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退役兵王沈七夜林〕〔黎琦娇女〕〔总裁,夫人她虐渣〕〔神秀之主〕〔抗战最牛山寨〕〔霍三爷,宠妻请克〕〔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极品透视民工〕〔天下第一〕〔嗣子荣华路〕〔赘婿归来〕〔玄阳仙尊〕〔医武神婿〕〔十方圣主〕〔茅草垛里的风筝〕〔吾乃仙宗一炮台〕〔重回九零之完美人〕〔麻烦都让让我要滚〕〔秦羽方媛媛〕〔绝世医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80章 道钟【为盟主“古怪的火车”加更】
    . ,最快更新大周仙吏最新章节!

    柳含烟怔怔的看着李慕,她还从未见过有人用这种方式求亲。

    李慕半跪在地上,催促道:“快说你愿意啊……”

    柳含烟红着脸,小声道:“哪有你这样催的……”

    “你如果不愿意,我再去问问别人。”

    “要死啊你……”

    ……

    片刻后,柳含烟依偎在李慕怀里,李慕揽着她纤细的腰肢,问道:“不去行不行啊?”

    两个人的感情才刚刚升级,李慕实在是不舍得分离。

    “我也不想去。”柳含烟轻叹口气,说道:“洞玄巅峰的强者,不是很厉害很厉害吗,如果能跟她修行一年,一定能学到很多在外面学不到的东西,到时候,说不定就是我保护你了……”

    这句话倒是没错,符箓派是道门六宗之一,传承底蕴深厚,有很多不传之神通,都是只有门内弟子才能修习的。

    李慕和他阴阳双修,修行速度虽然不慢,但只有在名门大派,才能得到系统的修行指导,李慕目前,也只不过是野路子修行者而已。

    只不过他的路子太野了,野到总是遭天谴,野到名门大派的弟子见了,也要绕着走。

    还有一点,是李慕比较担心的。

    柳含烟的修行速度,比李慕还要快一点,要是有一个洞玄巅峰的修行者,每天在身边指导她修行,一年之后,她超越李慕是必然的事情。

    或许一年后她已经迈入了神通,李慕还在聚神徘徊。

    那时候,他的家庭地位,可能会下降一位。

    他舍不得柳含烟,却也知道,改变不了她的这个决定。

    她本来就不是甘愿躲在男人背后受人保护的性子,楚江王一事,深深的刺激到了她,甚至让她不惜做出暂时和李慕分离的决定。

    一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既然无法改变,李慕想了想,说道:“那我每个月去白云山看你一次。”

    郡城距离白云山不算太远,一来一回,在算上温存的时间,最多三五日,每月三五日的假,郡丞大人是不会不批的。

    柳含烟捏碎玉符,瞬息之后,玉真子便出现在院中。

    她看着柳含烟,问道:“想好了吗?”

    柳含烟问道:“成为符箓派弟子,可以成亲吗?”

    玉真子点了点头,看着李慕,说道:“可以,你甚至可以和他一起进入宗门,可惜,大周朝廷应该不会同意。”

    以前玄真子曾经邀请过李慕,但李慕拒绝了。

    那个时候,他若是辞去公职,拜入符箓派,还是没有什么阻力的。

    今非昔比,经过小玉一事之后,现在的李慕,是朝廷的形象宣传大使,不可能再这么随随便便的加入宗门。

    了解到这些之后,柳含烟又对玉真子道:“我可以再留几天吗?”

    玉真子道:“你想什么时候走,便什么什么走。”

    玉真子对柳含烟十分宽容,她自己也是纯阴之体,对这种体质最熟悉,柳含烟跟着她修行,自然是最好的,她几十年的经验,可以让柳含烟少走很多弯路。

    跟着她修行,甚至比和李慕双修更适合她。

    当然,最好的情况还是,她跟玉真子修行一年,打好基础之后,再回来和李慕双修。

    短暂的离别,只是为了更好的相聚,一年而已……

    李慕只能用这样的理由来安慰自己。

    玉真子离开之后,柳含烟牵着李慕的手,说道:“这几天,你尽可能的吸收我的情绪,凝聚出最后一魄。”

    李慕这才知道她强留几天的目的。

    他抱着柳含烟,叹道:“你怎么这么傻……”

    柳含烟摇头道:“你一个人面对楚江王的时候,不也很傻吗?”

    三天之后,柳含烟就要和玉真子去白云山,柳含烟给了晚晚两个选择,晚晚犹豫了很久,还是打算跟她一起去。

    柳含烟也给了小白选择,她选择留在李慕身边。

    李慕抱着小白,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以后的一年,就只有我们两个相依为命了……”

    小白用脑袋在李慕的胸口拱了拱,说道:“我会一直陪着恩公的。”

    小白除了陪伴李慕之外,还有一个任务。

    就是保证李慕的身边,除了她自己以外,不能有别的狐狸精。

    这是柳含烟给她的任务。

    柳含烟离开之后,云烟阁的事情,便要由张山一手负责。

    这些日子来,他已经彻底融入了掌柜的角色。

    据柳含烟所说,张山很有经商的天赋,对于账目,更是格外的敏感,明明没有读过书,在这方面的嗅觉,却比最高明的账房先生还要敏锐。

    和张山李肆一起喝酒的时候,李慕从李肆口中意外得知,陈妙妙也要去符箓派修行,她凭借的是陈郡守的关系,据说陈郡守和第三脉的一名长老相交莫逆。

    李慕诧异道:“她舍得离开你?”

    平日里陈妙妙任何时候可是都腻着李肆的,听到这个消息,李慕甚至比听到柳含烟要去白云山还意外。

    李肆摇了摇头,说道:“那天晚上,在楚江王面前,我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妙妙说,她要好好修行,以后回来保护我。”

    张山啃着猪肘子,摇头道:“这姑娘真傻啊。”

    “吃你的肘子吧。”李慕瞥了他一眼,说道:“你懂什么,这叫做爱……”

    李肆可怜的看了张山一眼,摇头道:“和他说这些做什么,他这辈子应该是不会懂了……”

    四日后,白云山,白云峰。

    白云峰是符箓派祖庭第一脉,也是实力最强的一脉,白云峰首座玉真子,修为已至洞玄巅峰,同辈之中,只是略逊色于掌教真人。

    李慕此次也跟着玉真子一同过来,这是他第一次来符箓派祖庭,认清山门之后,日后再来,就轻车熟路了。

    “见过首座师伯。”

    白云峰顶,一座道宫之中,几名老者老妪,纷纷向玉真子行礼。

    李慕站在殿中,看着这些造化高手,再看向玉真子时,几乎可以确定,她的年纪,绝对在百岁以上。

    玉真子牵着柳含烟的手,对众人道:“这是本座此次下山,新收的弟子。”

    说完,她又对柳含烟道,“这些都是你的师兄师姐。”

    柳含烟看着白发苍苍的几人,行礼道:“柳含烟见过几位师兄师姐……”

    几人愣了一瞬之后,立刻道:“柳师妹不必多礼,不必多礼……”

    李慕来之前,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玉真子在符箓派的辈分极高,和掌教平辈,还在各峰的造化境长老之上。

    成为玉真子的弟子,意味着她和各峰长老平辈,比李清和韩哲这些年轻弟子,高了整整一辈,若是韩哲和李清以后遇到她,还得称呼一声师叔。

    互相介绍一番之后,玉真子道:“含烟初来白云峰,你们谁有时间,带着她在峰上熟悉熟悉。”

    一名老妪道:“弟子正好闲暇。”

    柳含烟和这些比她大了不知多少岁的师兄师姐一起,显然很不习惯,匆匆的拉着李慕走出道宫。

    一名年轻弟子从外面走进来,看到她时,愣了一下,疑惑问道:“这位师妹是新来的吗,看着有些陌生……”

    “放肆!”

    一道厉呵从里面传来,那年轻弟子看着一名老者,颤声道:“师,师父……”

    老者沉着脸,大步走出来,说道:“不得无礼,这是柳师叔,还不快快行礼。”

    年轻弟子愕然一瞬,便立刻低头道:“见过柳师叔……”

    “免礼免礼……”

    柳含烟挥了挥手,逃也似和拉着李慕走出去,徒留那年轻弟子在原地,表情茫然又震惊。

    两人被那老妪领着,在白云峰转了一圈,熟悉此峰之后,老妪又指着前方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说道:“那是我符箓派的主峰,柳师妹要不要去主峰看看?”

    在白云峰上,被众多和她同龄,或是比她还大的弟子称作师叔,柳含烟浑身不自在,闻言点了点头,说道:“那便去主峰看看吧……”

    老妪招来一片祥云,李慕和柳含烟踏上祥云,缓缓的飞上了主峰。

    李慕落地之后,一抬头,便看到了一只悬在空中的巨钟。

    那巨钟之上,有着古朴的花纹,一看便是有些年月的旧物,一道深深的裂纹,横亘钟体,李慕瞬间就意识到,这恐怕就是符箓派的那只道钟。

    他正要跟着那老妪和柳含烟去前面的大殿,刚刚迈出一步,耳边忽然传来一声轻微的鸣响。

    李慕抬起头,看到那道钟开始剧烈的摇晃,似乎是在颤抖。

    大殿前的广场之上,很快有弟子发现了这一幕。

    “道钟又怎么了?”

    “怎么晃得这么厉害?”

    “我怎么觉得,道钟是在颤抖,它在害怕什么吗……”

    “不可能吧,什么东西,能让道钟害怕?”

    ……

    李慕心里有些发虚,他总觉得,这道钟的晃动,好像和他有关系。

    他试探性的抬起脚,还没有迈出去,便看到了让他惊愕万分的一幕。

    那悬在空中的道钟,在李慕抬脚的一瞬间,颤抖更加剧烈,忽然挣脱了钟架,径直飞向云雾深处。

    众弟子呆呆的看着这一幕,许久,才有人愕然开口。

    “道钟……,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天官赐福〕〔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来〕〔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