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三千苏迎夏 上门〕〔凌锋〕〔云倾月慕纤尘〕〔矿海〕〔我给时空打补丁〕〔横推山河九万里〕〔十年皇后不如猪狗〕〔全世界都为我神魂〕〔重生之侯门凤女敖〕〔弈胜〕〔敖雨辛苏长离〕〔叶灵蔓〕〔无敌大佬要出世〕〔不妻而遇:双面总〕〔百无禁忌,她是第〕〔苟个富贵盈门〕〔穿书后成了大佬的〕〔叶不凡徐清婉〕〔乱舞火影之照夜卷〕〔辅炎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102章 老道
    李慕走到院子里,微笑道:“头儿,你回来了……”

    韩哲看着李慕,问道:“你看不到我们吗”

    慧远念了一声佛号,感叹道:“可惜吴捕头回不来了。”

    韩哲冷哼一声:“他有什么可惜的,陷害同僚,出卖同伴,这种人渣,死不足惜!”

    “几位辛苦了。”周捕头从房里出来,摇头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果,吴捕头已死,还是不要再议论他了。”

    李慕问慧远道:“周县的情况怎么样了”

    小和尚的脸上露出笑容,说道:“周县的僵尸邪物,都已经被灭杀干净,聚集的百姓,也开始回到自己原先的村子,这次的灾祸,已经平息了。”

    李慕又问道:“那只飞僵抓住了吗”

    李清摇了摇头,说道:“吴长老一直在找它。”

    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多天,造化境的强者,不可能连一只小小的飞僵都奈何不了,李慕疑惑道:“那僵尸这么厉害吗”

    李清解释道:“如果是正面相斗,它当然不是吴长老的对手,可飞僵的速度,比御气还快,造化境强者想要抓住它,也并不容易。”

    剩余那只飞僵,自有郡守和符箓派的高手操心,李慕不再去想,微笑道:“不管它了,你们安全回来就好……”

    李清目露思忖之色,似乎是有心事的样子。

    李慕问道:“头儿,还有什么事情吗”

    李清道:“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李慕愣了一下,问道:“哪里不对劲”

    “不知道。”李清摇了摇头,说道:“或许是我想多了。”

    其实李慕也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从一开始,那飞僵就没怎么搭理过李慕三人,而是对吴波穷追猛咬,吴波两次逃跑,一次被追回来,另一次,更是直接领了盒饭……

    而且,在杀了吴波之后,那飞僵选择了遁走,而不是返回溶洞继续杀戮,也有些说不通。

    后者还可以用那飞僵忌惮玄度来解释,前者……,没道理李慕一个纯阳之体站在那里,它不理不睬,反而对土行之体这么在意。

    难道说,土行之体,对它有什么特别的吸引

    对此,修行界暂时还没有什么说法,不过,就像是他们以前也不知道糯米对僵尸有克制作用,大千世界,人类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或许李慕无意中又发现一条自然规律。

    可惜老王不在,要不然,李慕倒是可以就这个问题,和他深入探讨探讨。

    李慕轻叹口气,同样可惜的,还有那飞僵的魄力,如果能得到那飞僵的魄力,应该足够支撑他修行到凝魂境了。

    ……

    北郡。

    玉县。

    玉县是北郡最东边的一个县,与周县之间,还隔着数县,因此周县的尸灾一事,对玉县,并没有多少影响。

    至今为止,玉县都没有出现一件僵尸伤人的事情。

    玉县,某处偏僻的村落,一个穿着道袍的白胡子老者,从怀里取出一张符箓,对几名村妇笑了笑,说道:“用了我的符,保你们日后都能生大胖小子,怎么样,一张符只要两文钱,两文钱你买不了吃亏,两文钱你买不了上当……”

    这道士穿着十分邋遢,道袍之上,不仅满是脏污,还有几个破洞,一副江湖骗子的嘴脸。

    然而,村口的几名村妇,却对他的话深信不疑。

    原因无他,她们一开始,也是将此人当成江湖骗子,但当他露了一手“白纸生字”的神奇本事之后,立刻就对他的话不再怀疑。

    再说,两文钱也不多,被骗了就被骗了,但万一他说的话是真的,岂不是赚大了

    如果能生一个大胖小子,以后在村子里,走路都能昂着头。

    道袍老者将符箓发给众人,喜滋滋的收起几枚铜钱,又看向一名妇人,说道:“这位小娘子,你这两天最好不要出门,从面相上看,你近日有血光之灾……”

    “呸呸呸,你个乌鸦嘴!”

    站在一盘看热闹,没有买他符箓的妇人啐了一口,骂了他两句,便准备回去做饭,走了两步,脚下忽然一崴,整个人扑倒在地,手掌被地面的砂石蹭出了血痕。

    “呀,你算的真准!”

    “我也买一张,我也买一张!”

    “给我留一张,我回家取钱!”

    看到这一幕,本来只是在一旁观望的新媳妇小妇人,立刻就信了,纷纷从老道手中购买符箓。

    不一会儿,老道又卖出去一沓,分别是驱邪符,驱鬼符,保胎符,生大胖小子符等等……

    老道美滋滋的数着铜钱,忽而抬起头,望向天空,一道黑影,在天空飞速划过。

    “这里怎么会有飞僵”老道脸上露出疑惑之色,掐指一算,脸上的疑惑变成了意外,惊讶道:“怎么会算不到……”

    不多时,又有一道身影御风而来,落在村口。

    那是一个老者,老者脸上皱纹不多,有着一头黑白相间的头发,村口的妇人见此,立刻惊呼“仙师大人”。

    北郡是符箓派祖庭所在,百姓们见到从天而降的仙师,也不会太过惊讶失态。

    老者落地之后,挥了挥衣袖,面前的虚空中,浮现出一道静止的光影,那光影中,是一个面色苍白的中年男子。

    他看着众人一眼,问道:“你们有没有见过此人”

    “没有。”

    众人纷纷摇头。

    老者再一挥手,空中的光影消失,他淡淡的看了那邋遢老道一眼,对几名村妇说道:“符箓乃沟通神鬼之道,不要擅自使用,更不要轻信江湖骗子之言……”

    “什么,骗子”

    “我生儿子的符是假的”

    “骗子,退钱!”

    从天而降的老道,仙风道骨,道袍飘飘,显然比这邋遢老道更像是仙师,他一开口,刚才买了符箓的妇人,立刻就信了他的话,抓住那邋遢老道的衣领,嚷嚷着要退钱。

    邋遢老道顿时急了,指着那老者,不满道:“大家都是同行,你何必呢!”

    老者瞥了他一眼,并不搭理,身体再次腾空,欲要离开,却被那老者抓住了脚踝。

    “你给我下来,符箓派了不起,造化境了不起啊!”邋遢老道一只手抓着他的脚腕,怒道:“我告诉你,今天你不把话说清楚,就别想走了!”

    老者没想到他居然被这老道拽了下来,而且对方一语便道出了他的境界,而他却完全看不穿这老道。

    这说明对方的修为,还在他之上。

    他面色惊恐,从一名妇人的手里拿过一张符箓,入手之后,才发现这符箓中灵气蕴而不散,不是凡符,立刻对那老道拱手行了一礼,说道:“晚辈眼拙,请前辈不要怪罪……”

    老道冷哼一声,说道:“你再说一遍,老夫的符是不是假的”

    老者额头冷汗直冒,连忙道:“是真的,是真的!”

    眼看着那些刚才还和他说笑的妇人,用畏惧的眼神望着他,老道不满的看着老者,嘟囔一句:“多管闲事……”

    他的手放在老者的肩膀上,两人的身影在原地消失,原地只留下震惊的村民。

    村外数里处,两人的身影再次显现而出。

    这一手移形,竟然一次便是数里之遥,吴长老面色发白,看向邋遢老道的目光,更加尊敬。

    邋遢老道问道:“你在追那只飞僵”

    吴长老连忙道:“它害了周县无数百姓,晚辈的孙儿也惨遭他杀害,此獠不除,北郡将不得安宁。”

    邋遢老道看了他一眼,说道:“罢了,符箓派前代掌教,于老夫有恩,今日老夫便帮你算上一次。”

    他掐指一算,片刻后,摇头说道:“你若继续追下去,死在它手里的,可就不止你的孙子了。”

    看到老道掐指的动作,吴长老就知道他必是洞玄无疑。

    洞玄的意思,便是洞察世间玄妙。

    洞玄修行者,能观星象,知时运,占卜预测,趋吉避凶,他既然这么说,便说明他若继续追下去,恐怕凶多吉少。

    吴长老难以置信道:“那飞僵,不过是刚刚进化……”

    邋遢老道并不多言,大袖一挥,虚空中浮现出一道光幕。

    和吴长老刚才的光影相比,这光幕更加清晰,而且并非静止,而是动态的。

    光影之中,是一处密林。

    一道身影,缓步走在弥漫着雾气的密林中,正是那飞僵。

    正在行走的飞僵,忽然抬起头,目光像是能穿过这光影,看到邋遢老道和吴长老一样。

    下一刻,那光幕直接破碎成无数片。

    “它破了您的玄光术!”吴长老面色大变,颤声道:“怎会如此”

    邋遢老道目光深邃,说道:“连我也算不出它的来历,想要除掉它,还是请你们诸峰首座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林平李静名字〕〔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