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龙婿〕〔不朽剑帝〕〔都市第一战神〕〔江策丁梦妍〕〔异世丹帝〕〔战神之王江策丁梦〕〔长生五千年〕〔岳风柳萱赘婿当道〕〔九龙战神〕〔修罗战神江策丁梦〕〔逍遥战神江策丁梦〕〔豪门战神〕〔逍遥战神江策丁梦〕〔江策丁梦妍.〕〔小村娇妻〕〔天神殿〕〔萧战苏沐秋〕〔我真就重生了〕〔江宁林雨真〕〔狼王战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103章 人心之力
    周县的事情结束,吴波也死在了飞僵手里,李慕难得的清闲下来。

    这几个月来,阳丘县案子一件接着一件,罕有这么闲的时候。

    趁着没有什么事情做,李慕正好可以静下心来思考自己修行的事情。

    上古时期,就有人类开始修行,道门的诞生,不过千年,在道门之前,修行法门众多,可谓五花八门,时至今日,在佛道之外,还有不少的修行方法。

    只不过,道门神通术法,玄奇莫测,是修行界公认的,其他的修行法门,随着时间流逝,逐渐被淘汰,或成为小众。

    道门修行的基础,是掌控自己的身体,因此才有炼魄和凝魂一说。

    炼魄和凝魂的顺序,可以颠倒,甚至跳过炼魄,直接凝魂,也未尝不可。

    炼魄是为了更好的掌控身体,在炼魄的过程中,法力也会有七次跃迁的增长,抵得上一月乃至数月的导引炼气,因此很少有修行者跳过这个步骤。

    但李慕和柳含烟她们这些正常人不同。

    她们体内本来就有魄,直接炼化便可以。李慕的魄散了,需要重新凝聚,前面四魄的凝聚,已经千难万难,后三魄要从恶情,爱情和欲情中诞生,要比正常人炼魄难多了。

    这最后三魄,需要从长计议,李慕可以选择先凝魂,等到时机成熟,再将这三魄补回来。

    只是如此一来,在彻底完善七魄之前,他的修行之路,始终有缺陷,法力也不如正常炼化七魄的人深厚。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李慕深思熟虑之后,决定先进行后面的修行。

    凝魂和炼魄相似,是逐步炼化自己三魂的过程,等到将三魂全部炼化,就可以尝试将它们融合,化为元神,冲击聚神境。

    李慕翻开手中的道书,第二页便写着凝魂的方法和口诀。

    “月三日,十三日,二十三日夕,是此时也,三魂不定,爽灵浮游,胎光放形,幽精扰唤……”

    “太微玄宫,幽黄始青,内炼三魂,胎光安宁,神宝玉室,与我俱生,不得妄动……”

    炼化七魄的最好时机,是在每月的月朔,月望,月晦之夕,而炼化三魄的时机,分别是每月的初三,十三,二十三日傍晚,今天是五号,正好错过最佳凝魂时机,需要再等七日。

    李慕在老王的书架上搜寻,想要看看有什么方法,能让他快速的收集到爱情和欲情,没想到,居然真的让他找到了。

    一本偏门的道书上记载,有些修行者,觉得炼化后三魄太慢,会选择直接散掉它们。

    之后,他们投身世俗,专门勾引无知少女,短时间内骗了她们的感情和身子之后,再将之无情的抛弃,让这些女子厌恶他们,这样一来,他们就能同时搜集到爱情,欲情和恶情,一举凝聚出最后三魄。

    李慕摇了摇头,感慨道:“这也太渣了。”

    虽然这么做,不谋财不害命,但不知道要玩弄多少无知少女的感情,李慕的良心不允许他这么做。

    可不这样,爱情和欲情的获取方式,还可就只剩下一条路了。

    难道这是老天对他的暗示,暗示他多娶几个老婆

    李慕坐在值房里思考这个问题,两个光头出现在值房门口,小光头是慧远,大光头是玄度。

    李慕想起来,他答应了玄度,要帮金山寺的方丈治疗,站起身,说道:“玄度大师派一个小沙弥通传一声就行了,不必亲自前来……”

    玄度微微一笑,问道:“小施主现在有时间去一趟金山寺吗”

    李慕点了点头,说道:“我去和头儿说一声。”

    李慕去值房告知李清要去金山寺,发现她不在衙门,只好和周捕头说了一声,由慧远陪着一起上山。

    慧远称玄度为师叔,但却并不是金山寺的和尚。

    道门有六派,佛门有四宗。

    准确来说,无论是道门六派,还是佛门四宗,都不是一个宗门,而是一种派别。

    符箓派擅长符箓,除祖庭外,还有无数道观,都属于符箓派分支。

    佛门四宗的区别,在于他们修行不同的法经,各宗总的教义差别不大,但信奉法经不同,修行习惯,也是天差地别。

    心宗认为万物如梦如幻,一切皆空,修行者需要做到忘却**,超越自我。

    涅宗信奉涅槃之说,讲了却生死,明心见性。

    苦宗和言宗,一个提倡苦行,严于律己,一个超然世外,法不外传,不与人接触,影响远不及前两宗。

    心宗祖庭属于心宗,金山寺也属于心宗,他们修行的,是相同的法经,一切将此法经奉为经典的,都是心宗分支。

    金山寺与心宗祖庭同宗同源,慧远和玄度,自然也要亲近一些。

    这是李慕第二次来金山寺,只不过上次来的是晚上,这次是白天。

    金山寺在附近极有名气,这名气主要是玄度打出去的,附近哪里有妖鬼害人,哪里就有他的存在,经过他的一番物理度化之后,现在金山寺的妖鬼,比人还多。

    既然进了寺庙,自然是要进佛殿拜一拜的。

    李慕跟在玄度的身后,一路遇到了不少香客,佛殿中的蒲团上,诚心诵经的男女更是有不少,只有寥寥几个蒲团是空着的。

    李慕站在佛殿里,看着诵经的众人,总有些熟悉的感觉。

    想到这一丝熟悉源自哪里的时候,他闭上眼睛,默默感受,果然发现,一丝丝功德之力,从这些香客信徒的身上蔓延而出,进入了那佛像的身体里。

    慧远说过,多行布施、修寺、造像、放生、救苦,可得功德。

    按照李慕之前的理解,功德就是做好事,现在看来,功德,似乎是源自人心的一种力量,这些佛像只是静静的立在那里,百姓便会贡献出“功德之力”。

    走出大殿,玄度念了一声佛号,问道:“李施主可是对功德好奇”

    李慕点了点头,说道:“此力颇为神奇,不知有何玄妙。”

    玄度笑了笑,说道:“此力佛门称之为功德,道门称之为念力,朝廷将之当成国运,它可以帮助修行者修行,也能帮助国家凝聚国运,是信仰之力,也是人心之力。”

    李慕听懂了大概,不管是道门佛门,还是一个国家,要想延续壮大,不可避免的要凝聚人心。

    得民心者得天下。

    一座寺庙,没有香客,自然会逐渐衰败。

    一个国家,失了民心,也就离亡国不远。

    李慕琢磨着玄度那句话的意思,跟着他穿过几道长廊,来到一处厢房前,一名小沙弥道:“玄度师叔,方丈刚刚休息……”

    玄度看向李慕,歉意道:“可能要麻烦李施主多等片刻。”

    “无妨。”李慕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并不介意,又问道:“不知方丈大师修行到了什么境界”

    玄度道:“方丈师叔,十几年前,就修成了金身法相。”

    “法相!”

    李慕面露惊色,佛门四品金身,五品法相,法相境,肉身已经修炼到极为强大的境界,可力敌造化境修行者,是李慕目前想也不敢想的。

    到底是什么人,才能重伤这样的佛门高僧

    玄度道:“打伤方丈师叔的,是一名洞玄境邪修,不过那邪修也已被正道修行者围杀,魂飞魄散。”

    李慕见过修为最高深的人,就是玄度,洞玄已经是中三境巅峰,道法通玄,再往上一步,就是上三境,真正的神仙中人,洞玄境的邪修,修行路上,不知道杀过多少人,想想都可怕……

    两人没聊几句,便有一名小和尚走过来,说道:“玄度师叔,方丈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第一战神杨风〕〔北玄门〕〔世子很凶〕〔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