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巨星从退伍开始〕〔叶落落慕少棠〕〔神医毒妃不好惹〕〔诡异流修仙游戏〕〔诸天最强大BOSS〕〔金瞳神婿〕〔超级兵王混都市〕〔逍遥医少在都市〕〔烂柯棋缘〕〔从饕鬄开始吞噬进〕〔狂战奶爸〕〔穿越从武当开始〕〔王康〕〔快穿大佬她征服了〕〔北境守护神杨辰秦〕〔春意闹〕〔天骄邪少〕〔我在西北开加油站〕〔开局签到九个小仙〕〔你是我的满世欢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周仙吏 第三卷 无名之辈 第9章 忍无可忍
    其实李慕刚才已经看到张大人了,也猜到他看到这阵势,可能会怂一把。

    但当着这么多百姓的面,人已经抓回来了,他总要站出来的,毕竟,李慕只是一个捕头,只有抓人的权力,没有审案的权力。

    李慕走到后衙,正好看到一道人影要从后门溜走。

    李慕抬起手,说道:“大人……”

    现在溜走已经不可能了,张春回过头,轻咳一声,面露正色,说道:“是李慕啊,本官刚刚回来,怎么,有事吗?”

    李慕开门见山的说道:“几名官宦子弟,在街头纵马,险些伤了百姓,被我带了回来,需要大人审理。”

    张春道:“街头纵马有什么好审理的,依照律法,杖三十,囚七日,你自己看着办吧。”

    李慕道:“我只是一个捕头,没有判罚的权力。”

    他话音落下,王武忽然跑进来,说道:“大人,都丞来了。”

    都衙的三名官员中,神都令和神都丞因为变动太过频繁,一直由其他衙门的官员兼任,兼任神都丞的,是礼部员外郎。

    张春走出去,一名穿着官服的男子看向他,拱手道:“本官郑彬,这位就是都衙新来的都尉大人吧?”

    张春拱手回礼,说道:“本官张春,见过郑大人。”

    他说完之后,话音一转,指着衙门院内的众人,说道:“正好,衙门内有一桩案子要处理,既然郑大人到了,理应由郑大人升堂……”

    “只是街头纵马这种小事,就不用升堂了……”郑彬挥了挥手,说道:“警戒一番,让他们下次不要再犯就行。”

    “这恐怕不好吧。”张春看了看围在都衙外面的百姓,说道:“街头纵马,危害百姓,依照律法,当杖二十,囚七日,以儆效尤。”

    郑彬眉头皱起,想了想,说道:“若只是纵马,未伤及百姓,依照律法,也可以银代罪,二十杖,可以二两银子代之,七日监禁,可以七两银子代之……”

    张春点头道:“律法中确有此条,郑大人真是机敏。”

    郑彬当做没有听懂他的话外之意,走到几人身边,说道:“街头纵马,依照律法,罚你们每人九两银子,以后不要再犯了。”

    名叫朱聪的年轻男人沉着脸,压低声音说道:“你知道,我要的不是这个……”

    郑彬沉声道:“外面有那么百姓看着,如果惊动了内卫,可就不是罚银的事情了。”

    朱聪虽然是他顶头上司的儿子,但这种事情,郑彬也不想为他强出头。

    街头纵马,本来就是违背律法的事情,若是都衙非要依法行事,他们一顿板子,七天的牢饭是必吃的,能以罚银小事化了,已经是最好的结局。

    此事本就与他无关,如果不是朱聪的身份,郑彬根本懒得插手。

    神都局势不明,暗流涌动,能这样解决最好,若是将事情闹大,最终不好收场,他岂不是遭了无妄之灾?

    朱聪最终沉默了下来,从怀里摸出一张银票,递到他手上,说道:“这是我们几个的罚银,不用找了……”

    他从李慕身边走过,对他咧嘴一笑,说道:“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说罢,他便和另外几人,大步走出都衙。

    郑彬将那张银票交给张春,说道:“本官也走了,临走之前,再给张大人提醒一句,我们这些做官的,一定要教好自己的手下,不该管的事情不要管,不该说的话不要说,千万不要被他们拖累……”

    张春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本官的手下,本官教的很好,不牢郑大人费心了。”

    郑彬最后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李慕叹了口气,说道:“又给大人添麻烦了。”

    张春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你只是做了一个捕快应该做的,在其位,谋其政,这本来就是本官的麻烦。”

    “大人的意思是不怕我惹麻烦?”

    “怕,你背后有陛下护着,本官可没有……”

    李慕道:“大人这是在抱怨陛下?”

    张春道:“我怎么敢抱怨陛下,陛下明察秋毫,为国为民,除了有些偏心,哪里都好……”

    其实李慕也不想为张大人带来麻烦,但奈何他只是一个小小的捕快,就算想替他担着,也没有这个资格。

    他叹了口气,说道:“如果我能做神都尉就好了。”

    张春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做神都尉,本官做什么?”

    李慕解释道:“我是说如果……”

    “如果的意思,就是你真的这么想了……”

    “没有……”

    张春忽然李慕,恍然道:“本官明白了,你是不是想通过不断惹事,好早点把本官送进去,这样你就有机会取本官而代之了?”

    李慕连忙道:“大人误会了,我绝无此意

    -->>

    ……”

    张春怒道:“你敢惹的事情,本官一件都不敢惹,你不要叫我大人,你是我大人!”

    李慕想了想,只好道:“老张,你听我说……”

    张春瞪着他,说道:“好啊,本官还在呢,你就连大人都不叫了,你是不是早就不把本官放在眼里了?”

    这一刻,李慕真的想将他送进去。

    张春拂袖而去,以王武为首的众捕头,一脸拜服的看着李慕。

    李慕看向王武,问道:“神都真的有以银代罪的律法?”

    在北郡,罚银归罚银,该受的刑罚,一样也不能少,李慕也是第一次见到,可以用罚银完全代替刑罚的。

    王武点了点头,说道:“除非是一些命案重案,其他的案子,都可以通过罚银来减除和免除刑罚,这是先帝时期定下的律法,那时,国库空虚,先帝命刑部修改了律法,借此来充实国库……”

    李慕摇了摇头,难怪萧氏皇朝自文帝之后,一年不如一年,即便是权贵豪族本来就享受着特权,但赤裸裸的将这种特权摆在明面上的王朝,最后都亡的特别快。

    表面上看,这条律法是针对所有人,只要有钱,就能以银代罪。

    但代罪的银子,普通百姓,根本承担不起,而对于官宦,权贵之家,那点银子又算不了什么,这才导致他们如此的肆无忌惮,造成了神都如今的乱象。

    李慕走到衙门之外,围在外面的百姓,有些还没有散去。

    这一次,李慕只从他们身上,感受到了极其微弱的念力存在,完全不能和前日惩处那老者时相比。

    很明显,那几名官宦子弟,虽然被李慕带进了衙门,但之后又大摇大摆的从衙门走出去,只会让他们对衙门失望,而不是信服。

    李慕回到衙门,让王武找来一本厚厚的《大周律》,仔细翻看之后,果然发现了这一条。

    这根本就是变着方法的让特权阶级享受更多的特权,本应是保护百姓的律法,反而成了压迫百姓的工具,萧氏王朝的衰落,不出意外。

    李慕又翻看了几页,发现以银代罪的这几条,曾经废止过,几个月后,又被重新启用。

    对此,书上只是简略的提了一句,并未做过多说明。

    李慕又查了《周律疏议》,才找到了原因。

    此书是对律法的解释的补充,也会记载律条的发展和变革,书中记载,十余年前,刑部一位年轻官员,提出律法的变革,其中一条,便是废止以银代罪,只可惜,这次变法,只维持了数月,就宣告失败。

    对此,李慕并不意外,那名官员提出的各项变革,都从百姓的角度出发,损害了特权阶级的利益,必然会遇到难以想象的阻力。

    李慕走出衙门时,脸上露出些许无奈。

    只要这条律法还在,他就不能拿这些人怎么样,作为捕头,他必须依律办事。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前方传来,那名年轻公子,从李慕的面前疾驰而过,又调转马头回来,说道:“这不是李捕头吗,不好意思,我又在街头纵马了……”

    他脸上露出一丝嘲讽之色,扔下一锭银子,说道:“我可是公正守法的良民,这里有十两银子,李捕头帮我交到衙门,剩下的一两,就当做是你的辛苦钱了……”

    他身后的几人,笑着扔下银子,又骑着马,扬长而去。

    王武脸上露出怒色,大声道:“这群王八蛋,太嚣张了!”

    孙副捕头摇头道:“能有什么办法,他们没有违反律法,我们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

    李慕压下心中的火气,带着小白,继续巡逻。

    不多时,身后的马蹄声再次响起。

    李慕回过头,年轻公子骑着马,向他疾驰而来,在距离李慕只有两步远的时候,勒紧马缰,那俊马的前蹄猛地扬起,又重重落下。

    “好巧,李捕头,我们又见面了……”

    他伸手入怀,摸出一张银票,仍给李慕,说道:“这是一百两,我买十次,剩下的,赏你了……”

    一次是巧合,几次三番,这显然就是赤裸裸的侮辱了。

    几名跟着李慕的捕快,脸色涨红,却也不敢有什么动作。

    王武看着李慕,说道:“头儿,忍一忍吧……”

    李慕摇头道:“这个真忍不了。”

    有些事可以忍,有些事不可以忍,如果被别人这么侮辱,还能忍气吞声,下次他还有什么脸面去见玄度,还有什么资格和他兄弟相称?

    朱聪骑在马上,脸上还带着嘲讽之色,就察觉胸前一紧,被人生生拽下了马。

    李慕右手划出残影,在朱聪的脸上左右开弓,瞬息的功夫,他的头就大了整整一圈。

    李慕最后一脚将他踹开,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扔在他身上,“街头殴斗,罚银十两,剩下的不用找了,大家都这么熟了,千万别和我客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第一战神杨风〕〔北玄门〕〔世子很凶〕〔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来
  sitemap