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游戏王之我是毒瘤〕〔好歹也是个皇帝〕〔长夜余火〕〔妖女哪里逃〕〔开局朝九晚五唐三〕〔最强上门狂婿〕〔听说你很拽啊〕〔五个孽徒都想争夺〕〔快穿之拯救女配人〕〔哇,这位公子有点〕〔山中之人〕〔武娘二世〕〔林帘湛廉时〕〔史上最强龙婿〕〔人间守卫〕〔凰妃天下月宁安〕〔丽质裴济〕〔孤凰月宁安陆藏锋〕〔武侠世界的慕容复〕〔华娱之别样人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100章 回衙
    经过李慕的“安慰”之后,韩哲的状态看起来好多了。

    李慕的情绪反而有些低落。

    这次除尸行动,吴波和秦师兄,给李慕好好上了一课。

    僵尸可怕,但比僵尸更可怕的,是复杂的人心。

    外面的世界太复杂了,离家三天,李慕开始想念柳含烟,想念晚晚,想念张山李肆,想念老王……

    韩哲已经平息了情绪,从屋顶跳下来,说道:“我要回一趟宗门,把秦师兄和吴波的消息带回去,这里就交给你们了。”

    除了那只逃跑的飞僵,地底溶洞的所有僵尸,都被李慕等人消灭了,清河村,已经不会再有什么危险,有几位修行者驻扎,便足以应对各种情况。

    临近傍晚之后,玄度才回到了清河村。

    他看上去有些疲惫,摇头道:“飞僵跑的太快,贫僧追不上它……”

    飞僵之所以叫飞僵,就是因为它能飞天遁地,和跳僵的实力,不在一个级别,佛门或是道门第四境的修行者,或许有灭杀它们的实力,但想要抓住它们,却千难万难。

    李慕叹了口气,到手的魄力,就这么飞了。

    附近那些行尸、跳僵的魄力,全被那僵尸王吸去,用于进化,李慕要想收取魄力,只能继续深入。

    但那样一来,风险也会倍增。

    李慕脸上浮现出思忖之色,他在犹豫,这个险,到底该不该冒。

    玄度看着他,忽而问道:“小施主是否想取僵尸之魄,用于自身修行”

    李慕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贫僧这些日子,除了不少僵尸,倒也收集到不少魄力,本来是想打磨身体的,想来小施主更需要,就赠予你吧。”玄度从怀里取出一枚玉石,说道:“不知道这些够不够”

    “这怎么好意思……”

    李慕连忙从玄度手里接过玉石,探查一番之后,发现此玉中蕴藏的魄力不少,应该足够他炼化怒情,还能剩下不少,脸上露出笑容,说道:“够了够了,多谢玄度大师。”

    玄度笑了笑,说道:“不谢,贫僧毕竟也有求于你……”

    韩哲回白云山祖庭了,李慕从玄度这里,也得到了自己需要的魄力。

    和李清商量之后,她决定让李慕先回县衙,将吴波的事情,呈报上去。

    毕竟吴波名义上,还是阳丘县衙的捕头,他在符箓派背景不弱,意外死在这里,衙门恐怕也要给符箓派一个交代。

    这里的事情,李慕帮不上什么忙,他最大的目的已经达到,也没有留在周县的必要。

    玄度双手合十,说道:“贫僧还要在这里留些时日,待回到阳丘县后,再去县衙请小施主。”

    地底溶洞的僵尸被消灭干净之后,清河村迎来了平静的一夜,没有一只僵尸来犯,第二日一早,李慕和李清慧远告别,用神行符赶了数个时辰的路,下午天快黑的时候,才到县衙。

    张县令听李慕说完,惊得从椅子上跳起来,难以置信道:“什么,你说吴波死了”

    李慕点了点头,说道:“吴捕头死在了一只飞僵手里。”

    “不应该啊……”张县令眉头皱起,说道:“吴波这个人虽然讨厌,但实力是有的,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死掉”

    其实李慕也有同样的感觉。

    虽然他不喜欢吴波,但也不得不承认,吴波很强,他虽是聚神,可神通修行者,在他手里,也很难讨到好处。

    即便是被秦师兄从背后偷袭,捏碎心脏,他都能绝处逢生,堂堂符箓派核心弟子,还有一个造化境的祖父,不知道有多少保命绝招,他死的确实有点草率。

    要么是吴波外强中干,实则是个草包,要么是那飞僵实力太强,但无论如何,吴波已死的事实,怎么都更改不了。

    张县令叹了口气,喃喃道:“这下麻烦了啊,好死不死,这个时候死,本县怎么和符箓派交代”

    李慕问道:“大人怕符箓派为难县衙吗”

    “怕,本县怕过谁”张县令冷哼一声,说道:“本县背后是大周朝廷,会怕他们符箓派吗”

    他轻咳一声,说道:“不过本县近日公务繁忙,没空和他们纠缠,如果符箓派来人,你们就说我不在……”

    符箓派和大周朝廷,虽然多有合作,但也不是亲密无间。

    朝廷不喜符箓派超然物外不受管制,符箓派不满朝廷不配合他们招收弟子,合作之余,又各有嫌隙。

    从这次周县的僵尸之祸就能看出来。

    如果符箓派全心全意想要帮助朝廷,只需派出一位造化或洞玄修行者,一人便可解周县之危,而不是只派出这些聚神和神通弟子,导致周县之祸迟迟不能平定。

    李慕走出前衙,张山等在外面,迫不及待的问道:“肥波真的死了”

    李慕点了点头,说道:“被僵尸咬了,死的透透的,我亲手烧的尸体。”

    张山瞪大眼睛,喃喃道:“我就说恶有恶报吧,老王还不信……”

    李慕还有些问题想请教老王,问道:“老王呢,我刚才在值房没看到他。”

    张山道:“老王请假了,今天早上刚走。”

    李慕愣了一下,问道:“请假,去哪里”

    “说是去外地探亲。”张山叹了口气,遗憾道:“老王居然还有亲戚,你说他死了,会不会把钱留给亲戚啊……”

    老王不在县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李慕将心里的问题压下,只好先回家。

    昨天晚上,他顺便就将体内的惧情炼化,成功凝聚出第四魄。

    摆脱老道的死亡诅咒之后,李慕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

    没有七魄的肉身,会迅速衰败,如今李慕已经凝聚了四魄,肉身衰败的速度,远远比不上修行的速度,便比如一个水池,同时注水和放水,凝聚四魄之前,注水的速度,赶不上放水速度,凝聚四魄之后,则会颠倒过来。

    其余三魄,暂时不急着凝聚,李慕可以先行凝魂,日后再找机会凝魄。

    炼魄和凝魂,既是修行境界,也是修行方式,先炼魄后凝魂,亦或是先凝魂后炼魄都可,有些野路子修行者,不炼魄,不凝魂,不聚神,只凭练气修行,也同样能修行到中三境。

    只不过这样的人很少,毕竟道门的修行法门,很容易获得,先炼魄,再凝魂,最后聚神,也是最为科学的一种修行方式,能最大程度的提高修行者实力,空有一身法力,却没有凝聚元神,魂力薄弱,一旦肉身被毁,除了转为鬼修,别无他途。

    昨晚凝魄之后,玄度给他的那枚玉石中,还剩下一小部分魄力,够晚晚和柳含烟各自炼化一魄。

    李慕快要走到家门口的时候,看到晚晚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单手托腮,无聊的看着街上人来人往。

    李慕走到她身边坐下,问道:“想什么呢”

    “公子!”

    晚晚身体一颤,猛地跳起来,惊喜道:“公子,你回来了,这几天小姐都担心死你了!”

    院子里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到门口时,又变的缓慢,柳含烟推门走出来,说道:“我可没有担心他,只是怕他被僵尸咬了,以后你没有地方蹭饭……”

    柳含烟的声音里带着怨气,不知道她是上次的气没有消,还是生气李慕不告而别,李慕揉了揉肚子,转移话题道:“有没有吃的东西,赶了一天的路,快饿死了……”

    柳含烟瞪了他一眼,说道:“去换衣服洗手,我刚刚煮了面……”

    柳含烟煮的面味道也很不错,李慕一口气吃了三碗。

    她瞥了瞥李慕,问道:“你什么时候变的和晚晚一样了”

    李慕将碗里的汤也喝了个干净,抹了抹嘴,从怀里掏出一块玉石,递给柳含烟。

    柳含烟伸手接过,白了他一眼,说道:“不要以为送块玉我就能原谅你,下次你要是再不告而别,我就当没有你这个朋友……”

    李慕解释道:“这不是普通的玉,你不是嫌自己修行速度慢吗,这玉中的魄力,能够帮助你和晚晚炼魄。”

    柳含烟怔了怔,问道:“这就是你去周县的目的”

    李慕点了点头,又道:“不过,修行一事,最好脚踏实地,不要总想着捷径,苦修出的法力,和取巧出的法力,差距极大,对人的心性,也有很大的磨砺。”

    纵然李慕相信柳含烟,但还是和她讲了秦师兄的例子。

    是李慕引导她走上修行之路的,他有责任提醒她,让她不要误入歧途。

    柳含烟道:“放心吧,就算要走捷径,我也不会走这种捷径。”

    李慕道:“除了这个,修行没有捷径,当然,你不一样,你还有别的捷径……”

    柳含烟眼前一亮,问道:“什么捷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在港综成为传说〕〔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