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退役兵王沈七夜林〕〔黎琦娇女〕〔总裁,夫人她虐渣〕〔神秀之主〕〔抗战最牛山寨〕〔霍三爷,宠妻请克〕〔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极品透视民工〕〔天下第一〕〔嗣子荣华路〕〔赘婿归来〕〔玄阳仙尊〕〔医武神婿〕〔十方圣主〕〔茅草垛里的风筝〕〔吾乃仙宗一炮台〕〔重回九零之完美人〕〔麻烦都让让我要滚〕〔秦羽方媛媛〕〔绝世医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8章 本官不在!
    “捕头大人好!”

    “捕头大人,吃个梨吧!”

    “捕头大人,要不要来小店歇会,喝杯茶水?”

    ……

    李慕一路走来,都有沿街百姓热情的打着招呼,更是有卖梨的小贩,不由分说的将两只梨塞进他的手里。

    李慕给了小白一只,小白咬了一口,便迫不及待的将手里的梨凑到李慕嘴边,说道:“这梨好甜,恩公尝尝!”

    李慕咬了一口梨,果然如同小白说的一样甘甜多汁,同时,他也感受到这条街上百姓的身上,还有微弱的念力。

    直到远离衙门口的街道,才没有念力出现了。

    这是因为这里的百姓并不认识李慕,也没有见到那天街上发生的事情。

    不过不要紧,为了修行,李慕迟早要让全神都百姓都知道他的名字。那时他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吸收到哪个地方的念力。

    他和小白走到另一条街道,没走几步远,身后就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驾!

    几匹快马从街头疾驰而过,街道上的百姓纷纷躲闪,一名小姑娘闪躲不及,被绊倒在地,眼看着领头的那匹马就要冲过来,李慕身影一晃,出现在那小姑娘身前。

    他抬头冷冷的看了一眼,那马匹顿时受惊,前蹄高高抬起,险些将马背上的男子摔了下来。

    “找死,敢挡我的道!”

    马背上的年轻公子面露怒色,一扬手,手中的马鞭狠狠的抽向李慕。

    咻!

    马鞭划过空气,发出一道破风之声,抽向李慕的脑袋。

    小白轻哼一声,伸手抓住那鞭子,轻轻一拽,马背上的年轻公子,就被她拽了下来,摔在地上。

    这一幕看的街上百姓目瞪口呆,虽说朝廷禁止在街头纵马,违者要受到杖刑,还要罚银,但这些官员和权贵子弟,可从来都不把这条禁令当一回事。

    他们时常骑着马,在街上横冲直撞,撞伤百姓之事,屡见不鲜。

    这些人背景深厚,街头纵马,衙门不敢管,也不会管,即便是撞伤了人,用银子就能轻松摆平,这还是他们心情好的时候。

    若是心情不好,撞人之后,骂上几句,扬长而去,被撞之人,也无处可告。

    这些人嚣张惯了,神都百姓也早已习惯,若是遇到,便会远远躲开,免得触到他们的眉头,还从未见过有人敢将他们从马上拽下来。

    那年轻人从马上摔下来,虽然没有受伤,但也摔了个七荤八素,后面的几人勒紧马缰,堪堪在他身边停下来。

    “怎么回事?”

    “何人挡道?”

    “你没事吧……”

    几人跳下马,七嘴八舌的开口,那年轻人从地上爬起来,阴着脸道:“没事!”

    说完,他便用凶厉的目光望着李慕和小白,咬牙道:“你们是什么人,敢挡我们的道!”

    “神都衙捕头。”李慕走到小白前面,看着几人,冷冷问道:“神都街头,谁允许你们纵马的?”

    年轻人起初还担心是什么他惹不起的人,见对方只是一个小小的捕头,放下心的同时,怒气也不可遏制的冒了出来。

    在神都街头,他居然被一个无名小吏,从马上拽了下来?

    恐怕过了今日,此事就会成为圈内其他人口中的笑话。

    他看着李慕,冷声问道:“你待怎样?”

    李慕指了指街头纵马的几人,说道:“你们几个,跟我衙门走一趟。”

    年轻公子看了他一眼,淡然说道:“走。”

    虽然他根本不将一个小捕头放在眼里,但公然和官衙的人作对,是对朝廷的挑衅,他还没有蠢到这种地步。

    等到了衙门,此人就会知道,他一个小小的捕头,有多么可笑。

    经过这一次之后,他就会明白,有些人,不是他能拦的。

    如果他还有下次的话。

    几人听了那年轻公子的话,纷纷下马,也不反抗,只是用嘲讽的目光看着李慕,跟在那年轻公子身后,径直向都衙走去。

    李慕知道神都的官宦子弟嚣张,却也没想到他们居然嚣张到这种地步。

    当街纵马不说,被李慕抓到之后,竟然走在他的前面,大摇大摆的去衙门,显然是料定了都衙不敢拿他怎么样。

    街头百姓同样惊愕的看着这一幕,他们在神都生活多年,见过党派争斗,见过女皇登基,见过寒门崛起,也见过豪门覆灭,却也没有见过,一个小小的都衙捕头,敢将这些官宦子弟拽下马。

    虽然这一幕看的他们大快人心,但所有人心中都清楚,这位都衙的捕头,算是完了。

    一名百姓终是不忍,靠近李慕,说道:“大人,您还是不要管这些事情了,纵马那人,是礼部郎中之子,礼部郎中的手下,礼部员外郎,兼任的是神都丞……”

    李慕对那百姓抱了抱拳,说道:“多谢提醒。”

    难怪此人这么嚣张,礼部郎中,从五品官职,比神都尉整整大了三级。

    大周的官职,说是九品,但其实一品二品都是些有名无实的虚衔,三品就是官员能达到的巅峰,五品的礼部郎中,级别不低,是礼部的三把手。

    不过,虽然李慕没有品级,却一点儿不惧。

    梅大人已经很清楚的告诉他了,只要他自己行的正坐得端,女皇大人就会一直在他背后撑腰,有这句话,在这神都,李慕无所畏惧。

    街头纵马,危害百姓安全,依照大周律,要杖刑二十以上,监禁七日,李慕只是按律办事。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从街上走过,很快就引起了百姓了注意。

    “今天怎么了,这些人居然没有骑着马?”

    “他们这是打算去哪里?”

    “李捕头怎么在后面,他们莫不是要去都衙?”

    “那不是朱聪吗,他爹是礼部郎中,李捕头才招惹了刑部,怎么又惹上礼部了?”

    “完了啊,礼部员外郎兼任神都丞,那可是朱聪父亲的手下,李捕头不该招惹他的……”

    “李捕头谁不敢招惹啊,他可是连天都敢骂,《窦娥冤》你听过吗,那就是他写的,他在里面骂天地,骂朝廷……”

    “但这次不一样啊!”

    ……

    神都衙。

    后衙,张春重新为自己泡好了茶水,靠在椅子上,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优哉游哉的抿上一口。

    静下心来仔细想想,他忽然觉得,李慕说的很对。

    五进五出的宅子虽然气派,但太大了,打扫起来,是个大问题。

    如果陛下赏他一座五进五出的宅子,他岂不是还得招些丫鬟下人,才能配得上五进宅子的身份?

    招了丫鬟下人,就得给他们开工钱,又是一大笔开销。

    再算上添置家具的费用,旧宅的翻新维修费用,说不得就把他一年的俸禄赔进去了,如此说来,陛下没有赏他,其实是一件好事。

    这样想了一会儿,他心里果然舒服多了。

    都衙虽小,却住的有安全感。

    虽然很多时候,会夹在各个衙门之间,左右为难,但只要手下不给他惹事,这里没有多少人注意,倒也清闲。

    一杯茶喝了一半,他眉梢一挑,敏锐的感觉到,前衙有些异动。

    他走到房间,走到前衙门口,看到几名衣着华丽,面色倨傲的人站在院子里,从他们的衣着神态来看,不是官宦子弟,就是权贵子弟。

    看到李慕在前堂和偏堂东找西找,似乎是在找什么人,张春面色顿时一变。

    他的身影一闪,瞬间就闪回了后衙。

    王武从前面小跑进来,看到他时,眼前一亮,说道:“大人,您在这里啊,李捕头到处找您呢!”

    “嘘!”张春对他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说道:“出去告诉李慕,就说本官不在!”

    片刻后,王武走到前衙,看了看这些官宦子弟,又看了看李慕,表情有些为难。

    李慕走过来,问道:“找到张大人了吗?”

    “没有。”王武摇了摇头,说道:“大人让我告诉你,他不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天官赐福〕〔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来〕〔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