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微视通西游〕〔秦时明月之无限打〕〔穿书后我成了影帝〕〔刘备的日常〕〔活在月球之上〕〔丹宫之主〕〔漫威的氪星人〕〔少年风水师〕〔我可以点化诸天〕〔穿越明朝当皇帝〕〔主角是叶君临李子〕〔豪婿战神叶君临〕〔麻衣神婿〕〔豪门龙崽三岁半〕〔鬼手医仙:殿下,〕〔本宫的鹅会宫斗〕〔上门神医〕〔我有一座典当铺〕〔仙界第一卧底〕〔冠冕唐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78章 晚晚的心思
    精纯的魂力和魄力,对于修行者来说,有莫大的吸引。

    炼魄和凝魂境的修行者,能借此迅速突破境界,高阶修行者,也能用它们增强自身的身体与魂魄元神,玉石乃是灵物,可以用来储存魂力魄力甚至是法力,也是布阵的材料之一。

    李慕还剩下四魄未凝,其中两魄是顺魄,两魄为逆魄,炼化惧情和恶情的时候,需要大量的魄力,这也是他没有拒绝韩哲的原因。

    经历了一场恶战,又险些被心魔入侵,李慕一下午都在值房内调息,闭衙时才回去。

    今天又是一整天在外,晚晚中午也不知道吃的什么。

    李慕走在街上,远远的便看到晚晚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和一只小狗玩的不亦乐,那只小狗围着她转圈圈,每当晚晚想抱它的时候,又会飞快跑开。

    偶尔从街上路过的行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李慕猜的没错,以这丫头虎了吧唧的性格,就算是真的遇到鬼,也不会想到那里去。

    这只小狗只是一道灵体,或许它自己都不知道它已经死了,只是天生畏惧活人的七魄,虽然想和晚晚玩耍,却不敢靠近。

    晚晚看到李慕,立刻站起身,拍了拍屁股,高兴道:“公子,你回来了……”

    李慕问道:“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你家小姐呢?”

    “小姐在铺子忙。”晚晚高兴的看着李慕,说道:“公子,这里有只小狗,很好玩……,咦,小狗呢?”

    “刚才跑开了。”李慕走到门口,说道:“我们先进去做饭吧,等你家小姐回来。”

    柳含烟和李慕混熟了以后,就经常在一起吃饭了。

    她的家里没有厨具,和李慕共用一套,如果李慕回来的早,便是李慕做饭,如果云烟阁不忙,李慕回家的时候,往往已经有一桌热气腾腾的饭菜。

    两人不像是邻居,倒像是在一起搭伙过日子。

    今天累了一天,李慕打算简单的吃个火锅,晚晚最喜欢的就是烤肉和火锅,跑前跑后的准备食材。

    准备好了食材,柳含烟还没有回来,应该是不回来吃饭了。

    李慕并不担心菜会吃不完,有晚晚在,连一棵青菜,一根豆芽都不会剩下。

    晚晚蹲在炉子旁边等水开,李慕走进书房,对她招了招手,说道:“晚晚,过来。”

    晚晚看了一要沸腾的锅子,不舍的跑过来,问道:“公子,有事吗?”

    天生灵瞳,是修行中人梦寐以求的,随着修为的提升,那一对灵瞳会进化出恐怖的天赋神通,但对于目前的晚晚来说,却不是什么好事。

    北郡不比中郡,这里妖鬼更加常见,寻常人看不到它们也就罢了,若是因为可以看到它们,引起了它们的注意,反倒会惹下麻烦。

    老王给他的那本书中,有暂时屏蔽灵瞳的方法。

    李慕看着她,说道:“闭上眼睛。”

    晚晚愣了一下,小脸上飞过一丝红晕,然后便乖巧的闭上了眼睛,踮起脚尖,微微扬起脑袋。

    李慕右手掐了几个法决,食指拇指并拢,运转法力,在她眼睛上轻轻一抹,说道:“好了,可以睁开了。”

    晚晚疑惑的睁开眼睛,小声道:“可是还没亲啊……”

    “亲什么?”

    柳含烟站在门口,看了看垫脚仰头的晚晚,又看了看她对面的李慕,狐疑问道。

    直到吃饭的时候,柳含烟心中的疑虑还没有消除,用审视的目光打量李慕好久。

    晚晚将煮熟的肉分别夹到李慕和柳含烟的碗里,一边夹,一边小声嘀咕:“小姐一块,我一块,公子一块,我一块,我自己再一块……”

    李慕将自己碗里的肉都夹给她,摇头道:“都给你吃吧,我喜欢吃豆腐。”

    肉李慕更喜欢烤着吃,吃火锅主要是为了吃菜。柳含烟和他一样,将碗里的肉全给了晚晚,和李慕抢锅里煮熟的豆腐。

    见晚晚碗里的还没有吃完,筷子又往锅里伸,柳含烟忍不住提醒道:“少吃点肉,小心吃成一个大胖子,以后嫁不出去!”

    李慕忍不住替晚晚说话,“她和你不一样,这么吃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吃不胖的。”

    柳含烟瞥了他一眼,“你就这么护着她吧,她到时候嫁不出去,你负责吗?”

    李慕疑惑道:“晚晚不是和你一起嫁吗,怎么会嫁不出去?”

    柳含烟望向他,问道:“晚晚为什么要和我一起嫁?”

    李慕以为晚晚是柳含烟的贴身丫鬟,她嫁人的时候,晚晚也应该会一起通房的,只要柳含烟能嫁出去,晚晚就能嫁出去。

    现在看来,柳含烟好像没有这个打算。

    这样一来,在她和李清之间,李慕心中的某一杆天平,无形中便要发生一点倾斜。

    他将最后一块豆腐让给柳含烟,说道:“我以为你们会一辈子在一起的……”

    “我又不是晚晚,几年前就开始攒自己的嫁妆。”柳含烟冷哼一声,说道:“一个人不好吗,为什么要嫁人,我怎么知道他是不是图我的钱?”

    柳含烟说的很有道理,若是一个男人娶她,不是图她的身子,就是图她的钱。

    因为她真的太有钱了。

    柳含烟看着李慕,忽然问道:“你为什么觉得我和晚晚会一起嫁人?”

    李慕不可能告诉她是因为他那么幻想过,只能道:“我……猜的。”

    不等柳含烟继续追问,他便放下筷子,说道:“我吃饱了,你们继续……”

    柳含烟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又看了看埋头吃饭的晚晚,忽然道:“晚晚,等到再过两年,我把你嫁给李慕怎么样?”

    “额……”

    晚晚被噎了一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惊喜的问道:“小姐,真,真的吗?”

    柳含烟愕然的看着她,问道:“你不会真的想要嫁给李慕吧?”

    “为什么不会呢……”晚晚低下头,羞涩的说道:“公子会做那么多好吃的,还会抓鬼,打妖精,能保护我,我,我愿意嫁给他……”

    想不到自己的小丫鬟居然真的有这种心思,柳含烟放下筷子,一脸的生无可恋……

    ……

    张县令将任远一案的卷宗呈交上去后,不到三日,便收到了郡守的判决。

    任远为了修行,杀害无辜百姓,抽魂取魄,为法理天道所不容,判斩立决。

    任远的下场,不出李慕预料。

    朝廷对于此类恶性事件,近乎是零容忍,抓到一个杀一个,连第六境的洞玄邪修,都因此被灭杀,更何况是强行修到第三境的任远。

    任远被斩决那天,李慕去看了。

    刽子手一刀下去,除人头落地外,他的三魂七魄,也在那一瞬间消散。

    任掌柜跪在地上,抱着任远的无头尸体,老泪纵横,悲怆道:“修仙修仙,到头来把自己命修没了,这到底是修的什么仙啊……”

    李慕轻叹口气,摇头离开。

    修行之路,从来就不是一条坦途。

    老王说得对,弱肉强食,是修行界唯一的法则。

    走上这一条路,要与天斗,与己斗,一不小心,便会心魔入侵,一步走错,误入歧途,便再也没有回头之路。

    这条路上,充满了诱惑,以及凶险。

    任远虽是五行之体,天赋异禀,但若是他没有走上这条路,而是选择做一个普通人,或许也能安安稳稳的做一辈子的富家翁,不会像今日这样,落得人头落地,魂飞魄散的下场。

    回到家中时,李慕心中依然颇多感慨。

    回想起他修行这三个月的经历,有数次都身陷生死危机,他能活到现在,运气占了很大一部分。

    但他不可能每次都有化险为夷的运气。

    李慕甚至在想,要不要听柳含烟的话,等到凝聚了七魄,摆脱生死危机之后,干脆不做捕快,也不修行了,娶一个像柳含烟这样的老婆,平安快乐的过一生,又有什么不好?

    李慕看着正将饭菜端到桌上的柳含烟,心中的这个念头更加强烈。

    有妻温柔贤惠如此,人生夫复何求?

    如果每天回家,都能看到这一幕……

    柳含烟因为李慕偷走晚晚的心一事,已经生了好几天的气,见他傻愣愣的站在那里,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自己看,心中无名火起,怒道:“看什么看,还不过来帮我,再看把你眼珠子挖下来!”

    李慕愣了一下:“啊?”

    柳含烟将碗碟重重的放在桌子上,怒道:“啊什么啊,还不快去端菜,今天休沐,又不用去衙门,还回来这么晚,不知道家里有人等你吃饭吗……”

    李慕看了看柳含烟,暗暗吞咽了一口唾沫。

    如果每天回家,都能看到这一幕……

    娶什么老婆,他还是决定好好修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在港综成为传说〕〔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