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基因大时代〕〔我姐姐实在太宠我〕〔林阳苏颜_〕〔时空斗甲行〕〔诛天剑殇〕〔秦时明月之人宗门〕〔从斗罗开始当宇宙〕〔进化从一只鱼开始〕〔洪荒之我想当人皇〕〔我老婆是书香闺秀〕〔我的母老虎〕〔亿万总裁宠妻成瘾〕〔白汐〕〔薄情少爷的替嫁新〕〔龙王医婿〕〔天王殿〕〔开局一座玉门关〕〔岳风柳如嫣〕〔我的投资时代〕〔隋末之万钧之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60章 警觉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柳含烟似乎已经意识到,未央街这片地方,是李慕在罩着,这两天对他出奇的好。

    中午她不仅亲自下厨,做的菜也都是李慕喜欢吃的。

    如果不是她没有进一步的举动,李慕有理由怀疑,是不是那天她看到自己的身体后,对他产生了什么想法。

    吃饱喝足之后,柳含烟去忙铺子的事情,李慕来到书房,取出笔墨符纸,练习几种他新学会的符箓。

    除道术外,道门的很多神通,以及符箓,都是公开透明的,李慕不是符箓派弟子,学不到符箓派的独门符箓,但一些基础符箓,他却能通过其他途径得到。

    凝聚第二魄之后,李慕拜托老王,在他的藏书库中找了找,竟然真的找出了一本道门基础符箓大全。

    除了定神符和驻颜符以外,李慕在那本书里,还找到了几种他现阶段能够画出来的符箓。

    一个寻鬼符,和仙人指路的功效类似,但功能没有仙人指路那么全面,只能通过感应阴气来寻找鬼物,当然,功效不全,对法力的限制便少了许多,以李慕如今的微末道行,也能轻松刻画。

    和寻鬼符相对的,是觅妖符,也是类似的原理。

    道行高深者,可以通过这两种符箓,搜寻出方圆数十里内的妖鬼之物,李慕的法力有限,符箓的感应范围只有十几丈。

    此外,他还学会了一个辟邪符,一个诛鬼符,至于神通,以他现在的道行,还一个都学不了,只学了两三个辅助类的小法术。

    其实李慕最想学的是搜魂符,也就是他用来搜寻以往记忆的符箓,但此符箓已经不属于最低阶,需要凝魂境的修为才能书写。

    好在他上次从李清那里讨了好几张,足够他使用好一阵子了。

    李慕拿起一张符箓,贴在额头,开始抄写聊斋后续的内容,其中有关地名,官职名字的部分,他还要略作修改,使之符合十洲三岛的地理人情。

    回县衙的时候,路过云烟阁,李慕看了一眼,发现书铺的客人比前两日还要多。

    阳丘县不大,读过书识字的人更少,但在北郡,阳丘县地处交通要道,是连接各县的枢纽,往日里人流不小,能够保证源源不断的客源,这应该也是柳含烟将店铺选在阳丘县的原因。

    《聊斋》也果然没让李慕失望,他从此可以获得一笔稳定的收入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云烟阁作为新店,能有一个吸引客人的招牌,在众多书坊的竞争下,站稳脚跟,也算是李慕对柳含烟的报答。

    距离云烟阁不远的一处茶馆。

    看着云烟阁书坊客流不断,一名年轻男子道:“掌柜的,那姓柳的女人,有点本事,来阳丘县不过一个多月,就将生意做到这种地步,连我们的客人,都被她抢了不少。”

    坐在他身旁的中年男人笑了笑,说道:“她还是太年轻,不懂得做生意的道理,她一个女子,初来乍到,又没有什么背景,这么做,会惹怒不少人的。”

    年轻男子问道:“我们要不要给她点颜色瞧瞧?”

    “不用。”中年男人摆了摆手,说道:“昨天我看到四海书铺姓任的去了云烟阁,好像是要和柳掌柜谈什么条件,最后像是没有谈拢,姓任的可不是什么好人,客人被抢,一定不会这么算了。”

    年轻人犹豫道:“可是我们现在不出手,到时候,好处全让四海书铺占了……”

    “急什么。”中年男人道:“先看看再说,一个女人敢在外面闯荡,谁知道她身后有没有背景,先让四海书铺试试水……”

    年轻人想了想,钦佩的对中年人拱了拱手,“还是掌柜的想的周全……”

    ……

    和晚晚一起吃饭的时候,李慕忽然想到,他好像有两三天没有看到柳含烟了。

    云烟阁在阳丘县有四家店铺,其中书坊的生意最好,李慕离开之后,茶楼的生意有所消减,柳含烟和李慕商量,请他以说书郎的身份,每七天去茶楼一次,李慕没犹豫便答应了。

    他的故事很多,不愁讲完,七天一次的频率,也不算多,多收集一些七情,没有坏处。

    一部聊斋,让书坊在阳丘县站稳了脚跟,至于乐坊和戏楼,则是刚刚起步,正好《化蝶》的乐曲和戏文都在编排,柳含烟忙着这些,这两天都是在店铺休息。

    晚晚吃完了之后,可怜的看着李慕,问道:“可不可以多煮一碗面,我一会儿给小姐送去……”

    李慕点头道:“一会我要去县衙,顺路给她送去。”

    他看着晚晚,问道:“你们家小姐今年多大了?”

    少女想了想,说道:“二十一了。”

    柳含烟正好比李慕大三岁,大周的女子出嫁没那么早,但十八九岁的时候,一般也都考虑嫁人了,二十一岁还没有出嫁的,并不常见。

    李慕很八卦的问道:“她就没想着嫁人吗?”

    晚晚疑惑道:“为什么要嫁人?”

    李慕道:“嫁人了,就有依靠了啊……”

    晚晚道:“小姐说了,她不靠男人,只靠自己,男人都是靠不住的东西。”

    想了想,她又意识到了什么,立刻看向李慕,说道:“我不是说公子,公子不是东西……”

    李慕大概知道柳含烟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性格,父母的出卖,对她的心灵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以至于成年之后,她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一个人。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她本来就是富婆,这个世界上,不能用钱买到的东西不多,她也不必依靠别人,别人依靠她还差不多。

    李慕将饭送到云烟阁的时候,柳含烟正在乐坊编曲。

    李慕不懂乐曲,只能凭着记忆瞎哼哼,柳含烟需要在保留《梁祝》主体结构的基础上,进行再次创作,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李慕见她气色有些憔悴,将食盒放在桌上,说道:“吃完饭休息休息吧,再这样下去,驻颜符也没有效果。”

    柳含烟点了点头,目光却没有离开曲谱。

    李慕挥了挥手:“记得吃饭,我去巡逻了……”

    片刻后,柳含烟放下曲谱,靠在椅子上,舒展了一个懒腰,腹中忽然传来一阵声响。

    她这才想起来,从清早到现在,她一直在改《化蝶》的曲子,还没有吃任何东西。

    她将桌上的食盒打开,食盒中的那碗阳春面还冒着丝丝热气,一只荷包蛋卧在碗里,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柳含烟食欲大动,拿起筷子,很快便将一碗面吃完,甚至连汤也喝了个干净,不得不说,晚晚喜欢吃他煮的面,并不是没有原因。

    吃过饭,她揉了揉酸涩的眉心,想起李慕的叮嘱,本想休息一下,但想到这两日只要睡下,便会做那恐怖的噩梦,犹豫了一瞬后,再次拿起了曲谱……

    ……

    夜色静谧,李慕盘膝坐在床上,惯例性的导引修行。

    某一刻,他紧闭的眼睛忽然睁开。

    就在刚才,李慕心中忽然升起一丝警觉,这警觉很微妙,若不是他此刻心神守一,专心修炼,平时未必能察觉。

    修行之人炼化了第一魄尸狗,便能产生五感之外的灵觉,敏锐的察觉到即将到来的危险。

    这警觉如此微妙,说明危险不是针对李慕,又或者,引动这一丝警觉的东西,太过弱小,对自己产生不了太大的威胁。

    或许是他太过敏感,李慕重新闭上眼睛,但不久之后,他的双眼再次睁开,猛然站起身,目光望向身侧某个方向。

    就在刚才,他心中再生警觉,而让他产生这种感觉的源头,赫然是柳含烟和晚晚的宅院!

    而与此同时,他放在桌上的寻鬼符,也发出了淡淡的法力波动……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在港综成为传说〕〔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