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妻是大佬,得宠〕〔家有宠妻:闪婚老〕〔霍少的全能夫人飒〕〔山野糙汉小娇娘〕〔风浅薇云凉泽〕〔天命不凡〕〔牧龙师〕〔司少甜妻,宠定了〕〔顾徽陆言良〕〔团宠公主嚣张至极〕〔剑修师妹超凶〕〔神医毒妃云若月〕〔王菲投湖 云若月〕〔21世纪天才神医楚〕〔婚浅情深:天才萌〕〔神医毒妃不好惹完〕〔重生成渣男姑奶奶〕〔至强神诀〕〔福婿临门〕〔魔君一心只想宠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77章 心魔
    李慕和李清走出刑房的时候,韩哲正追着手下一名捕快打。

    李慕没心思理会韩哲,任远被苏禾废了道行之后,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而普通人在县衙的特殊审讯之下,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任远修行的起因,和任掌柜说的没什么区别。

    两个多月前,他外出游玩时,遇到一名道士,那道士摸了他的根骨,又问了他的八字,见任远是难得的木行之体,便起了收徒的念头。

    任远起初不信,但在那老道展示了一番神奇的道法之后,当即便跪下磕头拜师。

    那道士对任远的修行十分上心,经常带任远进入深山,杀一些开识或是塑胎境的小妖取魄,使得任远在半个月内,就凝聚了七魄。

    李慕的修行速度,已经不慢,但两个多月,也才凝聚了三魄,远不能和任远相比。

    凝魄之后,那老道便消失了一段时间。

    在这段时间里,任远借助老道给他的法器,以及教会他的几种邪法,陆续又杀了不少妖物,取它们的魂魄修行,只用了一个月,三魂就已经炼化其二。

    这让李慕想起了黄鼠夫妇,以任远的作案时间来判断,黄鼠老婆的伤,极有可能便是任远所为。

    炼化两魂之后,这附近的小妖,不是被他杀了,就是闻风远遁,任远没有新的魂源补充,终于将目标,从妖转移到了人。

    起初他的目标,只是途径阳丘县的过路之人,杀人取魂之后,将之丢到深山幽谷,人迹罕至之处,自有野兽啃食尸体。

    随着道行的提升,他的胆子也越来越大,最终将手伸向了附近的百姓。

    为了不让官府怀疑,他先取了猎户父子的魂魄,然后令眷养的妖猫吸食他们的精血,造成妖物害人的假象,如果不是天眼通可以看穿人的七魄,如果不是老王恰巧知道有那么一种符箓,恐怕县衙至今不会怀疑到他的身上。

    任远短时间修行到如此境界,死在他手里的无辜之人,已经有十余名之多。

    这让李慕心生感叹,修行不是没有捷径可走,捷径虽快,但若是一心想着捷径,便很容易丢失人性。

    此案已了,老王在值房整理案情相关的资料卷宗,等张县令回来之后,将卷宗呈到郡城,由郡守批示之后,任远定然和赵永一样,是身死魂消的下场。

    想到赵永也是因为那所谓的火行之体被郡丞看中,最终做出此等人神共愤的事情,任远若不是因为木行之体,永远不可能接触到修行,最终也不会落到如此的下场。

    李慕甚至想到了自己,不过他和赵永任远不同,他虽然是纯阳之体,但并未做什么害人的事情,却还是遭了无妄之灾……

    他开始理解,柳含烟说的天煞孤星是什么意思了。

    这种上天赐予的特殊体质,对他们来说,是福也是祸,对身边的人亦是如此。

    老王摇了摇头,说道:“世间事,本就是这样,福兮祸兮,祸兮福兮,又有谁能说得清呢?”

    李慕叹了口气,缓缓走出了老王的值房。

    走到院子里时,他忽然想起一事。

    如果那些人都是任远杀的,那黑袍人,也就是任远的师父,在整件事情中,虽然也有罪,但罪不至死。

    他启蒙任远修行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

    黑袍人杀的,只是几只妖物,即便是那些妖物,并没有为非作歹害人性命,但大周律保护的是大周百姓,从来不会因为有人多杀了几只妖物,就打得他肉体湮灭,魂飞魄散。

    即便是已经踏入了修行,成为普通人眼里的“仙师”一流,李慕也从来没有觉得自己高高在上,可以随意的掠夺别人的生命。

    如果那黑袍人没有害过人呢?

    一念及此,李慕的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种莫名的悸动,这是他斩杀那侏儒,斩杀那蜥蜴精时,也没有的悸动。

    随着内心的悸动,他体内的法力,也发生了一阵紊乱。

    感受到院中异常的法力波动,韩哲从值房中探出头,李清快步从房中走出,发现那法力波动的源头时,身影瞬息间出现在李慕身边,担忧问道:“怎么了?”

    李慕摇了摇头,心悸更深,体内的法力波动也更加剧烈。

    韩哲跑过来,面色一变,说道:“心魔!”

    李清面色十分严肃,认真的看着李慕,问道:“你在想什么?”

    李慕默念一遍清心咒,心中的悸动减轻了很多,低声道:“那黑袍人,任远的师父,他并没有杀人……”

    “就这?”

    韩哲诧异的看着他,说道:“你该不会是因为这个才产生心魔的吧?”

    李慕道:“如果他没有害过人,那么我……,那位前辈就杀了不该杀的人,只看任远一事,他固然有过,但罪不至死。”

    韩哲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说道:“小子,你还是太年轻,你知不知道,凡道门六宗正统弟子,为何不许擅自杀妖抽魂取魄吗?”

    “为什么?”

    “欲望。”

    韩哲看着他,说道:“欲望若动,只有零次和无数次的区别,那些化形和塑胎妖物何过之有,黑袍人为了任远修炼,可以肆无忌惮的斩杀它们,你以为他修行到神通境,自己会没有杀过人,倘若他没有害人之心,又为何会庇护他,为何会追杀我们?”

    李慕的心悸缓缓平息,法力波动也趋于平静。

    韩哲继续说道:“欲望没有止境,杀妖取魂力魄力炼魄凝魂的修行者,最终都会走上两条路,第一,斩妖除魔,寻作恶多端,为祸人间之妖物,杀之,抽魂取魄;第二,就是像任远这样,走岔了路,彻底堕入邪道,化为邪修,危害人间……”

    韩哲拍了拍李慕的肩膀,感叹道:“虽然你见识不多,但心性不错,否则也不会产生这种心魔,捕快这一行很适合你……”

    “那黑袍人能培养出任远,自身定然也是邪修,死有余辜,不用可怜他,修行过程中,心魔无孔不入,若是不能制服心魔,以后的修行会更加艰难,甚至会沦入魔道……”李清安慰李慕一句,说道:“和我回值房,我帮你平息法力……”

    韩哲立刻道:“清姑娘你休息,还是我帮他平息吧,我的法力已经恢复了……”

    李清摇了摇头,说道:“他是我的属下,还是我自己来吧。”

    看着李清和李慕走进值房,韩哲脸上浮现出懊恼之色,片刻后,他眼珠一转,来到另一处房间。

    周捕头正在审阅卷宗,抬头问道:“韩捕头有什么事情吗?”

    韩哲走到他面前,说道:“周捕头,李慕也已经踏入修行了,按照惯例,他是不是可以升捕头了?”

    县衙之内,周捕头是总捕头,韩哲李清则是分捕,一旦捕快升为分捕,便会像韩哲这样,成为小头领,手下带三名捕快。

    周捕头看着他,诧异道:“你怎么忽然提起这个?”

    韩哲笑了笑,说道:“我这不也是为李慕着想吗,升了捕头,他的月俸也更高……”

    周捕头想了想,摇头说道:“李慕才修行几天,起码要等到他凝魂之后吧……”

    ……

    值房之内,李慕和李清手心相对,片刻之后,李清收回手,李慕道:“谢谢头儿。”

    李清并未客气,只是看着他,说道:“修行之路,异常艰辛,时常会有心魔产生,你教我的清心诀,自己平日里也要时常颂念。”

    李慕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他也是第一次体会到心魔的可怕,李慕心中只是有一丝丝的怀疑,便被它无限的放大,甚至影响到基础的判断,如果不是韩哲和李清,李慕以后的修行,很难顺畅。

    这时,韩哲从外面走进来,将一枚玉石扔给李慕,说道:“这个给你。”

    李慕接过玉石,问道:“这是什么?”

    韩哲道:“我这几个月,除妖收集的魄力,你救了我一次,就当是我还你的人情……”

    既然韩哲都这么说了,李慕也不好拒绝,收下玉石,说道:“谢了……”

    “不客气。”韩哲脸上浮现出一丝肉疼之色,咬牙摆了摆手,叮嘱李慕道:“你好好修行,争取早日凝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第一战神杨风〕〔北玄门〕〔世子很凶〕〔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