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狼王萧战〕〔主角叫萧战苏沐秋〕〔战神奶爸萧战〕〔都市终极奶爸萧战〕〔最强上门奶爸萧战〕〔萧战苏沐秋〕〔极品战神奶爸萧战〕〔财法仙途林夕〕〔林夕云之澜〕〔林夕钱家〕〔钱家终于出了个灵〕〔诸天最强大BOSS〕〔术士你不讲武德〕〔寻龙迷踪〕〔美漫世界里的黑巫〕〔漂仙〕〔变强从一亿次挥拳〕〔骤得君相怜〕〔圣手闯都市〕〔江颜林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91章 赶赴周县
    吃完饭,李慕回到县衙,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李清。

    李清意外道:“你要去周县”

    李慕点了点头,说道:“我已经凝聚了三魄,可以对付一般的僵尸,就算是打不过,自保也绰绰有余,正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锻炼一下自己。”

    李清想到李慕的雷法道术,以及克制邪物的佛光,思忖片刻后,点了点头,说道:“这样也好,到时候,你跟在我身边就行。”

    她看了看李慕,忽然问道:“市面上《聊斋》这本书很受欢迎,是你写的吗”

    李慕不好意思道:“俸禄太少,都是为了生活,应该没有违反衙门的规定吧”

    “没有。”李清摇了摇头,又道:“但有件事情,我希望你能如实告诉我……”

    李慕想到苏禾和柳含烟看完《聊斋》之后的问题,连忙解释道:“头儿你可千万不要误会,我对那些女鬼、女妖,女狐狸精什么的,不感兴趣,我只是想说,万物有灵,不管是人类,还是妖鬼精怪,都有追求爱情的权力……”

    李清摇了摇头:“我要问的不是这个。”

    李慕疑惑道:“那是什么”

    李清看着他,问道:“柳姑娘,也知道《清心诀》吧”

    “……”

    早知道李清和柳含烟有见面的这一天,而且她能一眼看穿柳含烟会不会清心诀,李慕当时就不应该撒那个谎。

    当时告诉她,总比现在被她直接拆穿要好。

    李慕张了张嘴,最终点头道:“知道。”

    不过他立刻就补充了一句,“不过头儿放心,她绝对不会泄露出去,我,我上次不是有意要骗你的。”

    李清并不在意,摇了摇头,说道:“这是你的东西,你想给谁就给谁,不用和我解释。”

    李慕松了口气:“你没生气就好”

    李清看了他一眼:“我为什么要生气”

    关于这件事情,李清似乎并未责怪他,说完这句,便出去巡逻了。

    李慕转过头,看到老王值房的窗口,长出了三个脑袋。

    老王看着他,摇头道:“啧啧……”

    李肆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像是在看一个傻子。

    张山表情迷茫,显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慕打量了一下四周,确定他们是在看自己,走进老王的值房,问道:“你们看我干什么”

    李肆淡淡道:“当一个女人说她生气的时候,她往往没有生气,而当一个女人说她没有生气的时候,她一定是生气了。”

    老王拍了拍手,赞叹道:“精辟!”

    李慕看着他,问道:“你是说头儿生气了”

    柳含烟生气很容易判断,她的情绪都写在脸上,生气的时候,就像是李慕欠她几万两银子没还一样,李清的情绪从来不显于外,李慕很难凭借表情和语气判断她的心情。

    李肆在这方面比李慕懂得多,他说李清生气,她十有**是真生气了。

    不过,她到底是生气李慕将清心诀告诉柳含烟,还是生气自己没有把教会柳含烟清心诀的事情告诉她

    女人的心思,他还真猜不透。

    李肆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我告诉你没用,这种事情,你自己慢慢体会。”

    张山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却听到李慕要去周县,说道:“我听到你要去周县,你才修行多久,逞什么能啊,那是你能去的地方吗”

    李慕道:“放心吧,有头儿在,不会有什么危险。”

    老王悠悠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李慕你可不要出什么事情,我还等着你们给我送终呢,可不要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

    “呸!”张山狠狠的啐了一口,说道:“老不死的,你就不能说点儿好听的”

    说完,他又意识到了什么,看向老王,大怒道:“我们给你送终该死的老王,我把你当朋友,你拿我们当儿子”

    他作势掐着老王的脖子,老王咳嗽了两声,说道:“你小心点,要是把我掐死了,还得用你藏的私房钱给我买棺材……”

    “想得美!”张山放开手,瞥了他一眼,说道:“最多两片草席一卷,在乱葬岗给你挖个坑,随便填点儿土……”

    老王失望的摇了摇头,说道:“你要这么说,我这些年攒的那点钱,可就全给李慕和李肆了……”

    “你还攒了钱”张山闻言,立刻凑上去,说道:“棺材你喜欢松木还是杉木,包在我身上了,保证你死了以后给你安排的妥妥的……”

    老王想了想,说道:“金丝楠木,实在不行,檀香木也可以……”

    张山怒骂一声:“屁,那种木头,把我卖了都买不起,你还是做梦去吧,梦里啥都有……”

    李慕走出老王的值房,看到吴波扛着一条巨大的蛇尸从外面走进来。

    慧远小和尚跟在他的身后,生气道:“吴捕头,此蛇已经诞生了灵智,差一步便能塑胎,并未做过害人之事,你为何无故害它性命”

    吴波冷笑一声,说道:“你怎么知道它没有害过人,蛇又不是吃草的,这条蛇长到这么大,不知道多少生灵命丧它口,我杀它,也是替天行道。”

    小和尚气道:“你这是强词夺理!”

    吴波嘲讽道:“难道我说的有错吗”

    “阿弥陀佛……”慧远深吸口气,说道:“人在做,天在看,多行不义必自毙,吴捕头,你好自为之……”

    张山探头看了一眼,小声说道:“这姓吴的,连和尚也欺负,迟早遭报应。”

    “这世道,哪有什么报应……”老王坐在值房里,摇头道:“只有好人短命,恶人千年,杀人放火的,吃香喝辣,修桥铺路的,尸骨无存……”

    张山摇了摇头,说道:“吴波吃这么多蛇,说不定哪天就被更厉害的蛇妖给吃了。”

    老王翻开一本书,笑道:“你看着书上写的,哪有妖吃人,满篇都是人吃人,要想不被吃,就只有吃别人……”

    ……

    自从上次吃过饭后,李慕两天都没有见过柳含烟,只有晚晚来过两次。

    不过她平日就比较忙,要编曲,排戏,连续几天在店铺休息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只是一会儿李慕就要出发去周县,来不及和她道别了。

    他写了一张便签,从门缝塞了进去,回到家中,将神行符,诛邪符等都带在身上,又收拾了几身衣服,走出门时,隔壁的院门依然紧闭。

    李慕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不多时,一道蹦蹦跳跳的身影从远处跑来,晚晚手里拎着两只猪蹄,来到李慕的家门口,正要敲门,却看到院门上了锁,回过头,说道:“小姐,公子不在……”

    “不在就不在,像是谁想看到他似的……”

    柳含烟瞥了瞥嘴,打开自家的院门,正要迈进去,目光不经意的一撇,忽然弯下腰,从地上捡起一张纸笺。

    纸笺上只有简短的两行字。

    “我去周县了,你和晚晚在家注意安全,晚上关好门窗,符箓记得贴身携带。”

    柳含烟面色一变,问道:“周县不是有很多僵尸吗,他去那里干什么”

    晚晚仰起头,说道:“公子昨天说了,僵尸身体里面,有什么东西,可以帮助我们修行……”

    “谁要他帮了……”

    柳含烟脸色一白,将那纸笺攥紧,咬牙道:“这个傻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第一战神杨风〕〔北玄门〕〔世子很凶〕〔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