难黄掌柜了。”

    李慕惊愕的看着她,随后便恍然道:“原来是你……”

    柳含烟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李慕就什么都明白了。

    他明白为什么上次在已经被拒稿的情况下,那掌柜忽然追出来,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变化,没有任何犹豫的通过了他的稿子,并且给他这么多的优待。

    原来云烟阁的“烟”,便是柳含烟的“烟”。

    李慕以为他已经在凭自己的努力赚钱了,没想到还是在靠柳含烟可怜。

    换句话说,他是在吃软饭。

    虽然心里有那么一丝的不舒服,但不可否认的是,这软饭吃起来------还挺香。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