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淘气萌娃妈咪太痴〕〔反派的荣耀〕〔有灵游戏〕〔开局绿胖锤爆斗罗〕〔我不是神豪〕〔百里绯月长孙无极〕〔穿越之圣女王妃云〕〔从港综位面开始〕〔隐婿杨旭〕〔我真是太阴险了〕〔至尊神婿叶昊〕〔我真不想改造世界〕〔淘气萌宝妈妈太痴〕〔我不好哄的〕〔嫁个王爷做悍妻〕〔黑暗无名英雄剑〕〔赵八两周婷〕〔绝品强婿〕〔嚣张宝宝的首席爹〕〔温情总裁的心头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76章 玉真子
    郡守和郡尉大人先行离开,楚江王今夜在郡城引发了极大的骚乱,他们需要去安定百姓。

    玄度和白妖王也暂时离开。

    临走之前,他们都为李慕体内渡进了一丝法力,用作疗伤。

    小玉走的时候,对李慕眨了眨眼睛,意思是不会拆穿他,只有她和李慕清楚,其实那一式道术所引动的天地之力,是不足以破掉十八阴狱大阵的。

    不过,道德经是李慕最大的底牌,他已经依靠它,安然度过了两次必死的局面,绝对不可能示之于人。

    他编造的半真半假的理由,虽然有些破绽,但别人根本无从查证。

    回到郡衙,陈郡丞长舒了口气,说道:“好险,我等近些日子,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情,就是将李慕调到了郡衙,若非他的急智,骂天破阵,阻止了楚江王的阴谋,救下全城百姓,你我二人,今夜之后,还有何颜面面对陛下,面对北郡百姓?”

    林郡守看向他,问道:“陈大人真的相信,李慕是骂天破掉楚江王十八阴狱大阵的吗?”

    陈郡丞笑了笑,说道:“每个人都有秘密,郡城危机已除,他是如何破阵的,重要吗?”

    两人相视一笑,林郡守道:“不管陈大人信不信,本官是信了。”

    陈郡丞哈哈一笑,说道:“本官也信……”

    今夜的北郡郡城,无论是对官府还是百姓,都是一个不眠之夜。

    那血色的天幕,流窜的恶鬼,让无数人想起来,还心惊胆战。

    没有人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只是隐约从官府的人口中得知,有一名魔道,想要血祭郡城百姓,最终被官府阻止,计划并未得逞,全城百姓,得以逃过一劫。

    如今,那魔道凶鬼,已经被郡守大人和郡丞大人联手灭杀,城内百姓,已无性命之忧。

    ……

    李慕从床上爬起来,体内的法力已经恢复了一些。

    今夜的事情,只有少数人知道真相,北郡官府不会将他阻止了楚江王阴谋,救下郡城百姓的事情大肆宣扬。

    这是对他的保护,否则,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李慕就会成为魔宗的重要目标。

    他走出房间,想要去看看白吟心,却得知白吟心姐妹已经被白妖王带走了。

    白吟心在关键时刻救了李慕,又因李慕而受伤,算上上次的误会,已经是第二次因为李慕身受重伤,这让李慕心有亏欠,本想再帮她治疗一番,她却已经离开。

    夜已深,月光皎洁,院子里,所有人都没有睡意。

    李慕抱着化成原型的小白,柳含烟和晚晚一左一右的挽着他,坐在院子里,望着头顶的月亮。

    柳含烟将头靠在李慕的肩膀上,忽然说道:“我们是不是太弱了,关键时候,一点儿都帮不上你的忙……”

    李慕摇了摇头,说道:“是敌人太强了。”

    修行界十分残酷,炼魄遇到的敌人极少会是炼魄,聚神境界,很多时候也要面对神通强者,即便是普通人,也有可能卷入造化或是洞玄修行者的阴谋,成为枉死之鬼。

    这半年来,李慕见过了太多太多这样的事情。

    千幻上人的话,其实有一定的道理,弱者,在这个世界,没有选择的权力。

    柳含烟的修为其实不弱,已经比得上韩哲等宗门弟子,只是遇到了楚江王而已。

    别说是她,就算是拥有两名造化强者的北郡官府,也险些栽在楚江王手中。

    李慕轻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别想太多了,早点去睡吧……”

    ……

    昨夜很晚才睡下,柳含烟和晚晚都没有睡好,李慕倒是睡的很香。

    精神和体力的双重透支,让他一觉睡到了中午,睡醒之后,神清气爽,虽然体内的伤势依旧不轻,但接下来只需要静心调养便可。

    柳含烟拎着菜篮出门,很快又走回来,菜篮里空空如也。

    她有些苦恼的说道:“街上什么人都没有,店铺关门,菜市场也没有卖菜的……”

    昨天晚上发生了那样的事情,百姓虽然没有实际伤亡,但恐怕大多数人至今还惊魂未定,至少要过上几日,城内才能恢复原有的秩序。

    李慕出门时,看到所有的店铺都大门紧闭,如柳含烟所说,原本繁华热闹的街道,一眼望去,也看不到几个行人。

    生活中在郡城的百姓,安稳了一辈子,恐怕都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

    大周只有三十六郡,楚江王敢将目标放在一郡郡城,符箓派祖庭眼皮子底下,当真是鬼胆包天。

    或许正因为郡城重要,所以在这之前,没有人猜测他会选择郡城,楚江王反其道而行,一旦成功晋升,就算是符箓派想要捉他,也没有那么容易。

    李慕沿着街道,一路向郡衙走去。

    一名宫装妇人,走在空旷的街道上,拦住一位路人,问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沿街的店铺,无一开门,街上也不见行人……”

    “不知道……”

    那行人想起昨夜之事,面露惶恐,摇了摇头之后,就飞快离开。

    宫装妇人疑惑的打量四周,掐指算了算,喃喃道:“天地之力一片混乱,什么也算不到,看来道钟裂缝的根源,就在此地……”

    她走了一段路,才遇到另一名路人,上前将之拦下,问道:“请问郡城到底发生了何事,为何城内会是这般样子?”

    眼前的宫装妇人,显然是符箓派的人。

    在她宫裙的左胸上方,有一个玄妙的符文,这是属于符箓派的印记。

    看来昨夜之事,已经惊动了符箓派,就算是李慕不告诉她,她也能从郡衙打听到。

    这妇人的修为,李慕完全看不穿,说明她至少也是造化强者,李慕轻咳一声,说道:“回前辈,魔宗幽冥圣君座下十殿阎罗之一的楚江王,昨夜在郡城摆下十八阴狱大阵,想要献祭郡城百姓,晋级第六境,郡城百姓昨夜被楚江王惊扰,才会如此恐慌……”

    “十八阴狱大阵!”

    宫装妇人脸上露出震惊之色,问道:“十八阴狱大阵,需要十八名魂境鬼修才能布置,阵法一旦布置成功,可困死洞玄,昨夜有人在这里摆下了十八阴狱大阵?”

    李慕点了点头,说道:“昨夜郡城的情况十分凶险,全城百姓,险些被楚江王献祭……”

    宫装妇人一脸不信,说道:“若真有人布下了十八阴狱大阵,没有两位以上的洞玄强者,绝不可能破阵,郡衙是如何破掉此阵的?”

    李慕悠悠道:“这就不得不提到那位无名英雄……”

    片刻之后,那宫装妇人已经从李慕口中,打听到了昨夜郡城内的情况,他取出一张符箓递给李慕,说道:“多谢解惑,这张符箓赠你……”

    李慕接过符箓,眼前不由一亮。

    这居然是一张地阶的符箓,从其上的符文看,这是一张地阶的剑符,虽然看着只有地阶下品,但造化境之下,都可一剑斩之。

    这符箓对于李慕用处不大,可以留给柳含烟防身。

    果然是符箓派高人,比郡衙出手大方多了,李慕正要称谢,一抬头,那宫装妇人已经消失不见。

    李慕美滋滋的将符箓收起,迎面看到李肆和陈妙妙携手走来。

    李肆上前问道:“我听岳父大人说你受伤了,没事吧?”

    李慕道:“一点小伤,不碍事。”

    陈郡丞显然没有和李肆透露更多的事情,三人一路走到郡衙,还没有踏进去,就听到院子里传来对话声。

    郡衙,前院之内,林郡守对宫装妇人施了一礼,说道:“见过玉真子道长。”

    宫装妇人微微一笑,开口道:“郡守大人好久不见。”

    寒暄过后,林郡守问道:“不知玉真子道长驾临,是有何要事?”

    宫装妇人道:“贫道刚才已经听闻郡城昨夜之事,此次奉掌教师兄之命下山,便是为此事而来。”

    林郡守叹道:“掌教真人道法通玄,远在白云山,竟也能算到北郡之事。”

    “并非如此。”宫装妇人摇了摇头,说道:“昨日北郡之内,有新的道术诞生,引发道钟裂纹,贫道此次下山,是为道钟损毁一事而来,现在看来,白云山主峰道钟损毁,应该和昨夜郡城之事有关……”

    李肆站在衙门口,回头看了看李慕,问道:“你站在外面干什么,不进去吗?”

    李慕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说道:“你先进去吧,我忽然想起来,我是出来买菜的,我先去买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天官赐福〕〔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来〕〔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