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佳上门女婿〕〔我有一本法书〕〔材料科技帝国〕〔第一个恶魔猎手〕〔足球裁决天下〕〔穿书后我成了反派〕〔逍遥小农民〕〔北朝求生实录〕〔万界挖土群〕〔春种秋歌〕〔哥谭之疯人院〕〔女主她一心想当状〕〔我大明武德充沛但〕〔国公嫡女太难娶〕〔异次元红警世界〕〔穿越之夫人来种田〕〔这个傀儡师有点那〕〔杨风叶梦妍〕〔私人修仙家教〕〔女团姐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42章 无耻狗贼
    柳含烟没有回云烟阁,中午就留在这里吃饭,自从发现那驻颜符真的有用之后,她便不再节食。

    她是付了钱的,也不算是蹭饭,并且桌上的几道菜,有一半都是她做的,李慕倒是很愿意她帮自己分担一些,而且柳含烟的厨艺,比他要高出好几层楼去,他更加不会客气。

    最高兴的当然是晚晚,她碗里的饭菜已经堆到冒了尖,从始至终一言不发的专心扒饭。

    柳含烟吃饭的样子则要淑女的多,都是将嘴里的东西咽下去之后,才会和李慕说话。

    “那就这样说好了,《化蝶》的初始本子你来写,到时候我再让人改成戏词,收益的话,戏文是一次给你足够的报酬,刊书我建议你和书铺共分利润……”

    “你看着办就行……”

    李慕对银子的兴趣远没有张山那么大,他在意的是如何获取听众以及观众的情绪,柳含烟吃完饭就回店铺了,她需要策划梁祝改编的一系列事宜。

    李慕先是在院子里练了一会儿剑法,李清给他的那本剑谱,他得先熟悉熟悉。

    法术固然厉害,但身手也要跟得上,低阶修行者斗法,道行的高低,并不是决定性因素,拳脚功夫同样重要。

    到了中三境,冷兵器以及寻常拳脚功夫,在斗法能起到的作用,便微乎其微了。

    练习了几遍剑法,李慕回到房间,盘膝坐在床上,拿出玄度给他的那本基础法经,开始低声颂念。

    佛门的入门修行,要比道门简单得多。

    李慕能够感受到,在他颂念这本法经时,身边有极其微弱的天地之力动荡。

    别人或许感受不到,但他可是经常性作死,不知道被天地之力反噬了多少次,对天地之力的感应,极为敏锐。

    这说明,佛门基础法经,并不属于神通范畴,而是可归于“道术”之类,符合天地运行规律,差不多相当于弱化了无数倍的《心经》。

    念了几句,李慕忽然睁开眼睛,脑海中冒出一个念头。

    既然颂念这本基础法经能够增长法力,那么颂念心经呢?

    说试便试,李慕当下便放下那本法经,开始低声颂念心经,果然发现,体内那一丝佛门法力游走的速度快了许多。

    这意味着,颂念心经,他的法力增长速度,也会加快。

    唯一不好的是,颂念心经时,他身上会出现一个光轮,宛如太阳一般,闪闪发亮,为了不让人发现,他只能在自己家中的卧室中默默修炼,让他颇为苦恼。

    李慕不知道别的和尚是不是也是这样,下次有机会,还得问问玄度。

    接下来的几日,县衙倒是相安无事,没有什么大事发生,李慕的辖区更是平静,连一件小小的治安案件都没有发生。

    李慕大部分时间都在值房,苦心钻研炼魄期除了导引之外,能修习的唯一一个法术,跃岩术。

    说是法术,其实就是轻身术,学会此术之后,身轻如燕,飞檐走壁,踏水而行,夜翻寡妇墙什么的,那都不是问题。

    听起来和武侠小说中的轻功一样,李慕经过仔细对比之后发现,这就是轻功。

    只不过武侠小说中,施展轻功需要的是内力,这里需要法力,非要说两者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那就是轻功大成,至少需要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功力,而李慕只用了三天,就掌握了跃岩术的诀窍。

    他站在自家院子里,只需要轻轻一跳,就能跳到柳含烟的院子。

    此外,用跃岩术全力奔跑,速度虽然不如神行符,却也比得上马车之流。

    捕快们日常巡逻其实很自由,很多人都是惯例性的巡视一圈之后,就各自干各自的事情,比如张山喜欢去赌场赌两把,李肆则是随机走进街上的一座青楼,到了吃饭时间,更是可以自由活动……

    李慕回家换好衣服之后,便偷偷来到了云烟阁。

    云烟阁,茶馆。

    往日这个时候,茶馆只有稀稀拉拉的几名客人,今日却几乎满座。

    这是因为茶馆前几日新来了一位说书郎,这位说书郎虽然年纪不大,但讲的故事却很新颖,别具一格,不落俗套,说书技巧起初还很生涩,两三日后之后,便陡然醇熟起来,俨然已经不输茶馆的几位老说书人。仅几日的时间,就吸引到了不少听众。

    只不过,此人讲的故事虽好,但却有一个让人咬牙切齿的毛病。

    便是他每日讲到最精彩的情节时,便会戛然而止,留下一句“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留下满堂的客人抓心挠肝……

    如果不是他的故事实在精彩,讲的千回百转,扣人心弦,恐怕这茶馆都会被愤怒的客人给掀了。

    午饭过后,是那位说书郎固定的说书时间。

    一名客人点了壶茶,目光扫了一眼台上的屏风,问伙计道:“小二,知道台上那位说书郎家住哪里吗,我很喜欢他讲的故事,想送点礼物给他……”

    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几个打听那位住址的客人了,小二闻言,无奈的笑笑,说道:“小人不知……”

    那人咬牙切齿的看了台上的屏风一眼,说道:“老子说话算话,这次他要再敢如此戏弄我们,老子打断他的腿!”

    台上,屏风之后,李慕将从李清那里重新讨来的符箓贴在额头,片刻后,缓缓开口道:“一个老头,一座葡萄园,半夜飘忽不定的呼声,水中隐约模糊的鬼影,为何葡萄园一夜变荒地?是谁让老头瞬间崩溃?两只水鬼又意欲何为?一切谜底,尽在今日的小李故事汇……”

    说书郎的水准很高,声音磁性又富有技巧,很快便将众人代入了故事。

    这是一个发生在阳丘县的故事,前朝年间,碧水湾畔有一名老者,在河边种了一个葡萄园,由于他经常灌溉,葡萄长势很好。

    一日,老者夜间在河边葡萄架下乘凉,无意听到河中的两只水鬼对话,欲要将明日路过河边的一名年轻人拖入水中淹死,老者心善,当第二日有一个年轻人路过河边,被水鬼拖下水时,奋力将那名年轻人拉了上来……

    年轻人得以活命,老者却因为救了年轻人,自己被水鬼缠上,后有一名好心道士路过碧水湾,因受老者一饭之恩,主动帮助老者困住两只水鬼,并告诫老者,在他困住水鬼之后,一路向西跑,不要回头,等到天亮鸡叫后再回来……

    李慕坐在屏风之后,沉声说道:“鸡叫之后,老者还是不敢回去,直到正午,太阳高照,他才忐忑的往回走,然而,回到碧水湾,却看到了让他难以置信的一幕……”

    众人屏息凝神,静静的等着下文。

    李慕沉默片刻,再次开口:“预知后事如何,明天同一时间,不见不散……”

    “无耻狗贼!”

    “又来这一套!”

    “那老头到底看到了什么,给老子滚出来,老子有的是钱!”

    ……

    李慕趁机吸收了一波怒情,从后台逃出去的时候,发现一群人气势汹汹的堵在后门口,先是一愣,脸上瞬间露出怒色,问道:“看到那狗贼了吗?”

    为首之人眉头皱起,问道:“他没有在里面吗?”

    李慕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我刚从里面出来,他应该还没跑,现在进去堵他还来得及,这狗贼,每次都停在精彩的地方,千万别让我抓到他,抓住了打断他的狗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在港综成为传说〕〔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