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征服世界从工业开〕〔丞相女儿要出嫁〕〔龙门战神〕〔腹黑老公专宠妻〕〔我在末世建个城〕〔阎大家的小花妖〕〔不负情深:暴戾总〕〔综漫之力闯异界〕〔最佳豪婿〕〔唐梦茜〕〔我和女总裁荒岛求〕〔开启天龙白嫖时代〕〔从构造技能开始〕〔华丽逆袭韩三千〕〔信息时代之光〕〔全民轮回只有我开〕〔晋侯〕〔蓝茵〕〔重生后爱上了大佬〕〔快穿神的还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106章 缺的一页
    马师叔指着张山,大声道:“你才是和尚,你全家都是和尚!”

    “你这和尚,说什么呢”张山瞪了他一眼,说道:“没看到我有头发吗”

    马师叔挽起袖子,怒道:“你说谁没有头发呢!”

    张山一点也不势弱,瞪眼道:“怎么着,这里可是县衙,你这和尚,还想动手”

    “马师叔,您怎么来了”

    一道清冷的声音,适时在衙门口响起。

    片刻后,马师叔胸口起伏,看着躲在门口的张山,不满的对李清道:“你应该好好管管你的手下,太没规矩了……”

    李清帮他倒了杯茶,问道:“马师叔来县衙,是有什么要事吗”

    马师叔将茶水一饮而尽,说道:“吴波死了,我们第五脉损失不小,虽然不怪县衙,但他总归也是死在了公事上,县衙总得给个说法……”

    马师叔说的大义凛然,但李慕却并没有看出他有多么伤心和愤怒,他连喝了几杯茶水,忽然道:“这件事情,我得找你们县令说,你带我去找他……”

    张县令本来是不想见符箓派来人的,但奈何张山无意中出卖了他,也不能再躲着了。

    张山出来的时候,屁股上有一个大大的脚印,一脸晦气的对马师叔道:“县令大人有请……”

    县衙前堂,张县令一脸笑容的迎出来,说道:“贵客驾临,本县有失远迎……”

    符箓派在北郡势力虽大,但这整个北郡,都是大周国土,马师叔也没有端着,微笑说道:“县令大人客气,客气……”

    张县令道:“周县的僵尸之祸,差点蔓延到本县,多亏了符箓派的高人。”

    马师叔道:“都是应该的,修行之人,自当爱护百姓……”

    张县令站起身,帮他添上茶水,说道:“贵客远来,不如尝尝本县珍藏的好茶。”

    马师叔刚才已经喝了几杯茶,但又难以拒绝张县令的热情,几杯茶下肚,肚子已经有些涨了,他有心想提起吴波之事,却多次被张县令打断。

    张县令东拉西扯,顾左右而言他,总是让他不能进入正题。

    又是一杯茶下肚,马师叔终于忍不住,径直说道:“实不相瞒,县令大人,我这次是为吴师侄的死而来。”

    张县令面露悲哀之色,说道:“吴捕头的死,本县也很惋惜,这不仅仅是符箓派的损失,也是我阳丘县衙的损失,这些日子来,每每想到此事,本官便痛心疾首,恨不得将那僵尸挫骨扬灰……”

    马师叔怔怔的看着张县令,若是不明就里之人,看到他这幅样子,恐怕不会想到吴波是符箓派弟子,而是张县令的挚爱亲朋……

    这让他那些问责的话,都有些说不出口了。

    不过他来这里的主要目的,本来也不是问责的,他拍了拍张县令的肩膀,安慰道:“世事无常,县令大人也不必太难过,节哀顺变,节哀顺变啊……”

    张县令眼角含泪:“本官心痛啊,这都是本官的错,本官当时就不应该让他前去周县……”

    马师叔连忙道:“这不是县令大人的错,县令大人无需自责……”

    张县令收起眼泪,说道:“不说这些伤心事了,来,马道友,喝茶……”

    “不能再喝了,不能再喝了。”马师叔连连摆手,说道:“张道友,在下这次来阳丘县,其实是有一事相求。”

    被张县令这么一搅合,吴波一事,已经被他彻底忘在了脑后。

    张县令微笑问道:“不知马道友所为何事”

    马师叔叹了口气,说道:“吴波的资质,张道友也知道,我们这一脉,是把他当做重点的苗子培养的,现在他陨落了,对我们来说,是很大的损失,我这次下山,其实是想要张道友帮我找几个好苗子……”

    “这个忙,请恕本官爱莫能助。”张县令闻言,面色一正,身体也坐直了,说道:“马道友不会不知道,这是朝廷严令禁止的吧”

    马师叔当然知道这一点,符箓派和大周朝廷的关系,之所以不那么亲近,就是因为,朝廷在这件事情上,从来不给他们开方便之门。

    当然,朝廷也有朝廷的考虑,生辰八字,虽然只有简单的八个字,但在修行者眼中,它们不仅仅是数字,通过一个人的生辰八字,间接取他的性命,是很简单的事情。

    更何况,如果那些特殊体质的人,被邪修知道了生辰八字,必定性命难保,所以,大周朝廷才严令禁止非官府之外的人接触户籍。

    他不慌不忙的从怀里取出一封信,递给张县令,说道:“这是郡守大人的信,张道友可以先看看。”

    张县令拆开信件,首先看的是落款处的郡守印鉴,他将手放在上面,闭目感受一番,确认无误之后,才看向信的内容。

    马师叔微笑说道:“不仅仅是阳丘县,这次,北郡十三县,郡守大人都开了特例,我想,我们符箓派和郡守大人,张道友不至于都信不过吧”

    张县令仔细读信,这信上的内容,和马师叔说的一般无二。

    或许是因为这次周县僵尸之祸的平定,符箓派出了很大的力,郡守大人特意在信中说明,在这件事情上,让他给符箓派的人一些方便。

    郡守的命令,他不得不从。

    张县令想了想,说道:“符箓派虽然对安定北郡有功,但本县只能给你们查三年的户籍,三年之内,阳丘县诞生的新生儿中,若有特殊体质者,本县可以告知你们,超出三年时限的,本官不会再查。”

    马师叔点了点头,说道:“三年足以。”

    张县令又补充道:“而且,查看户籍资料的,只能是我阳丘县衙捕快,李捕头和韩捕头,都不能参与。”

    对于修行者来说,八字被别人得知,或是探查别人的八字,都是大忌,马师叔对此也没有异议,笑道:“全听张道友安排。”

    ……

    李慕今天只在衙门待了两个时辰,就又溜达回了家。

    倒不是他偷懒,而是张县令放了县衙内所有修行者的假,只留下了张山李肆等几名没有修行过的捕快,去了户房,将户房的门窗紧紧的关上,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做什么事情。

    李慕对此并不好奇,对于这种难得的闲暇,十分享受。

    他打开门,走到院子里,不一会儿,柳含烟就从院墙另一头飞过来,疑惑道:“今天怎么下衙这么早”

    李慕将书房里的书搬出来晒,说道:“今天衙门的事情不多。”

    柳含烟道:“我和晚晚一会儿要洗衣服,你有没有脏衣服,我帮你一起洗了。”

    李慕将两件脏衣服拿出来,递给她,说道:“谢谢。”

    他也没有和柳含烟客气,平日里,柳含烟和晚晚偶尔会帮他洗衣服,她们遇到搬东西之类的重活,则会过来找李慕。

    柳含烟摆了摆手,拿着李慕的脏衣服,飞回了自己的院子。

    李慕搬出来一把椅子,舒服的坐在上面,一边晒太阳,随手从石桌上拿过一本书来看。

    这些日子,阳丘县并不太平,直到近日,才终于安宁了些。

    李慕晒着太阳,隔壁传来柳含烟和晚晚洗衣服的声音,一切是这么的和谐,这些日子经历了不少波折,这难得的惬意,让李慕不由的感受到了一丝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他目光望向书上,发现书上的内容很熟悉。

    李慕翻开封面,才发现上面写着《神异录》三个字。

    这本书李慕在县衙已经看过了,他本想放下去,手上的动作却顿了顿。

    他清楚的记得,县衙那本《神异录》,中间缺了一页,当时李慕正看的津津有味,对这一点记忆犹新。

    云烟阁不知道从哪里收上来的这本书,虽然旧了点,但好在不缺页,李慕翻到那几页,重新看起。

    这几页是讲阴阳五行之体的,和李慕与柳含烟息息相关,柳含烟显然是看过这本书,还在上面做了记号。

    她做记号的地方,正好是纯阴纯阳之体,乃是天生的双修体质,作者还在这里表明了自己的观点。

    大概意思是,纯阴纯阳之体,万中无一,性别,年龄合适的,更是罕见,若是遇到了,干脆就一起双修算了,要不然就是辜负老天的恩赐……

    柳含烟洗好了衣服,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李慕正在看那一页。

    两人目光对视,气氛有些尴尬。

    李慕轻咳一声,主动打破尴尬,说道:“双修这种事,要看感情的……”

    虽然柳含烟也没想过这些,但此时明显是被嫌弃了,她轻哼了一声,说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找到自己的感情了吗”

    一条单身狗居然嘲笑另一条单身狗,李慕反问回去:“你不也没找到”

    “我那是不想找。”

    “我也是不想找。”

    李慕忽然看向柳含烟,说道:“你说过几年,我们两个如果还是一个没嫁,一个没娶,那……”

    柳含烟挑了挑眉:“那就怎么样”

    李慕叹息道:“那我们也太惨了……”

    不过随后他就否认了这个可能,说道:“连张山都能娶到老婆,我应该不至于……”

    李慕感叹一句,继续看书。

    下面这一页,是县衙那本上,缺的一页。

    李慕上次看到的,有关阴阳五行之体的内容,总算是接上了。

    “纯阴,纯阳,五行,此七种先天体质,天生聚气,修行一日,可抵常人数日之功。五行阴阳之魂魄,亦有造化之力,洞玄若能集齐,辅以万千生人魂魄,炼化为己,有一丝超脱之机……”

    超脱,是对道家第七境的称呼。

    这句话说的是,洞玄修行者,如果能集齐阴阳五行之魂魄,再辅以大量的魂力魄力,有一丝希望,可以晋级超脱境。

    不过这种方法,实在太过歹毒,不仅要集齐阴阳五行的魂魄,还要还杀大量的无辜之人,取其魂魄之力,是邪修所为,难怪县衙那本书中,将这一页撕掉了。

    退一步说,此法虽然逆天,但难度也不小。

    杀一人的邪修,都会被官府通缉,杀成千上万,早就被正道剿灭了,哪还有命晋级。

    而且,集齐阴阳五行之魂魄,谈何容易

    至今为止,他所知道的人里,也没有几个这种体质。

    李慕自己是纯阳。

    柳含烟则是纯阴。

    赵永是火行之体,不过已经死了。

    任远是木行之体,也因为变成邪修,人头落地。

    吴波是土行之体,尸体还是李慕亲手烧的。

    李慕愣了一下,忽然意识到,他认识的特殊体质也不少,而且除了他和柳含烟,没有一个人有好结果……

    严格来说,李慕自己,也已经死过一次。

    在近几个月内,仅李慕身边,就有纯阳,火行,木行,土行之体,因为种种原因,身死魂散。

    头顶的太阳毒辣,李慕却忽然感觉到周围吹来一股阴风,让他整个人都打了一个寒战。

    柳含烟看着他手臂上一层细密的疙瘩,抬头看了看太阳,疑惑道:“你很冷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林平李静名字〕〔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