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宁染南辰读天才双〕〔女主宁染男主南辰〕〔南辰〕〔宁染南辰〕〔林辛言宗景灏_〕〔蚀骨前妻太难追林〕〔总裁诱妻成瘾〕〔总裁诱妻成瘾一见〕〔自律的我简直无敌〕〔你是我的风景〕〔穿成小可怜后我被〕〔仙武大帝〕〔重生之宠妾要上天〕〔宗景灏林辛言〕〔农门小厨娘:夫君〕〔重回七零:老公大〕〔我可以点化诸天〕〔嫡女贵嫁〕〔超强狂婿〕〔玄清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40章 说书郎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云烟阁。

    那掌柜端来好茶,两人坐下之后,柳含烟略有疑惑的看着李慕,问道:“你怎么会想着去说书?”

    任她怎么联想,都无法将捕快和说书人联系在一起。

    李慕总不能告诉她,他是为了早日凝聚雀阴,重振男儿雄风,只好道:“捕快月俸五百文,只够吃饭的……”

    柳含烟楞了一下,随后便想起了什么,歉意道:“对不起,我忘记了你还要帮我画符,要不我给你银子……”

    “不用。”李慕摆了摆手,说道:“如果不是你,也没有书铺愿意刊印我的书,你平日里对我已经很照顾了,我怎么能再要你的银子?”

    柳含烟问道:“可你又要做捕快,又要写书,还又要说书,忙的过来吗?”

    “没关系的。”李慕笑了笑,说道:“如果云烟阁不方便,我再去别的地方问问。”

    柳含烟担心他误会,无奈道:“如果你愿意,可以在这里试试,我每月给你十两银子的工钱,客人的赏银,也全都归你……”

    在她心里,李慕显然已经成为迫于生存压力,需要一个人打三份工的劳苦形象,而这其中的一部分压力,还是她给的。

    李慕摇了摇头,说道:“我都打听过了,这里最好的说书先生,一个月才二两例钱,客人的打赏,也只能分到五成,柳姑娘,我知道你照顾我,但我还是想通过我自己的努力赚钱,而不是靠别人施舍……”

    柳含烟担心自己坚持,会伤害到李慕脆弱的自尊,只能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吧……”

    十两银子的工钱,李慕不是不心动,谁会和银子过不去,只是他欠柳含烟的已经太多了,坦然接受她的救济,和被她包养了有什么区别?

    虽然内心总有一个声音告诉他,答应她,答应她,这样就不用努力了,但男人的自尊最终还是取得了胜利。

    柳含烟站起身,说道:“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安排。”

    云烟阁的四家店铺,乐坊的生意是最好的,然后便是戏楼,再然后是书铺,最后是茶楼。

    毕竟,在这种场所消费的,都是些有闲时间和闲钱的年轻人,看漂亮姑娘们唱曲跳舞,总要比听说书老头在那里自说自话要有意思。

    不过,说书的一行,也有不少固定粉丝,李慕走进茶楼的时候,就看到十几名客人,一边喝茶,一边听台上的老者说故事。

    听故事是不收钱的,但来这里的客人,听故事的时候,大都要点上一壶茶水,几碟小菜,茶馆的收入,大都来自于此。

    偶尔也有大方的客人,听到兴处,便掏出钱袋,打赏些银子,茶馆会扣除一半,其他的,当做说书人的额外收入。

    片刻后,老者一段讲完,下方便有客人高声叫道:“今日时间尚早,再来一段!”

    这时,一名伙计上台走到老者耳边,低声耳语几句,老者便站起来,对台下拱了拱手,笑道:“小老儿今日身体不适,就讲到这里,今日本店新来了一个说书郎,不妨听他给大伙讲上一段……”

    老者话音落下,台下的客人中便传来一阵骚乱。

    “新人?”

    “新人有什么好听的,这些人里面,就你老宋头讲的够味。”

    “走了走了……”

    ……

    老者下台之后,当下便有数人结账离开,茶馆掌柜看了看柳含烟,为难道:“姑娘,这……”

    柳含烟摇了摇头,说道:“听下去。”

    留下的几名客人,要么是茶水刚刚端上来,要么是点的小菜还没有吃完,虽然还坐在那里,视线却从台上移开。

    直到两名伙计,将一扇屏风搬到台上,众人才意外的瞄了一眼。

    “搞什么?”

    “怎么还挡起来了?”

    “神神秘秘的,又在搞什么噱头,快点喝吧,喝完了这壶茶,去对面听曲儿……”

    李慕从后台上来,坐在屏风后面的椅子上。

    作为捕快,他每天在街道上巡逻,不说阳丘县所有人都认识他,但至少未央街上的大部分人,都能和他混个脸熟。

    所以他向柳含烟讨了一张屏风,遮挡遮挡。

    坐在屏风后的椅子上,李慕清了清嗓子,开口道:“今日所讲的故事,名为《化蝶》。”

    “前朝年间,北郡阳丘县祝家庄,有个祝员外之女英台,美丽聪颖,自幼随兄学习诗文,喜欢读书,但奈何家无良师,一心想往中郡求学……”

    为了收割这些人的哀情,李慕所讲的,是改编版的《梁祝》。

    作为古代四大爱情悲剧之一,《梁祝》的悲,可真是悲到了骨子里,犹记得李慕当时十二三岁,情窦初开,还不知爱为何物的时候,第一次看梁祝电视剧,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

    今日就算在座的都是猛男,只要他们的心里还有人类情感,李慕就能收割他们的哀情。

    “求学途中,英台邂逅了同样赴中郡求学的书生梁山伯,两人一见如故,相读甚欢,在草桥亭上撮土为香,义结“兄弟”……”

    台下,几名客人喝茶的动作逐渐慢了下来。

    “女扮男装?”

    “有点意思……”

    “这都看不出来,那女子胸口是有多平?”

    ……

    虽然这位新的说书郎,技巧不如其他的说书先生,但他的故事却颇为有趣,清新而不落俗套,他们试着听了一段之后,竟是听了进去。

    因女主女扮男装而引发的一系列啼笑皆非的故事,也让在座的几人频频勾动嘴角,两名准备离去的客人,默默的让小二续了壶茶。

    “有趣。”

    “这故事新颖,也颇为好笑……”

    “好笑是好笑,但似乎和《化蝶》没有关系,这名字取的离题了……”

    众人一边听,一边饶有兴致的讨论,直到李慕讲到梁山伯去祝家求婚时,却知祝父已将英台许配给南郡郡守之子马文才,美满姻缘,已成沧影。二人楼台相会,泪眼相向,凄然而别……

    那几名客人的脸色逐渐变得严肃起来,却也知道,这正是那些说书人的惯用套路,欲扬先抑,欲抑先杨,之后的故事发展,定然是两人克服重重阻碍,幸福美满的生活在一起……

    然而,屏风之后,那说书郎的声音悠悠传来:“山伯忧郁成疾,不久身亡,英台闻山伯噩耗,誓以身殉……”

    “死,死了?”

    “这不可能,他的鬼魂一定还在等待……”

    “祝英台会怎么做,难道两人要人鬼相恋吗……”

    台下,众人面露焦躁,柳含烟的心也揪了起来。

    此刻,李慕站在屏风之后,眉头微皱。

    就在他讲到梁祝最为悲情的这一段,想要导引众人的哀情时,却发现一丝都导引不到。

    他原以为这些人真的都是铁石心肠,直到他用天眼通透过屏风观望时,才发现几乎所有人身上都弥漫着淡淡的哀情,只是这些哀情,并不能被他导引过来。

    而李慕不用天眼神通,便什么都看不到了。

    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那便是他们的哀情,不是对李慕产生的。

    “怎么会这样?”李慕眉头紧皱,难道说,就算是因为他而产生的情绪,只要不是针对他的,都不能被他导引?

    他之所以不能吸收这些人的哀情,是因为他们的哀情,针对的是梁山伯,是祝英台,而不是他李慕!

    那他这么长时间岂不是白忙活了?

    台下,众人正听到紧张之处,却见屏风之后很久没有声音传来,忍不住纷纷催促。

    “快说啊,接下来怎么了!”

    “说书的呢,睡着了吗?”

    “我赏钱都给了,快点继续!”

    凝聚雀阴的希望被无情的磨灭,李慕心中正郁闷,不耐烦道:“下面没了!”

    台下沉默了一瞬,气氛便轰然炸开。

    “你说什么?”

    “明明还没有讲完!”

    “哪有故事只讲一半的!”

    “狗贼,你胆敢戏耍我们!”

    ……

    听着众人的怒吼,感受到从屏风之后导引而来的磅礴怒情,李慕顿时愣在原地。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今天哀情虽然没收集到,怒情的收集进度,却大大的超出了李慕的预料。

    他心中一动,立刻有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李慕从屏风后跳下后台,大声道:“今天没了,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台下众人闻言,顿时暴怒。

    “混账,给老子回来!”

    “今天不讲完别想走!”

    “敢玩这一套,信不信老子揍死你!”

    李慕躲在后台,深吸口气,脸上露出满足之情。

    台前,有人一边叫骂,一边扶着桌子,有气无力道:“哎呀,怎么这么累,我先歇会,谁去把那个狗贼抓出来……”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