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淘气萌娃妈咪太痴〕〔反派的荣耀〕〔有灵游戏〕〔开局绿胖锤爆斗罗〕〔我不是神豪〕〔百里绯月长孙无极〕〔穿越之圣女王妃云〕〔从港综位面开始〕〔隐婿杨旭〕〔我真是太阴险了〕〔至尊神婿叶昊〕〔我真不想改造世界〕〔淘气萌宝妈妈太痴〕〔我不好哄的〕〔嫁个王爷做悍妻〕〔黑暗无名英雄剑〕〔赵八两周婷〕〔绝品强婿〕〔嚣张宝宝的首席爹〕〔温情总裁的心头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59章 解铃之人
    沈郡尉想了想,说道:“此法甚妙,李慕你可以考虑考虑,就算是郡衙护不住你,心宗一定可以护住你,等躲过这一劫,你大可再还俗,不影响成家……”

    玄度多看了沈郡尉两眼,最终还是没说出什么。

    陈郡丞摇了摇头,对李慕说道:“你不必太过担心,近些日子来,这凶灵之事,已经传遍各郡,孰是孰非,百姓心中自有一杆秤,如今最重要的,是度化那凶灵,若是她的灵智完全被煞气侵蚀,为了北郡百姓的安危,便只能除掉她了,现在的她,还有得救……”

    沈郡尉提醒道:“她的怨气越强大,实力也越强,我们逼她太紧,反而会适得其反……”

    陈郡丞想了想,看向李慕,说道:“解铃还须系铃人,那凶灵因李慕而生,恐怕也只有你能度化她。”

    李慕点了点头,说道:“我试试吧。”

    “事不宜迟,必须要赶在朝廷派出更多的强者之前,平息此事,事情再闹下去,就不是我们能够收场的了。”陈郡丞再次开口说道。

    玄度上前一步,说道:“贫僧愿与李施主一起,去寻那凶灵。”

    关于那凶灵,陈郡丞,沈郡尉,已经和李慕玄度达成一致,陈郡丞留在县衙,拖着朝廷那位造化境高手,李慕,玄度和沈郡尉,离开县衙,去寻找那凶灵。

    三人站在飞舟之上,沈郡尉感叹一声,说道:“数十年前,也有人死前含有滔天怨气,死后化为厉鬼,实力直逼第六境洞玄,但她报了生死大仇之后,并没有停手,而是为祸世间,数千无辜百姓惨死她手,那一次,连超脱大能都被惊动,亲自出手,将她灭杀……”

    “这件事情,贫僧也有所听闻。”玄度道:“以凡人的怨气,死后最多化为恶灵,那女子被官府冤杀,化为厉鬼,实则是被魔宗控制,才有如此恐怖修为,这一次全然不同,凡人死前指天叫骂,竟然被天地认可,拥有第五境修为,简直闻所未闻……”

    “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造恶的享富贵又寿延。”沈郡尉看着李慕,说道:“这两句血淋淋的话,扯下了朝堂上很多人的遮羞之布,他们身居高位,却不如一位小吏看的清楚,应该汗颜……”

    “欺软怕硬,不分好歹,错勘贤愚……”玄度看着李慕,赞叹道:“指天骂地,当今世上,有如此胆气的修行者,唯李施主一人……”

    李慕尴尬道:“大师谬赞,谬赞……”

    他没有这么高尚,也没有这么愤青。

    他当时只不过是想帮云烟阁多招揽点生意,哪里会想到,区区两句话,竟然会引起这么严重的后果,为自己招惹上天大的麻烦。

    沈郡尉遗憾道:“我本以为,数十年前的那件事情,能让他们吸取到一点教训,想不到,数十年后,同样的一幕,还会在北郡上演。”

    “阿弥陀佛。”玄度摇了摇头,说道:“世人愚昧,他们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同样的错误,贫僧多年来,度人度鬼度妖无数,终是发现,妖鬼易度,唯人难度……”

    出了县城,沈郡尉拿出一个罗盘,罗盘上的指针飞速运转,最终指向一个方向。

    魂境的鬼修,能够遮掩自身气息,躲过符箓和法宝的探查,但那凶灵怨气冲天,又杀了许多人,周身围绕血气煞气,即便是在数十里外,也能被轻易察觉到。

    飞舟向前数里,最终在一处荒山上落下。

    这里显然是一处乱葬岗,四周到处都是凸起的坟堆,有些坟堆前,竖立着木碑,但大部分都是些孤零零的土堆。

    一处土堆前方,漂浮着一团黑色的雾气。

    那雾气翻滚不定,表面浮现出无数的人脸,那些人脸面相凶恶,对着李慕三人,无声的咆哮。

    “阿弥陀佛。”玄度面露慈悲,说道:“姑娘,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黑雾中传来一道痛苦的声音:“我已经回不了头了……”

    这道声音传出之后,语调又急转,两道红光从黑雾中射出,森然道:“死,死,死,你们都要死!”

    沈郡尉摇头道:“这些煞气,已经侵蚀了她的心智,她很快就会彻底变成只知杀戮的凶灵。”

    玄度放下禅杖,说道:“要想救她,必须驱散她身体外的煞气。”

    看着那黑雾向这边席卷而来,李慕向前走了一步,那黑雾骤然停在半空。

    黑雾中再次传来痛苦的声音:“不,不行,我不能伤害恩公!”

    “就是现在!”

    玄度忽然开口,身体金光大放,沈郡尉向四周扔出几面旗子,那些旗子深深的插进地面,旗面光芒一闪,联结成一个阵法,将那黑雾困在里面。

    黑雾一触及金光,便发出“嗤”“嗤”的声响,黑雾中传来痛苦的咆哮,下一刻,三人的头顶上空,雷光闪烁,乌云再次聚集,有雪花开始飘下。

    李慕抬头看了一眼,挥了挥衣袖,天空中的乌云消散,雷光也消散。

    他叹了口气,手掌泛出淡淡的金光,对着那黑雾伸出手,说道:“停手吧,再这样下去,就真的无法回头了……”

    红光忽隐忽现,黑雾剧烈的翻滚,似乎是在挣扎。

    “恩公……”

    最终,一只颤抖的小手,从黑雾中伸出,缓缓和李慕的手握在一起。

    金光沿着两人握着的手,涌进黑雾之中,将黑雾缓缓驱散,显现出其中的一名少女,正是李慕见过两次的那名小乞丐。

    她的身上煞气和血气围绕,缓缓跪倒在李慕面前,恸哭道:“爹爹死了,我也死了,我杀了那么多人,恩公,我该怎么办……”

    李慕蹲下身,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说道:“你没有错,是我们对不起你,是朝廷对不起你。”

    “哇!”

    少女扑进李慕怀中,眼泪夺眶而出,哭的伤心欲绝,痛不欲生。

    她是魂体,眼泪刚刚流下,便消散在空中。

    沈郡尉抬头望向天空,长叹口气,脸上露出愧疚之色。

    玄度念了一声佛号,面露悲苦,他看着李慕,说道:“她若是跟你们回去,一定难逃朝廷追责,她身上的凶煞之气太重,非一朝一日能除,不如让贫僧带她回金山寺,以众僧的佛法,慢慢驱除她体内的血气煞气,帮她超度。”

    她身上的煞气太重,李慕用心经也不能一次驱除,跟着玄度回金山寺,用佛法慢慢度化,对她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李慕看着那少女,问道:“你愿意跟着玄度大师回去吗?”

    少女点了点头,说道:“我都听恩公的。”

    李慕看着她,说道:“你身上煞气太重,这些煞气会影响你的心智,对你以后的修行也不利,你先跟着玄度大师回去,他能驱除你体内的煞气,也能保护你。”

    少女看着脚下的坟堆,说道:“我想给爹爹立一块碑。”

    沈郡尉挥了挥手,将远处的一块巨石招来。

    李慕心念一动,白乙飞出,数剑之后,这巨石就变成了一块石碑。

    在少女的要求下,李慕在墓碑上用白乙刻下两行字。

    先父徐公之墓。

    不孝女小玉立。

    徐小玉,这是少女的名字。

    少女跪在墓碑前,无声的磕了几个头,起身之后,又跪在李慕面前,恭敬的磕了三下,说道:“恩公再造之恩,小玉来日再报。”

    “阿弥陀佛。”玄度拿起禅杖,说道:“小玉姑娘,我们走吧。”

    小玉对李慕拜了拜,跟着玄度离开。

    玄度最后还回头看了李慕一眼,叮嘱道:“若是朝廷为难李施主,金山寺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看着玄度离去,沈郡尉将手搭在李慕肩膀上,说道:“李慕啊李慕,你真的让本官刮目相看,我很期待,你以后如果到了中郡,会掀起什么样的浪花……”

    李慕长叹了口气,说道:“这件事情过后,恐怕我也做不了多久的捕快了。”

    “不会的。”沈郡尉笃定的说道:“若是没有你这种人,大周朝廷,便是彻底的一潭死水,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造恶的享富贵又寿延,多少人能看穿这一点,但敢像你这样指天叫骂,大声说出来的,又有几个……”

    能挽回小乞丐,李慕心中长舒了口气,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问道:“大人,为何那一式道术,小玉能够施展,我却不能?”

    沈郡尉目光深邃,说道:“道术神通,玄妙浩渺,至今也没有人能窥到全部的奥妙,那一式道术,虽然因你而创,但想要施展,却是要以怨气沟通天地,你没有她的怨气,自然施展不了。”

    李慕有些失落,那一式道术的威力,比“临”字诀还要强,恐怕就连小玉也没有施展出全部威力,搞出来这么强的东西,他自己却用不了……

    两人乘坐沈郡尉的飞舟回到县衙时,陈郡丞走出前堂,和沈郡尉目光对视。

    沈郡尉看了李慕一眼,对他微微点头。

    陈郡丞脸上露出笑容,再次走进前堂,对那青衣人道:“是时候去寻找那凶灵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天官赐福〕〔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来〕〔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