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总裁老婆(一〕〔莫宛溪〕〔钑龙〕〔全能签到〕〔洪荒之鲲鹏绝不让〕〔许你一世安和〕〔倾世医妃太嚣张〕〔猎魂修罗〕〔豪门私宠:总裁先〕〔极品透视医仙〕〔宠你从拥抱开始〕〔我的外卖送万界〕〔天穹之下〕〔网游之横行天下〕〔林清菡〕〔王者至尊〕〔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赵旭〕〔富婿奶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79章 一家团圆
    被宫装妇人一眼看穿体质,柳含烟脸色微变,向李慕的身后躲了躲。

    李慕面色有异,他此时已经清楚,阴阳五行体质,除特殊的土行之体外,其余六种,皆没有什么明显的特征,哪怕是洞玄强者,也不可能一眼看出。

    以千幻上人的强大,也需要卧底县衙,通过查阅户籍,才能找到他们。

    人心险恶,纯阴之体不能被外人所知,但这位符箓派的强者,被李慕弄坏了钟都不要他赔,也不可能对柳含烟动什么歪心思。

    李慕对柳含烟介绍道:“不用担心,这位是符箓派的玉真子道长,洞玄巅峰的强者,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柳含烟这才对玉真子行了一礼,说道:“见过玉真子道长。”

    玉真子上前一步,轻轻握着柳含烟的手腕,面有喜色,说道:“果然是纯阴之体,你可愿拜入符箓派门下,随我一起修行?”

    李慕将柳含烟护在身后,说道:“前辈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她是我未过门的妻子,没有拜入任何门派的打算。”

    玉真子视线扫过李慕,最终看向柳含烟,说道:“想来你应该也可以感应到,贫道与你一样,皆是纯阴之体,以你的体质,普通的导引之术,修行只能快人数倍,若是愿意继承贫道衣钵,修行纯阴功法,一年之内,便可进入中三境,十年之内,造化有望……”

    玉真子将一块玉石递给柳含烟,说道:“贫道等你三天,这三天之内,不管你做何种决定,只要捏碎此灵玉,贫道就会来找你。”

    李慕对玉真子称谢之后,便拉着柳含烟离开。

    等到他们开始真正的双修,一年之内,双双踏进神通,也不是什么难事。

    虽说到了中三境,每提升一个境界,就要用十年数十年,资质不佳的话,可能一辈子只能止步神通,但以他们的体质,白天吸收灵玉,晚上阴阳双修,双修个十年,也有一丝晋级造化的希望……

    郡衙院内,林郡守问道:“道长可是起了收徒之心?”

    玉真子望着柳含烟离开的方向,说道:“纯阳易找,纯阴难寻,那些愚妇愚夫,生了纯阴之女,便认为她们是不祥之人,或丢弃,或溺死,侥幸存活的,幼时也容易夭折,能遇到一位衣钵传人,极为不易……”

    ……

    李慕和柳含烟回到家里的时候,玄度坐在院中,起身说道:“为兄先回金山寺,等到三弟伤势痊愈,再来金山寺找我。”

    楚江王自爆之后,灵识消散,只余残余的魂力,被白妖王收集。

    而十八阴狱大阵被破的那一刻,那十八鬼将,也已被天地之力抹去,只留下了魂力。

    李慕道:“不如现在便去白大哥那里吧。”

    玄度摇头道:“可你的伤势……”

    李慕笑了笑,说道:“刚才在郡衙遇到了玉真子道长,她已经彻底治好了我的伤势。”

    玄度愣了一下,问道:“符箓派的玉真子道长?”

    李慕问道:“二哥也知道她吗?”

    “这是自然。”玄度点了点头,说道:“五十年前,玉真子道长便已经扬名修行界,她擅长符箓,道法通玄,魔宗原十大长老,便有一位,死在她手里,她的修为,已经臻至洞玄巅峰,距离超脱,只有一步之遥……”

    李慕知道,玉真子的修为如此之高,实际年龄,必然没有看起来那么年轻,却也没想到,她五十年前就已经纵横修行界,现在的年龄,恐怕没有八十也有一百了……

    玄度一只手放在李慕肩膀上,探查一番他体内的伤势,发现他的伤势果然已经痊愈,点头笑道:“既然如此,我们还是早些去找白大哥,他已经等了近二十年,不要再让他多等了……”

    小玉暂时也留在郡城,李慕对柳含烟道:“我先去白大哥那里,最晚明天就能回来。”

    柳含烟点点头,说道:“我在家里等你。”

    李慕和玄度离开,柳含烟走回房间,坐在桌前,目光逐渐失神。

    昨夜楚江王降临之时,那种深深的无力感,再次从心头涌现。

    那个时候,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楚江王抓走白吟心姐妹,在李慕一个人面对楚江王的时候,她也只能躲在店铺里面,为李慕担心。

    除此之外,她什么都做不了。

    她沉默了片刻,伸出手掌,手心处静静的躺着一块灵玉。

    北郡,一座无名山峰。

    冰洞之内,玄度将手抵在李慕肩膀,李慕额头满是汗水,全力催动法力,将金光送入冰棺。

    这冰棺抗拒佛光,但却并不抗拒魂力,白妖王将楚江王和十八鬼将的魂力刚刚拿出来,便被吸入了棺内,那些魂力,逐渐被冰棺内的女子吸收,她原本苍白至极的面孔,逐渐恢复了一丝红润。

    白吟心站在李慕身旁,从怀里掏出一方白色的手帕,细心的帮他擦拭掉额头的汗水。

    白听心看了看,也掏出一张青色的手帕,帮他擦掉两鬓的汗水。

    棺中的女子,在主动吸收着那些无主的魂力,随着她的魂魄越来越凝实,佛光能起到的作用,也越来越大。

    白妖王看着棺中女子的脸,神色紧张至极。

    女子睫毛颤动不已,终于在某一刻,缓缓睁开。

    白妖王激动道:“雅儿……”

    冰棺的盖子,慢慢打开,女子从棺中坐起来,目光中的茫然逐渐消失,缓缓看向白妖王,喃喃道:“夫君……”

    李慕和玄度适时的离开冰洞,片刻后,几道人影从洞内走出,头生双角的女子对李慕和玄度款款施了一礼,说道:“见过两位小叔。”

    玄度只是微微一笑,李慕也笑道:“都是自家兄弟,大嫂不必多礼。”

    白妖王面露笑容,说道:“若不是二弟三弟,我和雅儿恐怕无缘再见,我们夫妻的这一礼,你们一定要受。”

    两人携手对李慕和玄度躬身行礼,白妖王又对白吟心姐妹道:“你们也一起谢过两位叔叔……”

    两姐妹只好行礼道:“谢谢两位叔叔……”

    李慕双手虚扶,笑道:“恭喜大哥一家团圆。”

    “都是托你们的福。”白妖王笑了笑,说道:“今日是大好的日子,让我们喝个痛快……”

    李慕法力虽然提升得快,但酒量还是一般,和青牛精虎妖喝了几杯后,整个人就有些晕晕乎乎了。

    这不是普通的酒,内蕴灵气,喝了能增长法力,却也不能用法力醒酒。

    白听心从一旁跑过来,将李慕的酒杯倒满,李慕摆了摆手,说道:“喝不了了……”

    白听心端起酒杯,送到李慕的嘴边,说道:“这酒是侯叔叔用灵果酿造的,喝了能增长法力,多喝一点,多喝一点……”

    不多时,李慕便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了。

    白听心将李慕搀扶起来,对白妖王道:“爹爹,李慕叔叔喝醉了,我扶他去休息。”

    白妖王挥了挥手,说道:“三弟的酒量真是一言难尽,去吧……”

    白听心脸上浮现出一丝奸计得逞的笑意,背着李慕,走进了一处竹屋。

    她将李慕放在一张有着青色纱帐的床上,低头看了看,只觉得这张脸怎么看都好看,好不容易将他灌醉,这次没有别人在场,她可以为所欲为了……

    白听心嘟着嘴,凑到李慕的嘴边,忽然感觉耳朵一痛,转过头,不满的看着白吟心,问道:“姐,你干什么?”

    白吟心拽着她的耳朵,将她拖离床边,说道:“我干什么,你还想问你,你在干什么?”

    “我在亲他啊……”白听心一脸理所当然,“你没看到吗?”

    白吟心气道:“作为女人,你还有没有一点羞耻心了?”

    白听心道:“我不是人。”

    白吟心气的胸口起伏一下,又道:“你不是说,他也不过如此,你要去闯荡江湖,见识更多的男人吗?”

    “我发现我错了……”白听心道:“见过了更多的男人,我才发现,还是他好,又能帮我们修行,又能保护我们……”

    白吟心道:“你才见过几个男人?”

    白听心摇头道:“我不管,反正我发誓了,谁救我们,我就嫁给谁……”

    白吟心劝道:“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强扭的瓜不甜,你这样不行的。”

    白听心无所谓道:“管他甜不甜呢,我先扭下来再说……”

    “你给我出来!”白吟心拽着她的耳朵,将她带出房间,顺手将房门关好,说道:“你再这样,我就告诉爹,让他罚你闭关,十年后再出来!”

    “十年……”白听心忽然看着她,问道:“你是不是想关了我,然后自己一个人吃独食……”

    白吟心怒道:“我看你是皮痒了,今天我就好好管教管教你……”

    ……

    李慕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身上盖着的被子,有白听心身上的味道。

    他隐约记得,昨天晚上,白听心好像一直在灌他,李慕喝了不少,后来发生了什么,他就不知道了。

    李慕吓了一跳,连忙从床上坐起来,发现自己衣衫完整,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这才松了口气,看来那条蛇虽然有些疯,但还没到丧心病狂的地步。

    他起床之后,房门从外面打开,白吟心为他端来了热水,白听心将早饭放在桌上。

    李慕简单的洗漱之后,见她们还坐在那里,说道:“坐吧。”

    白吟心在李慕对面坐下,白听心摸了摸屁股,老实的站在原地。

    李慕抬头问道:“你不坐吗?”

    白听心摇了摇头:“我喜欢站着。”

    李慕看向白吟心,问道:“你的伤怎么样了?”

    白吟心捂着肩膀,说道:“好多了。”

    李慕站起身,走过去,说道:“我看看。”

    他走到白吟心身后,将右手贴在她的肩膀上,手上有金光泛起,楚江王的那一击,她受的伤,其实比李慕还重,李慕当时帮她逼出了体内的阴鬼之气,法力便完全透支,此刻再次探查之后才知道,她的伤依然不轻。

    白吟心下意识的躲避,但当李慕的手泛起金光,那种暖洋洋,酥酥麻麻的感觉再次传来时,她的脸色一红,静静的坐在那里。

    白听心羡慕的看着白吟心,对李慕道:“我也受伤了……”

    白吟心的伤是为李慕而受的,和她有着本质的区别,李慕挥了挥手,说道:“我法力有限,只能帮一个,你自己慢慢养着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