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巨星从退伍开始〕〔叶落落慕少棠〕〔神医毒妃不好惹〕〔诡异流修仙游戏〕〔诸天最强大BOSS〕〔金瞳神婿〕〔超级兵王混都市〕〔逍遥医少在都市〕〔烂柯棋缘〕〔从饕鬄开始吞噬进〕〔狂战奶爸〕〔穿越从武当开始〕〔王康〕〔快穿大佬她征服了〕〔北境守护神杨辰秦〕〔春意闹〕〔天骄邪少〕〔我在西北开加油站〕〔开局签到九个小仙〕〔你是我的满世欢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89章 传授
    老王值房之内,他从书架里翻出一本书扔给李慕,问道:“你炼化第几魄了”

    李慕将抽取僵尸魄力的法决记下,说道:“到第四魄了。”

    老王摇了摇头,说道:“第四魄修为,对付白僵黑僵还可以,对付跳僵就太吃力了,你自己小心一些,最好还是让清姑娘帮你取魄,她刚才也来问我取僵尸魄力的方法……”

    李慕愣了一下,问道:“头儿来过”

    老王啧啧嘴,说道:“清姑娘对你,还真是好的没话说,她不一定只当你是下属,年轻人,要把握机会啊……”

    有人比他自己还关心自己,这让李慕心中暖意涌动。

    李慕来到值房,李清正在看《十洲妖物志》,翻开的是有关僵尸习性的那一页。

    看到李慕走进来,她抬起头,说道:“我查过了,僵尸体内,会有大量的魄力残余,过两天我们要去一趟周县,到时候我会帮你取一些,这样你就能尽快凝聚第四魄了。”

    李慕走上前,忽然问道:“头儿,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李清愣了一下,然后淡然道:“你是我的下属,我自然要对你的性命负责。”

    李慕问道:“就因为这个吗”

    李清看着他,问道:“不然呢”

    换做别人,李慕或许会以为是贪图他的纯阳之体想和他双修,但李清向来是想什么便说什么。

    这次的僵尸事件,和上次张家村的全然不同,跳僵无数,更是连飞僵都有,就算是神通境的修行卷入其中,也不能独善其身。

    李清只有聚神修为,需要冒着极大的风险,帮他收集魄力。

    李慕不能心安理得的看着她为自己冒险。

    他想了想,说道:“头儿,你和我出来一下,我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李清问道:“不能在值房里面说吗”

    李慕摇了摇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他转身走出值房,李清想了想,放下手中的书,也跟了出去。

    走出值房,李慕又径直走出县衙,李清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还是跟在李慕身后。

    吴波站在另一间值房门口,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肥肉堆叠的脸上,闪过一丝阴翳。

    李慕走出县衙,又走出了县城,施展轻身之术,来到一处无人的山林。

    李清落在他身旁,脸上的表情也变的认真,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需要在这里说”

    李慕回头看着他,手结六丁玉女印,口中轻吐一声。

    “临!”

    一道白色的雷霆,凭空出现,落在前方一棵巨树上,那巨树直接被劈的炸裂,雷火纷飞,碎片四溅。

    “雷法……”

    李清俏脸上露出难以置信之色,下一刻,便像是意识到什么,震惊道:“不,这是道术!”

    有仇必报,有恩必还,是李慕做人的宗旨。

    救命之恩,授法之恩,赠宝之恩,以及她日常生活中对李慕的照顾之恩,哪一桩都不是一个《清心诀》能够还清的。

    如果李清有意,就算是让李慕以身相许,用纯阳之体肉偿,也不是不能考虑。

    关于这一式雷法,其实李慕早就想传授给李清了。

    只是他一直没想好理由,总不能每次都说无意中得到,这样任谁都会起疑。

    这次要平息僵尸之祸,还要为自己收集魄力,凶险异常,随时会有性命危险,容不得李慕再多想。

    他看着愣在原地的李清,说道:“头儿,六丁玉女印,辅以“临”字真言,便是这一式雷法道术,你尽快熟练它,就算是遇到飞僵,也能克制。”

    李慕以炼魄境的修为,用此真言,能瞬杀第三境的妖修鬼物。

    虽说第四境较之第三境,已经有本质上的蜕变,但李清的法力,不知比李慕深厚了多少,借助这一式道术,跨越一个境界杀敌,不是什么难事。

    飞僵虽然非妖非鬼,但也属于邪物,被雷法克制,李清遇到它们,就算不能击杀,也能自保。

    李清看着李慕的眼睛,终于知道,他为什么要将自己带来这里。

    雷法威力巨大,在所有法术中,也属于上乘。

    雷法道术,非常稀少。

    只有一字真言的雷法道术,其珍稀程度,可见一斑。

    道术神通,其真言越短越好,真言越短,施展法术的速度便越快,这在斗法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李慕看着她,说道:“头儿,你先试试。”

    李清没有再多说什么,移开视线,手结六丁玉女印,默声道:“临!”

    前方再次出现一道雷霆,将地面击出一个焦黑的土坑。

    和李慕的白色雷霆不同,李清释放出的雷霆,是紫色的。

    前两次被苏禾附身的时候,李慕也召唤出了紫色雷霆,毫无疑问,紫色雷霆的威力,比白色的更大。

    李清再次默念“临”字诀,天空中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数十道白色的雷霆,将丈许方圆的一座小土坡夷为平地。

    很显然,紫色雷霆的威力更大,消耗的法力也多,白色雷霆较之紫色的,对法力需求较少,可以造成范围打击。

    李清深吸口气,说道:“这一式道术,我会多加练习的。”

    李慕本来已经想好了说辞,却没想到李清根本没有问他。

    他愣了一下,看向李清,问道:“头儿,你怎么不问我,这一式道术是怎么来的”

    李清平淡的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有你的机缘和秘密,我又何必每件事情都追问到底”

    她的心性果然淡薄,柳含烟就不一样,好奇心比猫还重,什么事情都要打破砂锅问到底,李慕哪天回去晚了,她都要旁敲侧击李慕去了哪里。

    换句话说,这也是李清对他信任的表现。

    李清没有问他,李慕也不用解释,两人目光对视,一切尽在不言。

    回到县城时,已是中午,李慕知道,李清平时都是一个人吃饭,她喜欢吃面,经常光顾街边一家面摊,那面摊是一个寡居的妇人开的,李慕和张山他们吃过几次,味道的确不错。

    “头儿,要不要去我家吃饭”家里有晚晚,李慕自己是要回家做饭的,两人即将分别的时候,他礼貌性的问了一句。

    李清脚步顿住,想了想之后,点头道:“好。”

    李慕微微一愣,没想到她真的答应了。

    她从来都是独来独往,韩哲和吴波多次邀请她一起吃饭,都被她直接拒绝。

    李慕也只是愣了一下,便点头道:“那头儿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李清道:“随便吧。”

    别的女人说“随便”,可能有无数种解读,李清如果说随便,那就是真的随便。

    李慕想了想,考虑到李清的喜好,还是做他最拿手的阳春面,晚晚也很喜欢吃,每次至少都能吃三碗,超常发挥的话,五碗也不是问题。

    未央街,一处面摊上。

    张山吸溜了一口面,差点被烫到了嘴,连忙吸了几口气,目光不经意的一撇,望向前方的街道,说道:“那不是头儿吗,李慕也在……”

    李肆慢条斯理的吃着面,抬起头,看到李清走进李慕家里时,手上的动作也顿了顿。

    张山放下筷子,惊诧道:“头儿和李慕回家了,怎么连门也关上了!”

    李肆瞥了他一眼,说道:“大惊小怪的,吃你的饭……”

    街边的某处酒楼,二楼靠窗的位置,一道极为肥胖的身影坐在那里,望着从下方街面上走过的两道身影,目光闪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

    回到家,李慕将李清带到书房,说道:“头儿你先坐会,我去做饭。”

    李慕离开之后,李清却并未坐下,在一排书架前驻足,这书架上的书并不多,大都是一些道门修行的基础书籍,以及一些杂书,如《神异录》,《十洲妖物志》等。

    书桌上摊开着一沓纸,页首处有《聊斋》两个大字。

    这部《聊斋》,在阳丘县已经风靡了一月之久,李清有所耳闻,只是她平日不看这些书,只知道这书在书铺卖的很好,不知具体内容。

    这显然是还未发布的手稿,李清走到桌前,看到桌角堆叠着不少此类手稿。

    此外,她还在桌上,看到了一只金钗。

    这金钗打造的极为精美,钗头是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显然是女子之物。

    书房外有脚步传来,随后便是女子悦耳动听的声音。

    “《聊斋》第五卷写完了没有,我昨天好像把钗子落在你这里了,你帮我找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第一战神杨风〕〔北玄门〕〔世子很凶〕〔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