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斓珊〕〔我的双胞胎老婆苏〕〔位面无限定〕〔前任凶猛〕〔都市绝品战神〕〔有神如此〕〔我的徒弟怎么都成〕〔修罗战神江策丁梦〕〔读秒[娱乐圈]〕〔萌宝驾到:爹地宠〕〔狼婿〕〔王婿〕〔萌宝乘以二:神秘〕〔穿成大佬的反派小〕〔医武狂龙〕〔陛下每天都在套路〕〔一世狼王〕〔我老婆是女学霸〕〔重生修正系统〕〔神级大反派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一章 求婚
    “你偏心!”

    白听心双手叉腰,对李慕表示了极度的不满。

    想起白听心昨天晚上猛灌他的场景,李慕摇头道:“你如果有你姐姐一半听话就好了。”

    他刚认识白吟心的时候,她还比白听心强不了多少,这段时间给李慕的感觉,像是从单纯幼稚的小姑娘,一下子变成了懂事听话的大姑娘。

    两相对比,由不得李慕不偏心。

    一刻钟后,在白听心羡慕嫉妒的眼神中,李慕收回了手,白吟心的气色也好了许多。

    以妖族的体质,余下的伤势,她自己休养一段时间,就能彻底痊愈。

    吃过早饭,李慕和玄度便提出了告辞。

    白吟心姐妹一家刚刚团聚,他们两个外人,还是不要打扰的好。

    白妖王从虎妖手里取过一个玉盒,递给玄度,说道:“这个赠予二弟,答谢你们让我夫妻团聚的恩情。”

    玄度并未伸手去接,摇头道:“白大哥见外了,兄弟之间,这是应该的。”

    白妖王道:“这是一位第七品般若境高僧坐化后留下的舍利,我们修的是妖道,放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

    玄度愣了一下,伸手接过,说道:“如此小弟便收下了。”

    第七境高僧的舍利,不仅可以当做法宝,也能用来感悟佛门境界,若是在符箓派手中,会是上等的制符材料,可以很容易的制作出天阶符箓。

    李慕啧啧称奇,这种东西,在佛门可是重宝,看来他这位大哥的身家,远比李慕想象的丰厚。

    这时,白妖王又从青牛精手中取出一只精致的玉盒,放在李慕手中,说道:“这里面有一对法宝,赠予三弟和弟妹。”

    李慕打开玉盒,看到盒中是一对白玉戒指。

    两枚戒指镂空设计,造型精致,细节处又略有不同,一枚戒指上的浮雕,乃是一只金龙,另一枚上则缠绕着一只彩凤,一看就是一对情侣法宝。

    白妖王解释道:“这是一对壶天法宝,其中空间,约有一间房屋大小,平日可做储物之用。”

    李慕吃了一惊,连忙道:“这太贵重了……”

    壶天之术,是超脱强者才能修行的神通,能收纳万物,也可以开辟空间或洞府,超脱巅峰的强者,才可以用此术打造法宝,壶天法宝,每一个都是天阶,这礼物贵重到,李慕没办法心安理得的收下。

    白妖王笑道:“收下吧,区区法宝,算不了什么。”

    在他的坚持之下,李慕终于收下了玉盒。

    和玄度离开的路上,李慕忍不住感慨道:“白大哥的身家,真是丰厚啊。”

    三兄弟中,玄度一根禅杖、一只钵盂走天下。

    李慕的飞舟是郡衙赏的,白乙是李清送的,全身上下之前的东西,不是靠赠,就是靠蹭。

    反观白妖王,佛门圣物说送就送,天阶法宝一送就是一对,和他相比,李慕和玄度真的是弟弟。

    玄度也有些感慨,说道:“都说龙族宝物众多,如今看来,果然不假。”

    白吟心姐妹的父亲是蛇,母亲是龙,一条蛇,居然泡到了一条龙,这怎么看都不是这位白大哥能干出来的事情。

    说起来,她们姐妹也拥有一半的龙族血脉,不知道以后有没有化龙的机会。

    回到郡城之后,玄度便带着小玉回了金山寺,继续用佛法度化她体内的煞气。

    李慕本来可以借着养伤,修一个长假,但赵捕头说,郡守大人让他去郡衙领赏,李慕第一时间就到了郡衙。

    两天不见沈郡尉,他整个人给李慕的感觉,截然不同。

    以前的沈郡尉,身上总是带着一股酒气,气质也总是颓废,此时的他,精神焕发,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剑,锋芒逼人。

    李慕试探问道:“大人晋级造化了?”

    沈郡尉并未否认,笑了笑,说道:“走吧,这次是郡衙对你的赏赐,除此之外,朝廷的赏赐,很快应该也会下来。”

    李慕跟着沈郡尉,重新来到地字阁。

    以他的猜测,这次他拯救了全城百姓,可比消灭几只鬼将的功劳大多了,郡衙不让他在地字阁挑选十样八样东西,都对不起他的付出。

    沈郡尉扫视了地字阁的几排木架一眼,说道:“郡守大人说了,十息之内,这里的东西,你能拿走多少,便算多少。”

    李慕愣了一下,问道:“此言当真?”

    沈郡尉道:“郡守大人既然这么说了,你就放心的拿吧。”

    郡守大人不直接指定他件数,想必是考虑到他的贡献太大,若是说的少了,显得他小气,若是说的多了,郡衙的损失又太大,给李慕十息时间,他能拿多少,便看

    -->>

    他自己的本事了。

    李慕最后问道:“郡守大人的意思是,十息之内,我能拿到的东西,都是我的?”

    沈郡尉点了点头,说道:“我建议你再仔细看看,选好你要的东西再开始。”

    李慕摇头道:“不用,现在就可以开始了。”

    沈郡尉道:“好,从现在开始,十息之内,这地字阁中,你能拿到的东西,都是你的。”

    李慕摸了摸手上的戒指,戒指上白光一闪,下一刻,地字阁就变的空空荡荡,那些符箓,丹药,法宝,以及堆积如山的灵玉,都不见了。

    就连摆放它们的木架,都一起消失。

    “??????”沈郡尉左右四顾,目光最终望向李慕。

    李慕搓了搓手,不好意思的说道:“郡守大人真的是太客气了……”

    郡守大人虽然客气,但李慕也不能贪得无厌。

    他最终还是还回来了一些东西,比如他用不到的法宝,丹药,几张雷符,以及放置这些东西的架子。

    至于那些高品阶的灵玉,他一块都没有剩下。

    不多时,闻讯赶来的林郡守,看着空空如也的地字阁,难以置信道:“十息,他就拿了那么多?”

    “其实他只用了一息。”沈郡尉道:“我也没想到,他有壶天法宝。”

    林郡守拍了拍大腿,懊悔道:“大意了,大意了……”

    “算了吧。”沈郡尉摇了摇头,说道:“这些东西没了,再找朝廷讨些就是,若没有他,郡城数万条人命,都会死于楚江王之手,要这些死物又有何用?”

    李慕回到家,当着柳含烟晚晚小白的面,哗啦啦倒出一大堆灵玉,柳含烟吃惊道:“你不是去郡衙了吗,你打劫了郡衙?”

    地字阁差不多被李慕搬空了,说是打劫也可以,不过却是郡守大人默认的。

    把这堆灵玉分给晚晚和小白,柳含烟将李慕拉进了房间,犹豫片刻之后,抬头看向李慕的眼睛,说道:“我想去白云山。”

    李慕意外的看着她,问道:“为什么?”

    柳含烟低下头,说道:“我不想每次遇到危险的时候,都只能站在你的身后……”

    “那天晚上,我多么的想出去帮你,但我什么都做不了……”

    “明明我才是你未来的妻子,却只能看着白姑娘去救你……”

    “我不想成为你的拖累,不管遇到什么危险,我想和你一起面对……”

    ……

    李慕看着柳含烟,却说不出什么劝慰的话。

    这一刻,他从她的身上,感受到了浓浓的爱意。

    李慕并没有趁机吸取她的爱情,而是将她拥入怀中,柔声问道:“可是这样,我们就不能经常见面了……”

    柳含烟抬起头,说道:“一年,我只跟着玉真子道长修行一年,一年之后,等我学会了纯阴之体的修行方法,我就会下山找你,那个时候,你娶我……”

    李慕道:“可是这一年,我们也不能每天晚上双修……”

    柳含烟将脑袋枕在他的胸口,轻声道:“一年而已,忍一忍,没什么的。”

    李慕心中清楚,要说对双修的渴望,柳含烟其实比他更难以把持。

    但主动提出去白云山修行的,却也是她。

    她身上爱意弥漫,这一刻,李慕终于明白,李肆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喜欢是喜欢,爱是爱,喜欢是占有,爱是付出,喜欢是放肆和任性,爱是克制和包容……

    李肆曾经说过,李慕需要和柳含烟成婚之后,再相处几年,才会明白爱情的真谛。

    楚江王所带来的生死危机,将这个时间,提前了几年。

    李慕低下头,笑着问道:“你不怕你不在这一年,我在外面沾花惹草,喜欢上别的狐狸精吗?”

    柳含烟脸上的泪痕还未干,在李慕腰间狠狠的拧了一下,怒道:“你敢!”

    李慕一翻手掌,手心处便出现了一个玉盒。

    在柳含烟惊奇的眼神中,他将玉盒打开,取出里面的彩凤戒指,单膝跪地,抬头看着她,问道:“柳含烟姑娘,你愿意嫁给我吗?”

    【ps:写到这里,如果还有人觉得,这段情节,是在给你们喂屎放毒,那么真的不用再看下去了,作为作者,我发自内心的建议,真的发自内心,没有一点嘲讽或者别的意思,不要再看下去,不要再看下去,不要再看下去,这本书不适合你们,大家的钱不是大风刮来的,去订阅不喂屎不放毒的书,它难道不香吗?

    至于那些自己去臆测后面的情节和设定,反过来嘲讽作者的,消停些吧,最大的愚蠢,莫过于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大周仙吏〕〔我真没想重生啊〕〔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在港综成为传说〕〔麻衣神婿〕〔北玄门〕〔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